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京城谢忠谢公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男人在社会上,肯定会引得不少女孩子倒追,不过曹雅茹并不怎么感兴趣。

她在各种社交场合,实在见多了这样的男人,远的不说,陈望雪刚才提起的邹峰当初也是这幅样子,可原形毕露之后确实让人那么感到恐惧。

陈望雪急忙招呼了一声:“谢忠,你来了一下。”

谢忠走过来打了个招呼:“小雪你什么时候到的。”说着话,谢忠看到了曹雅茹,微笑着问:“请问这位美女是……”

陈望雪急忙道:“曹雅茹。”

“哦,我知道,小雪经常跟我提起你的……”谢忠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曹女士在广厦商界可是鼎鼎大名呢,今天才有机会见到,实在是我的荣幸。”

“谢谢。”曹雅茹的脸上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你们发小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曹雅茹本来想要告辞,陈望雪却适时的打断了曹雅茹的话:“小茹,我看到那边有两个朋友,我去招呼一下,你们两个聊着。”随后,陈望雪又叮嘱谢忠:“照顾好我的闺蜜。”

说着话,陈望雪冲着谢忠挤了挤眼睛,谢忠赶忙道:“放心好了。”

等到陈望雪走开,谢忠很殷勤的对曹雅茹道:“我们找个地方坐吧。”

“好。”

谢忠马上在角落找到一个位子,周围有绿植环绕,在这酒会里闹中取静,很是不错。

但不管谢忠多么殷勤,曹雅茹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使得两个人之间有点尴尬。

谢忠为了缓解尴尬,讲了几个并不好笑的笑话,曹雅茹的脸上倒是出现了一丝笑意,能看出来很敷衍。

“抱歉……”谢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不是一个很讨喜欢的人。”

“不,跟你没关系……”曹雅茹略有些歉意的道:“我只是在考虑一些企业管理上的事,有点头疼……”

“是吗。”谢忠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也听说曹氏集团很麻烦。”

“谣言。”曹雅茹脸色有点不悦:“曹氏集团各项业务蒸蒸日上,怎么就麻烦了?”

“我说的不是生意这方面……”谢忠笑了笑,叫过侍者,要了两杯鸡尾酒,把其中一杯放在曹雅茹面前:“你懂我的意思。”

“不,我不懂你的意思……”曹雅茹摇了摇头:“你有什么话最好说在当面。”

“那好吧,我说了……”深吸了一口气,谢忠略有点无奈的道:“曹氏集团虽然是曹志鸿先生一手创办的,不过严格来说也算是一家家族企业,曹志鸿先生本人当然就是家族第一代。”

曹雅茹点了点头:“这个当然。”

“所有家族企业都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如何选择接班人……”顿了一下,谢忠意味深长的道:“我们都知道九子夺嫡这个典故,康熙的九个儿子争夺皇位,几乎用尽了各种手段。家族企业的接班人之争也同样残酷无情,什么亲情道义责任都可以化作浮云,只有权利和金钱才是最实实在在的东西。当然了,这类事有时在大陆似乎不是特别明显,因为一胎化的计生政策,很多企业创办人只有一个孩子,所以这种争斗往往只出现在传承日久的大家族。”

曹雅茹猜到谢忠想要说什么了,脸色有些阴暗:“没错。”

“所以,坊间盛传,曹氏集团就面临这样的争夺。”谢忠观察着曹雅茹的神色,很小心的道:“曹志鸿先生有一子一女……”

曹雅茹很想纠正,父亲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可苍浩又确确实实是父亲的义子,几乎跟亲儿子没两样。

所以曹雅茹没说话,谢忠接着又道:“曹志鸿先生的亲生女儿是你,还有一干儿子苍浩,现任曹氏金融总裁……”

“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

“我知道的更清楚的是,曹志鸿先生未来如果退休,集团董事长只有一个人能担任。”谢忠一字一顿的道:“不是你就是苍浩。”

曹雅茹略有点尴尬:“这个……倒也可以这么说吧。”

“我不是想挑拨你的家庭关系,但我必须提醒一下……”谢忠若有所思的道:“让苍浩就任董事长,你肯定是不愿意的。可如果你来当董事长,又怎知苍浩是不是答应。”

曹雅茹轻哼了一声:“你有点说多了。”

“既然已经说多了,那我就说的更多一点。”谢忠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更不知道曹志鸿先生打算让谁接班董事长……”

“你给我听好了……”曹雅茹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我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我不管苍浩怎样,我从小就在父亲身边学习如何做生意,对曹氏集团的掌控力度也没有人能够超越我。”

谢忠摇了摇头:“我不这么想。”

曹雅茹听到这话倒是有点好奇了:“为什么呢?”

“官场和商场有一个共通的道理,那就是一个人如果做到足够高的位子上,在中层和基层必须有足够的支撑。”谢忠很小心的说了一句:“苍浩在这一方面远远胜过你。”

“怎么可能。”曹雅茹直接否定了这种说法:“我是跟着曹氏集团一起长大的,从创业时候开始的那些老员工,到后来聘请进来的职业经理人,没有谁比我更熟悉。”

“那又怎么样?”

“应该说还需要什么?”

“你对曹氏集团确实熟悉,在曹氏集团也确实有你的很多支持者,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顿了一下,谢忠详细分析起来:“曹氏集团过去经营的是加工制造业和进出口贸易,你对曹氏集团的熟悉也仅止于这两个领域,但曹氏集团现在转型,正在渐渐砍掉这两个产业。”

“这……”曹雅茹不得不承认谢忠说的事实:“我们确实卖掉了很多工厂……”

“根据曹志鸿先生的蓝图,未来曹氏集团的重点将是房地产行业和金融,前者的骨干力量自然就是曹氏地产了。苍浩就是在曹氏地产成长起来的,从普通员工一直干到了高管阶层,上上下下的人他全都熟悉。”摇了摇头,谢忠提醒曹雅茹:“苍浩的铁哥们姚军辉,原来是第一副总裁,后来带着一批人出去创业,他们这一帮全都是曹氏地产的元老,对公司上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熟得不能再熟。毫无疑问,姚军辉肯定会支持苍浩……再说苍浩的女朋友井悦然,这个女人更不得了,从公关部到金融事务部再到市场部,集团主要部门几乎走了一圈。她本来就是干公关出来的,太擅长拉拢人际关系,肯定在这些部门积累下了不少实力。”

曹雅茹点点头:“继续说。”

“你现在的身份是曹氏集团副董事长兼曹氏地产总裁,但你真正能掌控的只有项目部,总经理并雪是你带去的亲信。我还是那句话,你对曹氏地产的掌控,被苍浩甩出去好几条街……”叹了一口气,谢忠继续挑拨:“再说曹氏集团另一个重要发展方向——金融,骨干力量自然就是曹氏金融公司了,这个更不用多说,因为这个公司就是苍浩亲手组建的,而且一直被苍浩把持着。”

曹雅茹对谢忠从刚开始的抗拒,到听了这些话之后,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了。

当初,苍浩投靠姚军辉,让曹雅茹产生误会,认为苍浩见利忘义,出卖了自己和父亲。

后来苍浩的卧底身份曝光,曹雅茹的思想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觉得自己错怪了苍浩,一度很是愧疚。

可曹雅茹此时回想起来,思想再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她对苍浩却又有些不满了,苍浩明明可以把姚军辉置于死地,为什么最关键的时候却放了姚军辉一马。

让谢忠这么一说,曹雅茹觉得肯定是这样,那就是苍浩正在积累人马准备夺权。

还有那个井悦然,一天到晚在公司上蹿下跳的,肯定是暗中在帮苍浩做事。

这让曹雅茹觉得自己被耍了,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团结一起可以团结的力量。”顿了一下,谢忠告诉曹雅茹:“我刚才没说,曹氏集团第三大产业是娱乐,骨干力量就是刚收购的海天娱乐,而海天娱乐有三个实权人物。曹志鸿事实上是把苍浩派去管理海天娱乐,这三个实权人物跟当年的姚军辉一样,是跟着海天娱乐一起成长起来的元老,他们肯定不服苍浩。”

“你的意思是让我争取车海军那帮人跟苍浩鼎足而立?”曹雅茹豁然站起,冷笑着道:“谢先生,你今天说的确实太多了,尤其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不该干涉我的家事。”

“这都是坊间传言……”谢忠有点尴尬:“我只是复述一遍……”

“你不只是复述,还做了不少功课。”曹雅茹轻哼一声:“你对曹氏集团的组织架构,主要管理人员的履历,竟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你实在是太有心了。如果你不是陈望雪介绍给我的,我倒要怀疑你别有用心了。”

谢忠赶忙解释:“你误会了……”

“我没误会什么。”曹雅茹冷冷的道:“这样的谈话,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