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一场放生法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不信禅师和格桑两个人举办的。”罗霸道很认真的道:“他们之前已经搞过两次了,都非常成功,今天这一次可能是规模最大的!”

苍浩不用细问也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不信和格桑肯定是搞出了不少花样。

苍浩对这个放生法会也挺有兴趣,于是等到开业典礼结束之后,让罗霸道带着自己去了。

放生法会在海边举行,格桑和不信禅师先前根本没对苍浩提过,如果不是罗霸道说出来,苍浩根本不知道。

刚到海边,但见锣鼓喧天,彩旗飘飘。

海边搭了一个台子,不信禅师和格桑两个人站在上面,这两位骗子显得春风得意,看来最近日子过得不错。

不信禅师拿着个麦克风,用饱含深情的语调说道:“本次放生法会,由多林寺主办,祈福广厦,爱我中华。我佛慈悲,放生乃是财布施、法布施和无畏布施,这三种布施结合一体,功德不可思议。尤其今天,是农历朔望之日,放生功德最大,修复修善最多。诸位善人,请行动起来,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奉献您的一份爱心,为自己和家人增福延寿,共建和谐社会,圆我华夏之梦。”

这边不信禅师话音刚落,格桑立即吟唱道:“愿我等众生,共发无上心。救海众生命,仗佛法慈泯。依三宝威德,解有情倒悬。愿虚空业尽,无三途苦难。驻佛国安养,斩轮回牵绊。”

接下来,不信禅师和格桑一起喊道:“放生法会正式开始。”

旁边准备了乐队,立即开始敲锣打鼓,曲不成曲,调不成调,也不知道他们奏的什么乐,反正是挺热闹。

只见一大帮善男信女,手里拎着各种塑料袋,一窝蜂跑到海边去,然后打开塑料袋,把里面的各种生物往海里面倒。

苍浩远远一看,有带鱼、海蜇、泥鳅,甚至还有一堆海带。

这帮善男信女以中老年妇女居多,一个个颇为虔诚,放生之后,双手合十,吟诵佛号。

苍浩有点看不下去了,转身准备走,却不料罗霸道一个小弟蹦蹦跳跳跑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个硕大的东西:“老大,老大,买来了……”

苍浩一惊:“你也要放生?”

“对啊!”罗霸道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不然我来干什么?”

罗霸道手下捧着一个硕大的乌龟,长得比较奇特,背甲有棱有角,总共分为十三块,就像十三座连绵起伏的小山丘,呈三行排列,背甲边缘有锯齿状突起。头部也和普通乌龟不一样,有点像是鳄鱼。

手下兴冲冲的道:“我在菜市场买的,花了六千大元!”

“好!非常好!”罗霸道不住的点头:“公德无量!”

跟着,罗霸道跟手下一起抬着那个乌龟,往海边走去,然后扔海水里。

熟料,那乌龟马上爬了回来,这让罗霸道很不高兴,跟手下又抬起来扔进海里,然而乌龟再次爬了回来。

刚好,不信禅师走了过来,非常感慨的道:“你看,这龟通人性,不愿意离开,这是向你们感恩的……”

苍浩抬起手在不信禅师的光头上敲了一下:“感你个屁的恩!”

不信禅师刚才没看到苍浩,此时吓了一大跳:“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苍浩黑着脸道:“这东西叫大鳄龟,原产密西西比河,是淡水龟,你给它扔到海里,这不是害它吗。”

罗霸道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在美洲打过仗,认识一些当地原生物种。”苍浩不住的摇头:“你们这不是放生而是害生!”

苍浩正说着话,两个五十多岁的老娘们从旁边走过去,兴冲冲把十来条锦鲤扔到了海里。

苍浩有点看不下去了,转身就要回去,却跟一个中年女性装了满怀。

这个女人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倒是风韵犹存,称得上半老徐娘。

她没顾上跟苍浩道歉,急忙问不信禅师道:“大师你什么时候给我开光?”

“等等,等一下……”不信禅师偷眼看看苍浩,有点尴尬的道:“这不是挺忙的吗,等放生法会结束之后,你再来找我!”

“那一言为定!”半老徐娘兴冲冲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格桑举着麦克风,在台上高喊:“诸位善男信女,近期,多林寺将再次举办放生法会,继续募集善款。诸位如果有意愿,请到台前来奉献一份爱心,功德无量,善哉善哉……”

让苍浩始料不及的是,一大帮人立即冲到台前开始捐款,少的几十,多的有几百。

有一位阿姨,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土豪,竟然往里面扔了三捆钱,每捆刚好是一万元。

这样一来,苍浩反而不想走了,打算留下看看这场法会怎么收场。

罗霸道正在痛骂手下:“你们瞎呀,买淡水龟来放生,要不是我老大及时认出来,这不好事变坏事了吗!”

手下不住的点头赔不是:“对不起,老大,我们也不认识呀……”

“这一次就算了。”罗霸道叹了一口气:“赶紧能去买点能放生的海物,总算是来了,不能白来。”

放生法会已经临近尾声,可怜的手下已经来不及去菜市场了,见不远处有一家海鲜饭店,急忙跑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手下们回来,手里拎着大包小裹,看样子是把海鲜饭店给包圆了。

罗霸道很是满意,急忙跟手下开始放生,把一样又一样海鲜扔到了海里。

有象拔蚌、蚬子、牡蛎、皮皮虾,还有五只澳洲大龙虾,单从数量上来说,开一次海鲜烧烤派对是绰绰有余了。

苍浩看在眼里,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放生法会胜利结束,善男信女们纷纷散去,不过有一些虔诚的粉丝不肯离开,缠着不信禅师和格桑咨询各种问题。

格桑好不容易摆脱粉丝,过来找苍浩:“老大,咱们先回去吧……”

苍浩点点头:“那就回去吧。”

罗霸道急忙道:“我跟你们一起走!”

众人离开的时候,苍浩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远处的码头用来不少人,放下鱼钩开始垂钓。

过了没多一会,罗霸道放生的一只澳洲龙虾就被钓上来了,码头上的人发出一阵欢呼声。

离开海边,公路上停着几辆金龙大客车,格桑和不信禅师亲自把苍浩请上最前面的一辆。

大客车上印着“某某旅游公司”的字样,苍浩不太明白:“放生跟旅行社有什么关系?”

“这个是他们赞助的。”格桑双手合十:“这一次放生法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资源,都由善男信女们提供支持,善哉善哉!”

苍浩很想骂街,可看到周围善男信女们对格桑和不信禅师崇拜的目光,只好又把脏话咽了回去。

所有人的目的地不一样,金龙大客车向不同方向驶去,苍浩跟不信禅师和格桑同坐一辆,车上还有罗霸道和几个小弟,此外就是一帮善男信女。

很显然,能跟两位高僧同车的,必定是土豪信徒,换句话说,就是多林寺的VIP客户。

一路上,善男信女跟格桑和不信禅师不断的讨论着各种话题,比如打坐的时候怎么盘腿,下一次放生在什么时间组织。

路上用了半个多小时,苍浩觉得自己收到了一次心灵上的洗礼,对佛教有了新的认知,或者说更明白骗子是怎么回事了。

罗霸道见苍浩不太开心,试探着问:“老大你怎么了?”

“我觉得吧,放生是一件好事,可以跟环境和动物保护联系在一起,确实是功德无量。但你们这种放生简直就是胡闹……”苍浩黑着脸不住的摇头:“你们没有积德,而是缺了大德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壮汉碰巧听到这番话,操着一口的东北口音,很是不满的质问:“哥们,你说啥呢,啥玩意儿就缺德了?”

“别吵!不要吵!” 不信禅师急忙对东北壮汉道:“都是自己人!”

“他是谁呀?”壮汉一指苍浩,很不满的道:“从刚才开始,我就听他嘚吧嘚吧的,没完没了,啥意思呀?”

“他是……”不信禅师眼珠一转,告诉壮汉:“他是我请来的高人,是……是翠峰居士。”

苍浩愣了一下:“什么翠峰居士?”

不信禅师振振有词:“翠峰居士佛法造诣极深,乃世外高人,我这一次把他请来,是监督整个放生过程……”

东北壮汉听到这话,脸色一变,随即双手合十,冲着苍浩虔诚的鞠躬:“你好,翠峰居士。”

苍浩懒得理会,也不说话,闭目养神。

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不是多林寺,而是一栋别墅。

当初,苍浩就是在这里监视格桑如何耍蛇,还是拍卖公司的OL孙海璇带苍浩来的。

说起来,苍浩已经很久没联系孙海璇了,两个人有过一段露水姻缘之后就各自散去,没有工作方面的联系也就不再联系。

性这玩意儿就像吃饭一样,属于生活必需品,尤其是在这座大城市里,男女之间往往不是那么保守,经常是有性无爱。

双方只要看得对眼就在一起,然后好聚好散,苍浩和孙海璇都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对方在一起,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