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屠杀纪念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舞兰突然招呼了一声:“等一下,”

苍浩回过头來:“还有什么事,”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你來JPZ不过就是为了赚钱,”

苍浩笑了笑:“你早就说过了,”

“但我现在知道你还真不只是为了钱,”舞兰此时对苍浩说话的态度,再不像过去那样敌意满满:“听了你们说的那些话,再看到宋双上校的所作所为,我觉得这种人真的不应该留在世上,”

还沒苍浩说点什么,格里菲斯來了,见到苍浩就是一笑:“回來就好,”

苍浩点了一下头:“谢谢你,”

“不客气,”格里菲斯说着,乜斜了一眼林冰华:“只要你需要帮忙,只要我们能够做到,一定尽我所能,”

“下一次能不能多派几架战斗机,”

“好说,”格里菲斯接下來叮嘱一下苍浩多注意安全,再就沒说什么,要告辞了,

苍浩提出:“你能不能派一辆车给我,”

“有什么事吗,”

“去一趟金边,”

格里菲斯又问:“什么时候回來,”

“用不了一两个小时,”

“沒问題,”格里菲斯沒问苍浩去金边干什么,马上用对讲机呼叫了一下,然后告诉苍浩:“十分钟之后,车子就來接你,有司机和两个保安,你不管想去什么地方,直接吩咐他们就好了,”

“谢谢,”

“那我就先回去了,”格里菲斯临走之前,又看了林冰华一眼,

等到格里菲斯离开,舞兰急忙问:“这人是谁,”

“格里菲斯,M国派驻JPZ的军事承包商,就是他负责的,”顿了一下,苍浩继续介绍:“不过,他只是指挥地面部队,涉及到空中和海上力量,他需要跟上级协调沟通,”

舞兰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原來那些超级大黄蜂不是他直接派过來的,”

苍浩深深的一笑:“其实,到底是不是她直接派來的,不重要,”

舞兰急忙问:“那什么才重要,”

“M国人的办事效率,”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舞兰:“当年,华夏教训越南,空军和海军基本沒怎么出动,一直都是陆军在拼命,但M国人随便哪个部队,都可以随时呼叫空中支援,他们的指挥体系高度统一而且顺畅,M国军队之所以善战,不只是武器装备先进,很大程度上也在于这个因素,换做是我们,即便是孟阳龙这样身处高位的人,做起事情來也是畏首畏尾,需要有诸多考虑,西南边防无能至如此地步,他连一个责任者都无法处理,M国的这个体系才是真正需要我们学习的……”

林冰华对军事不怎么感兴趣,倒是提出另外一个问題:“你觉得格里菲斯这个人怎么样,”

苍浩笑呵呵的反问:“你说呢,”

“老狐狸,”林冰华若有所思的道:“他跟你打交道说话,不像是军人,更像是商人,而且,他非常注意给你留面子,本來血狮雇佣兵这一次被掏了大本营是挺沒面子的,格里菲斯从一开始就沒提这个战斗过程,只是围绕着其他话題说事,说明心思很缜密,”

舞兰马上说了一句:“我发现他看了你好几眼,姐啊,他是不是相中你了,”

林冰华直接就道:“我对他沒有半点兴趣,”

刚好,格里菲斯派的车來了,苍浩带着林冰华和舞兰上车,向金边开去,

舞兰好奇的问:“你要带我们干什么去,”

苍浩扔过去一句:“把你卖了,”

林冰华叹了一口气,告诉舞兰:“你别理他,总是沒一句正经的,”

舞兰还是很不理解:“咱们说着宋双上校,怎么好好的要去金边,”

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有助于你们加强了解,”

车子到了金边之后,苍浩用手机地图指引司机,很快的,远远的可以看到,在茂密的树林当中耸立着五座高塔,

跟普通建筑不同,这些塔的形状和色泽跟周围的环境非常协调,不像是钢筋混凝土建起來的,

苍浩介绍道:“这里是今年刚刚落成的,由国际著名设计师哈迪德亲自操刀,整体采用木质材料,所以给人一种很祥和的感觉,”

舞兰更加好奇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大屠杀纪念馆,”苍浩感慨的道:“准确的说,这是新馆馆址,还沒正式对外开放,”

纪念馆本來有值守人员,即便是在红色高棉占领金边之后,仍然有一些人员坚强的留下來,

不知道为什么,红色高棉祸乱了金边的每一个角落,唯独却避开了这座纪念馆,装作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苍浩等人下了车之后,纪念馆的两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靠上前來,看到苍浩穿着军装,还带着两个全副武装的保安,马上又退到了一旁去,不敢上來说什么,

苍浩带着林冰华和舞兰径自进了纪念馆,告诉两个女孩:“这个地方我也是第一次來,不过先前在网上了解过,可以给你们做个导游,”

纪念馆这里有一棵树,是从别的地方移植过來的,苍浩告诉两个女孩:“这个是杀人树……”

“怎么杀人,”舞兰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赫然在树干缝隙之中发现了血渍,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似乎仍然散发着一股血腥味:“这……好像有点可怕,”

苍浩冷冷一笑:“当年,红色高棉会抓着小孩的腿,直接把头甩到树上去,所以叫杀人树,”

舞兰不住的摇头:“疯子,”

“他们的杀人方式多种多样,对待孩子是摔死,对待成人如果是枪杀还算仁慈,有时使用棍棒活活打死,有时甚至要把**钻出來……”苍浩一边介绍着,一边不住的摇头:“在旧馆的馆址,有一块平地,下面埋的都是皑皑白骨,你随便走上去就可能踩到一块碎骨,”

林冰华意味深长的问:“为什么红色高棉要杀这么多人,”

“我想我知道答案,看了外国电视节目、看了外国人写的书,或者有一些他们认为有危险的言论,就可以直接杀掉,而且还是株连九族,一些根本毫无关系的人,也会被牵扯进來……” 舞兰亲眼看到了宋双上校是怎样处决所谓的“叛徒”,冷冷一笑:“甚至于,可能根本沒有为什么,仅仅是他们想要杀人,”

“红色高棉就是这样一个组织,肆意乱杀无辜,同时用公有化剥削百姓,造成大面积饥荒,”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百姓要在这双重压力之下生活,结果JPZ这个国家能短时间减少这么多人口,也就可以想见是怎么回事了,”

在展览馆有一个很大的架子,分作好几层,每一层都密密麻麻摆满了人类头骨,而所有这些头骨都是红色高棉的受害者,

此外,还有很多图片和文物,系统性解释了那个荒诞血腥的年代,任何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的人都会接受一次心灵上的震撼,

林冰华和舞兰虽然是杀手,可是看到了眼前这一切,还是感到头皮发麻,

舞兰不住的感慨:“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大家都把宋双上校叫做恶魔,”

“这些罪恶始作俑者是波尔布特,而宋双上校作为波尔布特的亲密助手,当然是功不可沒,”摇了摇头,苍浩继续说道:“红色高棉失败后,1998年,波尔布特死了,红色高棉的战士走出丛林向政府投降,这个饱经涂炭的国家终于迎來了一个新的时代,现在,宋双上校回來了,想要开历史的倒车,任何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不会答应,我承认宋双上校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理想主义战士,但他的这种了不起对整个人类來说是灾难,”

林冰华有些感慨的道:“如果不來这里,我还真不知道这段历史,沒想到在这个遥远的国家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

“你的话很有代表性,”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很多人认为,很多人认为,JPZ这个国家很远,这里发生的事与我们无关,但就像我说过的一样,如果你不关心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自然也就不会关心你,做人是如此,治国亦然,更何况,红色高棉曾跟我们国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个组织的历史给我们国家乃至整个人类,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思考題,,本來以解放人类为目标的理想为什么往往演变成杀人的机器,”

舞兰用力点了点头:“说得好,”

“每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不同,所以价值观往往有所冲突,但总有那么一些共通的道理,”苍浩一边从展览柜前缓缓走过,一边说道:“东西方两大阵营明争暗斗许多年,但在JPZ问題上出奇的一致,个别国家就算是同情红色高棉,也绝对不敢公开说出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组织所代表的那种主义是何其残暴血腥,人类文明绝对不可以再重走这样的路,”

在整个参观过程中,几个工作人员始终跟着苍浩一行,既不敢靠前,也不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