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被迫私了的案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经侦支队押着呢,绝对跑不掉!”吕利信誓旦旦的道:“你们尽管放心!”

宋文斌不住的点头:“辛苦了,真是辛苦你们了……”

“这个案子是我负责的,我刚才已经提审过李文俊……”顿了顿,吕利接着说道:“总的来说,李文俊也是挺配合的,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还提出要跟你们私了!”

“私了?”宋文斌有点意外,跟杨永平对视了一眼,随后问道:“怎么私了?”

“他卷走你们七百多万,愿意退回五百万,只要你们不追究他的责任。”

“这怎么可以?”宋文斌非常不理解:“他这是犯罪,应该把我们的钱如数还回来,怎么还能给打折呢?”

“他说他现在没有按么多钱。”吕利淡淡然的解释道:“他自称,在外面欠了高利贷,用你们公司的钱去还贷了……这么说吧,一个人突然之间得了一笔巨款,用常理想一下也能猜到,这钱肯定是被他挥霍了不少,可能是真的还贷也可能是干别的了。”

宋文斌立即提出:“那就让他用自己的财产偿还!”

“这更不可能。”吕利不住的摇头: “我调查了他的经济状况,名下没有存款、没有物业,他根本就没什么财产,你们的钱确实没办法如数追回。”

“这……”宋永斌面色惨白:“这才几天的时间,钱就花出去这么多?”

“花钱还不快吗,更何况他还一屁股债……”又是笑了笑,吕利有点无奈的道:“我也考虑过,让他去坐牢,这笔钱更还不上了,因为他已经没有赚钱还债的能力。”

宋永斌长叹了一口气:“这倒是。”

“更重要的是,别说五百万,可能连一百万都不会还给你们。”吕利一摊双手,语气更加无奈:“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调查钱款去向,结果根本没发现李文俊把钱藏在哪。我推测,可能是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到境外了,所以他才着急去东南亚。”

宋永斌听到这话,面色更加惨白:“如果钱真去了东南亚……那就更找不到了。”

“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说,能做的基本都已经做到了,人不是被抓到了吗。但我们没办法让他把钱交出来,总不能刑讯逼供把,这是违法的……”摇了摇头,吕利提出:“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主动把钱吐出来,虽然只剩下了五百万,也总好过一分没有。”

“这……”宋永斌看了看苍浩和杨永平,跟吕利提出:“能不能让我们内部开会研究一下?”

“没问题。”吕利点点头:“最好快一点,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这里虽然是宋永斌的办公室,但宋永斌不好意思让吕利回避,只好对苍浩和杨永平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出来说话。

三个人刚离开办公室,宋永斌就哀叹了一声:“简直就是胡闹……”

“我早前说什么来着。”杨永平理所当然的道:“我过去跟经侦支队打过交道,知道他们那边是什么样,这笔钱追回来之后肯定是要打个折的!”

苍浩记得很清楚,杨永平确实说过这话,于是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经侦支队从中截留了一部分?”

“未必是经侦支队,更可能是吕利本人,也有可能是吕利跟李文俊之间有什么交易……”往办公室望了一眼,杨永平压低了声音说道:“归根到底一句话,咱们要是不付出点什么,想要解决这个案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宋永斌苦笑几声:“看来还真是这样。”

“咱们暂时先别管吕利和李文俊之间有什么交易,眼下的关键是吕利给了咱们一个选择。”苍浩若有所思的提醒道:“如果要追究李文俊的责任,这笔钱就彻底要不回来。或者就是追回这五百万,但放弃追究李文俊……咱们怎么选?”

“我这个人过去一直独断专行,这一次就民主一回。”宋永斌又是几声苦笑:“公司基本上就是咱们三个人说了算,现在咱们三个表决一下,应该怎么办?”

杨永平马上道:“我是赞同私了的。”

宋永斌问苍浩:“苍总你的意见呢?”

“我不是很懂法,但我总觉着这案子真要是私了,好像哪有什么问题……”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所以我不赞同。”

杨永平立即道:“苍总啊,如果不同意私了,就是走法律诉讼程序了,李文俊被判刑坐牢,咱们的钱全都打了水漂!”

“有道理。”宋永斌赞同杨永平的观点:“花钱这事还不快吗,如果李文俊真把钱给败没了,或者藏到什么地方去,咱们又有什么办法?”

“我就是这么想。”杨永平点点头:“这事儿就算咱们公司倒霉,这二百多万的亏空,就想办法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吧。”

苍浩坚持道:“我还是认为李文俊是不是坐牢都不重要,但应该一分不少的把钱还回来!”

“可这不可能。”杨永平对自己的意见也很坚持:“苍总,要是一分钱都追不回来,我跟宋总可就全都倒霉了。如果能拿回五百万,至少在曹总那边还好说话,我们两个保住自己的位子应该问题不大。”

杨永平的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这一次并不完全是他在看宋永斌的笑话,曹雅茹如果认真追究起来,他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也正是这句话,对苍浩的态度起到了关键性影响,毕竟宋永斌和杨永平才是物业公司的领导,而苍浩只是临时过来协助工作的,于情于理都不该过多干涉他们的决定。

于是苍浩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总共三个人,既然你们两个投了赞成票,那事情就这么办吧。”

“好。”宋永斌点点头,回到办公室告诉吕利:“我们同意了。”

“就应该这样。”吕利变戏法一般,那出来不少法律文书,让宋永斌在上面签字。

毕竟宋永斌作为天河物业的总经理,同时也就是法人代表,只有他签字才具有法律效力,苍浩和杨永平都不行。

这些法律文书的内容很简单,表示放弃追究李文俊的法律责任,向警方申请撤销立案。

吕利等到签字完毕,要来了公司的账户,告诉宋永斌:“你们就等好消息吧,我让李文俊在三天之内,就把钱汇过来。”

“谢谢吕警官了。”宋文斌整个人好像苍老了许多:“你多辛苦一下,我们这些小民才有公正可言。”

吕利笑了:“好说。”

这个吕利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穿着黑色西装裤和白色衬衫,长得帅气斯文。

苍浩注意到他戴着一块劳力士绿水鬼,虽然不是特别好的表,也要五六万块钱才能买下来,说明家底也是比较厚的。

他这种人算得上是型男,再加上又有些钱,往往很受女孩子欢迎。

但苍浩总是觉得,吕利的目光飘忽不定,说明为人狡诈而且贪婪。

人这种动物往往就是这样,金玉其外之下,谁也不知道内里是什么样。

宋文斌送走了吕利之后,赶忙给曹雅茹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经过。

曹雅茹听罢,也很无奈:“我也觉得,能把钱全部追回是不太可能的,能拿回五百万也是好的……老宋啊,你这一次太不小心了,以后可要多加注意。”

“我知道。”宋永斌一个劲的点头:“以后再也不会有类似的事儿了。”

苍浩果然没猜错,曹雅茹还真是把宋永斌当成了亲信,看曹雅茹这个态度,只要追回这五百万,宋永斌依然还是物业公司的总经理。

这让杨永平有些失落,本以为宋永斌落马已成定局,谁成想竟然峰回路转。

苍浩不关心宋永斌和杨永平之间的恩怨,还是觉得这个案子的处理有问题。

在自己的朋友圈当中,最了解警方办案程序的自然是廖家珺,于是苍浩马上给廖家珺打去电话。

但是,廖家珺那边却是关机状态,她经常这样,很可能在忙着重要的事情。

无奈之下,苍浩上网找到警局的政务公开网站,查了一下经侦支队的情况。

吕利确实是经侦支队的,职位是常务副支队长,这个职位意味着,在郑跃军不在的情况下,由他全权负责支队工作。

网站上的照片,就是刚才来办公室的那个人,身份是不可能假冒的,可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信息了。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起,又是荀海璐打过来的。

苍浩刚接起来,荀海璐就急忙问:“你在哪?”

“公司,怎么了?”

“你……没出什么事吧?”

“你很希望我出事?”

“不是,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荀海璐有点尴尬的提出:“你现在能不能回家来一趟?”

“干嘛?”

“我找你有点事情……”

“痒了?”

“你胡说什么呀!”荀海璐竟然听出苍浩这句话是骚扰自己:“我找你真的有事,你赶紧回来吧……”

苍浩同意了:“好吧。”

“千万不要去其他地方,也不要见其他人。”

“行。”反正公司也没什么事了,苍浩放下电话,就回了自己家。

刚一进门,只见荀海璐身穿一身黑色皮衣,手里拿着一把武士刀,站在庭院正当中。

苍浩吓了一跳:“你这是要跟我玩角色扮演吗?”

“当然不是……”荀海璐的表情有点紧张:“这些都是我拍戏的道具,不过这把刀可是真的,而且非常锋利。”

“你拿刀干什么?”

“因为只有这样跟你说话我才放心……”咽了一口唾沫,荀海璐很小心的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太激动……”

苍浩已经猜到是什么事了:“你尽管说吧。”

“今天吃饭的时候……”荀海璐又咽了一口唾沫:“我爸在你喝的汤里下了伟哥……”

苍浩明知故问:“什么是伟哥?”

“就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简称西地那非,是全球第一个口服PDE5 抑制剂,用于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荀海璐很详尽的介绍道:“男人吃了之后,就会特别想要那种事儿。”

苍浩跟吃惊了:“你怎么这么了解?”

“我是百度来的。”荀海璐非常尴尬的道:“其实我父亲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弄错了……”

“是吗。”苍浩往前走了一步:“伯父在哪呢?”

“你别过来!”荀海璐赶忙往后退了一步,示威似的挥舞了几下武士刀:“我跟你讲,我真的练过剑道的,这一刀下去能砍掉你的脑袋!”

很显然,荀海璐担心苍浩在药物的作用下会对自己不利,但苍浩早就已经发泄完了:“让伯父亲自跟我说。”

“你不会是看上我父亲了吧?”荀海璐吓了一大跳:“他年纪大了,身子不太好,还有痔疮……”

“你闭嘴!”苍浩打断了荀海璐的话:“我重申一遍,对你父亲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吧……”荀海璐实在无法说出父亲的真实用意是撮合自己和苍浩,只有敷衍道:“他真的是搞错了,其实他是好心,他非常喜欢你的……”

“他喜欢我?”苍浩很认真的问:“你不是说他有痔疮吗?”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荀海璐急忙摇了摇头:“总之,我父亲没心思要害你,你千万别怪他。”

“我不怪他。”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让你赶紧回来,就是要亲自把这些告诉你。”荀海璐很小心的提出:“你现在可以去医院了!”

“我为什么要去医院?”

“因为你吃伟哥了啊……”荀海璐仔细打量着,没发现苍浩表现出任何异样,她尤其多看了几眼苍浩两条裤腿的汇合之处,没看到有那种应有的凸起:“难道你不感觉……很难受?”

“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苍浩当然不能告诉荀海璐,正是拜托于荀柏松干的好事,自己刚才已经把公司女秘书给干了。

话说,杨洁叫|床的声音真是欲死欲仙,只是听那声音都能让人撸上几管。

如果不是事情办的太匆忙了,总是担心宋永斌随时可能来办公室,苍浩还真想把这声音录下来,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放出来听听也是一种享受。

荀海璐有点放松警惕了:“你……真的没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