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这钱是留学用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利这句话表明,刚才根本就是在诈罗霸道,让罗霸道亮出底牌。

吕利设套坑了天河物业,可能连李文俊也坑了,那么必然也要防备别人坑自己,不会轻易把钱交给别人。

同时,吕利对罗霸道的办事能力也不放心,毕竟他是公职人员,参与洗钱是执法犯法,如果罗霸道一不小心走漏了消息,他不仅得丢官罢爵,只怕还得坐牢。

可以肯定的是,吕利对罗霸道的表现非常满意,开始打算认真谈生意了:“事情你们也大致了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归根到底一句话,七百八十万现金,你们给我变成合法收入,至于这钱是怎么来的你们不要管。”

“每行都有规矩,我们这一行的规矩就是——不该问的从来不问。”罗霸道呵呵笑了笑:“就事论事,我们只对这七百八十万本身负责,至于这钱的来源与我们无关。”

“好。”吕利放心的点了一下头:“开价吧。”

“一般来说,我们的佣金是打对折,也就是七百八十万现金,我们给你变成三百九十万合法收入。”

“现在是二般情况。”吕利颇有点得意的道:“直接说但是。”

“但是,彭居士既然是不信禅师的弟子,我就破例只收你三百八十万。”罗霸道一字一顿的说出一个数字:“我给你四百万!”

“不行。”吕利直接拒绝:“你收的太多了。”

“我明白告诉你,在当前市场环境下,这一行没有收得少的。我们五折已经是最低价,收上七折八折的也不在少数。”罗霸道更加得意:“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别人家看看,你这七百八十万往多说也就是能剩三百万。”

罗霸道表现得很不在乎,好像做不做吕利这一单生意都可以,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近些年,国家加强了金融管控,对洗钱打击非常严厉。

通常情况下,洗钱方都要给打六折,七百八十万最后只剩四百六十八万。

经侦支队就是管这个的,吕利对行情实在太清楚了:“好吧,看在你够实在的份上,三百八十万我掏了。”

“嗯。”罗霸道点了点头:“聪明之举。”

“有个问题是你需要多久?”

“半个月。”

“太长了。”吕利摇了摇头:“我老实告诉你吧,这笔钱是要送我女儿出国留学的,现在学校都找好了,签证也已经下来了,一周之内我必须把钱交上去,否则就要错过这个机会。”

“一周吗……”罗霸道眼珠转了转:“好吧。我尽量。”

“能不能知道你们通常怎么洗?”

“很简单,我会交给你几样古玩,你就说是自己祖上传下来的。然后你拿古玩去鉴定,鉴定中心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定会开出真品证明。”顿了一下,罗霸道告诉吕利:“再然后,你委托一家拍卖公司进行公开拍卖,我们会安排人用四百万把东西买下来,那么这四百万不就变成你的合法收入了吗。”

“老套路了。”吕利知道这种方式:“不过很管用。”

“当然管用。”

“但也正因为是老套路,你能保证安全?”

“如果是别人搞,当然不安全,但我罗霸道就一定安全。”罗霸道说到这里,更加得意了:“我明白告诉你,我给你的这些古玩,你就算另外找一家鉴定中心,结论也很有可能是真品。”

吕利点点头:“假的就是假的,假的真不了!”

罗霸道非常自信:“但我能以假乱真。”

说起来,当初还是苍浩最先利用古玩洗钱,后来这套手法也不知怎么流传出去,开始被人效仿。

就像吕利说的一样,如今很多人做这种生意,进而引起了官方的注意。

但罗霸道的优势在于,不信禅师做的古玩实在太真了。

曾记得,不信禅师当初还伪造了一个古墓,经过专家鉴定之后竟然认为是真实古迹。

所以,罗霸道也没做太多改变,一直沿用苍浩最初的这种洗钱手法。

吕利犹豫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好!就交给你们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钱拿出来?”

“等我再联系你们。”吕利要过了罗霸道的联系方式,随后告辞了:“我还有事,咱们回见。”

罗霸道点了一下头:“不送。”

吕利走了,彭居士却留了下来,继续跟不信禅师交流打坐盘腿的心得。

直到不信禅师也有些厌烦了,不住的道:“贫僧要回寺里了,咱们改天再聊。”彭居士这才走人。

也就是彭居士走出门后,苍浩打发走了DJ,把包房门关上,坐到了罗霸道的对面:“吕利的这单生意你必须拿下。”

“我尽力。”罗霸道点了点头:“不过他不放心我们。”

不信禅师问了一句:“话说,他既然是经侦支队的,应该不缺洗钱的路子。只要他愿意,恐怕还有人免费给他帮忙,为什么要找到我们头上呢?”

“正是因为他不肯轻易相信别人。”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经侦支队那边,肯定有很多卧底和线人,洗钱之类的事情确实有路子。但这些路子跟经侦支队方面有很密切的关系,吕利如果利用来做些什么,很容易被其他警察发现。”

“我也是这么想。”罗霸道赞同道:“他刚才不是说了吗,这笔钱是他送女儿出国念书的,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咱们的圈子跟经侦支队那边没有任何交集,所以他找我们办事比较放心。”

苍浩点上烟抽了一口:“是这么回事。”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罗霸道长叹了一口气:“老大你有什么感觉?”

苍浩直接就道:“我很想吐!”

不信禅师一惊:“老大你怀孕了?你什么时候具备这个功能的?”

苍浩白了不信禅师一眼:“你脑子有泡吧?”

不信禅师有点委屈:“是你自己说想吐的……”

“我想吐是因为我感觉很恶心,不仅是恶心吕利这个人,也是恶心类似的这些事。”狠狠抽了一口烟,苍浩颇为愤慨的道:“你们知道这七百八十万是怎么回事吗?是一个叫李文俊的人窃取的天河物业公款,很可能是吕利黑吃黑,把这笔钱弄到了自己的手里!他没有把钱还给受害者,而是据为己有,干什么用呢?你们也听到了,送他女儿出国留学!”

不信禅师和罗霸道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表情都有些愤然。

“在M国的加利福尼亚一些地方,有很多社区住的全都是华夏人。这些人没有工作,也没有说得清楚的收入来源,但他们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穿着名牌服装招摇过市,让M国本地人都很羡慕。”冷冷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问:“他们是什么人?”

罗霸道直接就道:“二代!”

“正解,而且其中很多是官二代,家里有一个或者几个吕利这样的官儿。”顿了一下,苍浩很感慨的道:“这帮人,把子女和老婆在国外享受生活,自己留在国内继续搂钱。等到搂的差不多了,就到国外去跟老婆孩子团聚,给我们留下的是什么呢?是一个满目疮痍的社会!”

“说起来是挺气人!”罗霸道同样非常愤慨:“他们在国内贪钱贪到不要脸的地步,然后老婆孩子在国外大把花钱装B,妈的,说起来花的全是我们老百姓的钱!”

“我本来是要追回这笔钱还给天河物业,但就算这笔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看到吕利这幅德行我也不能置之不理。”顿了一下,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我必须让吕利这种人知道,违法犯罪是有成本的,他们把百姓当成羔羊任意宰割,可就算羔羊着急了也会咬人。”

不信禅师马上说了一句:“咱们就狠狠咬他一口!”

罗霸道点点头:“必须的!”

“先别忙着激动,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要指证吕利还缺乏证据。”摇了摇头,苍浩很无奈的指出:“只要有了足够的证据,不要说广厦警局的上级部门,就算廖家珺出手也能把他扒掉一层皮!”

不信禅师提出:“刚才这番谈话就是最好的证据!”

“问题偏偏在这。”苍浩又是摇了摇头:“我知道吕利这个人办事小心,所以没准备任何偷听和**器材,既然这次谈话没有任何记录,吕利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真是这么回事。”罗霸道感觉还要更无奈:“这个吕利肯定还要跟我见面,但就跟这次一样,我们没机会取证。”

“这件事儿记不得……”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我得想想办法。”

苍浩离开天雨楼之后,又回了翠峰村,一路上满脑子想的就只有怎样取证,偏偏又实在找不到办法。

不能用窃听器,不能用针孔摄像机,想要记录下来吕利的言行举止,苍浩手头拥有的技术根本不够。

也就是说,苍浩需要支援,没想到的是,这支援很快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苍浩正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非常怪异的号码。

苍浩懒洋洋的接起来:“K先生吗?”

“你已经知道是我了?”电话里传来的果然是K先生的声音:“没想到我把号码设置成这样,你竟然能够发现规律。”

“我没从号码中发现任何规律,完全就是靠猜的。”苍浩直接告诉K先生:“办事这么神神秘秘的除了你们中央情报局还有谁?”

“这个吗……”

“其实,很多时候越是故作神秘,反而越容易被人看穿。”

“说得好,你的这个意见,我一定谨记于心。”顿了一下,K先生换了一个话题:“我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你会从JPZ撤出!”

“难道格里菲斯没告诉你吗?”

“他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格里菲斯真的不知道,你自己也应该会找到答案。”苍浩有点不耐烦:“你还是直接把话说明白了吧!”

“我猜测应该是跟华夏高层内部意见分歧有关。”

K先生完全说对了,苍浩丝毫没有否认的必要:“可以这么说。”

“实在太遗憾了……” K先生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继续留在JPZ,我相信一定可以把宋双上校绳之以法,可惜红色高棉对你无可奈何,偏偏你们阵营后院起火。”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有能力的人在贵国做事真的很难,因为总是被拖后腿,要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浪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K先生不住的摇头:“我挺同情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