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没有完美的犯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利身上不住的冒冷汗:“我女儿母亲家里有钱,关你们什么事,难道出国留学还违法了吗?”

“出国留学当然不违法,问题是你女儿的母亲比你还穷,总不能是中彩票才把女儿送走吧?”廖家珺讥讽的笑了:“你以为我只凭这份录音就来找你算账吗,我已经把你全家的财产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你们两口子的全部身家加起来都不够你女儿在外面一年的花销。”

郑跃军乜斜着吕利:“到底怎么回事?”

“我……”吕利无话可说:“我被诬陷了……”

“究竟是不是诬陷,调查之后自然会知道。”陈锐淡淡的告诉吕利:“你大概不知道吧,这几天,我们这边和纪检都接到了天河物业的投诉。七百八十万就这么没了,用脚趾头想一下也知道,人家肯定不能轻易算了。”

苍浩看着郑跃军一字一顿的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无话可说。”郑跃军缓缓站起身,突然吼了一声:“把吕利给我抓起来。”

郑跃军病休其间,一直有两个手下陪在身边,这两个手下非常忠诚,能够准确领会郑跃军的意图。

听到郑跃军这一声喊,两个手下突然冲过来,直接把吕利按倒在地。

吕利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郑队长,我是冤枉的,你要给我做主……”

吕利挣扎的太激烈,撞到了茶几,上面的很多东西稀里哗啦掉了下来。

郑跃军勃然大怒:“让他老实点。”

其中一个手下立即掏出枪来,顶在吕利的脑门上,吕利果然不敢再动了。

郑跃军冷冷的道:“还你清白也可以,但你要配合一下,这个案子我会跟进调查的……”

陈锐打断了郑跃军的话:“这个案子发展到今天,让你们经侦支队内部调查显然不太妥当,还是转交给我们警务督察部门吧。”

“这……”郑跃军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得同意:“好吧。”

陈锐拿出手铐,走过去给吕利拷上了:“我陈锐是什么人,想来你也听说过,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到底是不是冤枉的,调查之后就能知道。”

陈锐的气场非常强大,吕利一动也不敢动了,陈锐把吕利从地上拉起来,推搡着向门外带去。

廖家珺配合陈锐,一起押送吕利。

郑跃军的那两个手下见这里没自己什么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们从来都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客厅里只剩下苍浩和郑跃军,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都是一声冷笑。

“真有你的。”郑跃军冷冷的道:“这个案子,吕利做的还算是周密,没想到这都能被你给翻案。”

“你当了这么多年警察,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没有完美的犯罪。”苍浩往前走了一步,瞪着郑跃军说道:“这个案子,倒是让我对你的印象大打折扣,本来我以为你对手下有足够的约束力,眼下看起来至少吕利是没把你放在眼里、”

“他会付出代价的。”郑跃军毫不犹豫的道:“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苍浩打断了郑跃军的话:“你我都知道,吕利真正要付出代价的原因,其实不是他办了这个案子。”

“你什么意思?”

“真正原因是,他办了这个案子却没让你知道,七百八十万竟然全被他自己留下了。”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他敢这样吃独食,就算我没有找到证据,你也不会放过他。”

“看来你对我有误会。”郑跃军用手驱赶了一下苍浩喷出来的烟雾,表情平静的道:“我知道,先前我要逮捕你女朋友井悦然,让你对我心怀不满。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虽然我们之间有矛盾冲突,但我对工作是从来都不马虎的。”

苍浩一挑眉头:“真的吗?”

“当然。”郑跃军斩钉截铁的道:“我在工作上没有半点问题,吕利个人徇私枉法,不能代表我的态度。”

“你到底是不是清白的,需要调查之后才知道。”苍浩耸耸肩膀:“每个贪官在落马前都把廉政口号喊得很响!”

“欢迎你调查我。”郑跃军满不在乎的道:“你调查我,我也会调查你,你苍浩也不清白。”

苍浩笑了:“是吗?”

“很显然,这一次是你串通罗霸道下套,让吕利留下了证据。但是,罗霸道一直暗中洗钱,这件事情是真的……”郑跃军的声音有些冰冷:“经侦支队已经接到许多线报,我还没决定是不是展开调查,反正只要是查了,就肯定有人倒霉。”

苍浩听到这句话,更加明白了为什么任凭风云变幻,郑跃军却始终岿然不动。

原因说起来道也简单,那就是郑跃军总是能够找到筹码,跟对方交换。

早前,苍浩曾经跟郑跃军形成非常短暂的联盟,正是因为郑跃军可以提供一定程度帮助。

这一次也一样,郑跃军的态度非常明显,如果苍浩敢找他的麻烦,他就去找罗霸道的麻烦。

毫无疑问,郑跃军已经掌握了许多证据,就算是罗霸道现在停止给人洗钱,过去的案子也会被翻出来。

结果就是,如果郑跃军落马了,罗霸道也要坐牢。

“真有你的。”苍浩呵呵一笑:“难怪我一直都没办法把你怎么样。”

“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不是吗?”郑跃军缓和了语气:“我们之间没有原则上的分歧,互相对抗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上一次抓你女朋友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对付我……”

“打住!”苍浩打断了郑跃军的话:“我跟你不但有原则上的分歧,而且还非常的大,我跟你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

“好吧。”郑跃军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虽然我们的立场观点不同,但在有些事情上还是可以合作。”

“什么事?”

“比如说廖家珺……”郑跃军说到这里,往门外看了一眼,确定廖家珺和陈锐都没回来,这才接着道:“你在广厦警界的朋友很多,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自从邹峰死了之后,广厦警务系统群龙无首,非常混乱。而且经常有人事调整,也经常有人落马,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人出来主持大局。”

苍浩直接就道:“廖家珺去京城的时候,你把持刑事侦查局,不就是为了有机会主持大局吗!”

“我放弃了。”郑跃军果断的道:“我可以在经侦支队队长的位子上直到退休,只要能保我平安就行,更重要的是……”

“什么?”

“广厦警局局长,眼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廖家珺更加合适,但廖家珺却无法上位。”顿了一下,郑跃军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原因很多……”苍浩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说穿了其实也不复杂,廖家珺的人脉资源不足。她太年轻了,各部门的头头脑脑不把她放在眼里,更不可能允许她这个小丫头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来。”

“没错。”郑跃军点了点头“归根到底就是根基不足。”

“听你这意思是打算给廖家珺当根基?”

“我愿意全力支持廖家珺上位。”郑跃军毫不犹豫的说道:“要人出人,要钱出钱,不管需要什么,一句话就行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郑跃军微微一笑:“苍浩,你跟廖家珺认识很久了,从互相抵触到现在亲密合作,算是铁杆盟友。如果廖家珺真的能上位,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你比我更清楚。”

郑跃军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如果廖家珺能当上广厦警局局长,就意味着掌握了广厦半边天。

此后,苍浩在警务系统做任何事都会顺风顺水,一路绿灯。

但廖家珺想要攀到这个位子上来,只靠一个郑跃军,远远不够。

“你的这份心意我领了。”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眼下你先把吕利的案子办好再说吧。”

丢下这句话,苍浩转身出去了,跟廖家珺和陈锐会合之后,简单聊了几句就告辞了。

郑跃军其人做事狡兔三窟,智慧远在旧主邹峰之上,苍浩不知道他的这番话有几多真实性。

廖家珺是否能高升一步还是后话,具体到眼下吕利的这个案子,苍浩有点担心郑跃军可能打其他算盘。

赃款虽然已经追回,但吕利这种人必须被法办,安知郑跃军是不是会基于某种考虑给吕利留出一套生路。

所以,苍浩必须把案子办成铁案,于是想到了媒体,发动舆论力量。

苍浩想起自己还真认识一个记者,就是广厦卫视的陈美云。

这个女人很干练,苍浩有过几次接触,只是接触得不太深。

苍浩设法查到陈美云的联系方式,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你好,我是苍浩。”

“苍浩?”陈美云一愣:“曹氏金融的苍浩?”

“就是我。”

“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陈美云的声音略有点激动,当初在机场饭店第一次遇到苍浩的时候,她对苍浩和个人原本很不屑。可经过后来几件事,她发觉苍浩背景很神秘,身上一定有大新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