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消失的巨款/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集团方面很快得到了消息,到了中午,总裁曹雅茹带着一帮经理来到公司,直接把主要人员叫进办公室挨个谈话。

公司上下只有极个别人才能动用这个账户,而且还需要使用公章,很快的,这几个人的嫌疑都被排除了。

于是,曹雅茹带着宋永斌去了银行查账,结果大吃一惊。

银行方面的记录显示,有人使用天河物业的公章和执照,在三天前把这笔款项转走了。

曹雅茹要求查看更详细的记录,包括转账时的监控视频,却被银行方面拒绝,理由是要为客户保密。

这让曹雅茹大发雷霆,客户的钱存在银行里没了,银行没能保证安全,这会儿倒是替客户着想了,可是我特么自己就是客户。

然而,不管曹雅茹说什么,银行方面的接待人员总是一张死鱼脸,傻B呵呵坐在那一言不发。

事到如今,只有报警了。

经侦支队赶到后,银行方面倒是配合调查了,很快证明了转账所用的公章和执照全部是伪造的。

通过监控视频可以证明,冒领这笔钱的人叫李文俊,是一个包工头。

半年前,物业公司对小区基础设施进行修葺,请的就是李文俊的施工队。

工程持续到前些日子才结束,李文俊领了工程款之后就走了,谁也没想到竟然在这时候又冒了出来。

也就是在这半年时间里,因为施工时要接受物业方面的领导,所以李文俊跟公司上上下下混得非常熟。

苍浩见过这个人,觉得尖嘴猴腮、油头滑脑的,一看就非善类。

正因为大家太熟悉了,公司的内部工作在很多时候懒于设防,李文俊只要留一个心眼,可以摸清各方面情况,也就是说,李文俊完全有作案机会。

小区修葺工程是个肥差,宋永斌当然不会随便给外人,李文俊是宋永斌的老乡,两个人过去合作过很多事。

苍浩听说,李文俊给了宋永斌不少回扣,这才拿下这个工程。

只是,被李文俊反将了这么一军,宋永斌实在是做梦也没想到。

毋庸置疑的是,银行方面的工作有严重疏漏,李文俊凭借着假得不能再假的东西,竟然能支取这样一笔巨款,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现实往往比神话更精彩,这种奇妙的事就这么发生了,银行方面依然是一副死鱼嘴脸:“我们完全是按照工作程序处理的,由于客户没有妥善保护好资料导致的损失,我们银行概不负责。如果你们还有其他问题,我们只有向领导反映,然后你们等候通知……”

银行工作人员的态度很明白,你愿意告就去告,反正我就是一个员工,一切等领导定夺,至于领导在哪,我就是不知道。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经侦支队立案通缉李文俊了,或许能追回这笔钱。

苍浩也跟着去了银行,按说这事跟苍浩没关系,但曹雅茹要求全体员工必须都去,显然曹雅茹认为公司所有人都有责任。

等到离开银行的时候,苍浩给墨师打了个电话:“我这边发生了一件很蹊跷的事儿……”

等苍浩把经过叙述一遍,墨师默然了许久,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是挺复杂!”苍浩苦笑两声:“一笔巨款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银行内部必须有人配合李文俊。”

“这不是废话吗。”苍浩不耐烦的道:“要是没有内鬼,根本不可能这样,但我们没有证据指控银行!”

墨师一字一顿的道:“你们没有,但是我有!”

苍浩急忙问:“你有什么证据?”

“你能拿到李文俊的照片吗?”

“这没问题。”李文俊成了曹氏集团的通缉犯,曹雅茹引发了大量照片到处散发,高额悬赏能够提供线索者,而这照片还是从李文俊和宋文斌的合影中裁剪下来的。

苍浩把照片发过去之后,墨师告诉苍浩:“我用矩阵系统侵入银行监控系统,然后搜索了全部录像,发现李文俊经常来这间银行。”

苍浩很惊讶:“矩阵系统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我不止一次说过,你太小看矩阵系统了。”墨师惋惜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进一步侵入银行内部交易系统,通过李文俊出现的时间,再对应交易数据,我发现李文俊用真名和假名办理过很多业务。他为什么偏爱这间银行,唯一的答案就是有关系,这里的人能帮他办事。”

“继续说。”

“银行内部问题暂且不管,这里涉及很复杂的利益链,最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们公司也要在这家银行开户?”墨师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等于送上门的肥羊!”

“我跟财务那边没接触,不知道怎么个经过。不过,公司财务大权是把持在宋文斌手里的,我推测……”苍浩若有所思的道:“李文俊跟宋文斌关系这么好,完全可以在某些方面施加影响,于是诱使宋文斌在这家银行开户,换言之,李文俊从一开始就给宋文斌设了圈套。”

“有这个可能性。”墨师嘉许的道:“你比我预期的更聪明。”

“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苍浩愣了一下:“难道你一直认为我很笨?”

“开个玩笑!” 墨师古怪的笑了:“事情脉络已经很清晰了,宋永斌跟李文俊太熟悉了,所以说了太多事,李文俊非常清楚物业公司的运作流程。所以,李文俊从一开始就准备骗钱,先是诱使宋永斌在这家银行开户,然后留心伪造了公司的公章。接下来,他跟银行内鬼里应外合,把这笔款项支取走了。”

“能不能查出来这个内鬼是谁?”

“可以,但有一定难度。”墨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要知道,很多利益关系往往是潜藏在水面以下,外人根本看不到的。这个银行内鬼能做这么多事,很可能是高管,既然李文俊从一开始就存了歹心,在表面上必然装作跟高管根本不认识。”

“有道理。”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他们只在私下里单线联系,明面上没有任何接触,李文俊去银行办任何事,这个内鬼也都是让手下人去办。”

“这就是你曾经说过的,真正能起到作用的人际关系,往往是外人看不到的潜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银行想要摆脱责任是很容易的……”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国的金融系统非常封闭,可以说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外界根本不了解他们内部组织结构,也不了解他们的工作流程,连执法部门在他们面前往往都会碰壁。这几年,存款消失的案子时有发生,他们遇到这类问题的处理方法往往就是,告诉你应该去A部门解决,等到你去找A部门又被告诉应该去B部门,再然后B部门告诉你得找C部门……结果就是你在不同的部门之间被来回踢皮球。”

“你的这个分析我仍然很认同。”墨师点了一下头:“此外,还有一个问题,这案子是经侦支队管的,别忘了那边的老大是郑跃军。”

“我当然不会忘。”苍浩冷冷一笑:“这家伙,总是在我快要把他忘了的时候突然跳出来,然后给我制造麻烦。偏偏的,我往往又对他无可奈何,他跟邹峰那种上位者不同,跟周大宇这种草根也不一样。邹峰和周大宇都被收拾掉了,唯独他还活到今天……”

尽管苍浩跟郑跃军曾经合作过两次,但苍浩从来没把郑跃军当朋友看,很显然,郑跃军对苍浩态度也一样。

可不知道为什么,苍浩对郑跃军有点无从下手,而且反过来还是一样,郑跃军同样不能把苍浩如何。

墨师提醒:“这个案子跟你本人无关,而是公司的问题,所以你最好暂时按兵不动,看公司那边怎么处理。”

“我知道了。”苍浩放下墨师的电话之后,给廖家珺打了过去:“跟你打听个事儿。”

“是不是天河物业丢失巨款那个案子?”

苍浩有点惊讶:“连你都听说了?”

“这个案子太奇葩了。”廖家珺不住的摇头:“可惜,不归我管,所以我帮不上你什么。”

“不归你却归郑跃军。”苍浩冷冷的道:“这货最近在忙什么呢?”

“他请病假了。”廖家珺告诉苍浩:“上一次,他带人围堵翠峰村,铁了心要办井悦然。结果井悦然的案子被撤消了,他却因为这个案子树敌众多,我估计也是躲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那就好。”苍浩点了一下头:“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案子他从中作梗。”

“应该不会吧……”廖家珺笑了笑:“你放心,我帮你盯着,没人敢搞鬼的。”

廖家珺自恃掌管刑事侦查局,事实上又代理广厦警局局长之职,没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做手脚。

就算是郑跃军,如果不是因为井悦然确实杀人了,也绝对不敢蹦出来挑战廖家珺。

然而,廖家珺却错了,错在低估了人的贪欲。

在贪欲之下,有的是人敢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结果就是本来已经很奇葩的案子后来变得更加奇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