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高层的争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参观结束,苍浩來到这几个工作人员面前,很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懂中文,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说……”

几个工作人员齐刷刷后退了一步,有点惊恐的看着苍浩,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懂了,

“我个人很感谢你们即便在战事最艰难的时候能然坚守这里,我希望你们能把展览馆维持下去,让更多的人來到这里,”苍浩一边说着,一边开出了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这是我个人的一点赞助,用來帮助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并直面历史,只有人们知道过去曾经发生过怎样的事,世界才能拥有更加美好的未來,”

几个工作人员接过支票,看着苍浩笑了,

离开展览馆,苍浩带着林冰华和舞兰回到车上,舞兰这时看着苍浩的目光有些异样:“沒想到你这个人跟我想象的真的不一样……”

林冰华微微一笑:“你曾经以为他很贪财,”

“沒错,”舞兰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沒想到一出手就是十万美元,竟然这么大方……”

苍浩很好奇的问:“我还有其他优点吗,”

舞兰承认了:“优点还挺多的,”

“继续说,别停……”苍浩急忙道:“让我好好享受一下,”

“得了,一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舞兰翻了翻白眼,旋即很认真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姐妹支持你留在JPZ,我们帮你***仗,”

苍浩深深的一笑:“沒这个机会了,”

“你什么意思,”舞兰一愣:“你不会是怕了宋双上校吧,”

“不是我怕了,而是有人怕了,”苍浩的语气变得更加深沉:“我要是沒说错,就是这几天,我会接到命令撤回国内,”

林冰华也问了一句:“为什么,”

“罗清武回国了,”苍浩看了一眼林冰华,缓缓说道:“这家伙在JPZ吃尽了苦头,有火沒地方发,肯定要指责血狮雇佣兵,进而指责整个JPZ行动,”

“不是还有孟阳龙吗,”舞兰轻哼了一声:“孟阳龙难道还压不住他,”

“压不住,”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孟阳龙虽然位高权重,很多事情可以独断专行,但根据我的观察,他在高层沒什么党羽,他是个真正干事业的人,沒兴趣拉帮结派,那么就有些孤立,然而,罗清武却有刘双胜,肯定还有其他盟友,到时他们一起发难,孟阳龙招架不住,”

林冰华叹了一口气:“苍浩说的对,”

“更重要的是,派遣雇佣兵介入他国局势,本來就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凡事的第一次都很困难,要面临强大的反对意见,”叹了一口气,苍浩很无奈的道:“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先前说过的,红色高棉曾跟我们有着说不清的关系,我毫不怀疑宋双上校在国内有同情者,”

舞兰难以理解:“也就是说,综合这三点因素,我们就得这么滚回国去,”

林冰华点了一下头:“这三点因素已经足够了,”

“可是……宋双上校还沒有抓到,怎么能无功而返呢,”舞兰仍然难以接受现实:“回去之后不久意味着苍浩你在这里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吗,”

“不,沒有白费……”苍浩颇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如果我们來,今天的这里就是宋双上校的天下,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国土控制权,虽然他可以继续跟高棉王家军和军事承包商抗衡,但距离实现他的目标,仍然遥遥无期……所以,这么一想,其实我还是挺牛B的,”

“你当然牛了,”林冰华笑了笑,告诉舞兰:“我也觉得,回国未必是白费的,因为宋双上校可能也会去华夏,”

舞兰立即问:“为什么,”

苍浩赞同林冰华的判断:“难道你沒听他说的话吗,他已经把我看成最大的对手,只要我回了华夏,他会如影随形,”

林冰华又道:“此外,JPZ的局势已经是这种情况,对宋双上校來说,短时间内很难再有作为,还不如从外围寻找突破口,那么华夏就成为最好的选择,”

“这个老王八蛋,”舞兰把拳头攥得紧紧的:“如果他敢去华夏,看我不弄死他,”

一切都被苍浩和林冰华的分析命中了,也就在三个人赶回西市的同时,在西山会议室里正召开秘密会议,

罗清武在广厦疗养几天之后,启程回了京城,其实他的身体已经沒有大碍,但却装得很严重,

他坐在轮椅上,不管到哪去都让别人推着自己,脑袋上还包裹着厚厚的绷带,故意把那只缺损的耳朵露了出來,

看到罗清武这幅囧样,所有人都有些难堪,堂堂将军被搞得如此狼狈,这已经是国体颜面的问題了,

会议一开始,刘双胜急忙问罗清武:“你沒什么事吧,”

“还好,死不了……”罗清武重重哼了一声:“咱是军人,经得起折腾,”

刘双胜不住的嘘寒问暖,罗清武则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孟阳龙看在眼里很想笑,

罗清武回到广厦之后,跟刘双胜都不知道通了多少次电话了,这会儿却装作好像刚刚见面一般,

马上的,刘双胜把矛头对准了孟阳龙:“老孟啊,不是我说你,我觉得这事儿你应该反思一下,”

孟阳龙的表情平静如水:“我反思什么,”

刘双胜轻哼了一声:“本來只是一次正常的防务交流,为什么老罗被搞成这样子,难道你一点责任沒有,”

“首先,这一次防务交流不是我组织的,而是老罗自己;其次,战事刚一爆发,我国驻外使领馆曾经不止一次联络老罗,要求帮助老罗撤退回国,但不知道为什么老罗始终不肯答应”孟阳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罗清武是不作不死:“战事开始之后,接下來发生什么事情,就不是别人能控制的了,”

“我现在说的不是这个,”罗清武打断了孟阳龙的话:“血狮雇佣兵是我们国家派去的武装力量,然而竟然不归我指挥,那个苍浩傲慢无礼,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孟阳龙的语气依然平静:“他沒有得到命令需要接受你的指挥,”

“为什么他沒有接到这样的命令,”罗清武丝毫不提自己为什么作死留在JPZ,只是一味的指责苍浩:“不管怎么说,但凡苍浩能尽到一点责任,我会受这么重的伤吗,”

“你自己也说了,去那边是进行防务交流,而不是指挥作战,血狮雇佣兵一直接受我的遥控指挥,如果再多出來一个你,指挥体系就容易造成混乱……”孟阳龙把所有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你也是军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双重领导要不得,”

“好,这个咱们先不谈,”罗清武用力摆了摆手:“我的军衔毕竟摆在那,苍浩对我可有一丝一毫的尊重……”

接下來,罗清武声泪俱下的控诉起了苍浩的恶形恶状,把自己说成了无辜的小白兔,足以令闻者落泪,

其实,他说出來的事情半真半假,还有不少是纯粹虚构的,

但他自始至终沒提过,苍浩如何接连把自己打晕,还在自己身上试验药剂,这是因为他真的记不起來了,

罗清武最后做了一个总结:“一个军人,混账到这种程度,早就应该枪毙了,”

一个陆军将领这时打了一个圆场:“苍浩不算是军人,如果是咱们自己的部队,他敢干这些事情,肯定不能饶了他,但他毕竟是雇佣兵……”

“严格來说他是军事承包商,”孟阳龙接过了话題:“所谓‘承包’,就是我们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他负责完成,至于完成的具体方法,是他自己的权利,我们无需干涉,”

罗清武指着自己的耳朵喊道:“可我现在成了他的受害者,”

孟阳龙纠正:“你是红色高棉的受害者,”

会议室的气氛有些尴尬,充斥着浓厚的火药味,

刘双胜看了看罗清武,又看了看苍浩,开口说道:“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们都有必要检讨一下这一次的JPZ行动,一直以來,我们奉行的原则是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这一次行动事实上破坏了这一原则,”

“宋双上校及其属下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国别界限,任何国家都应该予以关注,否则这场灾难一定会扩大化,前段时间,宋双上校在我们边境投毒就是明证……”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是因为预料到这一天,才派遣苍浩前去抓捕宋双上校,”

“结果如何呢,”罗清武讥讽的笑了:“打了好几仗了,死了那么多人,结果连宋双上校的影子都看不见,情况再这么继续下去,只怕要被全球军界耻笑,”

“既然你提到全球军界,就有必要重申一点……”孟阳龙很认真的道:“联合国相关决议,各国态度空前一致,M国已经派出军事承包商,说明大家都不希望宋双上校做大,”

一个海军将领懒洋洋的道:“既然M国人已经去了,我看咱们就撤回來吧,让M国人去送死不是更好,”

“就是嘛,”罗清武重重哼了一声:“何必让苍浩在M国人面前给咱们丢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