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黑白两道和红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肯定了罗霸道的这个做法:“你想的是正确的,”

“咱们说的是陈曦,怎么扯到陈平头上了,”罗霸道马上把话題绕回到刚才:“老大你到底喜欢不喜欢陈曦,”

“我困了,要睡觉,”苍浩不愿再讨论这个问題,直接把罗霸道推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大家像是约好了一样,一起去餐厅吃饭,

大家刚刚落座,陈平立即冲着陈曦使了一个眼色,陈曦不太情愿的站起身离开了,

罗霸道很好奇:“你俩有啥事,”

陈平哈哈大笑:“我们兄妹之间能有啥事儿,,”

马上的,陈曦回來了,手上端着一碗汤:“苍先生,早晨起來口干,应该先喝碗汤,润润喉咙,”

今天做早饭的是今野晴,苍浩有点纳闷,陈曦从哪弄來一碗汤,

果不其然,今野晴从厨房冲了出來,怒气冲冲的道:“谁进厨房了,这个人是谁,”

说着话,今野晴冲到陈曦面前:“我刚刚做好的汤,大家还沒來得及喝,你就端走一碗,你就这么馋吗,”

陈曦有点尴尬:“这汤是给苍先生喝的,”

今野晴看了一眼苍浩,又看了一眼陈曦,沒再说什么,轻哼一声转身回厨房了,

苍浩算是看出來了,陈平这是授意妹妹对自己献殷勤,陈曦跑进厨房也是临场发挥,今野晴不管做了什么都会原样给端出來,

如果今野晴煮了一锅毒鼠强,陈曦也会告诉苍浩这是用來排毒的,

看陈曦这性感妩媚的样子,应该是把时间精力全用來打扮自己了,苍浩估计她不会做饭,

无奈的摇了摇头,苍浩端起汤來喝了一口:“不错,”

“苍先生啊……”陈平嬉皮笑脸的道:“今天吃过早饭,我就要走了,”

“啊,”苍浩一怔:“你得绝症了,”

陈平也愣住了:“我怎可么会得绝症,”

“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要告别人世,”

“不是,不是告别人世,是告别翠峰村,”陈平呵呵一笑:“苍先生真会开玩笑,”

陈曦急忙问陈平:“哥,咱俩要走,”

“不是咱俩,是我走,你留下,”顿了一下,陈平解释道:“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警方对火鼠帮打击非常厉害,有很多方面的事情需要协调一下,再说了,这几天只是忙着我妹的事儿,也沒怎么顾上帮派的生意,既然我妹现在平安了,我就得去忙着赚钱了,暂时不会來翠峰村,”

陈曦又问:“那我呢,”

“你当然留在这里了,”陈平一本正经的道:“妹儿呀,你现在沒地方可去,你原來的房子被警方给罚沒了,哥又不能带你回家住,否则被邻居看见了会起疑心,所以最适合你的地方就是翠峰村,”

陈曦非常失落:“我总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吧,”

“当然不是一辈子,但至少也要风平浪静再说……”陈平说着话,冲着陈曦挤了挤眼睛:“等到这个案子风声过去,你再出來公开活动,就算是想出国也沒问題,但至少眼下,你就留在翠峰村,一步不能迈出去,”

陈曦明明知道,陈平这么安排是给自己和苍浩创造接触的机会,但陈平这一番话说的却也是沒错,陈曦现在出门确实不安全,

于是陈曦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苍先生呀,大恩不言谢……”深吸了一口气,陈平非常感慨的对苍浩说道:“你对我妹做过的事情,更多的我就不说了,我们姓陈的一家会对您牢记于心,”

“客气了,”苍浩觉得陈平这话措辞有点怪,如果是自己奸|污了陈曦,这番话同样适用,

“放下我妹的事儿先不说……”陈平谈兴正浓,兴冲冲的对苍浩道:“以后,咱们可以合作更多的事情,比如苍总有什么好的生意,一定要多多关照我这边,”

“我哪有生意关照你们,”苍浩笑了笑:“我是做金融的,你这话应该对罗霸道说才对,他那边沒准有很多机会,”

“苍总太谦虚了,”陈平急忙道:“我们都知道,苍总纵横黑白两道,到处都有生意,苍总不仅做人忠勇,这生意头脑也是刚刚的,简直就是生意人的楷模呀,”

“这个倒是,”苍浩点了点头:“其实我在红道也有生意,”

陈平不明白:“什么是红道,”

“我有一个朋友是干婚庆的,”

“是吗,”陈平一挑大拇指:“那苍总跟我妹的婚礼,将來就有人操办了,”

陈平说的这些按说都是好事,偏偏陈平这种做事的方式让苍浩感觉很闹心,

这饭也沒心情吃了,苍浩把饭碗一推:“我沒什么胃口,你们慢慢吃,我去上班了,”

苍浩离开翠峰村,直接去了曹氏金融,毕竟早晨沒吃饭,肚子里空落落的,

于是苍浩打法初晴去给自己买了一碗泡面,也就是苍浩在办公室用泡面糊弄肠胃的同时,曹雅茹和陈望雪正在享受着精致的广式早茶,

曹雅茹今天不太想去上班,就把陈望雪约了出來,

陈望雪迟到了足足半个小时,曹雅茹刚一看到她,就吓了一大跳:“你气色怎么这么差,”

陈望雪化了浓妆,也掩饰不住面色苍白,眼圈乌黑,

“我气色差,”陈望雪拿出梳妆镜照了一下,随后叹了一口气:“真见鬼……”

“说起來,你这段时间好像会一直气色不佳,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放心,”陈望雪摇了摇头:“就是晚上睡得太晚,”

“干嘛,”曹雅茹呵呵一笑:“可别说是看书,你不是爱看书的人,”

“当然不是看书了……”陈望雪懒洋洋的道:“我在网上订购了好多新产品,每样都要试验一下吗……”

“什么新产品,”曹雅茹的思想很单纯:“美白面膜,”

“我真是服了你了,”陈望雪不住的摇头:“美容之类的东西,什么时间不能用,非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那你干什么,”曹雅茹一愣:“你不会是吸……毒吧,”

“你是知道的我的,虽然平常玩的挺嗨,但那些东西从來不碰,”陈望雪怨艾的叹了一口气:“还不是那些满足女人生|理需求的东西吗……”

曹雅茹终于明白了:“原來你是自……自……”

“对,沒错,后面那个字不用说出來了,”陈望雪很大方的点了点头:“你这种沒谈过恋爱的人吧,思想就是这么的简单,有的时候我都同情你,”

曹雅茹脸色涨得通红:“用不着你同情,”

“话说,就算你不谈恋爱,正常的生|理需要总应该有吧,”陈望雪很好奇的问:“难道你连生|理需要都沒有,那你可太不正常了,”

曹雅茹的脸色更红:“有……又怎么样,”

“那你怎么解决,”

“忍着呗,”曹雅茹轻轻掐了陈望雪一下:“你别说这个了行不行,”

“好吧,那就不谈这个……”陈望雪看着曹雅茹的目光就像看着土鳖:“话说苍浩这几天在干什么,”

“正常上下班呗,”曹雅茹狐疑的问:“你怎么这么关心他,”

“我不是关心他,是关心你……”陈望雪懒洋洋的道:“我前几天和他见了一面,”

“ 你俩见面了,私下,”

“对啊,”

曹雅茹很惊讶:“他找你还是你找他,”

“当然是我找他了,”陈望雪轻哼一声:“也沒什么事儿,我就是想告诉他,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去贪图本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曹雅茹马上猜到当天的情形了:“苍浩说什么了,”

这一次轮到陈望雪脸红了:“他沒说什么……”

苍浩当时说的话确实不太多,但做了很多,

陈望雪怎么可能好意思告诉曹雅茹,苍浩如何用丝袜把绑在方向盘上,又把他自己的袜子塞到嘴里,她甚至还被苍浩打了屁股,

直到今天,陈望雪还觉得自己嘴里残留着苍浩袜子的味道,几乎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苍浩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正是那天见面之后,不知道为什么,陈望雪就像着魔了一样狂购各种情|趣用品,当然还有大量电池,

曹雅茹发现陈望雪神色不对,不过沒多想什么,也沒追问:“我的事情自己能处理好,你就不要参与了,”

“我这是为了你好……”

“你听着,”曹雅茹打断了陈望雪的话:“跟苍浩打交道,你觉得讨不到便宜,而且会吃大亏,”

这句话说的实在太对了,陈望雪觉得曹雅茹把这话说晚了,自己可不就是在苍浩那里吃了大亏吗,

她何曾被男人用袜子堵过嘴,倒是有不少男人愿意跪下來舔她的脚趾,

陈望雪咳嗽两声,有点不自在的道:“那就不说苍浩,说说谢忠……”

“谢忠更沒什么可说的,”曹雅茹断然道:“我对这个人真是沒有半点兴趣,我承认他很优秀,应该不缺女孩子的,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可是……我觉得你俩真的很合适,”

“你的感觉不能代表我,”曹雅茹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最近听到一点风声,跟京城的太子们有关,这帮太子如今受到不少压力,接二连三來了广厦,这是打算远离权力斗争核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