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还真的就是只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会,荀海璐打破了沉默,讲了一个八卦,多少才让气氛有些欢快起来。

这个八卦不是娱乐圈的,而是官场的,而且非常搞笑。

广厦市长空缺许久,大致就是苍浩在JPZ的时候,从京城空降过来一位市长。

这位市长姓朱,刚来广厦没几天,被叫回到京城去开会,也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

朱市长有自己的妻子和家庭,同时在京城还有一位情人。

本来他被外放到广厦工作,少有机会再见到情人,眼下难得又有机会了,当然要跟情人重修旧好。

两个人在酒店开房,刚好赶上警方扫黄,结果全被抓了。

虽然两个人的关系不道德,但毕竟没触犯法律,因为不存在直接的金钱交易,也就不属于卖|淫|嫖|娼。

于是,警方经过简单的讯问之后,确定两人没有违法嫌疑后就放人了。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朱市长的那帮手下赶来了。

朱市长的派头很大,不管走到哪都必定是前呼后拥,有负责拿包的,有负责端水的,还专门负责开门的。

这一次虽然只是开个普通会议,朱市长也不甘寂寞,带来的手下足够包一架飞机。

任何够级别的领导都不难找到数量足够的跟班,朱市长履新没多久,就已经收拢了一帮这样的跟班。

朱市长的这帮猪手下听说出事了,赶忙过来接朱市长,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市长辛苦了,车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京城警方一听“市长”这两个字,马上认真起来,把朱市长拦下来调查。

朱市长很想解释自己是姓“朱”名“市长”,可惜没什么用,警方只是稍稍用了一点手腕,他就老老实实交代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进一步调查下去,警方进而发现了腐败大案,于是朱市长再没有能回到广厦,直接被留在了京城,然后被送去了秦城。

这也就意味着,广厦的市长又空了。

自从苍浩回到家乡,当时的市长辞职之后由邹峰接任,市长这个位子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

邹峰惨遭横死,继任者严月蓉仓皇落马,再后来的继任者当场心脏病发身死,如今又出了这么一件事,社会上议论已经没有人敢在来广厦当市长了。

“这个朱市长……”苍浩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就是一头猪。”

“一直以来,都是常务副市长代理全市工作,但因为市长空缺,所以严格的领导班子始终无法建立起来。最直接的就是,警局局长也一直空着……”荀海璐对当下风云倒是了若指掌,跟苍浩侃侃而谈起来:“眼下是刑事侦查局的廖家珺暂代局长,不过听说她的日子不好过,其他警务部门处处暗中作梗。”

“是吗。”苍浩对这些事其实是最清楚不过的,但没多说什么。

“警局局长是本地警务系统之首,位置比较敏感,可跟市长又不太一样。邹峰当初铁腕打黑,产生了很多后续效应,任何人接替警局局长之位,都得给邹峰收拾烂摊子。”顿了一下,荀海璐接着说道:“我估计,很多人也是在等,等到邹峰留下的效应完全消除,就会来争夺局长这个位子。”

荀海璐的这一番话,还真是给苍浩提了个醒,事实确实如此。

虽然市长位子也空着,但这段时间以来,毕竟有那么几个人被派过来接任。

警局局长位高权重,更不用说还有很多实惠,按说不应该空缺这么久,然而高层甚至都没派谁过来暂时代理一下。

很显然,邹峰当初的打黑行动其实是给继任者留下来难题,如果继续这一铁腕政策,必定招致巨大的阻力。

但如果转变政策,就要对非法社团组织采取怀柔政策,那么邹峰打黑的各种恶性后果就会彰显,比如各种帮派爆发式成长。而且邹峰当初办的很多案子,严格来说在法律程序上有问题,这个烂摊子也得收拾。

换言之,不管谁来当警局局长,都要面临进退维谷的困境,所以那些有心谋取这个职位的人都在耐心等待。

苍浩认为,最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的人是廖家珺,可惜廖家珺是实干派,不善于走上层关系。

围绕着警局局长这个职位,未来如果会有一场竞争的话,廖家珺毫无胜算。

苍浩想着事情,一时没说话,荀海璐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什么。”苍浩咳嗽了一声,换了一个话题:“最近拍戏怎么样?”

“还好。”荀海璐不太自在的笑了笑:“虽然说遇到一些小问题,但毕竟是我重返演艺圈的开始,我必须把握好这个机会。”

“我猜车海军应该给你制造了不少麻烦把。”苍浩很认真的提出:“不如,我跟苍总说一说,跟车海军打个招呼。该拍戏就拍戏,别耍些花招,对大家都不好。”

“心意领了,但不用了。”荀海璐很坚定的说道:“如果苍总出来打这个招呼,等于是默认了潜规则的传闻。就算车海军在明面上不找我麻烦,背地里肯定也会散播谣言,我不想这样……”

“那又怎么样?!”苍浩很无所谓的一笑:“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别人的嘴里,你有多少个版本。你更不要怀疑,有很多人专门以背后黑别人为乐趣,而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不予理会。因为我们的时间精力是用来赚钱的,不是用来扯没用的蛋,我们的人生宽度跟他们不一样。这些人一辈子活在说别人坏话的快乐之中,但我们可以拥有更多更好的快乐,是他们不能企及的。”

“说的对。”荀海璐用力点点头,旋即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还是不想让苍总出面。”

“为什么?”

“因为我要靠自己。”荀海璐毫不犹豫的道:“过去是靠舅舅,这一次又是拜托陈顺章给我成立经纪公司,如果接下来又需要苍总为我做点什么,我这一辈子就只能活在别人的施舍当中了!我要靠自己重回演艺圈,证明就算是只靠实力,我仍然是一姐!”

“好。”苍浩点了一下头:“我尊重你的选择。”

这个时候,荀柏松走了过来:“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荀柏松做了四菜一汤,不仅卖相好看,远远地就闻到打鼻的香气,就如同荀海璐说的一样,荀柏松至少在做菜这方面还是很有天分的。

苍浩的屁股刚挨到座位,拿起筷子划拉了几下,一盘松鼠桂鱼就没了。

荀柏松看在眼里很是吃惊:“你这是饿了多少天了?”

“爸,你不用管他……”荀海璐见怪不怪:“他吃香一直都很难看。”

“这在军队养成的习惯……”苍浩一张嘴,半盘鱼香肉丝又没了:“吃饭一定要快,因为不知道接下的来会发生什么事……”

荀柏松问了一句:“你当过兵?”

“我……算是当过吧。”苍浩发觉自己说走嘴了:“其实就是军训。”

“哦。”荀柏松不以为意,倒满了三杯酒,自己举起来一杯:“今天高兴,来,大家干一个。”

荀柏松说着话,冲苍浩一个劲的挤眼睛,苍浩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伯父你眼睛眯了?”

“没啊……哦,对,是有点不舒服……”荀柏松有点尴尬的揉了揉眼睛,又把酒杯举起:“干杯!”

荀海璐端着酒,冷冷的问:“老爸你搞什么鬼?”

“我能搞什么鬼?”荀柏松理直气壮的道:“我不管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你只要这么说,我就更不放心了。”荀海璐把酒杯放了下来:“你老实说,到底要干什么?”

“真的什么也不干。”荀柏松很无奈:“真的就是眯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