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曹雅茹那个闺蜜/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苍浩其实有点委屈,自己做了这么重要的工作,却不能得到相应的荣誉。

但为了更长远的规划,苍浩在这件事上就只能隐忍。

曹志鸿得知之后非常愤怒:“简直就是荒唐,这个案子是因为物业公司管理不善造成的,这二百万的损失也不应该公司承担,而是宋永斌和杨永平负责。”

“老爸,倒也不能这么说……”曹雅茹根本不知道杨永平和宋永斌已经投靠了苍浩,反而帮这两个人辩护起来:“如今,各种经济犯罪层出不穷,防不胜防,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地方就会出事,我觉得他们两个已经尽力了。”

“你这么认为?”

“当然。”曹雅茹点了点头:“银行内鬼实在太多了,存款总是出状况,这些年各地接连发生这种案子,我都有点不敢想象类似的事情是不是会发生在我们其他公司身上。不管怎么说,宋永斌还是很能干的,在警方贪污渎职的情况下,还能把这笔钱给追回来。”

曹志鸿同样不了解真相,只以为真是宋永斌的功劳,很无奈的道:“那倒是……”

“反倒是苍浩……”曹雅茹有点不屑的道:“让他去天河物业坐镇,本来就是解决那里的麻烦,结果这一次他什么都没做。”

曹志鸿不想谈论苍浩,岔开了话题:“你打算怎么处置宋永斌?”

“给个行政警告处分,原职留用察看,只要不再惹出大麻烦就不追究了。”

“也好。”曹志鸿点头赞同道:“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以后他做事肯定兢兢业业,不敢再犯错。”

“我也是这么想。”曹雅茹看了一下时间,告诉曹志鸿:“我要出去一下。”

“有事吗?”

“晚上有一个酒会,一个闺蜜请我去。”

“好。”曹志鸿点了点头:“早去早回。”

曹雅茹跟曹志鸿的交流,从表面上看很正常,事实上曹雅茹很不开心。

这一次天河物业丢了七百八十万,曹雅茹心里其实有点小小的兴奋,因为以苍浩爱管闲事的性格肯定要介入参与,更重要的是以苍浩的能力又肯定能解决。

那么曹雅茹就有足够的理由把苍浩留在物业公司,熟料,根据宋永斌反映上来的情况,好像苍浩在那边就是混吃等死,什么工作都不干。

曹雅茹本来想在父亲面前狠狠告一状,指责苍浩尸位素餐,但曹志鸿根本不想谈苍浩的事。

这让曹雅茹有一种预感,苍浩和父亲可能暗中策划着什么,而且还瞒着自己。

曹雅茹换上一身晚礼服,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凯宾斯基大酒店,进门之后出示了请柬,正好碰见自己的闺蜜。

曹雅茹这样的白富美,闺蜜自然也是白富美。

陈望雪,重庆人,标准的富二代,她的父母经营着一家著名火锅连锁企业,在重庆当地非常有名。

前几天,不管什么哪个行业都想往房地产领域踏足,连涮火锅的都觉得盖房子更挣钱,于是陈望雪被父母派到广厦来开辟市场,就这样认识了曹雅茹。

陈望雪的生意做得一般,倒是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关系最好的就是曹雅茹。

看到曹雅茹,陈望雪用略带有点重庆口音的声音招呼:“来,跟我去卫生间,我要补个妆。”

陈望雪的身高与曹雅茹相仿,今天穿着一身晚礼服。

进了卫生间后,她站在梳妆镜前,从首饰盒中取出项链戴上,又从随身带着的LV包里拿出一件手心大小的精致梳妆盒。

随后,她扣住盒子背后的暗纽,轻轻一按,梳妆盒弹开,露出了一面小镜子。

她一手举着镜子,一手开始补妆:“小茹呀,你单身多久了?”

“你这个问题很奇怪……”曹雅茹笑了笑:“我一直没有男朋友,根本一直都是单身!”

“太可惜了……”陈望雪摇了摇头:“你这么优秀的条件,竟然没谈过恋爱,说出去谁信啊。”

“事实如此……”曹雅茹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谈恋爱吗……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过……”

陈望雪看了曹雅茹一眼:“你不会是一直在等什么人吧?”

“不说这个行不行。”曹雅茹听到这句话,顿感一阵心酸,这些年来,自己可不就是在等着一个人,等着那个从小到大都需要自己保护的傻小子。

如今,那个傻小子从国外回来了,却已经跟记忆中完全是两个模样。他狡诈、凶悍、残忍,从来让别人猜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

而曹雅茹与他之间的关系,也悄然嬗变,曹雅茹越来越担心他会危及自己的地位。

小时候家里很穷,如果曹雅茹只有一个苹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分一半给他。

如今,曹雅茹有一座金山,却不愿意分一半给他。

曹雅茹在心里不住的问自己:“到底是他变了,还是我变了,又或者是我们两个都变了?”

“你在想什么呢?”陈望雪见曹雅茹不说话,又瞥了曹雅茹一眼:“我是想说,今天晚上给你介绍一个帅哥,你可一定要把握机会……”

“你什么时候开始拉皮条了?”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幸福吗,怎么能是拉皮条呢!”轻哼了一身,陈望雪有点不满的道:“我可告诉你,这个男人相当优秀,错过这个机会可就没有了。”

曹雅茹叹了一口气:“你眼光那么高,能让你称赞优秀的男人,应该真的很难得吧。”

“当然了。”看了看卫生间里没有其他人,陈望雪才接着说道:“他父亲是京城的高管,母亲经商,过去在哈佛学习工商管理,然后一直住在京城。”

“来广厦玩?”

“不是玩,而是留下来。”顿了一下,陈望雪又道:“你也知道,京城的形势如今很紧张,反腐一茬接着一茬。那帮高官子弟一个个噤若寒蝉,都非常低调,唯恐惹出什么麻烦连累了老子。所以,他家里人就把他派到广厦躲一下风头,正好管理他母亲家族在这边的生意。”

“既然他一直住在京城,你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从小就认识他。”陈望雪告诉曹雅茹:“他老爸当年就是在山城重庆崛起的,从局长到区长再到市长,然后才被调去京城。他爸当市长的时候,我们两家住隔壁,经常在在一起玩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他叫谢忠,我告诉你哈,不只是家世背景好,他这人也非常帅气。”轻哼了一声,陈望雪略有点不屑的道:“我知道,过去的市长邹峰追过你,也是个富二代。不过,他跟谢忠完全在两个层面,谢忠能甩他好几条街。”

“邹峰都死了这么久了,还提起他干什么。”曹雅茹轻轻摆了摆手:“这么好的男人你自己为什么不留着?”

“你以为我不想吗?”陈望雪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两个从小就认识,互相之间只有亲情。你要说我是不是喜欢这个人呢,当然喜欢了,但这不等于爱,让我跟他同床共枕是一点兴趣没有的。”

“你啊你,说着说着,就说到床上那点事了。”顿了一下,曹雅茹很认真的问:“你是说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就不可能成为情侣?”

“当然了。”陈望雪的回答同样很认真:“因为两个人之间太了解了,而男女关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神秘感呀,没有神秘感,你对这个人怎么可能有性趣呢!”

很多人都知道邹峰追求过曹雅茹,不过曹雅茹如今提起这个人来,却是淡淡的没有一点感觉,似乎从来不曾心动过。

但听到陈望雪后面这些话,曹雅茹心中却是有些酸痛,自己跟苍浩之间不就是太过了解了吗,所以没有走到一起的可能。

可曹雅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道理不适合用在自己身上,因为苍浩中途离开了很多年,而且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陈望雪和谢忠之间没有这样的经历。

“话说,我听人讲,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陈望雪很好奇的问:“现在也在曹氏集团工作?”

“是啊……”曹雅茹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你都有发小,难道还不允许我有吗……”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发小,我建议你和我一样,也只停留在发小这个水平上就可以了。”呵呵一笑,陈望雪略有点不屑的道:“你这个发小和谢忠还不一样,谢忠有自己的事业,他呢,还得靠着你们家的荫蔽,在你父亲的企业打工,真是一点本事都没有啊。”

“要不是咱俩这么熟了,我一定撕烂你的嘴。”曹雅茹气呼呼的道:“我最讨厌别人评论我的家事!”

陈望雪咯咯笑了起来:“你要是敢撕我的嘴,我就撕你的B!”

曹雅茹脸色一红:“你这死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说!”

“好了,不跟你闹了。”陈望雪又是咯咯一笑:“快点跟我出来吧,谢忠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

还这让陈望雪说着了,两个女孩刚离开卫生间,就碰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名贵西装,举手投足都非常优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