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要你顶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若曦一不做二不休,冲着小九的后背就是一枪,这一次,小九只喊出了一个“你”字就断了气。

此时,陈若曦已经恢复冷静,抬起枪口在小九和明哥身上又分别补了一枪。

苍浩注意到,陈若曦目光很凶,动作是那么的从容。

尤为重要的是,陈若曦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补枪,刚开始那两枪已经让小九和明哥失去行动能力,但陈若曦似乎要让这两个人死透。

这个女人来头不小,苍浩怀疑陈若曦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至于她怎么会有枪都已经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是,苍浩觉得自己应该走了。

然而,陈若曦接下来做了一件事,是苍浩万万没有想到的。

陈若曦拿出一块手帕,仔细擦掉了手枪上的指纹,随后用手帕包着手枪递向苍浩:“拿着!”

苍浩一愣:“你干什么?”

“我杀人了……”陈若曦一个劲的摇头:“听着,我不能坐牢,不如……你替我顶罪!”

苍浩吓了一大跳:“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陈若曦急急的道:“趁着周围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看到,你就说枪是你的,人也是你杀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做的,我出一百万,这是你的安家费!”

苍浩有点更佩服陈若曦了,这个女人观察的很仔细。

车库出口是一条很冷清的街路,是开发商当初为方便业主专门修建的,少有行人。

物业公司在小区里外都安装有监控,偏偏在杀人的这个地方有死角。

小九和明哥应该是职业碰瓷党,专门选在这个地方下手,却没想到碰见了陈若曦。

“不行!”苍浩不住的摇头:“这可是两条人命!我会被判死刑的!”

“你放心,我在公检法有很多关系的,我还可以给你请最好的律师,一定会判定你是自卫杀人。至于枪的来源,你随便编个理由就行……”陈若曦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苍浩:“根据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也就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也不超过七年。”

“你……倒是挺懂法,律师?”

“如果你答应,可以给我顶罪,我会告诉你我是什么人……”陈若曦一直举着那把枪:“听着,我不能坐牢……二百万,你只要坐几年牢,我给你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以物业公司的薪水来说,苍浩就算干上十年,也赚不到二百万。

如果坐几年牢就可以赚到这些钱,从经济角度来说很划算。

但关键是苍浩其实不缺这点钱,而且这意味着失去最重要的一样东西,那就是自由。

于是苍浩果断摇了摇头:“不行!”

“求求你……”陈若曦快要哭了出来:“三百万……四百万,你只要点点头,我立即给你转账!”

然而,不管陈若曦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这场凶杀不是没有其他目击者,两个碰瓷党刚一出现,物业公司就有人注意到,然后报警了。

两个人正在僵持着,四周突然警笛大作,四辆警车从不同方向冲过来。

警车停下,一帮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下来,将苍浩和陈若曦围了起来:“不许动!放下武器!”

陈若曦无奈的举起双手,一个警察上前直接夺走了手中的枪,将陈若曦押上了警车。

苍浩也不能幸免,直接被带到了警局,警方问了苍浩详细口供。

苍浩不愿给陈若曦顶罪,如实讲述了事情经过,而报警的两个物业同事也被带来了,他们的口供正好能跟苍浩对应一起。

这也就是说,苍浩说的都是事实,真正杀人的是陈若曦。

于是,几个警察连夜对陈若曦开始了突击审讯,能用的手段几乎都用上了。

两个混混碰瓷,进而调戏了陈若曦,却反被杀害。

虽然是正当防卫,却已经造成了防卫过当,毕竟这是两条人命,更重要的是,陈若曦非法持枪。

苍浩倒是没事了,不过也被折腾到了半夜,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灯火阑珊。

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刚抽了一口,准备拦一辆计程车,两辆灰色宝马车开了过来,停在苍浩身前。

四个彪形大汉从车上下来,把苍浩夹在正当中。

每一个都是牛仔裤黑背心,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面全是纹身,那样子等于是告诉别人:“我是出来混的!”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指了指后面那辆宝马,一字一度的道:“我们老大要跟你谈谈。”

“谈就谈。”苍浩大模大样的坐进车里,开口就道:“首先申明一点,我干过几年城管,普通人对付三五个还是没问题的。”

车里坐着一个人,呵呵一笑:“你误会了,我没有恶意。”

苍浩看清了说话的这个人,倒是有些意外,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很昂贵的定制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这个男人有点像大学教授,跟外面那四个壮汉倒不像一路的。

当然,这年头教授一个个都看着跟流氓似的,而流氓看着跟大学教授似的。

自从那个姓李的男人得了超女冠军,这世界就有点乱套了。

“我姓陈……”男人带着和善的微笑看着苍浩:“你可以叫我陈先生,跟你见这一面,主要是为了今天的案子。”

“那两个人不是我杀的。”苍浩急忙道:“凶手现在关在局子里,你要是想报仇,去局子找她。”

“我当然知道。”陈先生依然微笑着:“所以我现在需要你做凶手。”

“让我顶罪?”苍浩警惕的打量着陈先生:“陈若曦是你什么人?”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陈先生缓缓摇了摇头:“事情经过已经清楚了,我给你五百万,你把这桩案子顶下来!”

“不行。”苍浩果断回绝了:“不管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用自由交换,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我倒是想找别人。”陈先生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但我了解了整个案发经过,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所以这个案子你必须扛下来。”

“不可能。”

“只怕这由不得你。”陈先生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一把手枪,抵在了苍浩的额头上:“如果你答应,有五百万,如果你拒绝,有一颗子弹,现在你选一下。”

“威胁我?”苍浩望了一眼车窗外,距离不到三十米,就是警局:“你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我没忘。”陈先生缓缓摇了摇头:“不要说在警局外面,就算是在里面我都杀过人,你有幸会成为其中之一。”

“可是警方已经给我取过口供,知道案件经过。”

“推翻口供,告诉警察,你先前说谎了。”陈先生毫不犹豫的道:“我会让人配合你的,还会提供相应证据,到了法庭上你就是杀人凶手!”

枪口散发出阵阵寒意,从皮肤刺入肌肉,渗入骨髓。

苍浩淡淡说了一句:“不可能。”

“给你三秒钟马上决定。”陈先生有点不耐烦了,用枪口顶了一下苍浩的额头:“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我调查过你,只是物业公司员工,就算你辛苦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么多钱!只要做上几年牢,这么大义笔钱就归你所有了,这太划算了!”

“才不划算。”苍浩微微一笑:“我不同意。”

“你想死是吧?”

“开枪吧。”苍浩闭上了眼睛:“我虽然很喜欢钱,但更喜欢自由。”

说着话的同时,苍浩看似很不经意的,把手伸到了怀里。

苍浩可以感受到陈先生的动作,如果陈先生真的要开枪,自己可以抢先一步拔枪射击。

苍浩身上带着黄金手枪,很幸运的是,警察到场的时候,直接把陈若曦当成犯罪嫌疑人,而苍浩只是普通围观群众。

也就是说,苍浩被带去警局,完全是作为证人,所以警方没给苍浩搜身。

不能不承认,这也是警方工作失误,如果苍浩是犯罪分子,就可能引发严重后果。

苍浩自信动作会更快,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车顶突然传来“咚”的一声,紧接着瘪下来了一块,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上面。

陈先生立即警惕的调转枪口,对准了车顶:“谁?”

话音刚落,一把雪亮的长剑穿过了车顶,刺了下来。

刚好,剑刃掠过陈先生持枪的手腕,陈先生惨叫一声,撒手扔掉了枪。

有人来救自己,苍浩马上反应了过来,抬脚踹过去。

陈先生正要把枪捡起来,正被这一脚踢在胸口上。

车内空间狭小,苍浩用脚死死踩住,陈先生一动不能动。

紧接着,苍浩打开车门,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苍浩看到是什么人在攻击陈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