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还真是去你妹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咱们得先把这个人说清楚。”罗霸道咳嗽两声,很小心的问道:“他长什么样?”

陈平把苍浩的样子大致形容了一遍:“这人看着不太利索,表情有点呆,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天有什么智商缺陷……”

罗霸道冷冷的问:“这人是干什么的?”

“没啥本事,就是物业公司的一个小领导……”陈平调查的倒是挺清楚:“物业是天河物业,母公司是曹氏地产,而曹氏地产则是曹氏集团旗下企业……”

罗霸道点了点头:“这就对了!”

这一次轮到陈平发傻了:“什么对了?”

“我去你妹的!”罗霸道在陈平的后脖颈上恨恨的拍了一下,随后无奈的补充了一句:“妈的,还真是去你妹的……”

陈平捂着后脖颈很委屈的道:“为什么打我?”

“你都查出来苍浩是谁了,竟然不知道苍浩是我什么人?”

陈平更傻了:“是你什么人?”

“是我老大!”罗霸道又在陈平的脖颈上拍了一下:“你竟然让我老大去顶罪,你能活着回来已经是造化了,别特么寻思些没用的!”

陈平确实调查过苍浩,但他在本地的人面不是很广,所以没查到苍浩的真实背景,更不知道苍浩跟罗霸道是很么关系。

结果,等到罗霸道把事情说出来,陈平感到大脑一下空白了:“怎么……会这样……”

“本来呢,这段时间我打算找个机会,把我老大引荐给你认识。”叹了一口气,罗霸道很无奈的道:“以后你在广厦混,还得靠我老大多关照,没想到你竟然主动惹上我老大了,你这不是找死吗!”

陈平哭丧着脸道:“我真不知道苍浩是你什么人……”

罗霸道重重哼了一声:“现在知道了?!”

“那个……能让你老大去顶罪吗?”陈平很小心的提出:“我可以多付五百万!”

“我去你奶奶的!”罗霸道勃然大怒,双手扼住陈平的喉咙,差一点把陈平给活活掐死。

陈平不住的挣扎:“放手……放手呀……”

罗霸道不想把陈平掐死,很快松开手,拿过一瓶科罗娜,咕咚咚喝了下去。

随后,罗霸道一擦嘴,气呼呼的道:“我告诉你,现在先别管你妹了,赶紧想想怎么让我老大消气。”

陈平捂着喉咙,咳嗽了许久,才气喘吁吁的说了一句:“我现在还有心思管这个……”

“你必须得管!”罗霸道打断了陈平的话:“我告诉你,真要是把我老大给惹火了,别说把你火鼠帮连根拔起!”

“这……不至于吧?”

“当然至于。”罗霸道冷冷一笑:“你以为邹峰怎么死的,严月蓉又是怎么落马的,跟我老大都有直接关系!”

“他这么厉害?”陈平一把抓住罗霸道的双手:“老罗,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你可不能不管我呀!”

“让我想想办法。”罗霸道不耐烦的摆摆手:“这事儿急不来。”

罗霸道寻思着怎么能让苍浩消气,苍浩关注的却是巨款的进展,根本没把陈平这个人放在心上。

比苍浩更心急的是宋永斌,干脆连家都不回了,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二十四小时守在公司,等着经侦支队那边把钱赚回来。

一天过后,早晨,吕利还真把电话打了过来:“你好,是宋总吗?”

刚好苍浩和杨永平也在,宋永斌把声音开到免提,很恭敬的道:“是我,吕警官你好,案子怎么样了?”

“有点麻烦。”吕利的声音很淡然:“吕利反悔了,说钱都已经花光了,没法偿还给你们公司?”

“什么?”宋永斌火了:“那就给他判刑!他不把赃款还回来,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恐怕不行。”吕利的声音似乎有点无奈:“你们已经签署了撤销案件的申请书,这个案子已经被撤销了,我们无法再追究李文俊的责任!”

“什么?”宋文斌傻眼了:“那李文俊人现在哪里?”

“我们已经把他放了。”吕利一字一顿的道:“就在你签署撤销刑事案件申请书之后,我们已经履行程序释放了他,因为已经没有理由再羁押他。”

“可我签字是因为他同意还钱!”

“他现在不想还钱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吕利笑了笑:“真的很抱歉!”

“抱歉你个头!”宋永斌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我签字是因为他同意还钱,现在他既然反悔了,我的签字就没有法律效力。”

“错,这是两条线上的事,你申请撤销案件是一条线,李文俊是否退还款项是另一条线。这两条线上的事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吕利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你最好搞清状况!”

“我把状况搞得很清楚,钱被人骗走了,所以我们报警了,结果你们又把人给放了……”

“不是我们要放的,而是你签字申请撤销立案!”吕利打断了宋永斌的话:“你报警,我们抓人,职责已经尽到了。至于你申请撤销立案,我们同意并且放人,这同样是履行职责!”

“放屁!”宋永斌咆哮起来:“你根本是在忽悠我!”

“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吕利冷冷一笑:“我们之间的谈话是有录音的,你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我当然负责,你也要负责,是你让我签字的。”

“我没迫使或者诱导你签什么东西,你是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个人,你主观意愿做出的决定别人无法干涉。”顿了一下,吕利很不客气的说道:“还有,你跟我说话最好把态度摆正,这样我还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否则我就无能力为了。”

最后一句话给了宋永斌希望,宋永斌急忙缓和了语气:“吕警官,你现在哪里,咱们能不能当面谈谈?”

“我在经侦支队,你们都来吧。”吕利说罢,把电话挂断了。

宋永斌脸色涨得通红,气喘吁吁地,好像随时都能心脏病发。

杨永平则截然相反,面如白纸:“没了……这么大一笔钱全没了……妈的我们上当了……”

“去经侦支队!”宋永斌豁然站起:“我要当面跟吕利谈谈!”

苍浩这个时候说话了:“我认为没什么用!”

杨永平和宋永斌齐声质问:“为什么?”

“就算你们见到吕利,他也会坚持刚才的说法,不会有任何改变。”摇了摇头,苍浩接着说道:“不管你们见了他几次,跟他说了多长时间,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宋永斌双手颤抖:“七百多万呀,公司一年盈利才多少,必须让吕利给出一个说法!”

见宋永斌和杨永平都很坚持,苍浩也不再说什么,跟他们两个一起去了经侦支队。

在会客室,吕利接待了三个人,他穿着一身西装,胸前挂着名牌,确实很帅气,不过苍浩很想撕烂他那张帅脸。

“吕警官,怎么会这样……”宋永斌急急忙忙的道:“你们为什么把人给放了?”

“既然你已经申请撤销立案,我们就必须放人,这没什么可说的。”吕利懒洋洋的道:“抓李文俊,是履行法律程序,放李文俊,同样是履行法律程序。”

说着话,吕利拿出撤销立案申请,只不过是复印件,放在了宋永斌面前:“你自己看看,你作为公司法人代表,已经在上面签字了。有了这份申请,李文俊不需要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整个过程完全合法。”

“可李文俊没有还钱……”

吕利打断了宋永斌的话:“我说过,他原本同意还钱,但现在反悔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怪你啊,宋总……”

宋永斌傻眼了:“怪我什么?”

“你为什么不等他先把钱还了再签字呢?”吕利无奈的摇了摇头:“宋总啊,你太心急了,让李文俊钻了空子!”

宋永斌非常悲愤:“还不是你让我签字的?”

“我把枪顶在你太阳穴上逼你签字的?”吕利一摊双手,似笑非笑的道:“宋总,你说话可要负责任,签字完全是你自觉自愿的!”

杨永平问了一句:“那么我们现在能不能重新申请立案?”

“不能。”吕利摇了摇头:“已经撤销的案件,就不能再重新立案,请你们不要浪费宝贵的警力资源。”

杨永平也有些发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李文俊赔偿全部存款……”顿了一下,吕利淡淡然的告诉杨永平:“不过我建议你们尽快,李文俊获释后很有可能会出境,这样一来,他完全可能躲着不应诉,法院那边连传票都无法送达。”

杨永平的脸色更加苍白:“这是盗窃案,怎么变成民事诉讼了?”

“你耍我!”宋永斌豁然站起,一把抓住吕利的衣领:“是你让我签字的!”

吕利一拳捣在了宋永斌的面门上,随后掏出配枪定在宋永斌的额头上:“你给我老实点,别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再敢闹事我就把你们全都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