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这坑女的老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荀柏松知道苍浩说得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就像击鼓传花,最后总有传不下去的时候,一大堆面膜砸在了某个倒霉蛋的手里。”苍浩拍了拍荀柏松的肩膀:“这种事还是别参与了。”

荀柏松贼心不死:“既然是击鼓传花吗,最后还不知道落在谁的手里,咱们作为第一批加入者还是可以赚一票的。”

“正因为是击鼓传花,你不知道最后会落在谁手里,很有可能是你自己。”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这里就是最后一棒!”

“你……不买?”

“我都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儿了,要是还花钱去买,脑子得进多少水!”苍浩笑呵呵的道:“伯父,你自己也知道,靠着零售这些面膜根本卖不出去,所以你才把我叫来参加培训让我当下线。可我是真不想上当,而且我相信能上当的人也不太多,就算我买下来了你让我接下来卖给谁?”

“艹!”荀柏松恨恨不已的骂了一声:“挣点钱怎么这么难!”

“伯父,我好心劝你一句,你也退出来吧。”

“可我都答应人家了!”

“钱给了吗?”

荀柏松摇摇头:“还没有。”

“只要钱还在你手里,你就说了算。”苍浩直截了当的告诉荀柏松:“他们那些狗皮面膜,愿意卖给谁就卖给谁,你不是答应买三万块的吗,反悔了,不要了,他们能怎么样!”

“大家都是朋友……”

“真朋友不会拉你去干传销。”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手机上,微信上,你给他们全都拉到黑名单里,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这就得了!”

“也只有这样了……”荀柏松见苍浩无论如何不肯上当,也不再多说什么,招呼服务员:“搬一箱啤酒。”

啤酒拿来,荀柏松打开两瓶,给苍浩倒了满满一大杯:“不管怎么说,生意不成仁义在,咱们爷两个认识也算是有缘,干一个!”

听到荀柏松说着话,苍浩就知道,这老东西有寻思出新路子了,还是要变着法让自己上当。

苍浩倒是无所谓,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荀柏松举着杯子有点吃惊,没想到苍浩酒量这么好,这一杯酒太大了,喝下去也不是,放下来又不好意思。

苍浩指了指荀柏松的杯子:“伯父,该你了!”

荀柏松一咬牙,索性也是一饮而尽,只不过有不少酒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伯父是真没办法……”荀柏松放下杯子,擦了擦嘴:“你也知道,璐璐的事业遭遇波折,我这当父亲的总要为他分担点,所以这才寻思着在外面搞点什么生意。”

苍浩讥讽的笑了笑:“听荀海璐说,你一直都在外面折腾,而且一直都把本金给折腾进去了。”

“我运气不好,有啥办法呢。”荀柏松不主的摇头:“璐璐要是不能赚钱了,还不是得我养着她,可我越来越老,能力有限……”

苍浩略有点惊讶,没想到荀柏松变得这么有良心:“你真这么想?”

“当然了。”荀柏松很认真的道:“其实,解决当前困境还有一个办法,可是璐璐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

“你该不会说让荀海璐答应陈顺章的追求吧。”

“小伙子,我喜欢你,够聪明。”荀柏松一挑大拇指:“陈顺章这年轻人,我也观察有段时间了,人品好、长得帅、有才干……”

苍浩嘿嘿一笑:“重要的应该是家世好吧!”

“那当然。”荀柏松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年头,没有物质基础,谈什么都白扯。只有爱情是不够的,面包更重要……可是璐璐这孩子就是不听话,总是把人家陈公子拒之门外。”

“她不喜欢陈顺章又有什么办法。”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荀柏松重重哼了一声:“只要能让璐璐过上好日子就行,感情这玩意儿是可以培养的,光靠着感情能当饭吃?”

苍浩觉得这老家伙可能是有什么主意了:“伯父你想怎样?”

荀柏松眼珠转了转:“不如……生米煮成熟饭。”

“陈顺章根本没机会。”

“咱们可以创造机会呀。”

“咱们?”苍浩对这个说法有点匪夷所思:“关我什么事!”

“我看出来了,璐璐还是挺信任你的……”荀柏松上下打量着苍浩,嘿嘿一笑:“不过,你要知道,你跟璐璐是不可能的。”

“这个不用你说。”苍浩很无所谓的道:“人家是大明星,我就是小屌丝,本来我也没打算攀高枝!”

“好,不错,有自知之明。”荀柏松嘉许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你就更应该帮我,事成之后我一定重重有赏!”

“让我怎么帮忙?”苍浩摇了摇头:“难不成,我告诉荀海璐你跟陈顺章上床吧,荀海璐就主动爬到床上劈开双腿?就算荀海璐信任我,但也没达到这个信任程度。”

苍浩如此调侃荀海璐,而荀柏松竟然一点不生气:“有药呀。”

“你打算对自己的女儿用药?”

“我这还不是为了她一生的幸福。”荀柏松怅然叹了一口气:“前几天,我一朋友从西班牙回来,带回来一种药……”

“西班牙苍蝇?”

“你知道?”

苍浩急忙摇头:“我不知道。”

“反正这种药挺不错,据说无色无味,女人吃下去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件事按说挺龌龊的,荀柏松偏偏一副义正词严,装的好像真是为了女儿好:“我看可以用这药促成好事!”

苍浩非常无奈:“给自己的女儿下**,你还是人吗?”

“我这是为了她好。”荀柏松很正经的道:“找个机会,让陈顺章留下来吃饭,然后把西班牙苍蝇放到荀海璐的酒杯里。最好给陈顺章也下上一点,不管对男人有用没用,让他们两个全都昏过去。”

“然后我把他们两个扒光了送进卧房?”

“你很聪明。”

苍浩差点被气乐了:“你就不怕我抢占先机?”

“你绝对不能这么干。”荀柏松一字一顿的道:“年轻人,要是想做大事,一定要管好自己肚脐下面三寸的地方。我告诉你,这是在撮合璐璐和陈公子,你不肯帮忙也就罢了,要是借机占了璐璐的便宜,别说我可不放过你。”

“你能怎么样?”

“我……报警!”

“你就不怕璐璐先报警,然后调查发现始作俑者是你?”

“这个吗……”荀柏松还真不在乎:“别忘了,陈公子是官二代,这种案子能摆平的。”

“你确定陈公子愿意摆平?”

“他不摆平就得坐牢!”

“错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这事儿如果真闹大了,坐牢的不是他,因为他也是上当了,倒霉的是你!”

“他怎么舍得让我坐牢?”荀柏松急忙道:“我这可是为了他俩好。”

“天底下没有几个你这样的父亲。”苍浩冷冷一笑:“只这一条理由就足够了。”

“你什么意思?”荀柏松不耐烦的质问:“到底愿不愿意帮忙?”

在旧社会,似乎都是衙内看上贫家女试图霸占,弱小的父亲拼命保护自己的女儿。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如今是父亲主动把女儿送上门,如果衙门不愿意,他们甚至还强迫衙内睡自己的女儿。

荒唐的年代就有荒唐的事情,苍浩只想问一句:“这个J8社会到底怎么了?”

荀柏松又问了一句:“你到底行不行?”

“我行你麻痹!”苍浩抄起啤酒瓶,砸在荀柏松的脑袋上。

一声闷响,酒瓶撕碎开来,玻璃碎片混合着酒沫和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

荀柏松惨叫一声,苍浩并不停手,一脚射向荀柏松的小腹。

荀柏松本来坐在椅子上,身体推着椅子向后滑出好几米,重重撞在了墙上。

荀柏松惊恐的看着苍浩:“你……你敢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苍浩挽起袖子:“我今天打死你!”

“我跟你拼了!”荀柏松站起身向苍浩冲过来,这个老混子倒是有几分韧劲,浑然不顾头上正汩汩的冒着鲜血。

苍浩侧身让过荀柏松,冲着屁股来了一脚,结果荀柏松一头撞在另外一面墙上,鲜血在墙壁上形成了一个很漂亮的红色图案。

荀柏松惨叫一声,捂着脑袋上的伤口转过身,刚好苍浩走了过来。

苍浩抬手一记耳光抽在荀柏松的脸上,打得荀柏松毫无反抗之力。

随后,苍浩又是一记耳光,抽在荀柏松另外一边脸上。

荀柏松本来想反抗,却根本没这个能力,只有下意识的抬手护住自己的脸。

然而,苍浩的速度太快,不管荀柏松怎么遮挡,总是能找到角度把耳光抽过去。

一转眼,苍浩抽了十几记耳光,荀柏松整个脑袋肿得像猪头一样,连防御的能力都没有了。

苍浩终于停手,荀柏松捂着自己的脸,缓缓滑坐在地上:“你……你敢打我,这事儿没完!

“没完又能怎么样?”苍浩拿过餐巾,擦了擦手:“让陈顺章来报复我吧,这倒是个好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门打开,三个人走了进来。

荀柏松仿佛见到救星,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抱住一个人的大腿就哀嚎起来:“姚总呀,我让人给削了,你可要帮帮我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