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树未倒猢狲已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利听到这些,对未来不免也有些焦虑:“我们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郑跃军长呼了一口气:“我先在这休着病假,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再做决策。”

“好吧。”吕利点点头:“支队有我盯着呢,你尽管放心好了。”

“对了,说到支队,有个事儿……”顿了一下,郑跃军告诉吕利:“这两天,警务督察和纪检先后过问,天河物业有一笔存款丢失的案子,现在有人指责我们失职。我告诉他们,我这几天没上班,不太了解情况。”

吕利心中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是吗。”

“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等吕利回答,郑跃军直接就道:“算了,我还是继续休假吧,你看着把这个案子处理好就行。回头,你写个情况说明,一式两份,分别交给警务督察和纪检。”

吕利点了点头:“明白。”

跟郑跃军又聊了几句,吕利告辞回了自己家。

有一个胖大婆娘正在等着他,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却有一百六十斤。

这是吕利的老婆,虽然吕利本人长的很帅气,找了个老婆却像无盐。

无盐虽无貌但有才,这个胖娘们则是既无貌也无才,吕利当初娶她算是上了一当,原本以为胖娘们是个富二代,能然让自己少奋斗十年。

说起来,胖娘们的表面身价确实挺光鲜,娘家有十套房子和四辆车。

遗憾的是,十套房子是她弟弟的买,四辆车则是她后妈名下的,跟她自己都没什么关系。

胖娘们比吕利更穷,脾气却更大,看到吕利进门就唾沫横飞的嚷了起来:“我和孩子的签证都下来了,你这钱到底什么时候拿出来,磨磨唧唧的办点事儿一点不像个老爷们!”

“先别说钱的事。”吕利阴着脸说了一句:“郑跃军怕是要倒台。”

“啊?”胖娘们一愣:“不至于吧?”

“至于。”吕利点了一下头:“井悦然的案子,他是彻底办砸了,堵死了自己的生路。”

胖娘们恨恨不已的道:“谁让他这么冒失的!”

“他也是没办法,抓住最后的机会奋力一搏,如果他不能拿下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就只能坐在经侦支队队长的位子上等退休了!”

“听说廖家珺可能要高升,那样刑事侦查局的位子不就空出来了吗,郑跃军顺理成章就能接任。”

“哪有那么简单。”吕利觉得这个胖娘们实在欠缺政治智慧:“你别忘了,说起来郑跃军可是前朝余孽,邹峰倒台之后按说应该把他也收拾了,他费尽心思保全了自己,这已经很不容易。就算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真空出来,也轮不到他,别忘了他只是个处级干部,警务系统里还有一大票处级干部等着上位呢。”

“操!”胖娘们张嘴就骂:“这么说,这个郑跃军也真是个煞笔,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这一次彻底搞砸了吧。”

“先别说他了,得说说我……”吕利不住的摇头:“如果郑跃军真的倒台了,我也是在劫难逃。”

胖娘们已然不明白:“为啥呀?”

“因为我是郑跃军的亲信,他完蛋了就没人能罩着我,还有就是这一次天河物业的案子……”深吸了一口气,吕利不无忧虑的道:“我听你的话,把这笔款子弄到自己的手里,现在上面开始调查了。郑跃军也知道这件事儿了……”

“郑跃军说啥了?”

“他没说什么。”吕利又是不住的摇头:“最可怕的就是他什么都不说,因为他这个人大权独揽,所有利益都由他一个人亲自分配,绝对不允许手下私自谋取好处。他现在表面上不动声色,没准背地里已经开始调查我了……”

“那也就是说……就算郑跃军没倒台,你也得倒霉?”

“没错!”

“你真特么没用!”胖娘们赶紧道:“那你得立马把我们娘俩个送出国!”

“你听我把话说完……”吕利咽了一口唾沫,不无忧虑的道:“咱们原来的打算,是你陪孩子去加拿大读书,我留在国内继续工作,等到是时候咱们一家再团聚。现在看来我得跟你们一起走了……”

“你开什么玩笑?”胖娘们一个高跳起来,跟皮球似的:“你不留在国内赚钱,我们娘俩在国外吃什么?”

“你觉得我还有机会赚钱?”吕利冷冷的道:“我告诉你,我要是真翻船了,不但没人再养活你们,连这七百八十万也得被追回去!”

“这……”胖娘们无精打采的又坐了下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些年,我也攒了不少钱,到国外去维持生活还不成问题。”深吸了一口气,吕利缓缓说道:“但咱们一家人不能一起走,否则肯定要引起怀疑。”

“那该怎么走?”

“你跟孩子先走,通过合法身份出境,再过几天,我偷渡出去跟你们会合……”

“钱呢?”胖娘们再次打断了吕利的话:“没有钱我们出去喝风呀?那七百八十万你不是说要洗干净,然后转出去吗?”

“那笔钱只有洗干净,才能通过合法方式转出去……”吕利一字一顿的道:“洗钱的人我已经找到了。”

“那你还不赶紧的?”

“你懂个屁!”吕利实在有点受够胖娘们的愚蠢:“这个洗钱的人叫罗霸道,是霸道帮的老大,他跟苍浩是拜把子兄弟,霸道帮发展到今天跟苍浩有直接关系。”

“苍浩又是谁?”

“苍浩在天河物业是个挂名的副总经理!”顿了一下,吕利又道:“不过,我估计他不怎么管事儿,他的主要身份是曹氏金融总裁,而曹氏金融和天河物业的母公司曹氏地产,同属于曹氏集团旗下。”

这其中涉及到的复杂股权关系,胖娘们根本无法厘清,不过她倒听出来一个耐人寻味的地方:“怎么感觉有点像圈套?”

“我就担心是圈套,这几天才没联系罗霸道。”

“你有其他洗钱的路子吗?”

“暂时没有。”

“你真特么废物,白在经侦支队干了……”胖娘们再次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不安的走着,过了一会,她问了一句:“罗霸道这个人本身是不是靠谱?”

“他一直在做洗钱生意,这个倒是没有问题,经侦支队已经盯上他了。”

“罗霸道是主动联系你的吗?”

“不是。”吕利摇了摇头:“我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他的,我跟他见了一面,他表现得倒是挺专业。如果不是因为有苍浩这层关系,我觉得他一定能把这笔钱洗干净。”

“这就对了。”

这一次轮到吕利不解了:“怎么对了?”

“如果是罗霸道主动找到你,那真有可能是圈套,但你是偶然认识他的,怎么就这么巧能被他下套?”

吕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倒是。”

“没准,苍浩还不知道你认识罗霸道,我觉得不如趁这个机会抓紧洗钱。”胖娘们说到这里,语气多少有点无奈:“毕竟,你眼下也没有其他路子了,也就只有试一试了。”

吕利对罗霸道确实不太放心,但胖娘们的这一番话起到了重要作用,眼下吕利着急出逃境外,就只有铤而走险。

跟胖娘们说着话的功夫,吕利接到了几个电话,都是同事打过来的,涉及一些工作上的事。

吕利不愿跟胖娘们说话,就跟同事们唠了一会,结果发现大家都很精明,已经意识到郑跃军倒台在即,正在给自己准备出路。

树倒猢狲散,郑跃军这棵树还没倒下,原本依附在树上的这帮猢狲已经准备散伙了。

这更加坚定了吕利的决心,第一时间联系罗霸道:“我们的事情可以开始了,明天九点钟,名贵高尔夫球场见。”

罗霸道放下吕利的电话,立即给苍浩打了过去:“鱼上钩儿了!”

“好。”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明天见。”

转过天,预定的时间里,罗霸道和吕利见面了。

吕利在球场上照了一张桌子坐下,罗霸道则坐在了对面,桌子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坪,方圆几百米距离的人和物可以一览无余。

名贵高尔夫球场的客人本来就不多,这让吕利更加放心了,就算罗霸道想对自己不利,也没有机会偷|拍或者偷录任何证据。

吕利却不知道,苍浩带着黄彬焕也来了,两个人穿着高尔夫球装冒充成这里的客人。

不过,苍浩不怎么会打高尔夫,就装作再跟黄彬焕闲聊。

两个人开了一辆球车,远程声波采集射波就隐藏在车上,此外还有一台远程高清摄像机可以同步拍摄画面。

远距离录像倒是没什么技术难度,只要有足够好的镜头就可以,问题是只有画面却听不见两个人的交谈,这不能构成证据。

K先生的技术援助解决了这个问题,苍浩此时再看被蒙在鼓里的吕利,觉得不是那么的可气了,而是像个傻B。

“我很忙的……”罗霸道知道苍浩在哪,所以从不往那个方向看:“吕警官你打算怎么办,尽管直说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