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已经没价值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敢骗我,我就杀了她,”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这不只是你妹妹的事,而是我不能容忍朋友欺骗我,这是我做事的底线,”

陈平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有点感动的点了点头:“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能成为老大,”

“不过你可以放心……”苍浩看了一眼陈平,很轻松的笑了:“廖家珺性子耿直,如果她不答应就会直接提出,不会设套故意坑我一下,如果她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支持她上位,”

“说到廖家珺上位这事儿……”罗霸道嘿嘿一笑:“能看出來郑跃军是个聪明人,这老小子有两下子,”

罗霸道说对了,郑跃军不仅足够聪明,而且比大家预期的要更加聪明,

几个人说着话的功夫,一辆白色囚车果然开了过來,到了不远的地方停下,

苍浩几个人蹲在草丛里,囚车里的人如果不仔细观察无法发现苍浩这一边,但苍浩可以清楚的看到囚车上的几个人先后下來走到远处,不知道干嘛去了,

“动手,”苍浩低喝一声,站起身最先向囚车冲去,

罗霸道和陈平架着李美娜,紧紧跟在后面,

可能因为好吃懒做,李美娜这个女人有些重量,带着她走路可不是容易事,

但陈平救妹妹心切,很快就冲到罗霸道的前面,几乎是独自一个人拖着李美娜,

苍浩來到囚车后面,掏出****开始撬锁,

车门的锁很简单,很快就被打开,然而,也就是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苍浩呆住了,

苍浩站在车门前一动不动,等到陈平和罗霸道赶到,往里面看了一眼,也是吓了一跳,

囚车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陈若曦,另一个是郑跃军,

陈若曦从陈平那里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本來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她很显然不知道郑跃军会來,目光颇有些惊惧,

看到陈平,陈若曦张开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马上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郑跃军似乎知道苍浩会來,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良久的沉默之后,苍浩开口了:“你怎么会在这,”

“等你呀,”郑跃军依然保持微笑:“我知道你会來,”

“你倒是庙算如神,”

“我郑跃军能坐在今天这个位子上,靠的是脑力,而不是其他,”郑跃军说到这里,收起了笑容:“陈若曦杀人案,说起來有很多不得已的因素,很可能会引起媒体的关注,很奇怪的是,媒体似乎遗忘了这个案子,而且廖家珺通过各种办法推进案件进展,看样子是想要尽快把陈若曦置之死地,我当时就很奇怪,廖家珺这个人做事那么认真,为什么要对这个案子另种对待呢,”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呢,”

“然后我就怀疑有人要救陈若曦,”郑跃军淡淡然的道:“陈若曦是火鼠帮陈平的妹妹,火鼠帮跟霸道帮一直很有默契,所以我怀疑陈平跟罗霸道认识,那么顺理成章就可以得出一个推测,苍浩你很可能会介入这个案子中,”

“继续说,”

“既然你们要救陈若曦,最简单干脆的办法就是劫狱,但苍浩你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个案子是廖家珺亲自负责的,那么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把人救走,又不惊动各个方面呢,”不用苍浩回答,郑跃军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那就是李代桃僵了,最佳时机则是上法场前,”

“你果然聪明,”苍浩嘿嘿一笑:“聪明得让人讨厌,”

“谢谢夸奖,”郑跃军瞥了一眼正在嗨的李美娜,虽然他不认识这个人,却也知道是苍浩找來顶替陈若曦的:“苍浩,你不仅胆子大,而且心思也缜密,竟然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出來,”

“你同样胆子够大,”苍浩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既然知道我会这么做,竟然敢混上囚车,在这里等我,”

“我不知道廖家珺用什么办法把押送人员支开,反正我有办法坐在这里等你……”郑跃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已经严重违法了,”

“我知道,”苍浩突然抽出黄金手枪,瞄准了郑跃军:“你猜一下我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陈平为了救妹妹,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忙嚷道:“老大开枪杀了他,”

罗霸道倒是很冷静,立即对陈平道:“你别嚷,”

“为什么,”陈平愤愤不已:“我妹妹就在眼前,”

罗霸道痛苦的摇了摇头:“枪声一响,一切就麻烦了,”

郑跃军听到了罗霸道的话,呵呵笑了:“沒错,苍浩,你不能开枪杀我,”

苍浩打开了黄金手枪的保险:“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郑跃军点了点头,随后指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一个监控器:“看到沒有,便携式无线监控,我们之间的一举一动和一言一行,已经全部被记录下來,然后通过无线信号传送出去,我的一个亲信正负责录制视频,如果你把我给打死了,这就是最好的物证,”

苍浩有点吃惊:“你够狠,”

“不够狠不敢跟你玩,”郑跃军呵又是呵呵笑了笑:“苍浩,我知道你杀过很多人,但都因为沒有证据或者其他各种原因,最后不了了之,但我可不一样,一个警察支队的支队长就这样被人开枪打死,而且还是人证物证确凿,就算孟阳龙想袒护你也沒的话说,”

“好吧……”苍浩把黄金手枪垂了下來:“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郑跃军站起身,从囚车里走出來,站到苍浩面前:“整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我也可以当做今天根本沒來这里,我们之间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然后呢,”

“然后就是……”郑跃军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随后说道:“我们如果合作,可以花开富贵,如果互相敌对,就会两败俱伤,聪明人都会选择前者,我也希望选择前者,就是不知道苍浩你是不是够聪明呢,”

“我今天一定要救陈若曦,”苍浩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肩膀,好像郑跃军在上面留下了脏东西:“不管是谁阻碍,我也要把陈若曦救出來,人挡杀人,佛当灭佛,原因很简单,我答应陈平了,那么就一定要做到,”

“够义气,”郑跃军嘉许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我们可以花开富贵了……”

“别做梦,”苍浩打断了郑跃军的话:“你我跟本就不是一路人,我不可能跟你合作,只会装作你不存在,”

郑跃军的表情有点尴尬:“是吗,”

“所以,你必须马上给我让路……”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如果你想要挟我什么,我真的会开枪杀人,然后找到你的亲信,毁灭人证物证,就算你的亲信能把物证带出去,也无所谓,我有的是办法摆平这件事,”

“你确定,”

“当然确定,”苍浩的态度始终坚定:“就算这个案子会给我带來很大麻烦,也是后面的事,跟你郑跃军无关,因为你已经做鬼了,”

苍浩的态度很明显,因为郑跃军沒有任何利用价值,所以也不考虑跟郑跃军合作,

如果郑跃军能让路是最好的,如果郑跃军不让路就杀出一条路,反正不管郑跃军怎么选择,苍浩今天都要带走陈若曦,

这让郑跃军颇有些尴尬,原本他是想利用这件事要挟苍浩就烦,却沒想到反而把自己处理非常不利的境地,因为他很清楚苍浩真的有胆子在这里杀了自己,

“你别忘了……”郑跃军干咳两声,转而提醒道:“除了眼下这件事之外,还有廖家珺想要上位,需要我的支持,”

“无所谓了,”苍浩摇了摇头:“想來你已经知道,治安支队有多名科级干部落马,只是高层在敲打治安支队长,这些落马的科级干部肯定掌握着不少对支队长不利的证据,这位支队长如果是聪明人,往后必须转而支持廖家珺,特警队提升为支队,孙智勇就任支队长,这是上面给廖家珺安排的嫡系,还有,范文强就任禁毒支队支队长,这一位同样是廖家珺的亲信,更不用说,廖家珺自己作为局长,还掌握着刑事侦查局,”

郑跃军一时无语:“这……”

“这意味着廖家珺的上升通道已经完全打开,”苍浩非常不屑的道:“至于你郑跃军的态度已经不重要了,你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

“但只要有我支持,廖家珺还是会更顺利,难道不是吗,”

“支持的话,算你聪明,不支持的话,倒也无所谓,”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赶紧给我让路,”

郑跃军鼓足勇气,往前走了一步:“如果我不让路呢,”

苍浩再次抬起黄金手枪的枪口,这一次抵在了郑跃军的太阳穴上:“对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我是警察,”郑跃军坚定的道:“我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说的真动听,”

“上一次,你女朋友杀人,就沒得到应有的惩处,这一次……”郑跃军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苍浩你沒那么容易脱身了,”

陈平反应过來,急忙抓住苍浩的胳膊,央求道:“老大,别开枪啊,枪声要是响了,那边的警察就会听到,我妹妹可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