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如此麻烦的女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洁立即道:“你呀……你可以帮我说话,”

“不是我打击你……”夏明琪轻叹了一口气:“现实社会,人们之间利益是要有交换的,我帮你说话能获得什么回报,”

杨洁一时无语:“这……”

“难道是物业费帮我打折吗,”夏明琪咯咯笑了起來:“可我又不住在你们小区,”

这句话一出口,夏明琪就不再理会杨洁,转而跟其他女员工聊起各种娱乐圈八卦,

这一个饭局,基本上夏明琪都把杨洁晾在一旁,其他女员工围着夏明琪转,自然也不会理会杨洁,

杨洁感到自己被羞辱了,她表面上装作很淡定满不在乎,事实上恨得咬牙切齿,

“好啊,夏明琪,你不是揶揄我吗……”杨洁恨恨不已的想到:“你以为我上面沒人,”

夏明琪和其他女员工都把杨洁当成普通员工,却不知道杨洁上面是有人的,那就是苍浩,

既然苍浩上了杨洁的肚皮,那就得给杨洁办事,

杨洁恨恨不已的吃完这顿饭,回家之后一夜沒睡好觉,等到第二天上班來了公司,直接闯进苍浩的办公室,

苍浩今天刚好在物业公司,看到夏明琪进來就是一愣:“有事,”

杨洁看了看走廊外面沒人,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直接走过來坐到了苍浩的办公桌上:“苍总啊,你上次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帮我想想办法……”

“什么事,”苍浩马上想起:“你是说调进总公司,”

“对啊,”杨洁愤愤不已的道:“昨天跟总公司一帮女员工吃饭,她们一点都看不起我们这些子公司的人,这口气你可得帮我出了呀,”

“问題是总公司现在各个部门都不缺人,”苍浩看着杨洁的大腿,担心接下來会做到自己身上,

果不其然,杨洁一挪屁股,果真坐到了苍浩的大腿上:“苍总啊,我可是你的人,我这面子要是丢了,你也就跟着沒面子,”

“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人了,”

杨洁在苍浩的小弟弟上轻轻掐了一把:“你说呢,”

荀柏松在汤里下了伟哥,沒能把苍浩和荀海璐撮合一起,反倒让苍浩上了杨洁,

苍浩爽则爽矣,但也非常无奈:“有谁知道咱们的关系吗,”

“眼下还沒有……”杨洁轻叹了一口气:“不过呢,我要是继续留在物业这里,可就很难说了……”

这女人竟然敢威胁自己,苍浩很想把她活活掐死,可是回想起那份紧窄却又很舍不得:“这就对了,如果我现在就把你调到总公司去,肯定会有风言风语,不如再等一等,总公司那边出缺了,我想办法把你安排进去,”

“出缺还不容易,”杨洁轻哼了一声:“你是总裁,位高权重,随便开除一两个不就得了,”

“这不公平,”苍浩耸耸肩膀:“大家的工作干的都好好的,我凭什么给人家开除了,”

“那这对我就公平了,”杨洁说着话,开始在苍浩的腿上蹭來蹭去:“你就帮人家想想办法吗,”

苍浩实在沒有办法可想,只能继续敷衍:“等等看吧,让我找个机会再说……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吧,”杨洁果然站起身,不过沒有离开,而是叉开双腿骑站在苍浩的腿上:“你可答应我了,要尽快想办法,”

杨洁的裙子很短,苍浩只要一弓腰,就能看见里面的小内|裤,不过苍浩此时沒这个心思:“我都说答应你了,尽管放心好了,”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杨洁终于迈步向外面走去:“你可不许忽悠我,”

杨洁刚打开办公室门,刚好宋永斌要进來,见杨洁神色有异,急忙转身就要走,

苍浩招呼了一声:“宋总你有什么事吗,”

“沒事,沒事……”宋永斌满脸赔笑:“苍总你慢慢玩,”

“我玩什么了,”苍浩脸色涨得通红:“你给我进來,”

然而,不管苍浩说什么,宋永斌就是不回头,一溜烟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杨洁跟在宋永斌后面,也去了宋永斌的办公室,宋永斌一回头就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杨洁轻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宋总啊,我觉得吧,咱俩的关系也该有个了断了,”

宋永斌急忙点头:“沒错,”

“我现在有更好的主儿了,你也该放手了……”杨洁又是叹了一口气:“他对我非常好,”

宋永斌嘿嘿一笑:“能不能知道你的主儿是谁,”

“这个你就不要关心了,”杨洁断然说道:“反正呢,级别比你高,赚的比你多,”

刚才杨洁从苍浩办公室出來,宋永斌就怀疑这两个人有事儿,此时再听杨洁这么一说,宋永斌基本就可以断定这个猜测了:“那我就不问了……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吧,”

“我当初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你答应,能给我调到总公司,可你一直都沒把事情办了,”哼了一声,杨洁很不满的道:“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总该有点补偿吧,”

“分手费是吗,”宋永斌急忙问:“你要多少,”

“二十万,”

宋永斌一咬牙,答应了:“沒问題,”

杨洁喜笑颜开:“这还差不多,”

二十万能甩掉这个烫手的山芋,宋永斌觉得还是挺划算的,只是这个山芋从此以后属于苍浩了,宋永斌有点担心苍浩被烫到:“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件事,你那个新主子跟我可不一样,你最好不要在他身上打什么歪主意,”

“那就不管你的事了,”杨洁拍了拍桌子:“赶紧开支票,”

杨洁和宋永斌结清帐之后,杨洁自动就成了苍浩的人,不过苍浩眼下顾不上杨洁,而是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过了沒几天,接连传來消息,治安支队有几名领导因为各种违纪问題接受组织调查,

吕思言先前曾经说过,打算对治安支队敲山震虎一下,让治安支队服从廖家珺的领导,

要想直接扳倒支队长这个级别的领导,多少还有些难度,但支队长下面的头头脑脑,被推出來祭旗就很容易了,

结果,苍浩很快从其他方面收到消息,治安支队方面表示刑事侦查局人手不足,愿意派遣一批警察过去协助工作,

这说明治安支队屈服了,廖家珺前进的道路上又少了一层障碍,

吕思言提起的另一件事情也落实了,特警队提升为特警支队,承担反恐职能,直接接受警局局长领导,

为此,吕思言还从京城空降了一个支队长,叫孙智勇,据称是非常有经验的反恐专家,

由于警局局长眼下暂时空缺,特警队暂时归属刑事侦查局指挥,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这是扩充了廖家珺的实力,

又过了两天,另外一个消息传來,范文强担任禁毒支队支队长,

苍浩这边刚看到新闻,马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嚷嚷着:“喂,是苍总吗,我是范文强呀,”

“是范支队长呀,你好……”苍浩笑呵呵的道:“我刚看到新闻,要恭喜你升官了,”

“好说,好说,还不是依靠大家支持吗,”范文强的声音非常兴奋:“为了感谢大家,今天我在聚贤楼设宴请客,希望苍总一定要赏光呀,”

苍浩答应了:“沒问題,”

到了预定的时间,苍浩买了点礼品,直接赶去聚贤楼,

苍浩本來以为能见到很多领导,实际上沒有,范文强邀请的都是禁毒支队和刑事侦查局两边的同事,还真沒有几个当官的,

当然,廖家珺來了,毕竟她眼下是范文强的直属领导,

非常显然的是,范文强根本不知道所有这些是背后有着怎样复杂的纷争,完全以为自己这一次提职是天上掉下來的馅饼,

所以,范文强表现的很兴奋,不住的招呼着喝酒,

说起來,酒桌上的气氛非常热烈,这些警察不是各个都像范文强这样单纯,他们在体制里面混久了很有政治头脑,不止一个人看明白了当下的形势,

范文强的提职意味着廖家珺即将高升,结果就是范文强虽然是这个饭局的主人,但大多数人都在拍廖家珺的马屁,

范文强倒是不在乎这些,觉得今天只要是能來的,就是自己的哥们,

趁着别人都围着廖家珺的功夫,范文强凑到苍浩身边,举起酒杯:“來,干一个,”

苍浩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随后把杯子一倒,滴酒未出:“恭喜了,”

“谢谢,”范文强不住的道:“苍总贵人事忙,我本來以为请不动你呢,你既然來了就是给我面子,”

“其实我有点意外,咱们两个不算熟,你为什么会请我呢,”

“咱來虽然只见过两面,但我感觉跟你特别投缘……”范文强嘿嘿一笑:“还有,你跟廖局长是哥们,请廖局长当然要请你了,说起來,廖局长真是我的福星呀,我本來以为这辈子也就在这个位子上混到退休,沒想到临时帮助廖局长协助工作竟然还给我带來官运了……等一下我还要给廖局长敬酒,”

苍浩发现范文强还真是懵懂无知:“你真不知道这一次你为什么会提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