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没有高尚或卑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始谈话之前……”吕利拿出手机,关掉之后,放到了桌子上:“这是规矩。”

“我懂规矩。”罗霸道也拿出手机关机,跟吕利的手机放在一起。

“好吧,现在咱们谈正事……我已经说过了,七百八十万,用一周给我洗干净。”吕利一字一顿的道:“我很急的。”

“我看你一点不急。”罗霸道缓缓摇了摇头:“上一次见面,你就说自己很急,我准备出资源等着你。结果你一连好几天没音信,我已经把资源投入别的地方,你现在想洗钱,怕是得等。”

吕利有点急了:“你开什么玩笑,你可是答应我的!”

“做任何生意都有时效性。”罗霸道撇了撇嘴:“你不抓紧时间,我有什么办法?”

“你为什么不主动联系我?”

罗霸道哈哈一笑:“你好像没搞清楚状况,是你求我办事,应该你找我才对,我为什么要主动联系你?”

“这……”吕利有点尴尬:“不就是洗钱吗,有什么难的,还要很多资源吗!”

“你可错了。”罗霸道一字一顿的道:“你在经侦支队不是没接触过洗钱的案子,你这笔钱要用一周洗干净,虽然表面看起来很简单,但我们在这一周里要做太多工作。每做一笔这样的生意,我都需要筹集相应资源,现在我把你的资源分配给别人了。”

“我不相信。”吕利冷笑一声:“你这是为了坐地起价。”

“这一点你还真没说错,我用同样的资源可以赚更多的钱,为什么要等着赚你这三瓜俩枣的?”罗霸道满不在乎的道:“不怕老实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很多,大堆的黑钱想要漂白,我的生意从来不愁客户。你不洗,有的是人洗,没准其中还有你的同事呢。”

“哦?”吕利饶有兴趣的问道:“我的同事也在你这洗钱?”

“给客户保密是我们的基本原则,我不能回答,你自己想象。”

“好吧,先不说别人……”吕利叹了一口气:“我这笔钱你得想想办法。”

来这里之前,苍浩叮嘱过要欲擒故纵,罗霸道把这个策略玩到极致:“没办法可想。”

“罗霸道,你只要帮我把这件事办了,我一定记你的好……”

罗霸道笑呵呵的问:“怎么听起来你这话还有后半句。”

“当然。”吕利一字一顿的道:“我是经侦支队的,洗钱这种案子就归我们管,以后我要是想找你麻烦可太容易了。”

“威胁我是吧?”罗霸道笑吟吟的看着吕利:“可你作为警察执法犯法,好像罪更大吧?!”

“你有证据我洗钱吗?”轻哼了一声,吕利不无威胁的道:“但你罗霸道洗钱,这个可是确实的,这个生意你已经做了有些日子了,不怕老实告诉你,经侦支队已经掌握了不少线索。”

吕利自认为罗霸道没有跟自己叫板的资格,有证据证明罗霸道洗钱,罗霸道却没办法反过来指控自己。

这个球场根本没办法录音,吕利的身上还带着电子狗,能确认罗霸道也没携带任何电子装备,吕利认为自己占尽了优势。

然而,罗霸道暗自却感觉很得意,立即往苍浩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毋庸置疑,苍浩已经把这段谈话清清楚楚录了下来。

吕利注意到罗霸道的目光,也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却只看到两个顾客在那闲谈。

他们距离自己实在太远了,估计自己就算在这开一枪,他们都未必听得到,所以吕利非常放心:“姓罗的,你要是把这事给我办成了,以后咱们就是朋友。我在经侦支队这边可以关照你,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好吧,我想想……”罗霸道装作很犹豫的样子提出:“但一周真的不行,我刚才不是忽悠你,原来的资源确实已经调配出去。”

罗霸道越是装作为难,吕利就越是信任罗霸道:“那要多久?”

“十天。”

“十天的话……”吕利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也不差多出来的这三天,于是答应了:“那就十天,千万不要有任何闪失。”

“放心,我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了。”罗霸道忘了一句:“钱呢?”

“球场外面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所有钱都在里面。”吕利把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你直接把车开走就行了。”

“如果是别人,我得过一下数,不过对你……”罗霸道呵呵笑了笑:“我信得着你。”

“我也信得着你,不过丑话还是要说在当面……”吕利非常郑重的说道:“你要是敢卷钱跑了,或者玩其他什么花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是不是又想提醒你是什么身份?”罗霸道撇了撇嘴,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我告诉你,条子的生意我通常不愿意接,因为你是经侦支队的我才答应。我知道经侦支队是干什么的,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吕利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还有,你也知道我罗霸道做这生意不是一天两天了,信誉是有的,效率也是有的。”罗霸道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强调道:“离开我你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下家。”

“好,等你的好消息。”

罗霸道玩味的打量着吕利:“但我有个问题……”

“说!”

“这笔钱是哪来的?”

吕利的声音非常冰冷:“洗钱这一行的关键就是不要打听客户资金的来源。”

“平常我是不问的,反正都是黑钱,具体怎么来的也只是个形式上的问题。”罗霸道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但对你我得多问问!”

“因为我的身份?”

“我特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下套害我。”罗霸道说着,身上散出一股杀气:“你也别怪我,行走江湖,万事必须小心。”

“我如果是在钓鱼,会表明自己的身份?”吕利轻蔑的道:“你也不开动脑子好好想想。”

“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的谁能分清楚,也许你就是故意这样做让我放松警惕性。”罗霸道的目光变得越发阴冷:“我怕这七百八十万太烫手。”

“你放心,我不是在钓鱼,确实是着急用钱。”

“你怎么让我相信你?”

吕利直接来了一句:“你爱信不信。”

“我等一下就要去停车场提车……”罗霸道拿起吕利扔过来的那把钥匙晃了一下:“会不会突然冲上来一帮警察,把我按倒在地呢?”

“当然不会。”

“如果会,吕利,我保证你不会活着走出这个高尔夫球场。”

吕利一挑眉头:“威胁我?”

“对。”罗霸道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这地方阳光明媚,景色真特么不错,只可惜没几个客人。不过,表面上是没客人,谁知道哪个树丛就躲着几个刀手。”

罗霸道这句话摆明了是在暗示已经在这里埋伏下人,这让吕利很不高兴:“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

“我是为了保护自己。”罗霸道冲着吕利吐了一个烟圈:“如果你真是在钓鱼,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说出来,咱们两个就此别过,权当没这会儿事。否则,真要是出了状况,我罗霸道坐牢,你吕利也的横尸街头。”

苍浩通过远程声波采集设备听到这些话,不由得一挑大拇指:“罗霸道好样的!”

果然,在罗霸道强大的威压之下,吕利妥协了:“好吧,我可以告诉你,这笔钱是一个案子的赃款。我让案犯把钱全吐了出来,又让受害人申请撤销立案……过程就这么简单,我确实不是在钓鱼。”

吕利不能把信息说得更加详细,以免罗霸道对上号,知道这笔钱跟苍浩有关。

而罗霸道也很知趣的不再多问:“行了,那我放心了。”

“回见。”吕利转身向外面走去:“等你的好消息。”

罗霸道离开球场之后,没去跟苍浩会合,而是来到停车场找到了那辆面包车。

随后,罗霸道拿出电子狗围着车子仔细检查了一圈,最后在上面发现了三个追踪器。

吕利对罗霸道始终还是不放心,用这种方法追踪钱款的去向。

罗霸道的两个手下走了过来,罗霸道亲自拆下追踪器,然后交给了手下。

这些手下是罗霸道安排在这里等着的,拿了追踪器之后带到另外一台车上,然后开去了天雨楼的一家分店。

如果吕利在追踪,就会误以为钱款也去了天雨楼,而天雨楼一直都是霸道帮的据点,吕利会相信罗霸道确实是准备洗钱。

事实上,罗霸道上了面包车之后,开去了翠峰村。

苍浩和黄彬焕已经提前一步回来了,跟罗霸道会合之后,这才共同检查了一下钱款。

车子上装着几个编织丝袋子,打开以后可以看到,里面是一捆一捆的现金。

苍浩和黄彬焕用了好一阵,才把总数清点明白,正好是七百八十万,一分不少。

“妈的!”罗霸道气呼呼的道:“这个吕利竟然黑吃黑,这特么也算警察?!”

“警察也只是一个职业而已,跟我们搞房地产或者金融没区别,本质都是为了讨生活,那么行业里面自然也有好人有坏人。”冷冷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没有哪个行业天然高尚或者天然卑贱,如果有谁认为某个职业必然比其他职业更加高尚,最后一定会死得很有节奏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