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理想国与哲学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打断了陈望雪的话:“你还是先替自己担心吧,至于我会怎么样,就是后话了!”

苍浩说着话,突然放倒了陈望雪的车座,陈望雪跟着倒了下去。

随后,苍浩抓住陈望雪的双脚,用力把双腿举了起来。

陈望雪用力挣扎起来,但身上系着安全带,根本直不起身。

苍浩扒掉了陈望雪的高跟鞋,不顾陈望雪拼命踢打双腿,又抓住丝袜往下一拽。

陈望雪穿的不是连裤袜,而是普通高筒丝袜,苍浩只是一撸就拽掉一只,最后又是一撸拽掉另一只。

陈望雪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救命呀……”

苍浩根本不理会,用一只丝袜把陈望雪的脚踝捆了起来,然后绑在了方向盘上。

紧接着,苍浩抓住陈望雪的双手,用另一只丝袜把手腕捆在了一起。

结果,陈望雪被非常尴尬的固定了姿势,因为双手被束缚,无法解开安全带。

同时双脚又被系在方向盘上,她根本没办法站起身来。

接下来,苍浩要做什么似乎就显而易见了,陈望雪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

没等陈望雪把话说完,苍浩把陈望雪身体翻过去,掀起了裙子。

刚才的挣扎过程中,陈望雪的裙裾不住的飞起,露出了雪白的大腿,还有形状极好的臀部。

苍浩丝毫不怜香惜玉,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陈望雪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皮肤上留下通红的巴掌印。

陈望雪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你……你要干什么……”

苍浩耸耸肩膀:“我刚才不是已经回到你这个问题了吗。”

陈望雪再次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救命……”

苍浩觉得陈望雪的声音太烦,很想把陈望雪的嘴堵上,可又没有合适的东西。

于是,苍浩索性脱掉了鞋,然后脱下自己的袜子,就要塞进陈望雪的嘴里。

陈望雪拼命甩头想要躲开,苍浩一只手按住她的头,另一只手硬是把袜子塞进去。

陈望雪终于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把眼线冲花了。

接下来,苍浩似乎就应该开始“啪啪”了,但苍浩并没这么做,而是悠然抽起了烟。

等到一支烟抽尽,苍浩弹飞了烟蒂,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看过《理想国》吗?”

陈望雪不明白苍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用力摇了摇头,发出一连串“呜呜”的声音。

“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写到,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把普通公民,事实上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看做一群被囚禁在洞穴里的囚犯。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墙上的影子,也就是真正事物留下的投影,而他们往往无法理解这些投影。”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只有哲学家,才能从洞穴中走出来,来到阳光之下,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以及所有事物的本来面目。”

陈望雪还是不明白苍浩的意思,但有点被这番话吸引住了,眼泪巴巴的看着苍浩,没再挣扎,也没再发出声音。

苍浩告诉陈望雪:“苏格拉底认为,如果哲学家再次回到先前所生活的那个洞穴当中,那么他非常适合统治那些穴居者,也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为什么?因为他看到了太阳,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吗?”

陈望雪摇了摇头,又是一阵“呜呜”声。

“哲学家并不是某种职业,而是一种思想上的境界,而我就是这样的哲学家。”苍浩俯低了身体,面对面的看着陈望雪:“我曾经历了黑暗,也曾见到了阳光,我清楚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也很了解这个世界是怎样运转的。虽然我出身很屌丝,但我比你们这些二代更有资格统治这个世界,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望雪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因为苍浩这番话似乎有点深奥,超出了她的理解能力。

“或者我换一种说法吧……”苍浩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陈望雪喷了一口烟雾:“你们这帮二代,不管官二代还是富二代,起点比普通人要高很多。不只是你们的奋斗起来更加容易,同时也正是因为你们站得高所以能看得更远,很多屌丝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我是承认的。同时,你们所拥有的社会资源和渠道,使得你们获取信息要更加便捷和准确,往往屌丝们还在懵懂无知的时候,你们已经清楚知道一切。某种程度上,也正是这种信息上的不对称,使得你们更具备统治别人的优势。”

陈望雪这一次点了点头,目光不无得意。

“但我跟其他屌丝不一样,至于我经历过什么,你没资格知道……”苍浩笑着摇了摇头:“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你们这帮二代站在高处看问题,所以很多时候不懂底层的事情。而我是从底层混到了高层,所以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非常全面也更加透彻,我对你们也有信息上的不对称,只要我愿意就可以统治你们。所以,不要跟我提曹氏集团或者曹雅茹,既然我可以征服你们所有这帮二代,又怎么会把目光局限在某个企业或者某个人。”

看了一下时间,苍浩叹了一口气:“好了,我不跟你废话了,还要去忙工作。”

说着话,苍浩打开了车门,陈望雪急忙发出一阵“呜呜”声。

苍浩回头看了一眼,在捆着陈望雪手腕的丝袜上摆弄了几下,随后又道:“过一会儿你就能挣脱了。”

说罢,苍浩下了车,快步离开,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陈望雪发现手腕那里果然松了许多,拼命开始挣脱。

虽然她的丝袜很结实,但弹性也很好,过了一会,就像苍浩说的一样,她果然挣脱开来。

紧接着,陈望雪从嘴里拿出苍浩的袜子,急忙扔到了车外。

袜子倒是不臭,但有苍浩的体味,陈望雪差点吐了出来。

她顾不上解开双脚,打开安全带后,趴到车窗外一阵干呕。

过了好一会,陈望雪感觉好多了,这才解开了系住脚踝的丝袜。

长叹了一口气,陈望雪靠在车座上休息,心中五味陈杂。

有那么一度,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奸|污了,没想到苍浩竟然放过了自己,还说了一大堆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

这让陈望雪意识到,或许苍浩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屌丝,当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她能从苍浩的目光中明确感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丝袜已经坏了,不能再穿,陈望雪团起来扔弃储物箱里,把车子发动起来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在路上的时候,陈望雪突然有了疑问,自己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苍浩对自己不可能不动心。

她今天穿的内裤非常薄,非常性感,刚才苍浩根本不需要做太多,只要把内裤翻开一下就可以侵入自己的身体。

苍浩为什么没这么做?

陈望雪怀疑自己可能无法吸引苍浩,可这又不合常理,没有男人不会被自己征服。

陈望雪进而怀疑:“难道苍浩是弯的?”

同时,陈望雪感到身体有些燥热,一团火焰从小腹扩展开来,迅速蔓延到了全身。

为什么会这样?

陈望雪品味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突然发觉是那么的刺激,自己似乎有点享受。

“不行!我不能这样!”陈望雪用力摇了摇头:“愿意给我做牛做马的男人都有的是,我怎么可能喜欢被男人那样对待!”

在胡思乱想见,陈望雪把车子开到一处别墅。

这里是谢忠在广厦刚买的宅邸,陈望雪来的时候,谢忠正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喝茶。

陈望雪脸色通红,步伐发飘,谢忠一愣:“你怎么了?”

“没怎么……”陈望雪坐到了谢忠对面:“我看到苍浩了……”

这话刚一说出口,陈望雪觉得自己的嘴里还有苍浩袜子的味道,差一点就要吐了出来。

谢忠没问苍浩的事,而是很关切的对陈望雪道:“你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是啊,今天早晨起来就不太舒服……”陈望雪哪好意思说,被苍浩用自己的丝袜捆起来,又被苍浩的袜子塞住了嘴。

谢忠又问:“你跟苍浩的见面似乎不太愉快吧?”

“当然不愉快,可那又怎么样?”陈望雪轻哼了一声:“他终归是一个屌丝!”

“不。”谢忠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你的情绪不太对,是不是被苍浩的什么话刺激到了?”

“刺激我?他有那本事?”陈望雪急忙摇了摇头:“只不过他讲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谢忠饶有兴趣的问道:“什么话?”

“理想国与哲学家……”陈望雪把苍浩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随后非常鄙夷的道:“这个屌丝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哲学家!”

谢忠却没那么轻松,站起身在院子里来回走着,面目阴沉,也不说话。

陈望雪问了一句:“你怎么了?身体也不舒服了?”

“我觉得苍浩这一番话耐人寻味。”谢忠转回身坐下,意味深长的道:“他应该是一个很有经历的人,而且他的经历超出了你我的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