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可以谈谈生意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高僧这么说。”吕利略有点讥讽的一笑:“不过,您作为高僧,出入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似乎不太合适吧?”

不信禅师淡然道:“我虽然身处其中,并未感觉灯红酒绿,施主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心中才是真的灯红酒绿。”

不信禅师可不是不求上进,过去行骗生意做得不好,主要是因为单打独斗,如今跟格桑团结一起,又有罗霸道的加入,生意越做越大。

也就是随着生意规模扩大,不信禅师也开始提升自己,看了不少书。

佛家有很多典故,其中最有名的一个是背女人过河。

话说,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

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

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

一路走,一路想,最后小和尚终于忍不住了,质问:“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

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不信禅师活学活用,把这个典故稍加改造一下用在这里,竟然还真有些高僧风范。

吕利听罢,不禁有些敬意:“对不起,高僧,我只是开个玩笑。”

“没事。”不信禅师满不在意的摆摆手:“其实,这种地方,我平日也是很少来的,今天这不是为了给彭居士帮忙吗。”

所谓的“彭居士”就是那个俗气的中年妇女,很显然她也知道自己气质太俗,努力想打扮得有点仙气。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灰白色带着黑点,泛着一点绿光。

这是当下非常流行的星月菩提,彭居士的这一串是上品的正月,苍浩后来才知道,市场价至少要八万块。

彭居士能花这么多钱买一串木头珠子,可见是很有钱的,她笑呵呵的道:“大师,这一次我侄子的忙,你要是能给帮了,我一定给庙上多捐些香火钱。”

“好说。”不信禅师点了点头,一指罗霸道,介绍道:“我知道,他不就是有一笔钱,不敢拿出来用吗。这事儿容易办,但要找我这位兄弟……我是说我的这位居士。”

吕利把目光投向罗霸道,登时就是冷冷一笑:“你叫罗觉对吧?”

罗霸道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

“外号罗霸道,霸道帮的老大……”吕利又是一声冷笑:“你在广厦道上那么有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罗霸道也是冷冷一笑:“看来你是条子了。”

吕利冷笑打量着罗霸道,没说话。

彭居士白了吕利一眼:“你先别出声。”

随后,彭居士跟不信禅师聊了起来,不过跟吕利的事情没什么关系,都是日常的一些修行问题,比如打坐的时候如何盘腿、佛堂应该如何布置。

不信禅师很有耐心,一一解答,也不去问吕利的事情。

苍浩调音台后面观察着,每当吕利把目光投了过来,苍浩就把头低下来,装作很认真工作。

包房里放的是一首贾斯丁.比伯的歌,很显然,彭居士不太喜欢,很快就提出:“能不能换一首?”

那个真正的DJ马上切换成了《小苹果》,很显然,彭居士这个年纪的最大爱好,应该就是跟同龄的老娘们霸占广场跳舞,而《小苹果》之类的歌往往是她们的最爱。

偏偏的,彭居士还真就不喜欢,再次提出:“能不能换一首……比如《大悲咒》?”

这首歌还真有,DJ马上切换过去,彭居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听这个舒服啊。”

接下来,彭居士继续跟不信禅师探讨打坐盘腿这类问题,过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换话题,反而越谈越有精神。

罗霸道和吕利就在旁边坐着,吕利似乎很习惯这种氛围,但罗霸道却快睡着了。

最后,不信禅师有点听不下去了,打断了彭居士的话:“那个……我这位居士还有很多事要忙,咱们是不是可以谈正事了?”

“可以。”彭居士脸色一变,突然很郑重的说了一句:“大师这次一定要把事情给我办好。”

通过先前的这些交谈,苍浩大致已经听出来了,皈依不信禅师的一位中年妇女是彭居士的结义姐妹,正是这个姐妹把彭居士引荐给了不信禅师。

不信禅师从格桑那里学来了耍蛇的手法,用这冒充特异功能征服了彭居士,于是彭居士皈依在不信禅师的座下。

吕利则是彭居士的亲外甥,之前吕利提起有一笔钱要洗,彭居士立即引荐给了不信禅师。

吕利看了看不信禅师,又看了看罗霸道,问了一句:“你们办事靠谱吗?”

“我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生意了……”罗霸道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道:“你要是信得着,就把钱交给我,要是信不着我,就另找别人!”

“那好。”吕利站起身来:“告辞了。”

罗霸道点了点头:“不送!”

生意似乎要谈崩了,但吕利却没真的离开:“罗霸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罗霸道又打了一个哈欠:“条子!”

“准确说我是经侦支队的……”吕利一字一顿的道:“你们涉嫌洗钱,这可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正是经侦支队的职权范围,我随时可以把你们抓回去!”

彭居士没料到吕利说出这么一句话,登时一愣:“小利你这是要干什么?”

吕利没理会彭居士,只是冷冷的对罗霸道道:“你是打算投案自首呢?还是打算让我把你带回去?”

“我为什么投案自首?你又凭什么抓我?”罗霸道哈哈大笑起来:“咱们从见面开始我可有说过‘洗钱’这两个字?”

吕利微微点了点头:“那倒没有。”

“我的朋友是不信禅师,你的姑姑是彭居士,恰好不信禅师跟彭居士也是朋友,于是我跟你就这么认识了。彭居士说,你手头有笔钱想运作一下,我刚好有路子,这有问题吗?”一摊双手,罗霸道很无所谓的道:“我最近在搞众筹,准备投两个项目,如果你有兴趣,欢迎投一份,如果没兴趣,再见慢走不送!”

“就算不是洗钱,我也有理由怀疑你涉嫌非法集资!”

“证据呢?”罗霸道挑衅似的看着吕利:“如果我说自己是你父亲,就得拿出证据证明确实跟你母亲有一腿子!我说我搞众筹,既然你指责是非法集资,同样也需要找出证据!”

吕利一瞪眼睛:“你敢骂我!”

“骂你又怎么样!”罗霸道豁然站起:“我警告你,别忘了这是在谁的地盘上,别跟我唠些没用的。想找我罗霸道麻烦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先掂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这个资格再说话!”

听到这话,吕利竟然不生气了,只是玩味的打量着罗霸道:“可你刚才说到众筹,这已经可以让我们进行调查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没有任何证据。”罗霸道指了指包房的门,一字一顿的道:“告诉你,那里安装了好几部电子狗,你们两个刚进来的时候,身上有什么电子装置查得一清二楚。我要是没说错,你们两个人有三部手机,此外没有录音笔也没有针孔摄像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刚才说过‘众筹’的话?”

吕利笑了,不是冷笑,而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笑容:“但你忘记了现在手机的功能很多,既能录音,也能拍照。”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选在天雨楼跟你做生意?”没等对方回答,罗霸道直接就道:“正是因为这里太嘈杂,包房里面还放着音乐。我试验过不止一次,任何型号的手机在你的这个距离上,都无法记录我说出的任何话。你想要证据,最后得到的只是一段《大悲咒》,真想要偷录什么,必须是能过滤环境噪音的专业设备。明白了吧,这位警官,跟我玩你还太嫩!”

罗霸道过去为人大大咧咧,如今却变得心思缜密,如若不然,他断然不敢给人洗钱,这门生意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尤其是罗霸道的这一番话,完全把吕利压在了下风,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这让苍浩不由得在心里给罗霸道点了一个赞:“这小子像样儿!”

“好,非常好。”吕利嘉许的点了点头:“你知道吗,我身上也带着电子狗,我知道你身上没有任何专业的偷录设备。”

“哦?”罗霸道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们对彼此都不放心!”

“这种事情当然要谨慎一些。”吕利说着,竟然坐了下来:“罗先生,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我能够理解为什么霸道帮扩展这么迅速。过去我以为是你运气好,邹峰打黑之后留下的真空被你填补了,现在看来跟你个人的才干也是密不可分的。”

“你这是拍我马屁吗?”罗霸道很满意的点点头:“别说,我还挺受用的,暂时就手下你的马屁!”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生意了。”吕利长呼了一口气:“抱歉,刚才跟你说那些话,无奈事情毕竟太特殊了,我需要确定你这个人靠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