第一百九十章 招降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双上校面如死水:“看來这个问題我们说不到一起去,”

“别的问題我们同样说不到一起,”苍浩冷笑着道:“继续你说的公德话題,事实上,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公民更有公德意识,反倒是你所谓被压迫的第三世界人民,往往缺乏公德意识,那么按照你的理论,第三世界就应该被彻底毁灭,保留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这岂不是悖论,”

宋双上校冷冷的道:“第三世界人民的道德素质确实有待提高,但这还不是帝国主义剥削造成的,”

“沒错,剥削是客观存在的,发达国家对贫困国家,富有阶级对赤贫阶级,某种程度上,比尔盖茨的对非洲黑人也是负有道德责任的,正是因为这种剥削的存在,但是……”停顿了一下,苍浩缓缓说道:“就国家來说,每个国家的历史起点其实差不太多,为什么有的成了发达国家去剥削别人,有的却仍然是贫困国家忍受剥削,剥削这种事之所以能存在,需要所有国家都反思一下自己,尤其是被剥削者,不要总是片面指责别人,也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自己沒成为剥削者,”

“我们的目标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灭剥削,”

“抱歉,你做不到,”苍浩讥讽的笑了笑:“剥削之所以存在,首先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公正造成的,而人类社会想要继续发展,就只有忍受这种不公正的存在,你不是第一个,历史上很多人都声言消灭剥削,建立一个按劳分配的制度,结果如何呢,只是制造了新的特权阶级而已,就像我刚才说过的,在这样一个社会,每个人每个月吃多少肉穿几件衣服都是被规定好了的,但不是每个人平均,官越大可以享受到的就越多,不仅量上不一样,连质也不同,平民百姓吃着三聚氰胺的同时,有些人躲在大院里面,吃喝全都是特供,如今甚至连空气都能特供了,”

宋双上校脸色变了变,沒出声,

“再给你举个例子,在我们国家历史上,《金瓶|梅》是一本禁书,当然现在随便可以买了,但曾经是普通百姓甚至不允许看一眼,只要够级别的领导干部,就可以凭借工作证去买一本,你看到沒有,连精神层面的享受都不一样,我很奇怪,难道领导干部看了黄|书就保证不会犯错误了吗,”又是讥讽的一笑,苍浩继续说道:“这种事情何其荒谬,其实你也是这样,不允许手下上网,但我注意到你身上带着爱疯手机,”

舞兰冲着苍浩点点头:“说得好,”

“这样的社会反而更加可怕,因为把人从一出生开始就划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各种不公正随处可见,隐含着各种剥削,”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宋双上校:“所以,你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反对剥削,历史经验证明了这只是骗局,”

宋双上校有些恼火:“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像剥削妥协,”

“当然不是妥协,而是要设法把剥削变得不是那么的残暴,向更加合理的范围内发展,”苍浩很想抽烟,奈何被捆着,一动不能动:“我们国家有个老太太叫陶华碧,彻头彻尾的穷人出身,后來做了点小买卖出售冷面,结果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已经成了著名企业家,她有多少钱我不知道,我只是用这个例子告诉你,如今这个社会不是那么的理想,但给很多人提供了更多的生活可能,像陶华碧这样的人在我们国家还有千千万万,而如果我们进入一个你所谓的理想年代,不要说陶华碧,就算陶渊明,这一辈子也只能采菊东篱下,永远不要指望有任何改变命运的机会,”

舞兰赞同道:“苍浩你继续说,”

“我还要继续说陶华碧,这个老人创业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为什么在她人生前五十年里就沒能创业,”不用宋双上校回答,苍浩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恰恰是因为那个年代太理想了,如今这个年代虽然不够理想,但穷人可以获得成功,”

“你跟我说的根本是两码事,”宋双上校很狡黠,把话題岔开了:“我们讨论的是发达国家对第三世界的掠夺,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剥削,”

“我说过,帝国主义的剥削在历史上是客观存在的,但如今他们也在努力改变自己,虽然他们仍然贪婪残暴,但跟一百多年前已经不一样了,看看你的国家每年要接受多少国际援助就知道了,”苍浩冷笑一声,斥责道:“反倒是你,试图让自己变成新的帝国主义,甚至比西方列强更操蛋,外国人來到你的国家带來的是净水装置和药品,而你自己又干了什么,在水里投毒,制造大量的丧尸,你对本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比外国剥削者更严重,”

“丧尸,只是一种必要手段,为了实现一个理想年代就必须要有牺牲,”宋双上校脸色有些涨红,看來情绪挺激动:“连我自己都是可以牺牲的,”

苍浩不住的摇头叹息:“我知道你有去死的勇气,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献身精神,只可惜你追寻了一个错误的理想,”

“你凭什么说我的理想错了,难道你的就是对的,”宋双上校的嗓门提高了:“那么你來告诉我什么才是理想年代,”

“什么才是真正的理想年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其实这也很简单,那就是这个年代并不是那么的理想,但可以一点一点向着理想的方向前进,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着无限的可能,拥有平等的机会实现自我……”苍浩义正词严的告诉宋双上校:“除此之外一切都是BULL_SHIT,”

苍浩的态度很坚决,宋双上校看在眼里,转变了战术:“那么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去实现这样的理想年代,”

“抱歉,”苍浩冷冷一笑:“不管你的国家,还是我的国家,其实已经是这样的理想年代了,而你这样的人,恰恰就是理想年代的威胁,我不可能跟你这样的人沆瀣一气,这是底线问題,”

“我知道你很爱钱,”宋双上校循循善诱:“我可以给你足够的报酬,”

“我确实很爱钱,不过……”苍浩耸耸肩膀:“跟你一样,我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不会为了钱出卖理想,”

“那太可惜了,”宋双上校不住的摇头:“我一直都很欣赏你,毕竟你是庞劲东的高徒,这些年來在世界各地战功彪炳,如果你能加入红色高棉,我们会如虎添翼,既然你拒绝了……”

宋双上校沒有说下去,苍浩追问了一句:“杀了我吗,”

宋双上校反问:“你说呢,”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我的兄弟们会來救我的,”

“恐怕你要失望了,”宋双上校摇了一摇头:“我们俘虏你的时候,已经把你浑身上下搜了一遍,收缴了全部通讯器材,你身上也沒有跟踪器,你的手下根本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你确定,”苍浩低头看了看自己,叹了一口气:“幸亏沒把裤衩也给扒了,”

“你可千万别扒他裤衩,”舞兰急忙道:“他那玩意儿估计也就跟蚕蛹似的,沒啥观赏价值,”

宋双上校挖苦的笑了笑:“沒想到你们两个死到临头还有闲心开玩笑,”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來一个士兵,附在宋双上校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宋双上校点点头,沒再理会苍浩和舞兰,带着士兵出去了,

这样一來,这里就是剩下苍浩和舞兰,再沒有其他人,

苍浩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这是用树干临时搭建起來的窝棚,顶上积压着好几层树枝,

这里面积倒是不小,但很简陋,四壁透风,

在JPZ这样的国家,房屋只要能遮雨就行,尤其是这种临时栖身的地方,基本上不需要太复杂的构造,

舞兰沒有心思观察周围,只是不住的叹息:“沒想到就这样挂在JPZ了……”

“谁让你不知死活來这里的,”

“你应该感谢我,”舞兰一瞪眼睛:“至少有个人作伴跟你一起死,要不然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上路,多可怜呀,”

“说的倒也有点道理,”苍浩扫量着舞兰的身段,嘿嘿一笑:“不过,你一直都很厌恶我,如今跟我死在一起,不觉得太亏了吗,”

“我现在沒时间跟你斗嘴……”舞兰怨艾的叹了一口气:“刚才,你跟宋双上校那番谈话,倒让我对你有了新的认知,”

“什么样的认知,”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舞兰非常认真地告诉苍浩:“你是个很有见地的人,不是贪财好色的撸瑟,”

“谢谢你能这么评价我,”苍浩很欣慰的道:“不过,我觉得还是想想怎么脱身,别在这发牢骚了,”

舞兰有些绝望:“能怎么脱身,”

苍浩直接吩咐:“你转过來,趴到地上,”

苍浩和舞兰都是双手反剪到背后,然后用绳索捆了起來,苍浩这是准备用牙咬开绳索,

舞兰明白了,马上趴了下來,而苍浩立即爬到了舞兰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