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京城太子郑亦哲/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太抬举我了,你最应该拜会的是那些富二代和官二代,我一介布衣不劳你这么上心,”苍浩冷冷的道:“这座城市,乃是这个国家,既属于你,也属于我,但归根到底都是属于这帮儿子的,”

郑亦哲听到这话,表情有点不自然:“我就是你所谓的那种‘儿子’……”

“哦,”苍浩饶有兴趣地问:“原來你就是二代,”

“官二代,准确点说,应该是三代了,”郑亦哲很坦然的道:“我不需要掩盖自己的身份,”

“那么你这个三代找我干什么,”

“我说过你这座城市的大牛,”郑亦哲非常认真的道:“我不但沒有敌意,还非常尊敬你,”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苍浩仔细打量着郑亦哲的神色,从中发现了一点异样的东西:“你要是能说,就老老实实的说出來,咱们还可以谈,要是不能说,抱歉,我很忙,你哪來的就回哪去吧,”

“这个吗……”郑亦哲发觉自己丝毫无法瞒住苍浩,只得无奈的承认:“要说事情吗,倒还真有点……”

“什么事,”

郑亦哲沒有回答苍浩的问題,而是反问:“你认识谢忠吗,”

“不认识,”苍浩摇摇头:“从來沒听说过这个人,”

“那么你的消息有点闭塞了,”郑亦哲轻叹了一口气:“谢忠正在追求曹雅茹,”

苍浩的表情非常平淡:“是吗,”

“你难道一点不生气,”郑亦哲惊讶的质问:“曹雅茹是你的青梅竹马,现在有人勾搭曹雅茹,你怎么反应这么平静,”

“你说我应该怎么样呢,”

“找到谢忠,直接给他一枪……”沒等苍浩说话,郑亦哲用力摇摇头:“不行,这太荒唐了,也太冒失了,毕竟谢忠身份跟我差不多,要是就这样被打死了,只怕要有不少麻烦,”

“你來找我就是跟我八卦这事,”

“难道你不觉着是很重要的事,”

“你给我听着……”苍浩伸出三根手指,在郑亦哲面前晃了晃:“第一、我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私生活,就算你是好意也免了;第二、曹雅茹一直都有很多追求者;第三、不管曹雅茹是我的什么人,她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我既沒有时间也沒有精力去盯着她每天都跟什么人打交道,”

“是吗,”郑亦哲颇为失望:“沒想到你竟然这么开明,”

“你还有其他事吗,”

“我……”郑亦哲很无奈的承认了:“本來我想跟你一起对付谢忠,”

郑亦哲來见苍浩之前,设想整个谈话过程应该是这样,自己先说出谢忠和曹雅茹之间的事情,苍浩必然会勃然大怒,然后自己顺势提出合作对付谢忠,

沒想到,苍浩竟然是这么一个反应,搞得郑亦哲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话应该怎么说,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你跟谢忠有私仇,”

郑亦哲很认真的道:“不只是私仇,也是大义,”

“为什么从你嘴里说出‘大义’这两个字怎么搞笑,”

“我沒开玩笑,”郑亦哲更加认真了:“这个谢忠,仗着自己的二代身份,平常在外面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性,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就上了他的当,这种人要是不付出代价,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要遭殃,”

苍浩直接就问:“你是不是喜欢你的这个女性朋友,”

郑亦哲脸色涨红了:“你……怎么知道的,”

“这简直就是明摆着的事情,”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吗,在我跟你们这帮人打交道之前,觉得出身官宦世家的人一定城府深沉,但实际接触之后才知道,心思深沉的确实是有,但像你这样的二代也不在少数,”

郑亦哲一愣:“我怎么了,”

“沒怎么,”苍浩拍了拍郑亦哲的肩膀:“你沒什么城府就是了,”

“好吧,就算你说得对……”郑亦哲揉了揉鼻子,问道:“谢忠的事情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你,哪來的回哪去,我也有事要去忙了,咱们的谈话到此结束,OK,”

郑亦哲非常失望:“我一直以为你这个人见义勇为古道热肠,”

“你这记马屁拍得不错,”苍浩嘉许的点了点头:“但我丝毫沒有兴趣卷入你们这帮人争风吃醋当中,至于曹雅茹那点事情,我有我的处理方式,你就不要操心了,”

“可是……”

“沒有可是,”苍浩打断了郑亦哲的话,打开了郑亦哲那边的车门:“你该走了,”

郑亦哲犹豫了一下,从车上下來:“你不留我的电话吗,”

“我要你电话干什么,”苍浩冷冷一笑:“我既不认识你是谁,也沒有兴趣跟你交朋友,所以,再见,”

说罢,苍浩关上车门,再不理会郑亦哲,开车扬长而去,

等回到了翠峰村,苍浩停下车后沒有下车,而是拿出手机给吕嘉琦打了一个电话,

也不知道吕嘉琦在干什么,背景有点嘈杂:“有啥吩咐呀,苍总,”

“跟你打听点事,”

“什么事,”

“跟你们二代这个群体有关的事情,”

“其实我是三代,”吕嘉琦很认真的纠正了一下,随后又道:“我可以全面解答,不过有什么好处呢,”

“你想要什么好处,”沒等吕嘉琦回答,苍浩不耐烦的道:“升职你就别想了,秘书这工作你都干得不怎么样,沒有其他位子可以给你,加薪你也别想了,你这个职位就只能赚这么多钱,要是我给你额外加薪,别人一定会认为你被我给潜规则了,”

“升职加薪我都不想要……”吕嘉琦嘿嘿一笑:“我就是想休两天假,”

“你知不知道公司现在很忙,”

“知道呀,”吕嘉琦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道:“可人家现在很……很不方便,我來事儿了,”

“好吧,”苍浩考虑到公司的工作不管有沒有吕嘉琦都是一样的,于是就答应了:“只有两天,”

“谢谢苍总,”吕嘉琦非常兴奋:“好吧,现在你说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事,”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谢忠的人,还有一个叫郑亦哲的,”

“啊,”吕嘉琦一愣:“苍总你好好的怎么打听起來这两个人了……不对,我的意思是说,你从什么地方听到这两个名字的,”

“赶紧回答我的问題,”苍浩觉察到,吕嘉琦一定知道这两个人,当然,知道不一定意味着认识,更不能说是很熟,

二代的圈子里面也是派系林立,吕嘉琦有自己的那一帮人,跟谢忠或者郑亦哲周围的人未必重叠,

但无论如何,有关二代的问題,只要问吕嘉琦是沒错的,

“我当然知道他们两个,”吕嘉琦张嘴來了一句:“那两个二B,”

苍浩对吕嘉琦的这个评价有点意外:“你跟他们两个有仇,”

“沒仇呀,”吕嘉琦很认真的道:“那他们两个也是二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