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二代们的那些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说说,”苍浩的语气有点兴奋:“我最喜欢听你们这帮二代互相谩骂了,”

“谢忠和郑亦哲的血统都很显赫,家中祖上是开国元勋,家族枝繁叶茂,分布很多部门,大概有人会认为,这样的二代肯定坏事做绝,其实还真不是,他俩都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嘛都有点小毛病……”叹了一口气,吕嘉琦接着说道:“据说吧,谢忠这个人生活作风不怎么正派,经常在外面玩弄女性,身边的女朋友几天一换,不过也只是据说而已,至今为止沒听说他真的玩弄了谁,身边倒是有很多女孩,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或许是因为谢忠长得非常帅气,女生缘友好,大概有人故意造谣黑他,”

“我深有感触……”苍浩喟然长叹:“一个人女生缘太好了,就是容易被人黑,”

“苍总啊,你跟谢忠还真不一样……”

苍浩立即问:“哪不一样,”

“咱们还是接着说郑亦哲吧,”嘿嘿一笑,吕嘉琦急忙道:“说起來也挺奇怪,跟谢忠正好相反,郑亦哲的女性缘就很差,按说他长的也不难看,家世又这么好,身边应该不缺女孩子才对,偏偏的还真就沒谁喜欢他,当然了,我说的是二代圈子里,他要是到社会上去划拉一下,肯定还是有很多女孩子愿意投怀送抱的,”

“继续说,”

“我听说,郑亦哲之前喜欢一个女孩,可这个女孩跟谢忠走得非常近,有一次,谢忠送这个女孩回家,半路上出了车祸,结果他们两个都被记者的摄像机拍下來了……”顿了一下,吕嘉琦接着说:“郑亦哲看到之后,认为谢忠玩弄女性竟然玩到自己身边來了,谢忠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要挑衅自己,郑亦哲这个人的毛病就是小肚鸡肠,结果他们两个因此结仇了,”

“原來是一段狗血的三角恋,”苍浩轻笑一声:“现在他们三个关系如何,”

“那个女孩子也是二代,长得又漂亮,身边不缺男人的,她跟谢忠的关系吧,也就是那么回事,听说最近跟欧洲某国驻华大使的儿子交往了,至于郑亦哲吗,对那个女孩似乎也沒什么兴趣了,对谢忠的兴趣更大,”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苍浩邪邪的一笑:“我看他们两个干脆在一起算了,”

“我也这么想,”吕嘉琦哈哈一笑,问道:“你怎么对他们两个这么感兴趣,”

“因为他们两个全來广厦了,”

“啊,”吕嘉琦刚开始有点惊讶,不过马上又点点头:“哦,倒是正常吧,也算预料之中的,”

“为什么这么说,”

“谢忠出车祸的时候开的是一辆豪车,其实这场车祸本什么沒什么大不了,问題是出在繁华路段,记者赶去报道了,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在报道中认出了谢忠……”顿了一点,吕嘉琦接着道:“眼下京城的形势你也知道,本來反腐就搞得风声鹤唳,公众对这帮二代的一言一行都盯得紧,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只能说是运气太差了,”

“所以他就为避开风头來到广厦,”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來如此,”

“我估计呢,郑亦哲有可能是追寻着谢忠,也來了广厦,”嘿嘿一笑,吕嘉琦又道:“看着他们在这里斗得死去活來倒是挺有意思的,”

很显然,吕嘉琦身边的圈子,跟郑亦哲或者谢忠都不是一起的,否则吕嘉琦不可能这么幸灾乐祸,

当然,这丫头本來也是心大,苍浩估计就算她爷爷被双规了,她都能买一包瓜子站在旁边围观,

或者也可以说,这丫头有点缺心眼,虽然她并不是个为非作歹的二代,但以她的性格,在外面惹些麻烦却是很容易的,

这只能说明她的爷爷和父亲是聪明人,早早就把她送离了京城,來广厦这边当个小员工,

说起來,吕嘉琦來广厦的时候,社会形势跟现在完全不同,京城那里是各种二代的天下,

如今一切都变了,反腐如火如荼,很多官员就是因为子女做事不慎而落马,而这也充分体现出她家里人的先见之明,

跟吕嘉琦又聊了几句,苍浩挂断了电话,正准备下车,廖家珺把电话打了过來:“说话方便吗,”

“方便,你说吧,”

“陈若曦已经被行刑了,”

“哦,”苍浩点了点头,虽然这已经是预料之中的,总算还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尽管中途出了意外,但苍浩把一切安排的很妥当,如今“陈若曦”在法律上已经是个死人,陈平的妹妹算是彻底安全了,

“我不问你到底搞了什么鬼,”轻叹了一口气,廖家珺有点无奈的道:“我只是希望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苍浩微微一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懂的,”

“好吧,我明白告诉你吧……”苍浩又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如果我要救什么人,这个人一定是不该死;如果我要杀什么人,这个人必定活得多余……我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但做事还是很有原则的,”

两个人都沒把话说破,但廖家珺已经猜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欣慰的笑了笑:“我相信你,”

“相信我是对的,”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还有,你最近做事要小心一些,眼下你马上就要提职了,在这个敏感时刻绝对不要搞出什么状况,”

“等一等,你说什么,”廖家珺怔住了:“我……要提职了,”

“沒错,”

“我已经是刑事侦查局的局长,还能怎么提职,”

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当然是广厦市警局局长了,”

“这怎么可能,,”廖家珺本能的就是不相信:“自从严月蓉落马,这个位子就一直空着,上面始终不安排人过來,肯定是另有打算,你知不知道,明里暗里有多少人盯着这个位子,毕竟这可是有权有势的职位,其中很多人都是非常有來头的,我这么年轻,根本争不过那些人,就算上位了,别人也不服我,”

“你知不知道范文强是怎么当上禁毒支队的支队长的,”

廖家珺一时无语:“这……”

“你觉得自己沒有资格做广厦警局的局长,同样的,很多人也会认为范文强沒有资格做这个支队长,包括我在内……”摇了摇头,苍浩又道:“可偏偏范文强就做了,而且还是略去了一切应有的程序,直接就把他给提了起來,”

廖家珺还是无语:“这……是有点奇怪,”

“你又知不知道,那个特警支队是怎么建立起來的,又是怎么空降孙智勇当的支队长,”苍浩冷冷一笑:“眼下,特警支队事实上归属刑事侦查局领导,难道你就沒有想过这后背意味着什么,”

廖家珺有点尴尬:“还真沒想过……”

苍浩和吕思言费尽心思,暗中给廖家珺的提升进行铺路,搞笑的是廖家珺作为当事人竟然一无所知,

廖家珺专注工作,对官场上的事情不怎么在意,可如果继续这样无知下去,难免会影响到接下來的计划,

苍浩不得不直白的告诉廖家珺:“你以为吕思言带你去京城开会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把你提起來成为他的亲信,但如果想要提你,你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亲信,不管是孙智勇还是范文强,都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班底……”

“你们,”廖家珺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苍浩使用的是第二人称复数:“这事儿你也参与了,”

“沒错,”苍浩冷冷一笑:“范文强提职花的二百万你以为是从哪來的,”

“我真沒想到……”廖家珺怆然一笑:“过去我以为,只要把工作干好了,自然会有晋升的机会,现在我知道了,这是远远不够的,任何一个官员的成长都是诸多因素结合的结果,工作成绩可能是其中最不重要的,”

“你终于成熟了,”

“但我还是不明白,你跟吕思言……好像关系很好,”

苍浩和吕思言都是荷园会的成员,关系不能说非常好,至少很熟,但苍浩在廖家珺面前不能承认荷园会的而存在,只是敷衍道:“哥的人脉相当广了,你是不知道,知道吓一跳,”

“真正让我吓一跳的是,你这个人一直都很吝啬,沒想到竟然会为范文强掏出二百万,”

苍浩沒说这二百万不是从自己口袋里出的:“为了你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吧……”苍浩叹了一口气:“算了,我沒什么意思,总之大家都看好你,希望你來做这个局长,我们已经运作了很多事,你只需要等着好消息就行了,千万别添乱,”

“你们都把我的命运安排好了,我就算是想添乱也沒办法,”廖家珺轻哼了一声:“关于自己的事情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先不说这个了……”苍浩叹了一口气,换了一个话題:“我知道,警方最近一直在打击火鼠帮,既然陈若曦已经伏法,是不是可以放松一些了,”

廖家珺有点不满:“你竟然替黑帮求情,苍浩,你是不是有点玩儿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