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刑事案件变民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利话音刚落,从外面冲进来好几个警察,把苍浩、宋永斌和杨永平包围起来。

吕利收起自己的枪,不耐烦的摆摆手:“把他们撵出去!”

另外一个警察气呼呼的嚷道:“敢在经侦支队闹事,你们还真是胆子不小!”

说着话,这个警察就要上来抓苍浩,却被苍浩一把推开了。

这个警察火了:“你敢反抗!”

“反抗又怎么样!”苍浩指着这个警察的鼻子,一字一顿的道:“我叫苍浩,记住这个名字,去跟你们支队长郑跃军打听一下,我苍浩是什么人。”

这个警察楞在当场,其他警察也没敢再上前。

苍浩转过身,指了指吕利,又道:“我记住你了!”

吕利神色复杂的看着苍浩,一时间没说话。

宋永斌几乎快哭了,下意识地问苍浩:“咱们该怎么办啊……”

“咱们走!”苍浩冷冷一笑:“不跟这帮畜生废话!”

苍浩大踏步向外面走去,警察们立即让开一条通道,依然不敢靠前,但他们也没离开,一直跟着苍浩直到走出经侦支队的大门。

宋永斌和杨永平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下意识的跟在苍浩后面,等到出了大门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经侦支队大门上方挂着一行字“立法为公,执法为民”。

两个人的眼泪登时夺眶而出,差一点就要相拥而泣了。

苍浩看了看宋永斌,又看了看杨永平,觉得这两个人还是挺不错的。

从巨款丢失之后,宋永斌的表现来看,这个人虽然毛病很多,但对工作还是很认真的。

至于杨永平,本来一心希望这个案子能让宋永斌落马,现在也完全顾不上了,惦记的只有眼下应该怎么办。

三个人往前走了几步,宋永斌和杨永平直接坐到了路边石上,开始长吁短叹。

苍浩不能一个人离开,于是坐到两个人旁边。

不管怎么说,三个人也都挂着“总”的名衔,就这样并排坐在马路边上,跟农民工没区别。

其实人的身份转换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

宋永斌不住的念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苍浩忍不住说了一句:“怎么就不会这样?”

宋永斌呆呆的看着苍浩:“苍总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是吕利给我们设了套。”摇了摇头,苍浩无奈的道:“吕利借口李文俊愿意还钱,然后骗宋总申请撤销立案,只要相关法律文书拿到手里,他们就立即放人。换句话说,李文俊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钱,吕利跟李文俊狼狈为奸,所以我说来经侦支队没有任何用处,我们跟一帮骗子根本没办法讲道理。”

杨永平长叹了一口气:“苍总说得对啊,自始至终,都是苍总说得对……”

苍浩说的当然对,刚开始反对申请撤销立案,接着又反对来经侦支队,无奈宋永斌和杨永平两个人都没听。

虽然苍浩庙算如神,此时却没有半点得意:“事到如今,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但这一次宋永斌真正开始尊重苍浩的意见了:“苍总你说咱们接下的来该怎么办?”

“其实咱们三个人都不懂法。”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这个案子就应该让一个真正懂法的人参与进来。”

杨永平和宋永斌齐声问道:“谁最懂?”

“曹氏地产,乃至曹氏集团上下,最懂法的人只有一个。”

两个人又问:“是谁?”

苍浩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原来的法务部总经理唐志宏。”

苍浩刚去曹氏地产工作的时候,在外面惹了麻烦,还是唐志宏帮忙解决的。

唐志宏是姚军辉的亲信,姚军辉出走单独创业的时候,唐志宏跟着也离职了。

正因为如此,唐志宏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案子,否则后续也不至于发展成眼下这步田地。

至于如今的公司法务部是怎么个情况,苍浩不了解,也没跟那边打交道。

既然廖家珺那边总是联系不上,苍浩就拨通了唐志宏的电话,把经过简单叙述了一遍。

“简直就是荒唐!”唐志宏勃然大怒:“他们利用普通公众不了解法律钻了漏洞,给犯罪嫌疑人开脱,这根本是执法犯法!”

杨永平和宋永斌凑过来,仔细听着苍浩的手机,同时,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苍浩,希望苍浩能拿出来个主意。

苍浩冷冷的道:“我觉得吕利是给我们设套了!”

“当然了,这个不用多说,更重要的是经侦支队违法办案。”顿了一下,唐志宏详细解释道:“李文俊非法窃取巨款,数额巨大,这个是要重判的。这种案子属于刑事公诉范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检查机关必须对李文俊提起公诉,至于法院到时怎么量刑是另一条线的事。如果你们对李文俊提起民事诉讼,这等于是你们双方之间有了纠纷,跟刑事公诉完全在两个层面。更关键的在于,刑事公诉不以受害人的意见为转移,换言之,就算你们想要主动撤回案件都不行。”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本来很简单的案子现在变得有些麻烦。”唐志宏不住的摇头:“刑事公诉案件变成民事,经侦支队真特么敢搞,这胆子也太大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让我想想……”思忖片刻,唐志宏提出:“咱们从两方面进行,首先我跟警务督办和警局纪检部门反映情况,我会形成一个完整的申诉书投诉经侦支队;其次吗,想要把这个案子翻转过来,肯定需要用一些特殊手段,可这个我不在行,苍总你出手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苍浩点了点头,提出:“你写申诉书的话,需要航我更加详尽的信息,这个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最好当面谈。”

“是这样。”唐志宏点了点头:“正好我现在没什么事,你们来龙辉地产找我吧。”

苍浩马上带着宋永斌和杨永平赶去龙辉地产,三个人把事件详细经过说了一遍,唐志宏如实的记录了下来。

说起来,宋永斌和杨永平跟唐志宏倒是旧识,毕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过,只不过不是很熟。

这一次天河物业的案子,原本跟唐志宏没什么关系,但唐志宏还是尽心竭力的帮忙,让杨永平和宋永斌很是感动。

刚好,姚军辉回了公司,听说了这个案子,马上道:“这个李文俊倒是手眼通天吗,不管是银行还是警方,竟然都有人给他办事。”

宋永斌差一点哭了出来:“都怪我眼瞎……”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责怪什么。”姚军辉叹了一口气:“老宋呀,以后可得多长个心眼……”

宋永斌不住的点头:“我知道。”

姚军辉在曹氏地产担任第一副总裁的时候,跟宋永斌接触不太多,对这些子公司的管理是总裁曹雅茹的职权,也正因为如此,曹雅茹才把宋永斌看成亲信。

不过,从姚军辉这句话可以听出来,似乎姚军辉一直都觉得宋永斌有点缺心眼。

事到如今,过多责怪也没什么用,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李文俊能这样神通广大,归根到底也很简单,就是舍得花钱!”

苍浩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望了宋永斌一眼,天河物业那边一直都有传说,宋永斌之所以把工程交给李文俊,完全是因为李文俊给的回扣更高。

唐志宏冷冷一笑:“如今反腐形势这么严厉,这个吕利还敢搞这样的事,胆子真是不小。”

“胆子确实太大。”苍浩若有所思的说道:“先前我们都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人的贪欲,在贪婪的主使之下,杀头的事情都有的是人去干。”

姚军辉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发动我的朋友,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吕利。”

“你们现在这忙着。”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告诉众人:“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事实上,苍浩回了翠峰村,而且忙得还是这个案子。

来到指挥中心,苍浩直接找到墨师,把经过说了一遍,问道:“矩阵系统有什么办法吗?”

墨师没有回答,而是调动矩阵系统,侵入户籍管理系统,调出了吕利及其家庭成员的全部信息。

随后,墨师进入中央银行征信系统,开始检索吕利全家的信用资料。

在银行征信系统存储有每个人在各个银行的账户,这个检索结果是挺惊人的,吕利全家的户头实在太多了,而且资金数量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

墨师告诉苍浩:“这些都是实名账户,至于吕利及其家人是否有假身份开设的账户,这个需要慢慢调查。”

“我明白。”苍浩点了点头:“吕利敢存进银行户头的钱,肯定是已经洗干净的。”

“没错。”

“你检索一下他近期有没有什么巨额进账?”

“没有。”墨师检索了一遍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文俊如果收买了吕利,很可能是给的现金,这笔钱不知道被吕利藏在什么地方,矩阵系统无能为力。”

“我明白了。”苍浩又提出:“能不能查到李文俊在什么地方?”

这个就很容易查了,出入境管理部门那边的记录显示,李文俊已经于一天前出境。

也就是说,宋文斌这边刚签字申请撤销立案,吕利那边放人,而李文俊片刻都没耽误就直接跑路。

李文俊这是有充足准备,苍浩怀疑吕利和李文俊勾结,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但想用这些证据扳倒吕利还不够,苍浩正跟墨师研究接下来该怎么做,手机响了起来。

苍浩有点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谁啊?”

“老大,是我……”电话里传来罗霸道的声音:“今天有空没,天雨楼有个店重新整修开业,你过来给捧个场呀!”

郑跃军当初栽赃天雨楼藏毒,导致一家门店被迫停业整顿。

后来,案子虽然查清楚了,但这家店还是关着,苍浩根本不着急重新开业。

原因很简单,毕竟有人在暗中盯着,如果就这么直接恢复营业,很容易再招来麻烦。

但这么大的店面闲在那,每一天都要损失不少钱,罗霸道很是上火,时不常催促苍浩快点解决。

于是,苍浩前段时间铺垫了各方面关系之后,让这家店面悄无声息的重新开业了。

罗霸道觉得这家店风水不好,就给重新装修了一下,苍浩是知道这件事的。

不过苍浩总觉得罗霸道的语气有点怪怪的:“你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事?”

“这个吗……”

“这么长时间的兄弟了,有话就说在当面。”

“是这样的……”罗霸道叹了一口气:“我有一个兄弟很想拜会你一下!”

“谁啊?”

“陈平。”罗霸道很无奈的回答:“火鼠帮的老大。”

“他妹是陈若曦吧?”

“对。”罗霸道更加无奈了:“我知道他找过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陈平太冒失了,不知道咱俩啥关系,你就别怪他了。”

“这一次是他要见我?”

“对啊,一则是给你赔礼道歉,二则吗……”

苍浩知道罗霸道接下来要说什么,直接就道:“陈若曦的案子我没有任何办法。”

“有没有办法再说,今天这个局子,老大你得来!”

罗霸道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苍浩还真就只能去了。

于是,苍浩又离开翠峰村,匆匆赶到了天雨楼的这家分店。

罗霸道和陈平已经候在包房里,陈平看到苍浩进来,急忙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大,上一次大水冲了龙王庙,真是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陈平依然是斯斯文文的,身上带着一股学者风范,此时一脸的媚笑,很像北大的那位前任校长。

苍浩实在没法生气,摆了摆手:“没事。”

“真的吗?”陈平很是不放心:“老大,我真的知道错了,上一次不该用枪对着你……”

“我说过没事。”苍浩有点不耐烦:“你这人烦不烦呀。”

“老大说没事就是没事。”罗霸道赶忙出来打圆场,递过一瓶啤酒给陈平:“你把这瓶酒干了,老大就不生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