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老鼠一只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觉得苍浩丢了面子,”孟阳龙略有些愠怒:“苍浩刚到就迅速稳定了局势,从守卫西哈努克市这座孤城,再到后來反攻金边,苍浩都发挥了不可否认的重要作用,这一点,不算是高棉王家军,还是M国军事承包商,都是予以认可的,”

“那宋双上校在哪,”罗清武圆瞪双眼:“既然他这么有本事,怎么不把宋双上校抓起來,”

“宋双上校跟我们也斗了有些年头了,从他当年倒卖毒品开始,我就们一直想要绳之以法,结果怎么样呢……”孟阳龙一摊双手:“谁抓住他了,最后他还不是自杀,”

“当年的事情就不用提了,”罗清武不耐烦的道:“咱们只说眼下,而眼下的事实就是,苍浩根本对宋双上校无可奈何,”

孟阳龙立即道:“就算只说眼下的事,也要搞清楚宋双上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绝对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容易对付,”

罗清武回想起自己如何被宋双上校手下的小喽啰折磨的死去活來,语气有些软了:“我沒说他好对付,”

孟阳龙耐着性子说道:“那么我们就要对苍浩给以足够的信心,”

罗清武刚熄火,刘双胜马上跟上:“哪怕不谈苍浩,也该说说你了,老孟……”

孟阳龙一挑眉头:“谈我什么,”

“既然宋双上校这么不好对付,你又为什么要派苍浩去,”刘双胜轻哼一声:“花了那么多经费,换來这么一个结果,老孟你该作何解释,”

“我还是那句话,JPZ的事情,有可能会波及到我们这边,所以我们应该早做准备,派遣军事承包商去,可以淡化行动的官方色彩,又可以锻炼我们应对海外突发事件的能力……”孟阳龙非常认真的说道:“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好事,至于行动沒有达到预期目标,也算是预料之中的,”

刘双胜又哼哼了一声:“白白花了这么多经费,倒成了预料之中,老孟你可真大方,只可惜不是掏你自己的口袋,”

一个陆军上将叹了一口气,打了一个圆场:“大家都少说几句吧,现在与其互相抱怨,还不如想一下接下來该怎么做,”

罗清武立即道:“行动事实上已经失败了,那么多雇佣兵留在JPZ,每一天都要花掉不少经费,我看是不是可以撤回來了,”

“是应该撤兵了,”刘双胜立即点头:“老孟啊,这一次行动到底批了多少经费,实际花销是什么样,我看你应该列个详单出來,”

孟阳龙的眼角跳了几下:“你这是要查账吗,”

“查账不敢,有审计部门呢,查也轮不到我,”刘双胜嘿嘿一笑,又道:“只是,你执意炮制了这次行动,是不是背后有什么猫腻,总应该让大家知道,”

“今天我冲灯说话,”孟阳龙指着头顶的日光灯,吼道:“我姓孟的如果从中贪了一分钱,灯灭我灭,全家不得好死,”

“我相信老孟是清白的,”那个陆军上将叫于志华,虽然是陆军,但也不算孟阳龙派系,他在各阵营之间一直保持中立:“还是那个问題,,接下來该怎么办,除此之外的问題,我看就不要讨论了吧,”

“为什么不讨论,首先我们就应该明确,JPZ行动彻头彻尾的错了,”刘双胜气呼呼的说道:“动用血狮雇佣兵的时候,宋双上校还沒有在我们境内作乱,还是血狮雇佣兵到了JPZ之后,宋双上校在边境地区投毒,怎么敢肯定宋双上校不是在报复我们,”

孟阳龙更加不满:“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不去JPZ蹚浑水,也许宋双上校就不会针对我们,”刘双胜冷冷一笑,又道:“这些麻烦都是我们某些同志自己作出來的,”

“你说是我作的,”孟阳龙一拍桌子:“老刘,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同情红色高棉,沒想到你竟然敢在公开场合说出來,”

“谈不上同情不同情,我就是觉得,宋双上校这股势力能存在这么久,肯定有着一定的合理性,”刘双胜的语气变得有些平静了,其实这是有意刺激孟阳龙的情绪:“说宋双上校很坏,杀了不少人,这些都是西方的宣传,你我沒有亲眼看到,他从布鲁塞尔回了JPZ之后,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夺取国家政权,说明有很强大的群众基础,”

孟阳龙果然更怒:“听你的意思倒是想跟宋双上校合作了,”

“现在被你这么一搞,就算想合作也沒机会了……”刘双胜一摊双手:“一直以來,我们的原则就是尊重别国人民自己的选择,老孟啊,这一次你吸取教训吧,以后别再做类似的错误决策了,”

罗清武基于习惯,又要帮刘双胜说话,可耳朵马上隐隐作疼,提醒着宋双上校对他一点都不够友好,于是他只能闷声不语,

眼见双方僵在这里,于志华又出來说话了:“JPZ行动功过是非暂且不论,我个人认为,血狮雇佣兵确实应该撤出了……”

孟阳龙冲着于志华一瞪眼睛:“为什么,”

“这根本是一个无底洞,”于志华叹了一口气,尽量用和缓的语气说道:“让他们留在JPZ,每一天都在烧钱,可战事什么时候结束还不知道,现在很多国家都想抓到宋双上校,然而连个影子都沒找见,就凭苍浩的那几个人,怕是希望更渺茫,”

在参会众人当中,于志华的态度还算是比较中立的,他话音一落,其他人纷纷点头,

刘双胜更加得意:“我看有必要对此次行动作出充分检讨,”

“我看检讨就不必了吧,”于志华的立场是谁也不得罪:“先让血狮雇佣兵撤回來,如果以后有发现什么线索,再去抓宋双上校也不迟,”

孟阳龙眼见自己越來越孤立,本來有几个支持自己的人,此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出声了,

无奈之余,孟阳龙只得妥协:“好吧……那就先撤兵……”

刘双胜嘿嘿一笑:“越快越好,”

散会之后,孟阳龙怀揣着复杂的心情,跟苍浩取得了联系:“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苍浩的反应很平静:“请讲,”

“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客气了……”叹了一口气,孟阳龙很无奈的道:“你……让你的人收拾一下,撤离JPZ吧,哪來的都回哪去,本次行动告一段落,”

苍浩点点头:“知道了,”

“你怎么沒什么反应,”

苍浩笑了笑:“我应该有什么反应,”

“你难道一点不惊讶,”

“预料之中,”苍浩笑了:“如果你沒來这个电话,反倒让我惊讶了,”

“苍浩啊……”孟阳龙又长叹了一口气:“你很聪明,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了,总之,一时隐忍不是我们认输了,”

“今日雌伏是为将來鹏程万里,”

“对,”孟阳龙笑着点了点头:“跟聪明人说话,不用说太多,你能理解是最好的,”

苍浩挂断电话之后,马上把几个主要人员叫过來开会,直接吩咐:“马上准备撤兵,”

“真的……就这么走了,”赵轩有些难以接受:“可我们还沒有赢得胜利,”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听着,我们要赢的是整个战役,而不是几场战斗,”

聂嘉林试探着提出:“老大,就算国家不支持,咱们是不是可以个人名义留下來,”

“绝对不行,”苍浩摇了摇头:“我们是雇佣兵,有半官方身份在JPZ,别人是欢迎的,如果沒有了这个身份,别人什么态度就很难说了,你以为如同威琼斯那样的人是少数吗,就算JPZ本国人不说什么,M国人也会想办法把我们弄走,”

聂嘉林不明白:“为什么,”

苍浩深深的说了一句:“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多,”

林冰华赞同道:“苍浩说的有道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苍浩又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场战斗的开销实在太大,有国家财力支持才能继续下去,如果沒有了这个支持,我是拿不出來这么多钱的,”

聂嘉林听到这句话,不得不承认,血狮雇佣兵确实无法留在JPZ了,

赵轩等人是苍浩的兄弟,彼此之间的情义不能用金钱來衡量,但南非兵团却不一样,他们是为了钱才打仗的,

一旦爆发战斗,南非兵团的薪资按小时计算,这是雇佣兵的行规,

如果把南非兵团撤回,同样不行,因为苍浩无人可用,

翠峰村那边有一票伤员,实在抽不出來人手,

JPZ这边只有赵轩、聂嘉林和林冰华、舞兰,加上苍浩才总共五个人,想要跟宋双上校那如同人海一般的队伍抗衡,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还有契卡伞兵,但这些人毕竟不归苍浩直接指挥,未必是那么的可靠,

“好……那就撤……”赵轩恨恨不已的道:“罗清武,那个一只耳的老鼠,下次落到老子手里,一定把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來,”

“你以为我不想吗,”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但他的地位摆在那,我们必须保证他的安全,所以说,当官就是好,”

林冰华又点了点头,告诉赵轩:“如果罗清武死在这,这一次你们恐怕就不是撤兵这么简单了,还有更加麻烦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