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苍浩被贬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的不是这个,昨天,我用手机搜了一下,很多邻居都用了无线路由器,这个辐射实在太大。”沈先生直截了当提出:“我希望你出面让邻居把WIFI关了。”

“这恐怕做不到吧……”苍浩更傻了:“用WIFI是人家的权力,我们物业管不到的。”

沈先生有些不乐意了:“他在自家用当然行,但信号进我家就不行,这事不归物业管,难道归物流管?我太太要是因为辐射,胎儿有什么异样,我就告到你们物业公司破产!”

苍浩只能陪着笑:“要是我们破产了,那不更没人管?”

“总之,你尽快想办法解决,否则今年物业费不交了。” 沈先生丢下这句话,带着太太就走了。

苍浩注意到,那女孩腹部平平,不像怀孕的样子。

更让苍浩费解的是,据说这个沈先生平常不怎么回来住,也不知是不是家外有家,或者这女孩本就是外室,那么女孩又怎么怀孕的呢?

苍浩突然想起,他家隔壁邻居姓王,可能隔壁老王播的种。

刚送走了沈先生,外面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一瘸一拐的。

他长得非常瘦弱,弓腰驼背,就像一个特大号的虾米。

看到苍浩胸前挂着名牌,大虾米急忙问:“你是不是物业的?”

“对。”苍浩点点头:“有事吗?”

“你们管理得也太差了……”大虾米气呼呼的道:“广场上的地砖塌下去一块,我刚走上去就把脚给崴了,你们是不是得负责?”

苍浩狐疑的问:“你是我们小区居民吗?”

大虾米气呼呼的道:“当然是了。”

大虾米浑身透着一股穷酸气,根本不像是高档小区的居民,苍浩更加怀疑了:“你是哪栋那层的?”

“其实我是旁边都市馨园的……”大虾米依然理直气壮:“我来了你们小区,扭了脚,你们就得负责。”

“我们小区封闭式管理,你是怎么来我们小区的?”

大虾米轻哼一声:“这你管不着。”

物业公司管理的是高档小区,都市馨园建在旁边,却是回迁房,基本没有物业管理,而且建设也差。

都市馨园的居民经常找机会溜到这边来,不是在池子里钓鱼,就是在广场上跳舞,搞得物业公司非常头疼。

苍浩看了看周围无人,指了指旁边的房间,冲着大虾米笑了笑:“有话进办公室再说。”

大虾米以为能拿到补偿金,跟着苍浩进去了,熟料这里不是办公室,而是卫生间。

苍浩把门关上,兜头就是一拳,大虾米面门被打中,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苍浩并不停手,冲着大虾米的胸口又是一脚。

苍浩的进攻十分凶狠,大虾米躺倒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你……你敢打我,赔钱……”

“赔钱没问题。”苍浩从口袋里拿出厚厚一摞钞票,从中抽出十张:“一千块够不够?”

大虾米犹豫了一下:“两千!”

“没问题。”苍浩把两千块钱扔到了大虾米的身上:“这是这一次的。”

随后,苍浩又扔过去两千:“这是下一次的!”

“什么下一次?”

苍浩一拳捣在大虾米的太阳穴上:“你要是再敢来我们小区,别怪我把你打成脑残!”

说罢,苍浩离开了卫生间,多跟大虾米呆一秒钟都感觉厌恶。

由这个大虾米回想起刚才的沈先生,苍浩对这份新工作颇为头疼,刚上班竟然遇到这样的事。

说起来,苍浩倒是很想当他家隔壁老王的角色,小区里住的美女本来就不少,可惜没什么机会。

至于沈先生提出的这个要求,别说苍浩解决不了,曹操来了也不好使。

苍浩唯一的办法就是拖着,拖到沈先生有了外遇,或者隔壁老王现身,到时他们就顾不上WIFI,而是得讨论到底谁是谁的WIFE。

苍浩正准备回自己办公室,一个穿着深灰色职业装的女孩迎面走了过来,表情有点怪异的说道:“经理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物业公司这边有自己的总经理,所以苍浩只能当个副职,接受别人领导。

这个女孩则是经理秘书杨洁,平常都待在办公室里也不知道忙些什么,员工们很少能碰到她。

根据员工们私下议论,有时经过经理办公室门前,听到里面传出令人热血澎湃的声音,女主角是杨洁,男主角正是物业经理宋永斌。

宋永斌今年四十岁出头,岁数倒也不算是太大,但长得有点太着急了,看起来足有六十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杨洁的肚皮上耕耘太过卖力,宋永斌的眼袋比胸都大,气色昏暗。

他已经谢顶了,把两鬓的头发留得很长,然后翻过来盖到头顶上,用发胶粘住,如同地方支援中央。

“苍浩你来了呀……”宋永斌看到苍浩,笑哈哈的道:“身体怎么样?对新工作习惯吗?”

苍浩急忙点点头:“还好,谢谢宋总关心……”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没什么要求……”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我就是想请一天假……”

在曹氏金融那边,苍浩想去上班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没人敢管。

但如今来了物业公司,就等于是寄人篱下,凡事都得请示。

严格来说,苍浩在集团内部的行政级别远远高于宋永斌,奈何宋永斌才是物业公司的老大,所以苍浩就得给宋永斌一些面子,不能像过去那么随便了。

可这个宋永斌却不想是好说话的主儿,苍浩刚进办公室就发现这一点,因为他竟然对自己直呼其名。

集团里上上下下,是个人见了苍浩都得恭敬的喊一声“苍总”,唯独宋永斌似乎不把苍浩放在眼里。

“说到请假……”宋永斌脸色突然一变,很是严肃的道:“苍浩呀,咱们物业这边,情况跟曹氏金融和集团可不一样……”

苍浩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我们有严格的请销假制度!”宋永斌非常认真的道:“咱们的工作太忙了,如果没有足够理由,任何人都不可以请假,包括我自己在内!”

苍浩非常惊讶:“也就是说你不批假??”

“不能这么说。”宋永斌笑哈哈的道:“而是制度这么规定的,不是我个人为难你。”

“你知不知道我还管着曹氏金融?”苍浩有点火大:“难道我就只能忙物业这里,曹氏金融那边就不管了?”

“这没办法。”宋永斌一字一顿的道:“制度就是制度,这个制度不是我规定的,我也是制度的服从者。”

“那曹氏金融的事务呢?”苍浩有些火了:“你不会不知道吧,曹氏金融可比你这个小物业公司重要多了,如果造成重大损失你能负责吗?”

宋永斌嘀咕了一句:“说的你好像还能回曹氏金融似的……”

“你说什么?”

“我是说……苍浩呀,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咱们可得说清楚。”宋永斌说着,脸色又是一变,变得很严肃。他就是有这样的技能,随时都能变脸:“你在来这里之前,曹雅茹总裁已经把我批评过了,说物业公司这边管理混乱,强烈要求我加强管理。你是集团下来的人,更应该带头遵守规章制度,给其他员工当个表率。我刚给大家开过会你就请假,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其他员工也像我一样兼任总裁?”

“那倒不是。”宋永斌一摊双手,语气越发冰冷:“只不过嘛,我不管任何员工有其他什么事,反正只要是在物业公司工作,就必须服从物业公司的规定。”

“这么说就是不批假了?”

“没办法批。”叹了一口气,宋永斌的语气多少有些缓和了:“虽然说你在集团位高权重,但我们基层有基层的情况,不能沿用集团的工作作风!”

“说得好!”苍浩豁然站起,下一秒钟就准备说出:“老子不干了!”顺便再问候一下宋永斌的老母。

大不了以后自己再也不来物业这一边,曹氏金融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然而,话到嘴边,苍浩又咽了回去。

曹雅茹把自己派到这来就是一计,没准就是等着自己大发雷霆,这样彰显自己的无能。

既然来了物业,就要把工作干好,这是苍浩的原则。

宋永斌似笑非笑的看着,很快揣摩到苍浩的心理状态,说道:“我衷心希望你能发挥表率作用,否则要是让曹雅茹总裁知道,只怕又会批评我。”

这场谈话,宋永斌从开始就完全占据上风,因为毕竟是这里的领导,能决定一切事务。

苍浩则不然,没有任何手段制约宋永斌,徒然级别那么高,跟宋永斌的关系却不平等。

苍浩越来越烦,也不再跟宋永斌说什么,转身出了办公室。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墨师打来电话,是跟苍浩商量一些翠峰村建设事宜。

正事谈过之后,墨师问了一句:“物业公司那边怎么样?”

苍浩苦笑两声:“不咋么样!”

“哦。”墨师马上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我要是没说错,你来物业公司之前,曹雅茹应该跟宋永斌通过气。曹雅茹必定是让宋永斌死死拖住你,让你只能忙于物业公司那些琐碎的杂事,顾不上其他。这样一来,你的其他工作也就荒废了,真正成了物业公司的人,曹雅茹贬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如果没有曹雅茹撑腰,宋永斌也绝对不敢对你这么横,毕竟你的身份在这摆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