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别惹我女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洪有说罢,向井悦然投去殷切的目光,那意思是只要井悦然答应自己的追求,自己就可以放过苍浩。

李洪有自以为占有优势,不过警察接下来的话,打碎了李洪有的幻想:“拘留恐怕做不到。”

李洪有不解:“为什么?”

警察回答李洪有道:“因为苍浩跟你的肢体冲突并不严重,你连外表伤都没有,这个根本不够拘留的。”

“这怎么可能!”李洪有火冒三丈:“我现在浑身疼得厉害,头一个劲的发晕……哎呀,不行了,我要晕倒了!”

这一次,李洪有还真没说谎,苍浩下手虽然非常重,却不留外伤。

至于内伤是什么样,得检查过之后才知道,而负责处理的警官没有能力和资格进行这种医学检查:“如果你认为自己受了伤,那就只能去公安医院验伤了,然后我们才能根据情况决定处理意见。反正就当前的情况看,如果互相打一拳推搡几下都要拘留,那么这个城市到处都得是拘留所,否则根本不够用。”

李洪有急忙问:“验伤需要多久?”

警察淡淡然的道:“这个很难说,可能几个小时,也可能几天。”

“那验伤期间,苍浩怎么办?”

“回家该干什么干什么。”警察笑了笑:“没有任何证据,只能让人家回家,难不成还限制人身自由吗,那我们可就犯错了。”

李洪有捂着脑袋问道:“那我如果被验出伤,证明足够拘留,你们怎么做?”

“我们再把当事人抓回来。”

“那怎么行!”李洪有气势汹汹的道:“万一借这个机会,苍浩跑了怎么办?”

“你有病吧?”苍浩忍不住笑了起来:“就你这点事,我至于跑路吗,就算赔你点钱,够我买张机票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的手机响了起来,暂时离开询问室去接电话。

几分钟后,警察回来,叹了一口气对李洪有说道:“我们不认识你,也不认识苍浩,整件事情都是秉公处理。问题是,你跟苍浩之间这点事实在是太轻微了,说到底不过就是他打了你两拳,没有任何法律法规针对这种行为进行惩治,在我们派出所这个角度上来说实在没办法处理苍浩。”

李洪有傻住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在这里帮你们调节一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警察撇了撇嘴,告诉李洪有:“唯一的办法就是到法院提起诉讼,让苍浩对你进行民事赔偿,不过这就是另外一条线上的事情了,跟我们派出所无关。”

“我不接受……”李洪有嘴上这么说,态度却不是很坚决。

警察看了一眼苍浩,对李洪有说了一句:“你出来一下。”

李洪有跟着警察来到询问室外面,不解的问:“什么事?”

“我刚才在屋里说了,这事我们没办法处理,而且现在曹氏地产派人过来了,要求追究你的责任。”

“我什么责任?”李洪有愤愤不已的道:“我才是受害者!”

“我没说你不是。”警察一字一顿的道:“但曹氏地产要求追究你搅扰办公秩序,你不是公司员工,未收到邀请,闯进人家高管的办公室,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李洪有傻傻的摇了摇头:“不明白!”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真去法院起诉苍浩,曹氏地产也会反过来起诉你,然后就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官司。就算这场官司最后你赢了,在打官司过程中,诉讼费用和律师费用也会把你拖到破产……”摇了摇头,警察又道:“你可别忘了,苍浩是曹氏金融的高管,整个曹氏集团都会站在他这一边,你觉得就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对抗这么大的企业集团?”

李洪有一时无语:“我……”

“我只是好心劝你几句,你可以不听,反正这事怎么处理都与我无关,我只是履行工作程序。”警察满不在意的道:“你看着办。”

“你……打算怎么调节?”

“让他赔你医药费!”

李洪有思忖良久,最终同意了:“好吧。”

“这就对了……”警察很无所谓的笑了笑:“多大点事呀,根本不至于闹到我们这来。”

刚才,警察对李洪有说,自己既不认识他也不认识苍浩,其实只是为接下来的话做铺垫。

就在苍浩被带到派出所的同时,曹氏地产的法务部这一边已经发动了人际关系,直接联系到了这个警察的上级。

警察在询问室接到的电话是上级打过来的,上级没说太多,只是要求妥善处理苍浩这一边。

事实上,这就是要袒护苍浩的意思,这个警察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警察处理过各种各样的纠纷,刚一到现场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也很反感李洪有这个人。

更重要的是,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以曹氏集团庞大的势力,想要摆平实在是太容易了,李洪有面对的是一场根本打不赢的战斗。

真正说起来,以事情本身而言,确实无法追究法律责任,但如果李洪有真去医院验伤,事情可就不好说了。

偏偏就是这个警察的几句话,让李洪有忘记了这件事,李洪有直接提出:“让他怎么赔偿我?”

“你说个数。”

“一万。”

“太多了吧。”警察摇了摇头:“我看五千差不多。”

李洪有咬牙同意了:“行!”

警察回到询问室,直接就对苍浩道:“这样吧,你赔偿李洪有五千元医药费,整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苍浩觉得这件事很搞笑,自己杀过那么多人都没有付出任何代价,今天只是因为打了一个无赖就被带到了派出所。

这笔钱花得实在是冤枉,不过苍浩的态度很轻松:“没问题。”

警察按照程序,让李洪有写一份和解书,然后在上面签字,跟着对苍浩道:“等你把赔偿款交给李洪有,这件事情就彻底结束了。”

苍浩身上没带钱,看了一眼井悦然,井悦然立即拿出一沓钞票,上面还封着银行的封条,应该刚好是一万元。

苍浩点出五千元,扔到李洪有面前。

看着井悦然掏钱给苍浩,这让李洪有扎心般的疼,他觉得坐在井悦然身边的人应该是自己。

警察把和解书收了起来:“没什么事了,你们都走吧。”

“当然要走。”苍浩冲着警察笑了笑,然后对李洪有说道:“刚才那五千是这一次的。”

李洪有一时没明白:“什么这一次那一次?”

苍浩把另外五千元狠狠摔在了李洪有的脸上:“这五千是下一次的,再敢骚扰我女朋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罢,苍浩拉着井悦然的手走了,井悦然连看都没看李洪有一眼。

这摞钱摔的太重了,李洪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既有生理上真正的疼痛,也有自尊上的疼痛。

然而,警察却好像什么都没看到,站起身来出去了。

李洪有觉得这件事不应该就这么算了,可自己已经签署了和解书,等于自己已经同意放弃进一步主张权利,就算去医院验伤也来不及了。

李洪有跌跌撞撞的离开派出所,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路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之前在街上遇到井悦然,李洪有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要发生改变了,从一个屌丝心理医生有成为高帅富的可能。

坐拥豪车豪宅,搂着井悦然这样的美女出入,李洪有无数次从睡梦中笑醒。

然而,现实无情的把李洪有打回原形,甚至还要更惨。

井悦然对他根本没有半点兴趣,曹氏地产也没有给他一份工作,反倒是他原本的工作都没了。

如果不是从曹氏地产拿到了一笔咨询费,如今李洪有连吃饭都是问题。

一时间,李洪有万念俱灰,连死的心都有。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考斯特缓缓停在他的身前,车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招呼了一声:“上车。”

李洪有根本不认识这个中年男人,反正神差鬼使的就上去了:“你是谁?”

车子很快开了起来,中年男人打量了一番李洪有,呵呵一笑:“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中年男人又是呵呵一笑:“很久之前,有一个叫周大宇的人,跟有着相仿的命运。”

李洪有摇了摇头:“谁是周大宇?”

“周大宇是苍浩的同事,苍浩踩着周大宇往上爬,后来周大宇想要获得自己应得的东西,结果被苍浩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出了曹氏地产。”顿了顿,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周大宇变得一无所有,流落街头……”

“然后呢?”

“然后他发誓复仇。”

李洪有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他成功了吗?”

“不能说成功,但也不算是失败,至少有那么一度他给苍浩造成很大的麻烦。”

“这个人现在哪里?”

“死了。”

“啊?”李洪有傻住了:“怎么死的?”

“当然是被苍浩杀了。”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其实,你还算是幸运,能活着从派出所走出来,苍浩杀人可是从来不眨眼的。”

李洪有打了一个寒颤:“苍浩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你认识真正的他,甚至你还会见识到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中年男人缓缓说道:“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机会!”

李洪有急忙问:“那么怎么才能有这个机会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