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怎么样升的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文强想都不想就回答:“因为我工作出色呗,”

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工作出色的人有很多,”

“这……”范文强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说起來,这一次提职确实有点怪,正常的推荐、考核一概略过,直接就下了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是下令之后才知道的……”

“我问你个问題……”苍浩拖着长音问道:“你当警察这么久了,属于哪个派系,”

“哥从來不站队,”范文强断然说道:“我是实干派,能坐到今天的位子上完全是靠工作成绩,可能你以为我这人沒正经样儿,但我干工作可是一点都不马虎的,”

苍浩微微一笑:“那么你现在有派系了,”

范文强有些明白了:“难道……是廖局长,”

“你在禁毒支队一直沒获重用,在刑事侦查局临时协助工作却被提拔了,不管你自己怎么想,其他人都会很自然的把你看成廖家珺的党羽,”

“无所谓,”范文强摆了摆手:“我都说了,廖局长是我的福星,跟她干工作沒错的,再说了,廖局长这人很正派,也是我效仿的榜样……”

“那就好,”苍浩略点了一下头:“你就跟着廖局长好好工作吧,不会有错的,”

“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范文强皱着眉头说道:“苍总,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朋友,你有话能不能说在当面,”

“那我就说了……”苍浩看了看周围,确定沒人注意自己这一边,这才接着道:“廖家珺现在的位置非常尴尬,”

“这个我明白,”范文强点了点头:“要么往前进一步,要么万劫不复,她干了太多不该干的工作,警务系统很多人都恨死她了,只要她出现一点状况,都会有一群人上來狂踩,所以她有进无退,只能往前进一步,可这阻力重重呀……”

“很多人反对廖家珺,但也有很多人支持,廖家珺必须担任警局局长,”苍浩毫不犹豫的道:“上面现在有人在给她办事,需要下面也有人支持她,”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范文强可不傻,马上听懂了:“你放心,以后我就是廖局长的嫡系,谁敢跟廖局长过不去,先过我这一关,”

范文强信誓旦旦,态度真诚,只是谈到这些事之后,气氛就有点压抑了,

刚好这个时候,廖家珺走了过來,跟苍浩说了一句:“我有事儿跟你说……”

苍浩马上起身跟廖家珺走到一旁:“什么事儿,”

“陈若曦的案子快完事了……”廖家珺看了看周围,又道:“法庭明天就会宣判,如不出意料,最高法会在最短时间内通过死刑复核,然后行刑的速度也会非常快,归根到底一句话,特事特办,我为了推动办案进程几乎用尽了全部资源,”

“谢谢你,”

“你到底要干什么,现在是不是可以交个实底了,”

“我要陈若曦在被送去行刑的路上出一点状况,”

廖家珺一惊:“什么样的状况,”

“也沒什么,只要让所有负责押运的人员离开十分钟……”苍浩一字一顿的重复:“十分钟就行,”

廖家珺沒再追问,只是点了一下头:“我尽量,”

苍浩吃过饭之后就回去休息了,转过天來,就像廖家珺说的一样,法庭正式宣判陈若曦犯有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廖家珺做的很细心,这条信息沒见媒体,尽量控制舆论不去注意这个案子,

罗霸道和陈平马上赶到翠峰村來找苍浩,陈平见面就嚷嚷:“老大,我妹可被判死刑了,接下來该怎么办,”

“接下來就很简单了,”苍浩问罗霸道:“那个李美娜怎么样了,”

“就按你交代的一样,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然后喂安眠药让她睡觉,”罗霸道嘿嘿一笑:“麻痹,这几天下來,这娘们还胖了不少呢,”

“这就好办了,”苍浩点点头,告诉陈平:“原则上,亲属可以见最后一面死刑犯,你要设法给你妹拍几张照片,记录下她上刑场之前是什么样子,”

陈平急忙点点头:“我明白,”

“你妹当天穿什么衣服、弄什么发型、画什么妆,你们两个最好事先商量好……”思忖了一下,苍浩又提出:“最好是浓妆,长发披肩,这样比较不容易被认出來,”

罗霸道马上听明白了:“然后咱们如法炮制给李美娜也捯饬成那样,”

“对了,”苍浩又点了一点头:“罗霸道,这件事儿教给你办,请來最好的服装师、化妆师和发型师,一定要把李美娜捯饬得跟陈若曦一模一样,”

“这个倒是沒问題,问題是……”罗霸道有点忧心:“咱们用李美娜去换陈若曦的时候,是让李美娜清醒呢,还是继续昏迷,”

“对啊……”陈平也想到了这个问題:“如果李美娜清醒,肯定是要闹事的;如果让她继续昏迷着,这状态不太对劲,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这个问題很好办,”苍浩叮嘱陈平:“你设法告诉你妹妹,行刑当天,她一定要装作半死不活的样子,紧闭双眼紧蹙眉头一句话不说,不管别人问什么,都装作半昏迷的样子,让别人无可奈何,”

罗霸道急忙问:“让李美娜也这样,”

苍浩反问:“有沒有什么毒品,可以让人处于梦游状态,却又不会完全昏迷,”

罗霸道嘿嘿一笑:“这个我哪懂……”

陈平急忙抓住罗霸道的双手:“老罗呀,这可是为了救我妹妹,你不管知道什么就都说出來吧,”

“这个吗……还真有……”罗霸道 叹了一口气:“我明白老大的意思了,行刑当天,我就不给李美娜吃安眠药,先让她嗨起來再说,”

“对,”苍浩点了一下头:“就这么办,”

一切安排妥当,只等接下來的发展了,而廖家珺果然展现出了强大的办事能力,不管是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还是行刑时间,全部用最快速度执行,

陈平已经给陈若曦说明了情况,所以陈若曦一心求死,所有这些都沒遇到任何阻碍,这个案子可能是历史上执行最痛快的一件死刑案,

到了行刑当天,廖家珺给苍浩发來一张彩信,上面是一张地图,画着一条红色的线路,

在这条线路正中有一个红色的粗点,上面标注着AM10:00,也就是上午十点的意思,

除了这一张图之外,再沒有其他说明,可苍浩已经明白了,

一大早晨,苍浩跟罗霸道和陈平会合,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上路了,

罗霸道自然把李美娜带來了,而且完全按照陈若曦今天的样子造型,苍浩回头看了一眼,差点以为真的就是陈若曦,

连陈平都不住的点头:“像,实在是太像了,”

外表相近,不代表内在也一样,陈若曦是个很有风度的女人,李美娜则截然相反,

也不知道罗霸道给喂了什么东西,李美娜倒是不昏睡了,眼睛半张着,无神的看着前方,不时就“咯咯”的笑上几声,

苍浩正开着车,李美娜突然又是一阵怪笑,搞得苍浩打了一个哆嗦:“她这笑声有点吓人呀,”

“她正上劲儿呢,”罗霸道嘿嘿一笑:“你看她这样子,知道的这是嗨大发了,不知道的就以为是精神崩溃,”

“沒错,”陈平一个劲点头:“这样非常好,凡是临死前上刑场的人,基本上都是这样,”

“说得好像你很不熟悉是的,”苍浩回头看了一眼陈平:“你上过几次刑场了,”

“我自己倒是沒有……”陈平有点尴尬的道:“我的兄弟们被判死刑的可不少,我经常去看他们最后一面……”

“火鼠帮跟我们可不一样,”罗霸道懒洋洋的道:“我们也就是收个保护费,搞点娱乐产业什么的,火鼠帮干过不少恶性犯罪,”

“是吗,”苍浩冷冷的问了陈平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妹吗,”

陈平急忙道:“因为咱们是兄弟,”

“这只是原因之一,”苍浩缓缓摇了摇头:“还有一个原因是陈若曦不该死,反倒是被她打死的那两个碰瓷党是罪有应得,同样的,李美娜也是一个该死的人,所以我才用李美娜换下你妹妹,”

陈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你不要让我后悔这个决定,”苍浩一字一顿道:“我不希望有一天发觉自己救了一个该杀的人,”

“不会的,”陈平急忙摇摇头:“绝对不会的,”

苍浩很快把车子开到了约定的地点,这里是近郊的一条土渣路,很少有行人和车辆,

苍浩也不知道行刑地点在哪,既然廖家珺指明了是这里,那么刑车就一定会经过,

苍浩把车子停在路边的植物从里,然后盖上了一张伪装网,从远处看不出來这里藏着一辆车,

苍浩叹了一口气:“接下來我们就等着吧……”

三个人一大早晨就出发,现在才九点钟,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陈平不放心:“你不会被廖家珺忽悠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