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给苍浩下药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荀海璐总觉得荀柏松和苍浩在策划什么阴谋,但不管如何追问,荀柏松一口咬定自己只是眯眼了。

最后,荀海璐放下心来,安心吃饭,如果再不吃,菜就被苍浩一个人吃光了。

荀海璐之所以选择相信荀柏松,也是因为看苍浩这饕餮的吃相,根本不像是有什么阴谋,更像是饿了许久。

荀柏松第三次举起杯子:“干杯!”

苍浩跟荀柏松碰了一下杯,随后一饮而尽,继续低头吃菜。

荀海璐本来不想喝酒,奈何是父亲举杯,只好把就也干了。

按说,接下来荀柏松自己应该干杯,熟料这货竟然把酒杯放下了,嘚吧嘚的开讲:“苍……罗霸道啊,我一看就感觉特别投缘,咱们爷俩应该早点认识。”

苍浩嘴里嚼着东西,呜囔呜囔说了一句:“伯父,我不喜欢男人……”

“你看你,把话说到哪去了,我又不是说那事儿……”荀柏松给苍浩和荀海璐倒了一杯酒,随后把自己的杯子举了起来:“为庆祝咱们相遇,再干一杯!”

苍浩和荀海璐都把酒给喝了,但荀柏松端着杯子嘚吧了一会,竟然又把杯子给放下了。

几次三番,苍浩算是看明白了,这个荀柏松是专门劝别人喝酒,自己却不喝。

很显然,荀柏松是有意把苍浩和荀海璐灌醉,几杯酒下来,荀海璐的脸色倒是红扑扑的,苍浩却是神态如常。

荀柏松有点失望:“看来这酒不够劲呀!”

“差不多就行了!”荀海璐急忙道:“大家在一起吃饭,开心就好,干嘛非得喝那么多酒!”

荀柏松看着苍浩,很费解的道:“可我看苍浩没什么事吗!”

“伯父,我是东北人……”苍浩呵呵一笑:“我最不怕的就是喝酒这事!”

“原来是这样。”荀柏松点点头:“好,咱们换点带劲的,来白酒吧,我这有一瓶二锅头,五十六度的……”

“我不喝。”苍浩:“我从来不喝白酒,我一直都觉得,白酒是华夏人劣根性的一大体现。”

“啊?”荀柏松不明白喝酒怎么还能扯上国民素质:“为什么?”

“酒精的主要成分乙醇进入人体之后,会被乙醇脱氢酶转换成乙醛。而乙醛进入肝脏后,又会被一种叫做乙醛脱氢酶的蛋白质抓住,去掉其中的一个氢原子。这样一来,乙醛就变成乙酸了,乙酸其实就是醋,这玩意儿没毒,但乙醇是有毒的。也就是说,酒精在人体内的代谢,主要是依靠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这两种东西……”顿了顿,苍浩继续说道:“问题偏偏在于,东北亚人种体内的乙醛脱氢酶存在缺陷,不能完全分解酒精。所以,半数以上的亚洲人喝酒会脸红,这种现象就叫酒精性脸红反应。但白种人极少会有这种现象,至于黑人吗,那就不知道了,因为脸红也看不出来……”

荀柏松傻傻的点点头:“是吗。”

“这就意味着,喝酒这事儿,白种人天然就有优势。我们亚洲人,尤其华夏人,真是不行……”摇了摇头,苍浩继续说道:“在历史上,欧洲因为水源污染严重,所以经常用淡啤酒取代饮用水,换句话说,人家两千年前就已经练出来了。而我们华夏人解决饮用水污染,往往用另外一种东西,那就是茶叶。”

荀柏松又点点头:“继续说。”

“当然了,加强身体锻炼、经常喝酒,这些可以让身体的酒精分解能力得到改善,问题是值得吗?”顿了一下,苍浩语重心长的告诉荀柏松:“我们华夏人的肝癌发病率,全球第一,发病总人数占全世界一半还要多,跟喝酒有直接关系。而白种人得肝癌几率就低,而且跟喝酒的关系也不太大。”

“然后呢?”

“然后就是,华夏人其实不能喝酒,喝酒却偏偏追求高度数,中国白酒要是低于四五十度都不算是好酒,这简直就是作死。”摇了摇头,苍浩又道:“可白种人酒量那么大,人家经常喝的伏特加、杜松子之类的酒,度数也就是在三四十多度之间。而且中国白酒在国外丝毫不受欢迎,包括茅台也只有吹牛B的份,什么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摔酒坛子振国威,全都是扯淡编造出来的。西方人对茅台的评价非常低,称之为液体剃刀,可惜历史上某位擅长搞外交的领导人还专门用茅台招待外宾。说起来,茅台在国外的价格比国内便宜一半,人家西方人还不买,都是海外华人在消费。”

荀柏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有一个劲的点头。

“所以我才说中国白酒其实是我们民族的劣根性。”苍浩语重心长的道:“改变这个民族,实现华夏梦,要从我们自身做起,所以这白酒就不要喝了。”

“好吧……”荀柏松非常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就是喝杯酒,没想到啊……被你上升到政治高度了!”

“不止如此呢。”

“还有什么原因?”

“你只让我们喝,自己也不喝。”苍浩说罢,低头继续吃饭。

等到饭菜吃罢,荀柏松非常殷勤的去厨房端了两碗汤过来,放在苍浩和荀海璐的面前:“来,还有汤,趁热喝了。”

苍浩看了一眼,这汤卖相还真不错:“冬瓜骨头汤?”

“对。”荀柏松点了点头:“这汤最适合男人喝了。”

荀海璐有点好奇:“我这是什么汤呀?”

“你这是红枣山药汤。”荀柏松介绍道:“女人喝这种汤最滋补了。”

“我不想吃红枣。”荀海璐提出:“我要喝冬瓜排骨汤。”

“不行。”荀柏松立即摇了摇头:“我做汤是按人头煲汤的,只有那么一碗,专门给苍浩准备的,你老老实实喝自己的汤吧。”

“我就要喝冬瓜排骨。”荀海璐很坚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吃枣。”

“你是不是不听话?”荀柏松一瞪眼睛:“别忘了,我是你父亲,你是不是不尊重我?”

眼见荀柏松要发火,苍浩劝了一句:“伯父,不过就是喝汤,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吧?!”

“一碗汤能看出来很多事情,再说了,刚才我让你喝白酒,你不是也给我扯到民族劣根性吗……”荀柏松气呼呼的道:“苍浩,你赶紧喝汤,这汤就是给你准备的。你要是不喝,伯父可就不高兴了。”

见荀柏松这么坚持让自己喝汤,苍浩有点狐疑:“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我药死你有什么好处?”荀柏松重重哼了一声:“这是伯父对你的关心,你可别不领情。”

苍浩仔细观察荀柏松的表情,分明发现有些不太对劲的东西,可荀柏松说的也对,他没必要害自己。

于是,苍浩拿起汤匙,喝了几口汤,感觉味道寡淡。

荀柏松殷勤的劝着:“再喝几口!”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杨洁打过来的:“苍总啊,你赶紧回公司一趟……”

“有什么事吗?”

“李文俊的案子有消息了,等一下经侦支队的人要过来,跟咱们详细说一下。”杨洁告诉苍浩:“听说,连宋总都出院了,也要回公司。”

“好,等我,我马上回去。”苍浩放下电话,告诉荀柏松和荀海璐:“不好意思,公司有点急事,我的马上回去。”

“啊?”荀柏松吓了一跳:“你就这么走?”

“不然怎么办?”苍浩笑了笑:“谢谢伯父的饭菜,改天我再来看你。”

荀柏松极力挽留:“你……至少坐一会再走吧。”

“不行,事情紧急。”苍浩丢下这句话,直接离开了。

荀柏松看着苍浩的背影,一个劲的发傻。

荀海璐叹了一口气,看着冬瓜排骨汤,很无奈的道:“他都喝过了,我总不能喝剩下的……算了,红枣就红枣吧。”

说着话,荀海璐端起自己的那碗汤,还没等碰到嘴唇,却被荀柏松一把抢了过去。

荀柏松站起身,去了卫生间,把一碗汤全倒进了马桶里。

“你这是干什么?”荀海璐玩味的打量着荀柏松:“这也太浪费了吧!”

“你不能喝。”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能喝。”荀柏松气呼呼的道:“他都走了,你喝了也没用……”

“如果罗霸道没走,我喝了又有什么用?”荀海璐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好啊,老爸,我就知道你肯定搞鬼了,赶紧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事也没有!”荀柏松摆了摆手:“你想多了!”

“老爸,我可是最了解你的……”荀海璐冷冷的道:“你要是不给我老实交代,别说以后就停掉你的零用钱,你自己看着办!”

“我……”荀柏松傻眼了,他就算摆出父亲的威风大发雷霆,如果荀海璐认真起来的话,他也只能软下去。

毕竟,家里的财政大权在荀海璐的手里,荀柏松只能非常无奈的说了一句:“我给苍浩下药了……”

“苍浩?”荀海璐一愣:“这跟苍浩有什么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