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我早把你忘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荀海璐,张嘴来了一句:“我早把你忘了!”

一段时间不见,荀海璐变化实在是太大,不仅人变黑了,更重要的是看起来非常健康。

过去的荀海璐,漂亮倒是漂亮,但忙着拍戏和各种应酬活动,生活没有规律,再加上总吃一些不健康的食品,所以看起来气色不佳。

如今的荀海璐脱胎换骨,虽然皮肤没有过去那么细嫩,看着却很是阳光健康。

“你忘了我,可我没忘了你……”如今的荀海璐也没有过去的明星架子,对苍浩的态度满不在意:“毕竟你才是这里的主人!”

“我说,你怎么还赖在我家里……”苍浩大步走进来,四下看了看,发现房间变得整洁了:“你为什么不回自己家?”

“因为我在这里住的已经习惯了。”荀海璐倒好像是这里的主人,进了起居室之后,指了指沙发:“坐!”

“你倒是习惯了,我可不习惯。”苍浩一摊双手:“家里住着一个过气的明星让我很不习惯!”

“反正你也不怎么回家。”荀海璐果然变得有涵养了,对苍浩的态度不以为意:“临时让我借住呗,反正我给你收拾屋子,还能给你房租!”

又仔细看了看房间里,确实干净了不少,这让苍浩很惊讶:“你雇钟点工了?”

“我自己收拾。”荀海璐撇了撇嘴:“拍戏收工后,没什么事就收拾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荀海璐正说着话,突然“哎呦”了一声,随后伸手揉了揉后腰。

苍浩懒洋洋的问:“你怎么了?”

荀海璐叹了一口气:“昨天受了一点小伤……”

“收拾屋子受伤了?”

“当然不是。”荀海璐瞪了苍浩一眼:“昨天有一场打戏,威亚没弄好,我摔下来了。”

“这么不小心。”苍浩有点同情起荀海璐了:“你没事吧?”

“拍戏吗,受点伤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荀海璐满不在乎的道:“我都已经习惯了。”

苍浩听到这话才注意到,荀海璐的身上有不少伤痕,有的是擦伤,有的是瘀伤,都被她用粉底很仔细的遮盖住了。

之前姚军辉提起过,荀海璐拍摄《黑暗行者》吃了不少苦头,苍浩当时没怎么往心里去。

今天看到荀海璐本人,苍浩才明确意识到,这些日子荀海璐确实过得不太舒服。

苍浩摸出一根烟点上:“车海军很难为你吧……”

“这个还用说吗。”荀海璐轻轻笑了笑:“但这是我重回演艺圈最好的机会,不管他怎么刁难,我都必须坚持下来,不能半途而废。”

苍浩嘉许的点了点头:“你有这份决心就好。”

“跟你说这些也没用。”荀海璐叹了一口气:“反正你也就是个小员工,帮不上什么忙。”

苍浩更加同情荀海璐了,主动提出:“不如……我帮你联系一下苍总吧,让他出来帮你说几句话。”

荀海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果苍总跟车海军打个招呼,车海军倒是不敢再难为我……”

苍浩马上就要掏手机:“我这就打电话。”

“还是算了吧。”荀海璐笑着摇了摇头:“这些日子,我也想过了,我有海天一姐的地位,固然我演技是不错的,不过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海天集团是我舅舅的生意。如今,我舅舅把集团转让给了曹志鸿,没人罩着我了,对我来说必须开始二次创业……”

苍浩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需要靠自己了。”荀海璐非常认真的道:“靠人人跑,靠山山倒,只有自己最可靠!”

苍浩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错。”

“我可以再找个靠山,苍总也好,或者其他人也罢,可那又怎么样?”荀海璐苦笑两声:“他们总有一天不能再罩着我,难道到时我要三次创业吗,所以我一定要靠自己。”

“陈顺章听到你的话会失望的。”

“我很感谢他专门为我成立了演艺经纪公司。”荀海璐点上一根女士香烟,刚抽了一口,就咳嗽几声:“这事我重回演艺圈必须的一步,他为了搭建了桥梁,但也就到此为止吧,我不需要他为我做更多。”

“你应该知道他对你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荀海璐毫不犹豫的道:“可我们两个不适合。”

苍浩一挑眉头:“你确定?”

“当然确定。”荀海璐非常认真的道:“我不喜欢他,这是原因之一,还有原因之二……”

“什么?”

“他们那个圈子太复杂。”荀海璐抽了一口烟,然后继续说道:“他是官二代,你也知道,是红青会的人。红青会原本有四公子,除了他还有韩东伟、沈粲和顾廷玉。韩东伟被处死刑,沈粲因为人口走私案也背叛了重刑。那个顾廷玉倒算是聪明,看出来红青会大势已去,前些日子移民去了欧洲。”

“略有耳闻。”

“这些年来,这帮二代高调横行,垄断了各种资源,每天什么都不干都有天量的利益入账,民愤非常大。”顿了顿,荀海璐继续说道:“韩东伟和沈粲的家里都是有些能力的,为什么会被绳之以法,很大程度上也是高层把他们推出来平息民愤。这个所谓的红青会,甚至都岌岌可危,顾廷玉很聪明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惜,陈顺章不够聪明,不知道自己的地位非常微妙。”

“继续说。”

“陈顺章这个人不错,虽然是二代,可人家没什么恶行。”叹了一口气,荀海璐又道:“但是,为了民意考虑,他和背后的红青会,不是没有可能被祭旗。而他们之所以被祭旗,只因为他们家庭背景还是特别的强横,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贵族。真正要是说政治根基,至少得三代为官才行,他们的根基还是太浅了。”

“说得对。”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红青会的其他人我不了解,单说所谓的四公子,有的家里属于屌丝逆袭,有的则是两代为官。这两年落马的蠹役,基本上都是这一类,那些三代以上为官的,家中有开国元老的,基本上都安然无恙。”

“先不说这个了。”荀海璐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陈顺章是一个好人,我希望好人能有好报。”

这一番谈话,让苍浩对荀海璐的评价,又上了一个台阶。

荀海璐不仅成熟,也更加有远见了,至少刚才对红青会的判断,不是一般人能够遇见到的。

说红青会,陈顺章到,门铃响起,陈顺章来了。

苍浩打开门,陈顺章看到苍浩就是一愣:“你怎么在这?”

苍浩黑着脸提醒道:“这是我家!”

“哦,对了,我忘了……”陈顺章轻哼一声:“苍……”

苍浩打断了陈顺章:“你忘了我姓罗?”

“罗霸道吗,我忘了这是你家。”陈顺章继续配合苍浩冒充别人,大步走进起居室,跟荀海璐打了一个招呼:“今天怎么样?”

“还好。”

“我听说,车海军给你安排了不少动作戏,而且不给用替身?”陈顺章恨恨不已的道:“我看我有必要跟他好好谈谈了!”

“没这个必要。”荀海璐急忙道:“车海军摆明是在考验我,那么我就更不能怯阵,一定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璐璐我挺你。”陈顺章一挑大拇指,又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全力支持。”

“陈先生啊……”荀海璐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你为我做了很多,我非常感谢,但是……”

陈顺章急忙问:“怎么了?”

“也就到此为止吧。”荀海璐叹了一口气:“我实在不想欠你太多。”

“没关系,我不用你还的。”

“可是……”

“没有可是。”陈顺章很聪明,知道荀海璐接下来要拒绝自己的追求,而他不愿意给荀海璐这个机会:“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顺章站起身往外走去,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问苍浩:“你今天住哪?”

苍浩反问:“关你什么事?”

“你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吧。”

“这是我家,你还让我回哪?”

“你这段时间不是没回来吗。”陈顺章干笑两声:“原来你住在哪,就回去继续住呗。”

“我觉得你挺可怜的。”苍浩往前走了几步,压低了声音,确定荀海璐听不见,这才继续道:“荀海璐刚才摆明了是要拒绝你,你不想听下去,这才告辞。”

“你……”陈顺章脸色黑了下来:“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苍浩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你总是这么单方面付出,挺不值得的。”

“这是爱情,你不懂。”陈顺章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样子有点悲伤。

他不愿正视这个问题,不再跟苍浩说什么,索性快步离开了。

苍浩正要关上门,从外面又进来一个人,已经一把岁数了,偏偏穿着一件花格衬衫,样子就像刚从夏威夷回来。

苍浩差点给他戴上一个花圈:“你谁啊?”

“我是谁你都不知道?”来人是荀柏松:“我是璐璐的父亲!”

苍浩马上认出来了:“哦,是你啊,伯父,你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