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从公司的账上出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仔细研究过廖家珺身边的每一个人……”一般思索着,吕思言一边缓缓说道:“我注意到有一个叫范文强的。”

“我知道他。”苍浩告诉吕思言:“从禁毒支队临时抽调过来的,一天到晚没什么正行,不过工作能力应该有。”

“没错。”吕思言赞同这个评价:“他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就一直在禁毒支队,所以业务非常熟练,对禁毒支队内部人事状况和各个部门也非常熟悉。他现在是副处,只要再提半格就有资格接任支队长……”

“他在廖家珺手下工作的这段时间其实很有意义,如果他能成为支队长,自发就会成为廖家珺的羽翼。”

“是的。”吕思言点了点头:“在提廖家珺之前,要先给廖家珺准备好队伍,所以我打算把范文强提起来。”

“事情差在哪?”

“你怎么知道差点事儿?”

“要是不差事儿,你能给我打电话吗。”苍浩叹了一口气:“你直接说吧。”

吕思言的回答果然很直接:“差钱。”

“需要多少?”

“二百万。”顿了一下,吕思言又告诉苍浩:“只要有这笔钱,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我就能让范文强就任禁毒支队长。同时,我们还需要另外选择一个部门,只要有三个部门的一把手支持廖家珺,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运作廖家珺自己的事情了。”

“二百万……”苍浩挠了挠头:“我现在是没办法,不过可以想想办法。”

“那是最好了。”

“第三个部门你有谱了吗?”

“拿下一个部门太费事,还不如增设一个部门更容易……”吕思言详细给苍浩解释道:“广厦有一支特警队,不过是大队编制,我准备升格成为支队。这样一来,组织机构就要扩展开,原来的特警队长已经不能胜任,我从京城空降过去一个支队长。”

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明白了。”

“原则上,特警支队只有警局局长才能调动,我这样做就等于是给廖家珺准备了一支武装力量。”顿了一下,吕思言不无得意的道:“那么廖家珺说话的分量已经足够了!”

“你确定能升格?”

“为什么不能?”吕思言自信满满:“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广厦的形势不断恶化,从国外雇佣兵潜入,到各种犯罪案件频发,原来的特警队已经不敷使用。我只要把这个理由提出来,任何人都必须同意扩充特警队的实力。”

苍浩听到这些,有点佩服这帮当官的头脑中那些弯弯绕,还真不是自己这样的军人能搞懂的。

机构改革经常被提起,本来应该是精简机构裁汰冗员,实际情况却是各种机构越改越多。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机构?

正是因应各种需要而设立的,就比如吕思言的这一次。

更重要的是,吕思言从京城空降一个支队长,不只能成为廖家珺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吕思言安插在廖家珺身边的眼线。

苍浩虽然想到了,却没说破,只是问:“其他部门呢?”

“广厦警务系统最重要的部门还有交通管理局,跟刑事侦查局一样,都是广厦警局下属的二级局。其他部门的一把手比廖家珺低了半个,这位局长跟廖家珺却是平级,所以根本不把廖家珺放在眼里。”吕思言冷笑着道:“现在廖家珺在警务系统内部最大的阻力也是来自他。”

“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打算不处理。”吕思言很无所谓的道:“有了刑事侦查局、特警支队、禁毒支队和经侦支队这四个部门支持,交通管理局就只能服从决定。”

“还有其他部门吗?”

“治安支队也跟廖家珺作梗,我打算对支队长敲山震虎一下,如果他不服从,就让他落马。”顿了一下,吕思言又告诉苍浩:“其余还有技侦支队、车管所等等,不过已经不太重要了……”

吕思言说了一大堆,苍浩听的头疼,本来就知道警务系统内部结构复杂,没想到竟然复杂到了这个程度。

又跟吕思言聊了几句,苍浩挂断了电话。

苍浩正在曹氏金融的办公室办公,刚好井悦然进来招呼苍浩一起出去吃饭,却发现苍浩面有愁容:“你怎么了?”

苍浩喟然长叹:“缺钱呀……”

井悦然无所谓的笑了笑:“很正常呀!”

“你这是什么话?”

“我自从认识你以来,你每一天都缺钱,我从来没见你说过自己有钱。”井悦然理所当然的道:“我已经我已经习惯你哭穷了。”

“这一次不一样,我需要二百万。”

“干嘛?”井悦然咯咯一笑,坐到了苍浩身边:“包养小三?”

“我不是包养小三,而是包养官员……”苍浩把吕思言的意思大致说了一下,又道:“想让范文强上位就需要二百万!”

“是吗。”井悦然正色道:“这笔钱花得值。”

苍浩没想到井悦然这么大方:“为什么?”

“我是干公关工作出来的,深切明白一个道理……”井悦然意味深长的道:“咱们这个社会,什么样的投资最赚钱?什么基金、股票、房地产其实都是BULL_SHIT,最有价值的投资是人脉投资,而在人脉当中最重要的就是官员。你的眼光要是够毒,只要投准了一个,就可能受用终生。”

“你跟我想的一样……”苍浩点了点头:“所以,吕思言给我打电话要钱,我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更何况,这一次投的还不是一个官儿,而是好几个。”

“不就是区区二百万吗。”井悦然满不在意的道:“我拿给你。”

苍浩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井悦然顿了一下,随口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种投资一般都很少从自己口袋里出钱……”

“那从哪?”

“企业呀。”井悦然笑了笑:“投官的钱可不是小数,一般人根本掏不起。”

“明白了。”

“更何况,这种投资的收益并不明确,不像你做股票什么的,可以把精准数字写在财务报表上。”井悦然淡淡然的道:“所以也犯不上自己掏钱!”

“我明白了。”苍浩马上告诉井悦然:“我知道这笔钱应该从哪出了。”

“是吗,那就好。”井悦然根本不细问什么:“正好我可以省下这笔钱。”

苍浩没跟井悦然吃饭,而是离开曹氏金融,直接赶去了天河物业。

由于天河物业被骗走的那笔钱已经落到罗霸道的手里,苍浩就直接还给了天河物业那边,不用通过警方周转,倒是省却不少麻烦。

不过,这么大数字一笔钱,警方那边还是需要履行一个程序的,所以这笔钱暂时还没有入账。

苍浩到了公司,迎面正碰见宋永斌,宋永斌一个箭步冲过来:“苍总啊,你怎么来了……”

杨永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紧紧握住苍浩的手:“苍总辛苦了。”

杨永平握着苍浩的手就不放开了,这让宋永斌有点嫉妒,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跟苍浩握手。

宋永斌装作不经意的,用肩膀撞开杨永平,随后亲切拉住苍浩的手腕:“来,苍总,来我办公室……”

宋永斌和杨永平已经知道了,苍浩如何把这笔钱追回,可以说,苍浩这是救了他们两个一命。

再加上苍浩所展现出的手腕,也让他们两个佩服不止,眼下他们两个差点就要把苍浩当成祖宗供奉起来了,完全不像苍浩刚来公司时候表现得那样轻蔑。

“苍总啊,你有什么事,直接打个电话过来,我们就帮你把事情给办了……”宋永斌笑呵呵的道:“怎么还用亲自来上班呢!”

苍浩似笑非笑的道:“你们不是说公司要严格考察工作纪律吗。”

杨永平急忙道:“考察也是考查别人,不能考察苍总,苍总负责的工作多重要呀,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宋永斌跟着一个劲的点头:“是啊,是啊,天河物业都是小生意,不劳苍总你费神的……”

“大家都知道,你来天河物业只是挂职锻炼,走个形式罢了,何必那么认真呢!”杨永波一脸的谄笑:“苍总,以后天河物业就是你家,你愿意回来玩就回来玩,要是懒得回来就在外面忙你的。不管什么事,一句话告诉我们,肯定给你办到位。”

宋永斌觉得杨永平这个马屁拍得太好了,心里不是个儿,于是对杨永平说了一句:“老杨呀,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等一等。”苍浩打断了宋永斌的话:“让杨总留下来,我有话要说。”

杨永平急忙躬身站在苍浩身前,低声道:“苍总尽管吩咐。”

“最近,我要用一笔钱,办一件很重要的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打算从公司账上出这笔钱。”

宋永斌马上明白了:“你是说追回的那笔存款?”

苍浩点了点头:“对!”

“没问题。”宋永斌当机立断:“需要多少,苍总尽管开口……当然也别太多了。”

见宋永斌这样痛快,苍浩反而有点不放心了:“你确定能行?”

“为什么不行?”宋永斌神秘兮兮的笑了:“苍总,我得提醒你一下,当初吕利要扣除二百八十万,曹雅茹总裁那边是答应了的,这说明从公司角度来说这个损失可以接受。你要拿二百万,还少损失了八十万呢,曹雅茹没有理由不同意。”

“我也这么想。”杨永平点了点头:“至于物业这边,所有事情都是咱们三个说了算,只要大家全都守口如瓶,没人知道这笔钱到底去了哪。”

宋永斌进而分析道:“这笔钱的追回方式本来就是不属于正常情况,如果是警方帮忙追回的,就有明确的记录,咱们这边的账目要对得上。但警方没经手这笔钱,到时咱们就说被李文俊给挥霍了二百万,公司也只能默认。”

杨永平嘿嘿一笑:“反正李文俊依然在逃,估计永远都抓不回来了。”

宋永斌补充道:“这里真正重要的细节是,对上面就说案子是我破的,千万不要让苍总露面。”

杨永平赞同:“我也这么想!”

吕利虽然已经落马,李文俊仍然潜逃在外,踪迹渺无。

说起来,这个案子还有一个责任人,那就是潜伏在银行的内鬼,但只要李文俊不落网,这个内鬼就找不出来。

苍浩眼下倒是懒得关心银行那边的事,只是觉得杨永平还真没说错,眼下这个机会确实可以利用:“那就这么办!”

宋永斌马上道:“我们马上就着手。”

“话说……”苍浩叹了一口气:“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贪污呢!”

“不能这么说!”杨永平正色道:“将来,曹氏集团也有你的一半,只能算你拿回自己应得的。”

“是吗?”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永斌和杨永平:“不过,你们两个也表现出了贪污这方面的才干,平常大概没少办这样的事吧!”

宋永斌和杨永平面面相觑,都不太好意思说什么,一起把头低了下去。

“放心,我没打算追究你们……”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不聋不瞎,不配当家,这个道理我懂。”

宋永斌和杨永平一起点头:“苍总英明!”

苍浩想得很清楚,指望这帮高管手脚干净是不可能的,只要能限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就行。

自己当初在曹氏地产的时候,也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那么就应该给别人同样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苍浩以后在天河物业这边,还需要宋永斌和杨永平的支持。

自己到底是继续留在天河物业,还是回集团去工作,这两个人的作用很关键。

苍浩没再多说什么,叮嘱了一些细节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第二天早晨,宋永斌就把钱转入了吕思言指定的账户,然后对曹雅茹那边汇报说:“损失了二百万!”

至于破案的经过,宋永斌把功劳完全按到自己头上,提都没提苍浩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