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意外的盟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M国军事承包商并沒打算发动第二轮空中打击,

苍浩抬头看去,吓了一跳,这哪里是超级大黄蜂,而是伊尔76型运输机,

马上的,运输机后部机舱打开,一个个伞兵跳出來,天空中到处飘着白色的降落伞,

宋双上校愤怒的吼了一声:“是M国人來了,”

“你老糊涂了吧,,”苍浩乜斜着宋双上校:“这是伊尔运输机,M国何曾用过这个机型,”

宋双上校稍稍一怔:“你竟然还有增援,”

“不是血狮雇佣兵,”苍浩看着天空中的降落伞,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

宋双上校被这句话提醒了,伊尔系列飞机是E国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逐渐研发的,在世界各地都有广泛的使用,

但以M国为首的北约阵营,有自己的大型运输机,不会用E国人的货,

那么问題就來了, 宋双上校立即质问:“这些人是哪來的,”

苍浩的回答非常诚实:“我说过不知道啊,”

说着话的功夫,那些伞兵已经落地,迅速对红色高棉展开进攻,

苍浩立即冲着聂嘉林使了一个眼色,聂嘉林会意,急忙用对讲机呼叫血狮雇佣兵:“不要开火,刚出现的都是盟友,”

这些伞兵到底是不是盟友,苍浩不知道,聂嘉林更不知道,但他们既然进攻红色高棉,就等于是帮了血狮雇佣兵,

也就是聂嘉林使用对讲的同时,夏乃突然射过去一把飞刀,聂嘉林下意识的用对讲机一挡,结果对讲机脱手而飞,

夏乃一个箭步向聂嘉林冲去,另一把飞刀直刺聂嘉林胸口,

聂嘉林急忙向后仰身,躲过了飞刀,脚下却失去重心,重重摔倒在地,

苍浩抬手就是一枪,正中夏乃的大腿,

夏乃闷哼一声,摔倒在地,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伞兵已经突破红色高棉的阵线,跟血狮雇佣兵混杂在一起,

血狮雇佣兵根本不知道这些伞兵是什么人,下意识的进行配合,沒想到竟然还很有默契,结果红色高棉再次落到了下风,

苍浩远远的往下看过去,发现这些伞兵沒有明显的身份标识,而且穿着的作训服竟然各不相同,

一支正规军队,首先要统一服装,所以这些人更像是雇佣兵,

宋双上校马上就说了一句:“应该是你的同伴吧,”

“还真不是,”苍浩摇了摇头:“都说了我不认识他们,”

红色高棉节节溃退,血狮雇佣兵和伞兵自发组成战术编组,再次靠近高地下方,

这些伞兵的作战技能未必有多么高超,但作风确实非常凶悍顽强,他们往往高呼着口号,向红色高棉发起集团冲锋,前排的人被子弹射倒之后,后面的人踩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冲锋,

等到伞兵冲到更近一些,可以确认全都是白种人,

比起M国白人來,他们的身材不够高大,但相对东南亚人还是有足够的优势,

红色高棉让人胆战心惊,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不怕死,如今却遇到了同样不怕死的两支军队,

更重要的是,三方展开白刃战之后,血狮雇佣兵和那些伞兵用身材优势疯狂碾压红色高棉,

伞兵一拳就可以打倒一个红色高棉,随后把刺刀捅进胸膛,

血狮雇佣兵更习惯用匕首,往往是把红色高棉打倒之后,用匕首不停的捅刺,一转眼功夫,一个大活人就会变成一滩肉泥,

宋双上校看在眼里,苦笑了一声:“好吧……你赢了……”

“等着上国际法庭吧,”苍浩耸耸肩膀:“你的祖国期盼着这一天,”

“不要代表我的祖国说话,”宋双上校突然暴怒起來:“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代表不了任何人,”

“你还别说……”苍浩嘿嘿一笑:“平常我最反感随便代表别人或者被代表,可这一次我真就敢代表你的祖国说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宋双上校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历史长河将往何处去,”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宋双上校:“而你试图造一座大坝,让历史长河倒流回去,如果你不相信,等你上了国际法庭之后,看看你的国家有多少人放鞭炮庆祝就知道了,”

宋双上校跟苍浩说话,事实上是分散苍浩的注意力,就在这个时候,夏乃突然脱去上衣,向苍浩扑了过來,

舞兰急忙迎上去,要挡住夏乃,却不料夏乃已经有了准备,两把飞刀扔了过去,其中一把正中舞兰的小腹,

舞兰闷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夏乃借这个机会,直接把苍浩扑倒在地,而宋双上校得以脱身,

宋双上校沒有恋战,对着夏乃说了一句:“谢谢,”随即转过身,从高地上纵身跳了下去,

高地的正面是战场,背后则是一处悬崖,一眼望下去,密布各种本地植被,

宋双上校跳下去之后,身影很快隐沒在植被丛中,也不知道是不是摔死了,

聂嘉林正要追上去,却猛然又止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夏乃的身上捆满了炸药,

“都别动,”夏乃双眼圆瞪,眼球表面布满了血丝,这个美丽的法国混血儿此时看起來狰狞可怖:“如果你们敢动一下,大家就同归于尽,”

苍浩一拳捣向夏乃的面门,夏乃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拳,随后把右手按在了引爆器上:“去死吧,”

夏乃的门牙脱落了,面部苍肿起來,眼看着就要引爆炸药,而苍浩根本來不及阻止,

这时,聂嘉林射出一把飞刀,洞穿了夏乃的右手,

夏乃惨叫一声,右手再无力引爆,于是下意识的用左手去抓引爆器,

苍浩丢掉黄金手枪,双手死死抓住夏乃的左手,向一块岩石上砸去,紧接着又是一下,

夏乃感到一阵阵剧痛传來,很快的,整条臂膀都失去了知觉,但她依然很顽强,甚至高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万岁,”

苍浩按住了夏乃的左手,抽出一只手捡起黄金手枪,对准夏乃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碰”的一声闷响,子弹穿过夏乃的头颅,在另外一边炸出一个窟窿,鲜血和**迸溅出很远,甚至落在了舞兰的腿上,

夏乃的身体变得无力,彻底瘫在了地上,

苍浩不再管夏乃,冲到悬崖旁,然而宋双上校早就不见了踪影,

经过一番血战,血狮雇佣兵的一个火力班组刚好冲上高地,苍浩立即下令:“给我追,”

血狮雇佣兵真的成了血狮,每一个身上都沾满了鲜血,他们甚至还來不及休息一下,就在悬崖上垂下几条绳索,然后沿着绳索下降到悬崖下方去,

又有两个火力班组冲了上來,不用苍浩吩咐该怎么做,直接就在悬崖边上支起了机枪和火箭筒,准备火力支援,

在两方夹击之下,红色高棉的抵抗彻底被粉碎了,再加上宋双上校不见了踪影,他们的心理也随之崩溃,

他们沒有再继续抵抗,而是举起双手投降了,

血狮雇佣兵追击宋双上校,那些伞兵则开始收拢俘虏,让他们全都双手抱头跪在地上,

有几个伞兵來到高地下方,抬头往上看了看,却沒上來,

苍浩踢开夏乃的尸体,來到高地边上,看着这些伞兵,

聂嘉林走上來问了一句:“好像不是M国,也不是哪个西方国家……”

“确实不是,”苍浩摇了摇头:“是俄国人,”

这些伞兵的作训服和装具虽然五花八门,但多少有规律可循,其中有一些是E国特有的,

有些伞兵穿着一种土黄色作训服,非常肥大,看起來材质粗糙,这是E国的GORKA罩衣,

还有些伞兵穿着一种很特殊的迷彩,远看就是一套纯粹绿色的衣服,近看才发现其实是数码迷彩,图案由一大堆颜色相近的小绿块组成,这是E国的08式数码迷彩,派到克里米亚的那帮小绿人就穿这个,

另外一些伞兵的迷彩更有特点,只有两种颜色,绿色底子上面印着近似于白花的图案,这种白花迷彩同样是E国特有的,

舞兰轻声问了一句:“怎么E国人会來这,”

“我也不知道,”苍浩摇了摇头:“联合国决议的时候,E国对JPZ局势沒表态,”

聂嘉林点头表示赞同:“而且,他们在这个国家也沒什么利益,完全沒必要出动军队,”

“E国武装部门非常多,來的倒也不一定是军队,可能是联邦安全局,也可能是对外情报局,甚至内务部部队都有可能……”苍浩叹了一口气:“这些人身上沒有任何标识,我也分辨不出來,”

“联邦安全局,”聂嘉林听到这个机构的名字,马上提出:“有沒有可能是E国人为了还你一个人情才派人过來,”

“听着,E国人才是真正的奸商,想让他们帮忙,得他们自己也有好处才行,”苍浩否定了这种揣测:“而且,M国人已经在这了,E国再派兵过來,就很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纵观历史,M国和E国共同执行国际使命的时候也很少,双方都有意无意避开对方,”

苍浩说话的同时,那些伞兵还是抬头看着,一动也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