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面膜品牌戴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持人满怀深情的告诉大家,四十年前,英伦前王妃戴安娜,也就是那位以容颜冠绝于世的美女,认识了一位著名化学家桃安娜。

这位女化学家有多优秀呢,曾经荣膺两次诺贝尔化学奖。

苍浩隐约记得,在诺贝尔奖一百多年的历史当中,曾经有幸两次得奖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具体到女性,更是只有一位,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居里夫人。

那么这位桃安娜又是哪来的?

哪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安娜交情非常好。

桃安娜为了表达友谊,专门为戴爱娜研制出了这款面膜,专供王妃一个人使用。

多年来,戴安娜王妃的姿容如此迷人,就是靠着这种面膜的功效。

1997年,戴安娜因为车祸死于巴黎,桃安娜为了纪念戴爱娜,能够把爱与美延续下去,于是决定把配方交给有资质的企业生产,造福全球爱美人士。

于是,在1998年,香港潮男公司从众多竞标者当中脱颖而出,购得了配方的一百年使用权。

也就是成交之后第二年,桃安娜因为思念好友,追随戴安娜而去。

由于这个配方的价值是天价,所以潮男公司把配方隐藏在世界某个角落里,并请了一千多名雇佣兵看守,严防泄露。

潮男公司为了纪念两个安娜,把这种面膜命名为“戴桃”,作为潮男品牌下属的一个子品牌。

今天,戴桃品牌终于进入大陆市场,主持人用非常激动的声音问道:“大家高兴吗?”

台下发出一片厉吼:“高兴!”

苍浩非常感慨,神马宋双上校,神马红色高棉,都不如眼前这个潮男品牌,因为这品牌竟然敢把牛皮吹的如此清新脱俗。

往周围看了一眼,苍浩发现参加这个研讨会的,大多数都是中老年妇女,可能这也是荀柏松热衷来此的原因之一,做不成微商至少还能找机会搞个破鞋。

说起来,这帮中老年妇女不去跳广场舞,而是来做微商,倒也是功德一件。

至少,他们不再骚扰广场周围的居民,只是一心祸害自己的亲戚朋友。

那么如果不慎成为某个微商大妈的亲戚朋友该怎么办?

就只能怪自己祖上没积德了!

苍浩更加觉得这个面膜太神奇,两个英国女人研究出来的东西,用的竟然是华夏雪域高原的中草药,如果主持人这会儿再引用几句《黄帝内经》那就更绝了。

更有趣的是品牌名字,说的稍微快点就变成“戴套”,话说,主持人拿出一张面膜展示了一下,看样子还真是弹性极佳,可以兼做避|孕|套用。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用使用过的避|孕|套加工而成的。

笨想也能知道这事有多么扯淡,但在场的大妈们却不这样想,情绪完全被调动起来,现场到处都是欢呼声。

居里夫人因核辐射罹患重病,在场这帮人明显也是受过核辐射,大脑畸形了。

苍浩觉得正在被洗脑,自己不是那个曾经挽救了世界的一代兵王,而是跟在场这些大妈一样仅只是煞笔。

主持人又喊道:“今天,为了给大家助兴,我们请来了一位著名歌星,他的代表作有《从头再来》、《好汉歌》……大家猜猜他是谁?”

台下发出齐声高喊:“刘欢!”

苍浩彻底震惊了,一代歌王竟然会跑到这一个鸡不下蛋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给微商团队唱歌。

马上的,音乐响起,刘欢特有的那种发颤的鼻音响起:“大河向东流呀,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呀……”

一个人走了出来,装束跟刘欢平常上台的样子完全一样,体型也差不太多。

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没有扎成马尾,而是披散开来,差不多把整张脸全都挡住。

也就是说,这位刘欢是从头发缝隙往外看世界,这让苍浩有点担心他会摔跟头。

苍浩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刘欢最近财务状况不太乐观,为了几千块钱的劳务费,走个穴也是正常的。

很显然,刘欢在中老年妇女中拥有广大粉丝,很多中老年妇女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身体几乎瘫在了椅子上。

饶是如此,她们还是跟着节奏,跟着刘欢一起歌唱,那样子有点像是来高|潮了。

一曲《好汉歌》唱罢,刘欢头也不回就回了后台,跟台下的粉丝们一句交流都没有。

主此人回到台上,用非常激动的语调说道:“今天,我们还请来了一位重量级嘉宾,为大家加油鼓劲。他,号称大陆最内向的喜剧演员,当年饰演的彪哥给人印象深刻,后来又出演了《私人订制》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喜剧,大家猜猜他是谁?”

又是一片欢呼声:“范伟!”

苍浩不只是震惊,更是有些恶心。

印象里,范伟是个很有节操的艺人,当年跟山本赵一郎混出了名气,后来又果断的跟山本赵一郎说“再见”。

大家都知道,山本赵一郎虽然是唱二人转出身的,但人家搞多种化经营,不止会演小品,还搞过万里大造林、蚁力神。

后面这两样东西不知道把多少人骗得倾家荡产,后来山本赵一郎遭遇事业危机,范伟能够独善其身,也是因为跟这些事没扯上关系。

可惜,人是会变的,范伟既没去种树,也没骗别人吃蚂蚁,竟然开始卖面膜了。

台上走上来一个人,利落的短发,穿着一身中山装,脑袋大,脖子粗,没错,确实很像范伟,说起话来也是范伟特有的那种闷声闷气。

可又好像哪里不对劲,苍浩仔细辨认了一番,最后发现这特么不就是刚才的刘欢吗。

摘了眼镜,摘了假发套,换上一身衣服,刘欢变范伟,就算是中国达人秀也不敢这么玩。

这个冒牌范伟开始嘚吧嘚,无外乎是灌输各种心灵鸡汤。

在座的人有的是涉世不深的大学生, 有的是渴望二次创业的下岗工人,更多的是居家的中老年妇女,为什么你们的同龄人有的开豪车住豪宅,为什么你们生活的如此悲催,原因就是你们不够努力。

现在机会来了,加入潮男公司,代理戴桃面膜,这就是你们扭转自己人生命运的开始。

刘欢变身成范伟之后,有点话痨,一个人嘚吧了半个多小时,最后鞠躬退场。

那位在东北唱黄|色二人转的主持人又上台了,这一次开始煽情,告诉大家一个据说很真实的案例:有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做了微商代理戴桃面膜之后,第一年赚了五十万,第二年五百万,第三年就是五千万。

如今,这个女大学生给全家都买了法拉利,全华夏只要有风景的地方,就有她的度假别墅。

这个故事激励了荀柏松,嘴里一个劲地念叨:“我也能行!一定能行!”

苍浩有点担心荀柏松背过气去:“伯父,你悠着点,带速效救心丸了吗?”

“一张面膜十块钱,我花三万块买了三千张,已经是金牌代理了。”荀柏松好像没听到苍浩的话,自顾自的说道:“你是我的下线,我二十块一张卖给你,你赶紧准备六万块钱吧。”

“卖给我?”

“对啊。”荀柏松很认真的点点头:“然后你再找下线,三十块一张卖给他,转手就能赚上三万块。”

“原来这就是你让我加入微商的目的。”

“对啊。”荀柏松倒是很诚实:“老弟,你别怪我加价,毕竟我才是一级代理,你作为我下面的二级代理,按规定我就要加价十块钱。”

苍浩叹了一口气:“回头再说。”

“你到底有没有钱?”

苍浩不再出声了,不管荀柏松说什么。

很快的,主持人的话也说完了,估计可能是早晨打过鸡血,这会儿也消耗干净了。

整场研讨会就此结束,大家哪来的回哪去。

苍浩摸了摸肚皮:“不管饭吗?”

荀柏松正被发财的期望激励着,哪里顾得上吃饭:“咱俩先回广厦,下午还有一个重要客人……”

“什么客人?”苍浩一脸愁容:“这会是卖面膜的,还是卖什么神皂的?”

“这次不是微商。”荀柏松神秘兮兮的一笑:“这一次可绝对是大人物,是广厦地产界的扛把子!”

“扛把子?谁啊?”苍浩有点好奇,广厦地产圈的人没有自己不认识的,难不成荀柏松要给自己引荐冒牌的“苍总”。

“去了你就知道了。”荀柏松上下打量着苍浩:“我知道,让你给我做二级代理,你肯定是不乐意的。但这也没办法,毕竟我第一个加入潮男公司,既然你是我介绍来的,让你做一级代理公司也不答应。我从你这赚了三万块钱,你可能心里不舒服,不过没关系的,伯父这人办事很讲究,另外给你一条发财的道儿。”

“什么道儿?”

“这个人需要采购大批器材,我让你出去买,然后报价给我,我再给他报价。你中间可以留个利润空间……”荀柏松嘿嘿一笑:“明白我的意思吧?”

苍浩大致猜到荀柏松要见的人是谁了:“明白了。”

回到广厦之后,荀柏松直接把苍浩带去了一间高档酒店,进了包房之后,荀柏松让苍浩坐下来,自己跑出去打电话。

也不知道他打了多少个电话,过了半个小时才回来,告诉苍浩:“那一位要等会才到。”

苍浩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哦。”

“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什么钱?”

荀柏松有点急了:“那六万块呀!”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买面膜?”

“你……”荀柏松更急:“你不买面膜,我带你去参加研讨会干什么?”

“那算什么研讨会?”苍浩一摊双手:“冒牌的刘欢,冒牌的范伟,说说唱唱的,要多LOW有多LOW,讲真,东北唱二人转搞的都比你们敬业!”

“让你这么一说,那两位好像还真不是本人……”摇了摇头,荀柏松火冒三丈的道:“不管怎么说,你既然已经去了,你就已经是团队的一员……”

“你们是贼船呀?”

“难道你想不认账?”

“我就算不认账又能怎么样?”苍浩嘿嘿一笑:“伯父,我是骗你财骗你色了,我认不认账对你都没有任何影响。”

“可我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你这句话还真说对了。”苍浩打断了荀柏松的话:“这年头能上这种当的人确实不太多。”

“怎么就是上当呢?”

“面膜这玩意儿技术含量最低,精华液加上无纺布,成本不超过两元,卖给你十元已经是五倍的利润了。刚才那位主持人展示的面膜,没有生产日期没有生产厂家也没有保质期,完全就是三无产品。然后编了一个童话故事忽悠大家,什么戴安娜桃安娜的,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有多离谱。”顿了一下,苍浩又道:“微商,是指通过微信朋友圈之类的交友工具出售产品,可以节省仓储和运输成本,因而产品价格低。但这种所谓的微商只是传销的变体,最大特点是销售者本身还是消费者。”

“那又怎么样?”荀柏松理直气壮的道:“能赚到钱就行呗!”

“问题是根本赚不到。”苍浩给荀柏松算起了细账:“一个女人,也就三两天做一次面膜,一个月顶多消费十张。我问一下,你能有多少女性朋友,一百个够多不够多。就算是所有女性朋友都在你这买面膜,一个月销量也只有一千张,你要用三个月才能清空库存。这前提还得是这面膜确实管用,人家用过之后还会继续买,而且用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副作用,如果出现过敏之类跟你打官司你还得赔人家。”

荀柏松一时无语:“这个吗……”

“如果你能长期销售下去,一个月赚个万八千块钱,糊口倒是也够了,但这是一种过度理想化的状态,现实当中根本做不到,而且更不可能发财。”苍浩摇了摇头:“你看研讨会上展示的成功案例,什么月销量几十万箱,一个月赚几百万什么的,谁敢保证是真的,那些转账截图都是可以用软件生成的。干这一行,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下线,加价卖给他,再让下线继续加价给下下线。其实到底有没有面膜都不重要了,只要有这么一个概念,就可以常年玩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