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我妹可就全靠你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平还真是不含糊,接过啤酒,一仰脖,一眨眼就干掉了。

“好。”苍浩嘉许的点了点头:“够爽快。”

“老大,你说该怎么办……”陈平又打开一瓶啤酒:“要不我就再干一个,干到老大你不生气为止!”

“我真没生气。”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你跟我接触不多,要是跟我熟悉了就知道,我不是那么小肚鸡肠。如果我凡事睚眦必报,不可能有这么多朋友。”

陈平一个劲点头:“看出来了。”

“不过……”苍浩脸色一沉:“对敌人我可是从不手软。”

陈平马上噤若寒蝉:“我……不是敌人呀。”

“我知道你不是。” 苍浩的脸色又变得缓和起来:“我是在说别人。”

“老大你可吓死我了……”陈平长长呼了一口气:“你下次说话可别大喘气了,我也是有点年纪的人了,心脏不是太好。”

罗霸道出来打了个圆场:“不管怎么说,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接下来说说陈若曦的案子吧。”

“是啊,是啊。”陈平又是鸡叨米一般的点头:“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老大你得想想办法。”

苍浩则是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可想。”

“老大你真的应该帮帮忙。”罗霸道帮着陈平一起劝道:“我之前一直没说,我跟陈平是多少年的兄弟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老大你能看着我妹坐牢不去管?”

“不能。”苍浩又是摇头:“但我确实没办法。”

罗霸道呵呵一笑:“老大你肯定有办法,那么多棘手的事情都解决了,陈若曦不就是杀了两个小混混吗,这还不容易摆平?

“如果一定要救陈若曦出来,办法倒也不是绝对没有,只不过嘛……”摇了摇头,苍浩接着说道:“这个案子如果是郑跃军处理,我绝对不会惯着,但廖家珺是我的朋友。咱们出来混得对得起朋友,如果我把陈若曦强行救出来了,让廖家珺该怎么办?”

罗霸道一时无语:“这个吗……”

“咱们是兄弟,我倒是对得起你们了,但对得起廖家珺吗?”苍浩掏出烟来点上,狠狠抽了一口:“这个案子一直都是她在负责,如果中途出现什么变故,肯定会对她带来不利的影响。”

罗霸道听罢,转而规劝起了陈平:“老大确实为难……”

陈平完全傻住了:“难道就让我妹坐牢?”

“当然您不能让你妹坐牢了……”罗霸道非常无奈:“可老大的话你也听到了,他夹在中间很为难!”

陈平一屁股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地面,整个人失魂落魄。

苍浩有点同情陈平,说了一句:“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但你要给我时间,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但时间不等人呀!”陈平急忙道:“我怕等咱们这边有办法了,我妹也被枪毙了……”

“那不会的。”苍浩打断了陈平的话:“首先、杀人案不是那么容易坐实,法律程序挺复杂的;其次吗,整个案发经过我全程经历,也去警局做了笔录,可以证明陈若曦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开枪杀人,多少有一些自卫因素。我不知道法院通常会怎么判,但估计给个死缓是没问题的。”

“我也这么想。”罗霸道点了点头:“现在国家慎用死刑,就连那些真正该杀的往往都给了缓刑,咱妹这点事儿怎么可能斩立决呢!”

陈平听到这些多少有点放心了:“那就好……”

三个人正说着话,包房的门打开,不信禅师一头冲了进来:“老罗啊,有个事儿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罗霸道一愣:“你怎么来了?”

“你最近几天不是一直在这里吗……”不信禅师正说着话,看见苍浩也在,急忙问:“老大你怎么也在?”

“不欢迎吗?”苍浩打量了一眼不信禅师,又看了看罗霸道,嘿嘿一笑:“你们两个好像有什么事儿吧?”

不信禅师急忙道:“没什么事……”

“真的吗?”苍浩一挑眉头;“你要是不说实话,别说我把你从多林寺撵出去!”

罗霸道在旁边急忙说了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起做点小生意……”

“你们两个做生意?”苍浩更有兴趣了:“什么生意?”

在苍浩的朋友圈里,有两个人的人脉资源最广,一个是姚军辉,另一个就是罗霸道。

有了这样的人脉资源就意味着,他们两个可能做各种生意。

如今,姚军辉忙着翠峰村和莫安镇的工程,没有精力顾及其他,罗霸道则是广开财源。

不信禅师擅长做假古玩,当初罗霸道所在的高棚户区拆迁,苍浩就利用假古玩洗钱。

拆迁早就已经结束了,新的居民小区在原址拔地而起,所以苍浩也没再继续搞下去。

不过罗霸道却是上心了,觉得不信禅师有这门手艺非常难得,不应该浪费了。

于是,罗霸道就开始在外面给人洗钱,过去搞得还比较隐蔽,眼下规模越来越大。

不信禅师和格桑组织放生法会,罗霸道每场必去,不只是因为罗霸道信奉这个,也是因为他们三个渐渐建立起了共同的朋友圈。

凡是皈依不信禅师和格桑的人,其中很多人的钱财来路不正,他们供奉出家人就是求个心安理得,算是获取了一种心理安慰。

不信禅师和格桑跟信徒深入接触之后,如果发现他们手头有些来路不正的钱财,就会设法劝唆到罗霸道这里洗钱。

同样的,罗霸道混社会,周围很多人对佛教很虔诚,罗霸道就会把他们引荐给格桑和不信禅师,其中有很多成了这两个骗子和尚的信徒。

这也就是说,格桑和不信禅师搞各种活动,本质上都是在做生意,罗霸道则是他们两个的生意伙伴。

不信禅师还真不敢对苍浩隐瞒任何事,坦诚自己这一次来找罗霸道,是接了一单大生意。

“有人通过一个居士联系到我,说亲戚有一笔钱想要洗出来,有点着急……”不信禅师告诉苍浩:“可对方是个条子,我不太把握,所以来找罗霸道商量。”

“条子?”苍浩更加有兴趣了:“哪个部门的?”

“这个不知道。”不信禅师摇了摇头:“我跟这个人还没见面,反正据说数额不小。”

“有多少?”

“七百八十万。”

“七百八十万?”苍浩听到这个数字,再联系到对方是个警察,开始有点怀疑对方是吕利了:“答应下来。”

“为什么?”不信禅师很惊讶:“对方可是条子,这个风险太大了!”

“我也这么想。”罗霸道点了点头:“我倒是给各级官员洗过钱,但条子……从来没跟他们做过这种生意,万一是设局下套该怎么办?”

“应该不会。”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如果对方是钓鱼执法,应该伪装成其他身份接近你们,既然对方已经坦承自己的身份是警察,说明确实是有洗钱的需要。”

“有道理。”陈平赞同苍浩的观点:“大家这么想,这帮条子肯定也有不少来路不正的钱,要是不洗干净了怎么拿出去花呢?”

“让那个条子来。”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不信禅师:“就算有任何麻烦,我帮你们摆平。”

罗霸道有点奇怪:“老大你怎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因为很可能涉及到我眼下正在查的一个案子。”苍浩说到这里,想起陈平的事还没解决,有点无奈的对陈平说道:“你妹的……”

陈平一愣:“老大你怎么骂人?”

“我没骂你。”苍浩摇了摇头:“我是说陈若曦的这个案子,我已经知道了,会想办法的。但在此之前,我有其他事情要办,你得等一下。”

陈平很无奈的答应了:“好吧。”

既然苍浩已经作出决定,不信禅师马上跟对方取得联系,约定明天晚上来天雨楼见面。

苍浩需要时刻掌握现场情况,本来考虑安装针孔摄像机,但考虑到多少有些失真,还是放弃了。

最后,苍浩穿上一身牛仔服,戴了一顶鸭舌帽,留在包房里冒充DJ。

罗霸道另外派了一个真正的DJ,协助苍浩打碟放音乐,苍浩什么也不用做,装装样子就行了。

反正包房里灯光昏暗,来的人如果真是吕利,肯定也不会认出来苍浩。

到了约定的时间,罗霸道和不信禅师刚刚落座,包房就进来了两个人。

打头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浑身穿着富贵逼人,只是感觉有些俗气。

在中年妇女之后跟着一个小伙子,很帅气,果然是吕利。

不信禅师冲着中年妇女点了一下头:“居士你好。”

“哎呀,大师,你可真准时。”中年妇女赶忙走过来,双手合十给不信禅师鞠躬:“我听你的话,这几天一直在念《大悲咒》,你说怪不怪,身体竟然感觉好多了。”

“平日多念,自有福报的。”不信禅师微微颔首:“善哉善哉。”

不信禅师在苍浩面前没个正形,什么脏话都敢说,也不掩饰有多好色,但此时却是一本正经,还真有点高僧风范。

“我来介绍一下……”中年妇女指了指身后的吕利:“这个是我大侄子,经侦支队的领导,你可不要小瞧。”

不信禅师依然是微微颔首:“施主一看就有贵人之相,今后官运必定亨通无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