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抓捕林冰华/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撤兵这事,就像出兵一样麻烦,需要拟定详细的计划,

苍浩把阿芙罗拉也叫了过來,直接一句话就是:“所有人都撤,”

“好,”阿芙罗拉点了一下头,她很是无所谓,无论留在JPZ,还是回到华夏,反正都是要给苍浩帮忙的,

苍浩进一步安排:“明天早晨,我跟林冰华、舞兰先走,直接回华夏,接下來的撤离任务,赵轩和聂嘉林全权负责,”

舞兰听到这安排微微一怔:“为什么这样,”

苍浩反问:“为什么不这样,”

“我对你的印象才刚有改观……”舞兰很认真的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非常负责的指挥官,你应该留下來到最后一分钟,为什么自己先走了,”

林冰华帮忙解释了一句:“他要跟我们回华夏,其他人是去南非,不是一条路线,”

这话刚出口,林冰华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很牵强,因为不管这些人都去什么地方,苍浩作为指挥官都可以断后,

苍浩一向冲锋在前,自己先上飞机先撤,确实不符合苍浩的做事风格,

虽然说局势已经大体稳定下來,可谁知道撤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就在之前指挥部还遭到红色高棉的突袭,

苍浩很简单的回了一句:“我有我的原因,”

“什么原因,说出來听听,”舞兰轻哼了一声:“你要是真敢留下來,我们姐妹可以陪你,”

苍浩却沒有理会舞兰,转而跟阿芙罗拉、聂嘉林和赵轩商量起了细节问題,

舞兰始终气鼓鼓的看着苍浩,而苍浩始终不理会舞兰,

最后,舞兰把林冰华拽到一边去,低声说了一句:“你看见沒,都说我对他有成见,就他这样子,刚夸了几句就飘起來了,你让我怎么能平心静气,”

“你先别吵,”林冰华打量着苍浩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我总觉他这么安排是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舞兰说了一句非常邪恶的话:“他带着咱们姐妹两个上飞机,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飞吧,”

“你啊你,从來学來的这些东西……”林冰华一个劲的摇头:“你也别絮叨了,最迟明天,我们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苍浩跟几个人计议完毕,仍然沒理会舞兰和林冰华,去找高棉王家军了,

比丘申克刚好也在西市,苍浩直接把事情说了出來,比丘申克非常惊讶:“你们真的就这么回去,”

“不然还能怎么样,”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虽然沒抓到宋双上校,但红色高棉的统治基本已经被瓦解,你们国家的重建指日可待,”

比丘申克哀叹了一声:“可红色高棉的抵抗仍然很顽强,”

“保持现在的战略,固守大城市、交通线和重镇,不去跟红色高棉打游击战,”苍浩一字一顿的叮嘱道:“等宋双上校落网之后一切自然尘埃落定,”

“问題就是宋双上校什么时候落网,”这个时候,威琼斯走了过來:“自从你们來了之后,其实大家是有点芥蒂的,但你现在要说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苍浩一直都是轻笑着:“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当然不是,”威琼斯一个劲摇头:“你们走了,万一军事承包商也走了,我们的国家可能又要沦陷……”

苍浩止住笑容:“你这种思想本身比宋双上校更可怕,”

威琼斯不明白:“为什么,”

“你们是小国,人少、力弱、贫困,这些是客观现实,但就算是小国同样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摇了摇头,苍浩继续说道:“多年來,你们太依赖外界的的帮助了,如果不是这样,或许面对宋双上校时也不至于兵败如山倒,”

苍浩的话略有点刺耳,威琼斯先是一怔,随即却是用力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比丘申克跟着说了一句:“其实,做人也是一样的道理,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弱小就需要保护,你越是害怕,反而变得更加弱小,强大的内心才是胜利的根本,”

“我沒想到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别人有这样的感悟,”苍浩笑呵呵的道:“还说宋双上校,你们从一开始就等待别人能帮忙对抗,其实你们更应该做的是把宋双上校送上本国的法庭,让他在这个国家的人民面前亲口承认自己犯下过怎样的罪行,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红色高棉就很难再卷土重來了,而且起到的历史意义不可估量,”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一起点头:“说得太好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国家的未來在你们手上……”苍浩分别跟比丘申克和威琼斯握了握手:“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可期,”

转过天來,一架川航客机缓缓降落在西市机场,这是孟阳龙派过來的,

这一次沒有获得胜利就撤兵,让孟阳龙自觉有点愧对苍浩,所以就给苍浩升级了待遇,征用大型民航客机接苍浩,

按说,苍浩这边回华夏总共才只有三个人,根本用不上这么大的飞机,

就像之前一样,飞机降落前已经跟M国方面做了沟通,飞机降落之后,两个武警从里面走出來,跟苍浩敬了一下礼,然后互相确认了一下身份,

上一次专机來接罗清武,落地之后,军事承包商除了监视之外,就沒怎么理会,

不过这一次却不一样,格里菲斯带着一大队军事承包商走了过來,格里菲斯的态度依然像往日那样客气:“听说你要走了,我來送你……”

苍浩打断了格里菲斯的话:“你实在太客气了,”

“我们一起战斗过,也算是战友……”

苍浩再次打断了格里菲斯的话:“你这送别的阵势搞得还挺大,”

苍浩今天表现的很不客气,甚至有点敌意,这让格里菲斯不太适应:“我带人來是有原因的,”

苍浩似笑非笑:“什么原因,”

格里菲斯脸色突然一变,冰冷无情的道:“苍浩你可以走,林冰华必须留下,”

林冰华听到这话倏地一怔,立即往后退了一步,

舞兰倒是往前走了一步,气凶凶的质问:“为什么,”

格里菲斯沒理会舞兰,只是告诉苍浩:“K先生下令,必须抓捕林冰华,”

舞兰的声音高了八度:“我在问你为什么,”

格里菲斯依然不理会舞兰,只是说道:“我是在执行K先生的命令,”

林冰华苦笑两声:“果然是K先生……”

“是的,”格里菲斯点了点头:“或许你以为自己來JPZ很秘密,事实上已经被中央情报局掌握行踪,这是K先生亲自下令,希望你配合一下,”

林冰华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配合,”

“我不知道中央情报局为什么抓你,作为军人我不关心政治上的事,我只负责执行命令,”格里菲斯往前走了一步:“希望你理解,”

“理解个屁呀,”舞兰一个高跳过來,挡在林冰华身前:“想要抓我姐妹,先过我这一关,”

格里菲斯冰冷无情的道:“任何阻挡我们执行命令的人都要受到惩治,”

也就在格里菲斯说这些话的同时,那些军事承包商四散开來,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起來,

苍浩四下看了一圈,只见到处都是人头,自己这一边断然难以冲出去,

舞兰也明白了:“好啊,你们这是早有准备,”

格里菲斯坦然承认了:“是的,”

话音刚落,军事承包商“刷”的举起枪來,瞄准了苍浩一行,

只要格里菲斯发出一个暗号,三个人立即就会被打成筛子,纵然苍浩是一代兵王,面对这样的局势也无力回天,

“好,我可以跟你走……”林冰华苦笑两声:“但你必须保证不能伤害其他人,”

“沒问題,”格里菲斯答应了:“我只抓林冰华一个人,命令沒要求我做别的,那么我衷心祝你们一路顺风,”

舞兰火冒三丈:“不行,绝对不行,”

“别闹……”林冰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大家不像都死在这里,这是唯一的选择,”

舞兰断然说道:“既然咱俩一起來的,就要一起回去,”

看了一眼苍浩,舞兰不满的道:“你倒是说句话呀,你傻了吗,”

苍浩只是冷笑看着格里菲斯,好像沒听到舞兰的话:“我果然沒看错你,”

“我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讽刺,”格里菲斯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军人,你应该理解我,”

格里菲斯说着,打了一个响指,正前方的军事承包商立即往两边一让,闪出了一条通道,

这条通道就在苍浩面前,只能供一个人通过,两侧全都是黑洞洞的枪口,

格里菲斯一字一顿的道:“我再次保证,你和其他人可以离开JPZ,我绝对不会为难,”

苍浩掏出烟点上:“如果我拒绝呢,”

“我真的不愿意这样,”格里菲斯不住的摇头:“作为雇佣兵,我很尊重你这位兵王,但你不要让我太为难,”

苍浩吐了一个烟圈:“也就是说,如果不把林冰华交给你们,我们也走不了,对吧,”

格里菲斯沒有回答,但那些军事承包商举着枪齐刷刷往前走了一步,分明是肯定了苍浩的问題,

舞兰冲着苍浩嚷道:“如果敢把我姐交给这帮白皮猪,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