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干过城管/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马上道:“我觉得应该有人暂代曹氏金融的工作……”

“没这个必要。”曹志鸿打断了曹雅茹的话:“你把曹氏地产管理好就行,不要干预曹氏金融的工作。”

“我就是担心耽误了工作……”

“不该你担心的事情就不要费心了。”曹志鸿再次打断了曹雅茹:“不管什么时候,恪守本分,不要干预与自己无关的事。”

曹雅茹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虽然忙着互联网金融,但物业公司的工作还得继续。

当下让苍浩比较头疼的沈先生,总是不依不饶要求邻居关路由,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去面对各种凶险的战场,苍浩都不曾头疼过,偏偏是这种没教养的小人物成了难题。

这就应了那句话,真正打败你的,可能不是远处高山,而是鞋里的一粒沙子。

既然解决不了,苍浩索性让墨师调动矩阵系统,测出沈先生家周围有多少路由器,然后关闭所有无线开关,进而把芯片给烧了。

小区有业主论坛和Q群,苍浩又让墨师混进去,在里面匿名发布消息,就说沈先生因为妻子怀孕,要求关掉所有WIFI。

这一招见效了,早晨,苍浩刚进到公司里就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大帮人吵闹成一团。

围在正当中的是沈先生,这厮此时鼻青脸肿,态度也没有往日那么嚣张了:“没关系……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你们找物业呀!”

宋永斌正在拉架,看到苍浩进来,马上喊:“苍浩你给我过来,事情到底怎么搞的!”

宋永斌对苍浩又开始不客气了,可能是从曹雅茹那来了底气,连“总”字也不说了。

“对!你们找他!”沈先生一指苍浩:“都是他搞的鬼!”

两个长得匪里匪气,脑袋大脖子粗的中年男人走到苍浩身前,用浓厚的东北口音冷冷问道:“咋的,你他麻痹把我们WIFI搞坏了?”

“没有啊。”既然知道了是什么回事,苍浩就有办法应对了,立即告诉那两位东北大哥:“沈先生妻子怀孕,确实找过我说WIFI辐射对胎儿不好,让我把大家的无线路由都关掉。我说得先跟大家沟通一下再决定,毕竟我们管不到业主家里的事,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

沈先生立即道:“你说过今天早晨解决的。”

“没错呀,我今天早晨找业主们沟通!”苍浩一个劲的摇头:“上别人家里关路由器,我哪有这个本事!”

一个东北大哥质问:“电脑公司来银了,说我们路由被黑客给弄坏了,跟你真没关系?”

“当然没关系。”苍浩一摊双手:“我们物业的目标是服务业主,所有业主对我们来说都是平等的,不可能为某个业主的利益损害其他业主。”

苍浩说得有理有据,另一个东北大哥问沈先生:“你媳妇是不是怀孕了?”

沈先生不得不承认:“对啊……”

东北大哥又问:“你是不是找过物业让我们都关路由?”

这个问题是宋永斌回答的:“是有这个事。”

“那特么就是你的事!”东北大哥一拳捣在沈先生的眼眶上,随即一脚射向小腹。

沈先生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不住的嚷嚷着:“救命啊,打死人了……”

场面登时乱成一团,物业公司的人赶忙上来拉架,不过都是在拉偏架。

包括宋永斌在内,大家都厌恶沈先生,否则宋永斌刚才也不可能给苍浩作证。

这一架打下来,沈先生成了半瘫,派出所很快赶到,叫来120把沈先生送去医院,而打人的两位东北大哥也被请去喝茶了。

眼看事情已经解决了,宋永斌脸色又是一变,冷笑着质问苍浩道:“你怎么搞的?”

“我没搞什么!”苍浩一脸的无辜:“我根本不知道路由是怎么回事!”

“小区居民,不是当官的,就是有钱人,你要是想在这搞事还是省省吧!”宋永斌本来想骂苍浩一顿,可想到自己有不雅照握在苍浩那,最后只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

宋永斌有一句话说对了,这个小区的人都挺有钱,也不知道他们的钱是哪来的,反正临近小区都很羡慕这里的住户。

反正苍浩的心态倒是挺平和,几个小时后,苍浩站在三万多元每米,总价在三百万以上的豪宅里,看着周围奢华装修和纯实木欧式家具,心中很是感慨。

人活一世为了什么,钱吗,当有了钱以后,是不是应该有点更高的追求。

这时,走过来一位身着典雅晚礼服的美女,年纪三十岁左右。

她有着纤细脚腕,挂着一根亮晶晶的脚链,把玉足衬托得娇小秀丽。

顺着小腿往上看去,裙摆下是一双圆润洁白的美腿,虽然没着丝袜,但看起来还是如同绸缎般的顺滑。

她有着一张鸭蛋脸,肌肤白皙剔透,仿佛吹弹得破,唇齿红白相间,带着很傲然的气质,典型的御姐范儿。

“谢谢你了,师傅……”女人掏出两张红票子递给了苍浩:“这是你通马桶的小费。”

“谢谢陈姐。”苍浩赶忙把钱接过来,觉得有钱的感觉真好。

陈若曦,小区住户之一,这个女人自己住着这么大的房子,平常也不见跟异性有来往。

不管家里出了什么问题,比如水电需要维修,陈若曦都会让物业来处理。

不过,给她做事从来不白做,员工们倒是从她这里赚到不少外快。

只是可怜了苍浩这个副总,简直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公司的水暖工不是请假了就在忙,陈若曦又打电话报修,苍浩只能亲力亲为。

苍浩原本并不知道陈若曦这么漂亮,此时很想知道,陈若曦独居难道不感到寂寞吗,其实自己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

“应该是我谢谢你。”陈若曦看了一下时间,说道:“等下我有一个宴会,我们一起出去吧。”

“好。”苍浩跟陈若曦一起出门,看着陈若曦不断扭着蜜桃一般的臀部,有些心跳加速。

咳嗽了两声,苍浩没话找话:“陈姐啊……我刚来物业不久,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

“一点小生意……”陈若曦笑了笑:“如果你想换一个工作,可以来找我,或许有机会的。”

陈若曦显然不愿多说什么,苍浩也很聪明的没追问,两个人很快就分开了。

陈若曦的高跟鞋踩在楼梯道里,发出十分清脆的声音,消失在苍浩的视野里。

陈若曦住在高层区,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刚好跟物业公司大门并列。

苍浩见公司没什么事,也懒得请假,直接走人了,去忙正事。

刚好苍浩走出公司,陈若曦也把车子开了出来,也就在这个时候,陈若曦接了一个电话,结果有点分神。

忽然间,车前发出“嘭”的一声,陈若曦一惊,慌忙踩了一脚刹车,然后下了车。

车前躺着两个人,陈若曦一下子傻眼了。

“喂,你们没事吧……”陈若曦胆战心惊的招呼了一声,马上发现,两个人身上流淌出红色液体,她头皮一下子有爆炸的感觉,这下可麻烦了。

陈若曦试了一下呼吸和脉搏,暗自有点庆幸,两人还没死。

接着,陈若曦就准备打急救电话,还没等拨号,地上的一个人好像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闷哼。

陈若曦忙扔下手机,问道:“你感觉怎么样?真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看到前面有人。”

其中的一个矮胖子捂着头,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问道:“我怎么了……头好疼……疼得厉害……”

“对不起啊……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陈若曦连忙说道:“我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啊!血!”那人忽然间惊叫了起来,看着满手的血,目光惊恐:“我头破了!”

这个时候,另外的一个人也翻坐起来,看起来没受什么伤,只不过被撞晕了。

第二个人刚睁开眼,顿时就叫了起来:“明哥,你怎么了?你头怎么回事?”

叫做明哥的那个矮胖子甩了甩手,说道:“被这娘们把老子的头给撞破了……小九,把你衬衫给我,我先包一下。”

小九应了一声,慌忙脱下了自己的衬衫,在明哥头上缠了几圈,看着有点像是印度人。

接下来,两人的目光落在陈若曦的身上,目光一下子直了,不约而同咽了口唾沫。

跟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目光都闪着如狼般的饥渴。

“美女,你把我明哥的头给撞破了,你说这事情怎么办吧?”小九说着目露猥亵的光芒,死死的盯着陈若曦胸前两个大包:“私了还是公了?”

陈若曦歉然一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注意到有人过来,我看还是私了吧。”

两个人的目光中冒出一抹得逞的阴笑,小九立即道:“美女,我们哥俩是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上,就放你一马,要是搁在别人身上就得公了。

“就是。”明哥马上道:“以我们哥俩的影响力,那警局什么的有的是人,整不死你也得把你整个半死。好,既然是私了,美女,那你说说怎么个私了法?”

陈若曦直接道:“需要多少钱,开个价吧!”

“开价?!美女你可真爽快!”小九立即就道:“二十万,我的脑袋被你撞的出了这么多的血,不知道有没有落下毛病,这个价钱合理!”

陈若曦一听这个金额,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

对方明显是在讹人,更重要的是,陈若曦没闻到血腥气,两人身上的红色液体倒有很重的番茄酱味道。

苍浩正要去坐公交车,刚好看到这一幕,意识到陈若曦要有麻烦,于是停住脚步,远远看着。

马上的,苍浩也意识到这两个人有问题,于是走过来伸手在血迹中摸了一把,随后一笑:“你们没薯条吗?”

小九立即吼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是番茄酱。”苍浩晃了晃手指:“你们太不专业了。”

见苍浩戳破了对方的骗局,陈若曦冷笑了一声,冲两人说道:“碰瓷都碰到老子头上了,这胆子倒是挺大啊!”

明哥和小九一看自己识破,当下也不再装了,目露凶光的站了起来,各自从腰间抽出匕首逼上来。

明哥对付苍浩,比划着匕首,阴森森的说道:“让你多管闲事!今天就挖了你的舌头!”

苍浩后退了一步,突然一腿射出,正中明哥持刀的手腕。

匕首一下子飞了出去,还没等明哥反应过来,苍浩又是一脚射过去,正中明哥的小腹。

明哥一屁股坐到地上,马上挣扎着爬起来,冲又向苍浩扑过来。

苍浩一拳捣在明哥的面门上,明哥一张嘴,吐出一颗门牙。

明哥刚开始们怎么看得起苍浩,却没想到苍浩这么能打,他捧着自己门牙傻傻的看着苍浩:“卧槽!小子你混哪的?”

“我特么干过雇佣……干过城管!”苍浩差一点就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捏了捏拳头道:“来!继续!”

同一时间,小九拿出匕首,猛的扑到陈若曦的旁边:“哥俩可是寂寞很久了,也不要二十万了,只要你陪哥们,所有事都好说!”

小九说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匕首在陈若曦的脸上比划着。

陈若曦心中惊惧不已,一时间没了反应,小九伸手在陈若曦的胸前狠狠的抓了一把。

慌乱间,陈若曦猛的摸到了自己的包,慌慌张张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

是手枪,她立即把枪对准两个无赖。

“还挺野啊!”小九把这枪当成玩具,双手又摸向了陈若曦的胸口:“你倒是打啊!打啊!”

下一秒钟,“碰”的一声枪响,小九直挺挺倒了下去。

陈若曦看着手中冒烟的枪口,立即调转枪口对准明哥。

明哥对付不了苍浩,正一步步后退,刚好到了陈若曦身前。

子弹从明哥的眉心打了进去,在后脑穿透而出,明哥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小九倒还没死,在地上爬了两步,撕心裂肺的喊道:“救命啊……杀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