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志鸿广场开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苍浩这一次有点过了,哪怕事后发条博文也行啊,这样做不是破坏现场气氛嘛……”摇了摇头,曹雅茹又道:“但他说的真心在理!”

曹志鸿没跟曹雅茹说话,径自走上台,从苍浩那里拿过麦克风,对着现场的人说道:“大家都认识我,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我旁边这个小伙子,大家也都认识,我的螟蛉义子苍浩……”

望了苍浩一眼,曹志鸿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接触到不少年轻人,很多都挺巴结我的。为什么苍浩能成为我的义子,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刚才这番话就是答案。”

听到曹志鸿力挺苍浩,现场的人立即爆发出一阵掌声。

唯独曹雅茹的脸色有点怪异,看了看苍浩,又看了看曹志鸿,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典礼马上开始了,端的是热闹非凡,大家努力把刚才的事情丢到脑后,一个个有说有笑的。

苍浩正跟人觥斛交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怒号:“你敢管我要请柬,知不知我系边个?”

那个矮胖子主管滴溜溜跑了进来,非常尴尬的对苍浩道:“有人找你……他没有请柬,非要往里闯。”

“谁这么大胆?”苍浩站起身,跟着矮胖子来到外面,看到眼前的场景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来的人是罗霸道,穿着一身黑西服,戴着一副黑墨镜。

在罗霸道身后,站着三个方队,也都是黑西装和黑墨镜,每个方队足有一百人。

“老大你终于来了……”罗霸道看到苍浩,一个箭步冲过来:“他们竟然管我要请柬,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苍浩非常汗颜:“那个……就算我来,也是要出示请柬的,这是规矩!”

“我为什么没请柬?”

苍浩更汗颜了:“这个……我也不知道……”

出席现场的嘉宾,是曹志鸿负责安排的,显然曹志鸿没打算把罗霸道请来。

可罗霸道自己得到了消息,这让苍浩挺尴尬,只好告诉那个矮胖子:“他们的请柬可能是出了点状况,不过我可以保证他们确实是嘉宾,让他们进去吧……”

矮胖子一个劲点头:“没问题!苍总你说了算!”

苍浩带着罗霸道往里走,后面的三百多人跟着也要进来,苍浩急忙对罗霸道道:“你这手下也太多了。”

“也对。”罗霸道吩咐手下:“你们留在外面,别进来了。”

话虽这么说,罗霸道还是带着几个亲信,跟苍浩一起进了典礼现场。

罗霸道一直都是个自来熟,不管见到谁都打个招呼:“你好,小弟叫罗霸道,请多多关照。”

他变戏法一般拿出来盒名片,打过招呼之后,就递上一张。

多数人看到这张名片之后,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苍浩有点好奇,要了一张过来,看了一眼:“霸道殡仪馆?”

“我刚开的新生意!”罗霸道不无得意的道:“这年头,做死人生意太赚钱了,你知不知道,随便一个纸糊的棺材,都要卖上三两千块……”

“略有耳闻!”

“我这不是准备捞一票吗。”罗霸道哈哈一笑:“老大你有空照顾一下生意。”

苍浩冷眼看着罗霸道:“你让我照顾殡仪馆的生意?”

“哎,对不起……”罗霸道一拍额头:“你是军人,怎么能让你捧场呢……我这张衰嘴,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罗霸道说罢,还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态度倒是虔诚,就是看着有点恶心。

苍浩叹了一口气:“不只是我,今天是开业庆典,你发这玩意儿也有点太不厚道了!”

“老大,我吸取教训,以后不再干这样的事了!”罗霸道拍了拍胸脯,说道:“再说了,你南征北战,军功无数,有谁敢把你怎么样,也用不上这种东西!”

“虽然说,你弄个殡仪馆,这事让我挺蛋疼。但是……”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你的这些话让我更蛋疼!”

罗霸道有点意外:“你不喜欢我拍马屁?”

“所有人都喜欢被拍。”苍浩又摇了摇头,说道:“但你既然提到我是军人了,军人在这方面是有规矩的……”

“什么规矩?”

“M国的《军人手册》规定的美军礼节禁忌,其中包括不要当面赞颂领导,原文是:‘当面直接赞颂长官或者上级是庸俗的,无论你对上级多么钦佩,当面赞颂都有阿谀奉承嫌疑,容易引起误解’。《军人手册》还规定,如果你对上级非常佩服,非常尊重,请用以下三种方式表达:第一,对上司施以标准军礼。第二,认真执行上级指示。第三,尽职尽责,提高本单位战斗力……”

罗霸道急忙提醒:“可咱们是华夏人!”

“引用M国《军人手册》,恰恰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规矩,正相反的是,我们民族有着浓厚的拍马屁传统。”

“老大,你这可是涨别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罗霸道一个劲的摇头:“干嘛要给M国说好话!”

“因为我们在很多地方确实不如人家。”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吧,1990年,M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施瓦茨科普夫,在海湾战争中表现非凡,成功实施了多兵种联合作战,在一百小时内就击溃了数量庞大的伊拉克军队。外界普遍认为,他接下来一定会出任陆军参谋长,然而战争结束之后他就退休了,为什么?”

罗霸道讷讷的问了一句:“你说为什么?”

“因为当时的国防部长切尼讨厌他,认为他人品有问题。”停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切尼讨厌他是有原因的,有一次他们共同出行,因为航程时间很长,乘客得排队上厕所。有一个少校替施瓦茨科普夫排队,快到了的时候喊了一声:‘将军’,施瓦茨科普夫这才慢吞吞站起来,走了过来直接插队。这架飞机上还出了另外一件事,一个上校双膝跪在地上,用手把施瓦茨科普夫的军装整理一番……”

“这个……好像没什么吧?”

“问题就在这,在华夏人看来,这些好像没什么。但M国认为,这是涉及到个人品质的问题,这种人如果得到升迁,就会让军队向腐化方面发展。”冷冷一笑,苍浩又道:“咱们天朝的官儿,讲话稿是秘书写的,乘车的时候由下级开车门,文件包由随行人员拿着,吃饭让别人端过来……简直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济南的那个王敏更厉害,常年住在酒店里面,由一群佳丽伺候。他已经不会自己洗脸、穿衣服、系鞋带,他只要把腿一劈开,自然就会有人帮他代劳。就是这样的氛围蔓延到了军队,结果还没等打仗就折进去几十个将军,试问哪个国家历史上出过这样的事?”

罗霸道无奈的点了点头:“老大,你说的……挺有道理。”

“不扯闲篇了。”苍浩指了指罗霸道手头的名片:“这玩意儿你换个场合再发。”

“那我就带去你干一件特别厚道的事!”罗霸道突然变得很严肃:“下午有一场放生法会,我带你去参加,祈福积德,攻德无量!”

“什么放生法会?”苍浩有点吃惊:“你什么时候信佛了?”

“不管信与不信,见佛烧香总是没错的。”罗霸道告诉苍浩:“这放生法会跟你还有点关系呢!”

“怎么会跟我有关系?”

“是多林寺主办的!”

苍浩更加惊讶:“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