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总有人送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德烈耶维奇也被吸引了:“继续说。”

“希特勒的家谱非常混乱,他的父亲叫阿洛伊斯,母亲叫西克尔格鲁勃。阿洛伊斯的父亲,也就是希特勒的祖父叫乔治.希德勒,阿洛伊斯是非婚生子女,一直跟母亲的姓。希德勒跟西克尔格鲁勃结婚的时候,根本没承认有阿洛伊斯这个儿子,估计临死的时候可能变得宽容了,才给阿洛伊斯留了一份遗产。而阿洛伊斯因此也改回父姓,不过拼写的时候做了点变动,发音成了希特勒。”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希特勒的父亲和祖父间的关系很奇怪,于是就有一种顺理成章的推测,阿洛伊斯不是他父亲亲生的。”

安德烈耶维奇非常奇怪:“这跟犹太人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苍浩抽了一口烟,接着说道:“有人调查过,发现西克尔格鲁勃是在维也纳当佣人的时候怀孕的,这就是说,希特勒的父亲是别人下的种,这位乔治.希德勒其实是喜当爹。这个推测有很多依据,希特勒的祖父只是一个普通磨坊工,死的时候竟然留下来了一些遗产,难免不让人怀疑是阿洛伊斯的亲生父亲补偿的。而西克尔格鲁勃当初是给犹太家庭打工,有一些资料显示正是姓罗斯柴尔德。而且,从其他公开资料看,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奥地利也确实有分支,老迈耶的次子萨洛蒙就是去了维也纳。”

安德烈耶维奇非常惊讶:“也就是说希特勒可能真的有四分之一犹太血统,而且……还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

“二战期间和之后,很多人都调查过这件事,出现很多版本的说法。哪一种说法都没有足够的证据,但其他人也没有足够的证据驳倒这些说法。”笑了笑,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无论如何,几十年来,各国官方的宣传中都不会提起这段秘辛。”

“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墨师叹了一口气:“如果希特勒真的有罗斯柴尔德血统,会令各个方面都很难堪,首先犹太民族被屠杀的性质就变了,他们无法继续声称自己是遭受种族迫害,因为最大的刽子手就是他们民族自己的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提起,让这段秘辛渐渐被淡忘掉。”

苍浩补充了一句:“据说,当年奥地利总理陶尔斐斯调查出了真相,因而被希特勒暗杀,相关资料随之散失。我觉得有这个可能,也许真相埋藏在世界上某个角落的地下室里,永远都无法重见天日。”

“虽然我听说过希特勒有犹太血统,不过……”黄彬焕目瞪口呆:“还真没听说跟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关系,如果这是真的,历史实在太搞笑了。”

“希特勒为什么仇视犹太人,这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至少当前还不能完全排除他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血统的可能性。”苍浩说着,又抽了一口烟:“这个家族确实是一个传奇,但不只是金融方面的,更包括人们熟知的历史背后隐藏的一些真相。”

“当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某个人没有管住自己的小兄弟,制造了一个叫阿洛伊斯的孽种。然后这个阿洛伊斯的儿子,屠戮了全世界几百万犹太人……”安德烈耶维奇不住的摇头:“这可真是报应!”

墨师对苍浩提出:“对了,你刚才说奥多前来是一箭双雕,除了让你帮忙对付宋双上校,应该还有一个目的吧?”

“借口对我提供帮助,共同搞一个项目出来,这也是要介入大陆市场……”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起来:“多年来,罗斯柴尔德家族没在华夏现身,只是有些许周边力量进来了。如果他们借这个机会搭上我这根线,作为进入大陆市场的开端,也是情理之中的。”

“你难道要答应?”黄彬焕急忙道:“这帮犹太人太贪婪了,很难说搞什么鬼!”

“没错,犹太人贪婪,可有谁是不贪婪的?”苍浩讥讽的笑了:“垄断行业的那些国企难道不贪婪吗?国际原油跌成这个样子,他们只是把油价往下调了不多,然后马上通过政府部门加税,把下调的差价找补回来。等到原油价格回升,减税吗?退税吗?都不!别国百姓因为油价下跌收益了,我们反而还倒霉了,这还仅仅是一个例子,他们哪一点比罗斯柴尔德家族更仁慈?”

黄彬焕无奈的点点头:“也对……”

“再举一个例子,2005年吉林化工厂大爆炸,污染物进入了松花江。吉化及其母公司中石化信誓旦旦的说,爆炸产生的只是水和二氧化碳,绝对没有污染环境,麻痹你家爆炸真特么环保。松花江下游冰城有着几百万人口,幸亏冰城地方政府发现及时,及时切断了自来水供应。但万一当时没有及时发现,这可是几百万条人命,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拒绝承担任何责任,这相当于发动一场屠杀。直到谎言被戳穿,国有企业还是没承担责任,跟没事儿一样。”苍浩又是冷冷一笑:“宋双上校用丧尸剂污染水源,全世界都在骂他,国企跟宋双上校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主动一个被动而已。”

黄彬焕无语了:“这个吗……确实混蛋。”

“有一位很伟大的思想家曾经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句话实在太对了,资本这玩意儿背负着许多原罪,不管是洋人资本还是华夏资本都一个德性。”耸耸肩膀,苍浩满不在意的道:“我们努力让资本干一些好事,但如果有谁以为华夏人自己的资本会很善良,那只能说他的脑子进的水足够养鲸鱼了!”

“我很赞同苍浩的观点。”墨师点了点头:“不管犹太人,还是火星人,如果跟他们的合作能够产生共赢,让我们收获足够多的利润,就没有理由拒之门外,否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黄彬焕还是有些顾虑:“可这合作有点危险吧?”

“确实有一定危险性,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懂什么是金融,这个市场的规则本来就是人家建立的,我们是在人家的规则之内跟人家争取利益。”苍浩说着,翻阅了一下奥多的计划书,刚看了没几页,更加佩服这个家族了。

暂时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算是盟友,很难说以后是不是会翻脸成敌,但人家的优点总归要学习的。

奥多在拜访苍浩之前做足了准备功课,从曹氏集团当前的股权结构,到曹氏金融的运营状况,全部了若指掌。

当然,大多数是依据公开资料,不过坊间的一些小道消息也被列入,而且只要列入的还都是非常靠谱的。

比如说,计划里明确提出发展互联网金融,奥多在苍浩面前也提起过这事。

事实上,曹志鸿到目前为止没对集团下一步发展做出任何公开表态,发展互联网金融仅只是苍浩的推测和分析,很显然,奥多跟苍浩想到一起去了。

计划书最主要的内容,还是针对曹氏金融的现状,作出了一揽子规划。

奥多明确提出双方合作模式,他将专门设立一个离岸公司,带领曹氏金融一步步由浅入深,进入互联网金融这个领域。

应该说,奥多给出的条件非常优厚,用意也是很明显的,用这种优厚条件促使苍浩消灭宋双上校。

也就是说,罗斯柴尔德家族打着这样的算盘,不用直接出钱就能达到目的,同时还打开了华夏市场。

“奥多确实比龙德布洛克更会做生意。”苍浩嘿嘿一笑:“可我倒更佩服宋双上校了!”

黄彬焕不解:“为什么?”

“宋双上校的树敌面远远超过老雷泽诺夫,从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到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有人都想让他死。”苍浩说着,缓缓摇了摇头:“然而,宋双上校仍然坚持战斗,这是真正的理想主义战士。有的时候我会设想,如果把自己放到宋双上校的位子上,是不是同样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

黄彬焕急忙问:“然后呢?”

“然后我觉得自己不可能跟宋双上校比肩。”顿了一下,苍浩很认真的道:“有那么多钻石,还扯啥没用的,在世界各地修几处行宫,然后带着一帮美女逍遥快活,这日子不比韦爵爷更爽更美!”

就在这个时候,阿芙罗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真有出息!”

“那当然……”苍浩转过头来,看到阿芙罗拉就是一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阿芙罗拉淡淡的问道:“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你回来。”苍浩急忙道:“我是以为你跟契卡伞兵在一起。”

“他们有自己的营地,暂时那边没什么事,我就回来了。”

苍浩试探着问:“他们在哪?”

阿芙罗拉神秘兮兮的一笑:“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随便问问。”

“你也知道,契卡是犯罪组织,被俄美两国通缉,我必须保证自己和手下的安全。”

“我理解。”苍浩点了点头:“这一次JPZ行动,格里菲斯没打你的主意,倒是去抓林冰华了,这说明一些事,至少M国已经不是太认真对付你了。”

“但愿如此吧。”阿芙罗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觉得我回来太突兀,也没什么,反正这两天我还得走。”

“我就不问你去什么地方了。”

“问了我也不会说……”阿芙罗拉看了看周围,突然想起一个人:“塔娜在哪?”

苍浩好奇的问:“你找她有事?”

阿芙罗拉摇了摇头:“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感觉好像有些日子没看见她了。”

黄彬焕告诉阿芙罗拉:“维多利亚的秘密那边又有品牌活动,把塔娜叫去M国走T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阿芙罗拉质问黄彬焕:“你很想她?”

“是啊。”黄彬焕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塔娜在的时候,伙食就好,她一走,质量就下来了……”

安德烈耶维奇跟着不住的感慨:“塔娜这个女人真不错,上得T台,下得厨房……简直就是男人心中的完美情人!

大家越是夸赞塔娜,阿芙罗拉的脸色就越是不美丽,苍浩眼见阿芙罗拉要暴走,急忙打岔:“先不说这些了……我现在都有点佩服自己了,总有人送钱,财神高照。”

墨师问了一句:“龙德布洛克还是罗斯柴尔德。”

“当然是龙德布洛克。”苍浩拿出支票晃了晃:“有了这笔钱,莫安镇基地就可以加快建设了,我要生产更多的装备!”

苍浩为这笔钱感到得意的同时,还有一个人更加得意,简直美得鼻涕冒泡。

李洪有给曹氏地产设计的环境心理学方案很受井悦然欣赏,工程项目因而顺利推进,李洪有个人也赚了不少钱。

这段时间,李洪有忙着曹氏地产这边,在心理诊所那边总是请假。

很奇怪,老板李伟新一反常态,根本不管李洪有的考勤,结果诊所那边大半时间都是荒废着。

今天,李洪有没什么事,就回诊所上班了,刚穿上白大褂,李伟新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小李呀,最近挺忙吗啊,总是请假啊。”

“是啊。”李洪有懒洋洋的道:“外面的事情多了一点。”

“能不能知道是什么事?”

“家里的私事。”

“不对吧。”李伟新冷笑打量着李洪有:“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洪有满不在乎的问:“你知道什么?”

“你在给曹氏地产做顾问,设计评估方案,对不对?”

李洪有承认了:“对。”

“但你是利用工作时间。”

“我不是请假了吗,你扣我薪水就是。”李洪有依然满不在乎:“无所谓。”

“我知道,你给曹氏地产工作,赚了不少钱,如今不把我给的这点薪水放在眼里了。”李伟新笑意更盛:“但事情可没这么简单!”

李洪有略略一惊:“有多复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