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脱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的样子有点尴尬,

舞兰衣衫凌乱,趴在地上,

苍浩则是骑在舞兰的身上,两腿之间正好对着舞兰的脑袋,

苍浩的身上只有一条内裤,这让舞兰非常的尴尬:“你……注意一点……”

“嗯,”苍浩含含糊糊应了一声,膝盖支撑着双腿,腰部勉强跟舞兰的头部有一定距离,

但苍浩双手被困住,上半身就直接倒在舞兰的身上,刚好鼻尖撞在了舞兰的臀部,

虽然苍浩挖苦舞兰的胸部就像旺仔小馒头,但还得承认舞兰的臀部脂肪丰厚,弹性极佳,

苍浩的鼻子几乎挤进两条缝正中,旋即整个脑袋竟然被弹了起來,

舞兰惊呼一声:“你干什么,”

苍浩急忙道:“嘘,小声点,”

舞兰涨红了脸,不出声了,

苍浩在舞兰的臀部嗅了一口,然后恋恋不舍往下移动了一下身体,用嘴咬住舞兰手腕上的绳索,

也就是这么一挪,苍浩的那玩意儿几乎正好对准了舞兰的头部,舞兰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苍浩把头靠在舞兰的腰部,暂时松开嘴:“帮你解开绳子,”

“我怎么觉得……”舞兰心头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张嘴來了一句:“我看过东瀛的那些小电影……好像这个姿势,就是传说中的6|9吧,”

“不是传说中的,而是现实中的,”苍浩再次松开嘴:“不过你得把身体转过來才行,”

舞兰的脸色涨红了:“原來还真是……”

“真是个屁,”苍浩不耐烦的道:“咱们两个现在是生死关头,别说些沒用的了,赶紧想办法脱身吧,”

“对,说得对,”舞兰急忙点点头:“你快点帮我解绳子吧,”

“好,”苍浩很认真的道:“不过,等下要是有什么东西弹了你一下,你别吃惊,”

这句话本身倒是让舞兰吃了一惊:“什么,”

苍浩继续用牙要绳索,很快的,把绳索解开了,

苍浩不舍得从舞兰身上下來,索性继续趴在那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舞兰确实等不及了,双手刚刚能自由活动,立即把苍浩推了下來:“你果然流氓,”

“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苍浩坐在地上,转过身去,把手腕上的绳索展示给舞兰:“赶紧帮我解开,”

舞兰三下五除二,就帮苍浩去了绳索,随后又很注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尽量遮盖住身体,

苍浩活动了一下手腕,隐隐感到有些发麻:“再撑一会,我的兄弟们会來的,”

舞兰质疑:“宋双上校不是说了吗,你身上沒有任何通讯器和追踪器,他们怎么找得到,”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苍浩嘿嘿一笑,趴在墙边,透过树干之间的缝隙往外面看去:“不过,好像有点麻烦……”

“怎么了,”

“这里可能是宋双上校的大本营,”苍浩一边观察着,一边说道:“他们人数太多了,”

舞兰正要凑过去看一眼,熟料,随着“碰”的一声,房门打开了,

两个红色高棉正要进來,见苍浩和舞兰已经脱身,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枪,

苍浩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踢在一个红色高棉的胯|下,同时双手把枪夺了过來,

紧接着,苍浩调转枪口,对着另外一个红色高棉开火了,

只是一枪,这个红色高棉就被爆头,身体向后捣去,

被踢的那个红色高棉一拳向苍浩打过來,他跟苍浩的距离实在太近,苍浩沒有办法调转枪口,索性直接把枪托砸在他的太阳穴上,

这一击非常重,红色高棉一翻白眼,昏倒在地,苍浩这才调转枪口对着他的额头补了一枪,

也就是苍浩的手指刚刚触动扳机,突然感到身前恶风不善,紧接着,一阵大力袭來,自己整个人跟着倒飞起來,撞在后面的树干上,

是宋双上校回來了:“这都能脱身,真有你的,”

“是你太蠢了,”苍浩站起身,弓腰向宋双上校冲去,

宋双上校侧身让过苍浩,可也就是这个时候,舞兰出手了,高高跳起,手肘砸向宋双上校的天灵盖,

宋双上校一拳迎向舞兰的手肘,却不知道舞兰这是一记虚招,膝盖同时撞向宋双上校的下巴,

一声闷响,宋双上校感到下巴一阵剧痛,差一点就脱臼,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而苍浩这时已经收住身形,一记扫堂腿扫向宋双上校的脚踝,

宋双上校高高跳起,脱开苍浩的扫堂腿,却不防舞兰同时跳了起來,一脚射向自己的咽喉,

舞兰抬腿之间,白皙细嫩的大腿根部露了出來,再往深处似乎还能看到小内|内,

但舞兰虽然性感,攻击却是一点都不含糊,宋双上校差一点背过气去,

紧接着,苍浩一拳轰向宋双上校的后背,宋双上校不由自主的往前近了两步,

舞兰刚好落到地上,另一条腿顺势探出,就像蛇一样缠绕住了宋双上校的腰盘,

随后,舞兰另一条腿也缠绕上來,双腿一起夹住宋双上校,

还沒等宋双上校明白是这么回事,舞兰以宋双上校的身体为圆心,整个身子就像钟表的指针一样转了一圈,

这一招的视觉效果非常漂亮,杀伤力同样巨大,宋双上校感到腰部被拧下來一大块肉那么疼痛,自己无法掌握好平衡,“噗通”摔倒在地,

苍浩随即跟上,一伸手,从宋双上校的腰间抢回了自己的黄金手枪,

宋双上校往后一滚,跟苍浩和舞兰拉开一段距离,跟着站了起來:“不错嘛,”

苍浩和舞兰还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不仅沒有经验,更沒有商讨过什么战术,却是配合默契,

两个人分别进攻,攻击方向各有不同,几乎是风雨不透,这让宋双上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苍浩耸耸肩膀:“你输了,”

“我真的输了吗,” 宋双上校呵呵一笑:“你知道吗,连你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当年我们两个决战,是他一番话让我万念俱灰才举枪自尽,当时我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如果我们两个继续打下去,最后只会是我手刃了他,”

“青出于蓝胜于蓝,”

宋双上校又是呵呵笑了笑:“你是想说你师父已经老了,”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我不想说对师父不敬的话,”

“可据我所知你总是挖苦你的师父,”

“那是玩笑懂吗,”苍浩耸耸肩膀:“我师父,我可以糟践他,但是别人不行,”

话音一落,苍浩扣动了扳机,一发子弹洞穿了宋双上校的大腿,鲜血随之汩汩喷涌出來,

宋双上校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但表情如常,竟像是沒有感受到痛苦:“你能这样敬重你的师父,我很高兴,毕竟庞劲东是我这辈子最值得尊敬的对手,”

“这话我很爱听,”苍浩嘿嘿一笑:“等你去了地狱,记得要对你的先辈们说,苍浩同样是值得你尊敬的对手,”

“我是唯物主义者,我不相信存在天堂,或者地狱,”宋双上校很认真的说道:“而我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人间天堂,”

“可你带來的是人间地狱,”苍浩摇了摇头:“JPZ是一个小国,但高棉民族很了不起,曾经创造过辉煌的文明,任何一个参观吴哥窟的人都无法不被震撼,只有摆脱了你这样的恶魔,这个民族才能活得更加美好的未來,拥有更多的可能,”

苍浩说着话,又开了一枪,射中了宋双上校的另一条腿,

这一下,宋双上校再也站立不住,滑坐下來,

但苍浩沒有停手,第三枪打过去,射中了宋双上校的右臂,

宋双上校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些痛苦:“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因为我还要让你帮我离开这里,”苍浩很诚实的告诉宋双上校:“你只有活着才有用,否则你以为我不想宰了你,”

不用苍浩交代什么,舞兰从地上捡起一支枪,对准了宋双上校,

苍浩走过去,揪住宋双上校的衣领从地上拽了起來,然后把黄金手枪对准了宋双上校的太阳穴:“只要老老实实的我就让你多活一会儿,”

话音刚落,随着“碰”的一声闷响,夏乃带着两个红色高棉冲了进來,

他们被刚才的枪声惊动了,发现苍浩已经打败了宋双上校,倏地就是一怔,

苍浩趁着他们沒有反应过來,绕到了宋双上校的身后,对夏乃厉声喝道:“让开,”

还沒等夏乃说什么,宋双上校淡淡的说了一句:“开枪,”

夏乃试探着问:“你……是在对我说,”

“对,”宋双上校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不用担心我,从你们这个距离上开枪,子弹可以射穿我的身体,然后击中苍浩,”

夏乃一个劲摇头:“不行,我不能这样,”

“我本來试图说服苍浩加入我们的队伍,却沒想到被他反戈一击,这是我的失误,我应该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代价,”深吸了一口气,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说道:“作为一个战士,我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我不是一个怕死的懦夫,尽管开枪吧,”

舞兰听到这些有些吃惊:“你是不是疯了,”

“疯狂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宋双上校视死如归:“为了改变这个世界,就必须要有人牺牲,那么先从我开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