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红门兰出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应该算是个好主意,不过苍浩依然不认同:“沒用,”

莎叶又火了:“这也不行,那也沒用,你说该怎么办,”

苍浩嘿嘿一笑:“我要是知道怎么办,早就干掉宋双上校了,还用等到你们两个來杀我,”

高雪轩质疑:“你确定这个办法不行,”

“我刚才说了,莎叶和落叶如果现在回去就是死路一条,因为宋双上校很可能掌握着她俩的一举一动……”苍浩又是嘿嘿一笑:“甚至可能她们两个现在就在宋双上校的监视当中,”

事情接下來的发展,印证了苍浩的推测,

莎叶根本不相信苍浩,气呼呼的向外面走去:“我现在就回去,就算找不到宋双上校本人,找到他的那条走狗李洪有也行……”

莎叶的话还沒说完,门外突然闪过一条黑影,莎叶一惊:“谁,”

紧接着,那个黑影射出一点银星,正中莎叶小腹,随即透体而出,带出一抹血花,

莎叶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落叶见姐妹受伤,立时急了,挥起长剑冲了过去,

那个黑影也不躲闪,直接向落叶扑了过來,

落叶手腕翻飞,一连劈出十几剑,然而这个黑影很轻松的躲过,

这个黑影也沒用武器,只是徒手跟落叶交手,突然之间,又射出一点银星,正中落叶手腕,

落叶闷哼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她的手腕被射穿了,然而仍然拿着剑准备再战,

“好大的胆子,”高雪轩火冒三丈;“竟然敢在盛世荷园闹事,”

那个黑影又向高雪轩迎了上來,在距离不到一米处停住脚步:“盛世荷园又怎么了,”

直到此时,大家才看清楚这个黑影,原來是一个性感妩媚的女人,

高雪轩仔细打量着对方,倏地就是一惊:“红门兰,”

“高……寒兰高雪轩,”这个叫红门兰女人看到高雪轩也有些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盛世荷园是我的地方,”高雪轩一指落叶和莎叶,质问:“你为什么打伤她们两个,”

红门兰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这是我的任务,”

高雪轩颇为愤怒:“你的任务就是杀害自己的姐妹,”

“不,不,不能这么说……”红门兰连连摇头:“准确的说,我的任务是监视落叶和莎叶,如果不能她俩完成自己的任务,我就负责结果她们两个,”

“红门兰,”苍浩有点无奈的一笑:“看來也是兰组的成员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兰组大聚会,”

红门兰瞪了苍浩一眼:“你闭嘴,这里沒有你说话的份,”

苍浩耸耸肩膀:“你都杀到门上來了,怎么还说跟我沒关系,”

“因为我的任务跟你无关,”红门兰着重强调道:“我的任务只是监视落叶和莎叶,至于是不是杀你,雇主还沒说,”

高雪轩立即质问:“是谁雇用了你,”

落叶和莎叶作为杀手很有职业道德,但红门兰显然不遵守杀手的规矩,直接就把雇主给出卖了:“宋双上校,”

莎叶站起身,踉跄着來到红门兰身前,气喘吁吁的质问:“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个任务,”

莎叶的腹部受伤了,鲜血汩汩的往外涌着,高雪轩立即找出药品和纱布,帮她处理起了伤口,

红门兰理所当然的道:“因为我觉得这个任务很好玩,”

“跟自己的姐妹自相残杀很好玩,”高雪轩更加愤怒了,如果不是正给莎叶包扎伤口,只怕立即就要冲上去跟红门兰动手:“这么多年了,你一点都沒变,总是任意妄为,红门兰,你什么时候能长大一点,”

“我一直都很成熟,”红门兰撇了撇嘴:“虽然我是兰组的成员,但我不会被兰组的规矩束缚,更何况兰组已经解散了,你们跟我不再有关系,”

落叶苦笑几声:“好吧,那就动手吧……看來兰组自相残杀终归难以避免,”

“不,你说错了,”红门兰纠正道:“难道你沒发现,我只是觉得好玩儿罢了,刚才对付你们两个的时候手下留情了,如果我愿意,你们两个已经见阎王了,根本沒机会再跟我说这些废话,”

落叶银牙咬的咯咯直响:“你到底想怎么样,”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红门兰撇了撇嘴:“我接受这个任务,只是因为好玩,我沒说一定要把落叶和莎叶给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墨兰、蝶兰、舞兰和晶兰从外面鱼贯而入,她们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放在推车上带了进來,

看到眼前的场景,蝶兰、舞兰和晶兰齐齐就是一惊,晶兰立即问落叶和莎叶:“你们两个怎么回來了,怎么受伤了,”

高雪轩沒有回答,只是冲着红门兰努了努嘴,

舞兰走到红门兰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轻哼了一声:“沒想到今生咱们有缘还能再见面,”

“舞兰你还是那么漂亮,”红门兰轻笑一声:“而且看着还是那么|骚,”

“你才骚呢,”舞兰勃然大怒:“你是兰组的头号骚|货,”

红门兰很无所谓的说道:“好吧,我承认自己是第一,那你就是第二了,”

舞兰也不废话,直接一脚射向红门兰胸口,红门兰只是侧身就让过这一脚,随后一肘捣向舞兰面门,

舞兰身体向后仰去,这一肘几乎紧擦着舞兰的面门掠过,这样一來,舞兰用一条腿支撑着,整个身体成一把八十度平行于地面,

红门兰双手抓住舞兰的腿,跟着园地一转圈,竟然把舞兰给抡了起來,

紧接着,红门兰一撒手,舞兰的身子就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吧台上,

蝶兰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搬出了那挺巴特雷,直接瞄准了红门兰:“你闹够了沒有,”

红门兰一抬脚,一点银星从脚踝上飞起,正射在巴特雷上,

蝶兰手腕一震,下意识的一撒手,巴特雷掉在了地上,

叹了一口气,红门兰有点怨艾的道:“真沒想到啊,我们姐妹这么多年沒见面了,竟然要大打出手,”

高雪轩冷冷的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接了那个任务吗,”

舞兰从地上爬起來,感到浑身上下摔散架了一样疼痛:“落叶和莎叶是她给打伤的,”

“对,”苍浩回答了这个问題:“这位红门兰现在正给宋双上校当走狗,”

“我才不是宋双上校的走狗,”红门兰把目光投向苍浩:“想要领导我,他还不配,”

高雪轩立即质问:“那么我配不配,”

红门兰撇了撇嘴:“我一直都尊敬你是大姐,”

“既然你当我是大姐,你还在我的地盘跟自己姐妹动手,”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你不是不知道兰组最忌讳内讧,”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红门兰有点委屈的道:“兰组已经解散了,我哪知道你在哪里,”

高雪轩的表情有点扭曲了:“你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直接对落叶莎叶出手,”

“抱歉……”红门兰一摊双手:“我是刚刚才到的,发现落叶和莎叶正跟苍浩谈心,那么就直接执行任务了,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反正宋双上校对落叶和莎叶不太放心,早就料到她们两个可能会背叛任务,所以才把我派來,”

红门兰是从门外进來的,而高雪轩在房间的最深处,如果她确实是刚刚赶到,那么从她的角度看不到高雪轩,

不过,红门兰说的这些话,逻辑关系有点混乱,

听起來,红门兰跟季兰并不一样,她不是兰组的叛徒,还是很尊重高雪轩的地位的,跟兰组的姐妹们也沒有什么私怨,

既然这样,她又接受宋双上校的雇佣,这不岂是矛盾,

渐渐地,苍浩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红门兰的性格比较怪异,可以说她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才不会去在乎其他,

也就是说,红门兰觉得这个任务好玩就接了下來,同时却也不尊重杀手的职业准则,直接就把雇主的信息抖出來了,

很显然的是,高雪轩对红门兰一直都很头疼,而且头疼程度不亚于季兰那个叛徒,

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好,那么我告诉你,这个任务不能再执行下去,”

“沒错,”舞兰重又走到红门兰面前,随时准备再次出手:“如果你敢伤害落叶和莎叶,整个兰组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清理门户,”

红门兰很无所谓的道:“如果你们真有这么大的决心,早就应该杀掉季兰和蕙兰那两个叛徒了,所以这些话还是拿出去忽悠外人吧,我是知道内情的,” 顿了一下,红门兰对高雪轩说道:“兰组最重要的内情,就是你高雪轩一直心慈手软,你对蕙兰和季兰的一再宽容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么说你是打算继续执行任务了,”高雪轩冷冷的道:“我向你保证这一次绝对不再心慈手软,”

“OK,”红门兰又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放弃这个任务也无所谓,毕竟我也是兰组成员吗,”

蝶兰叹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很多,”

红门兰环顾了一下周围,若有所思的笑着道:“人还挺全的吗,看來兰组重建了,”

高雪轩立即问:“你打算回归吗,”

“还沒想好,让我考虑一下……”红门兰说着,往后退去:“眼下我要先回去向宋双上校复命,”

“你还敢给宋双上校办事,”高雪轩已经给莎叶处理好伤口,來到了红门兰身前:“你知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当然知道,”红门兰指了指落叶和莎叶:“应该说,我比她们两个要更清楚,反倒这两个糊涂蛋才不知道宋双上校的真正面目,”

高雪轩几乎有点声嘶力竭了:“我们虽然是杀手,可也要有操守,不能去帮一个恶魔做事,”

“沒错,他确实是一个恶魔,他所谓的理想年代不过就是彻底摧毁这个世界现有的秩序……”红门兰的态度依然是无所谓:“我就是觉得这么做挺好玩的,”

“好玩儿,”高雪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只是在JPZ就害死那么多人,你竟然觉得好玩儿,,”

“高姐,别忘了我们是杀手,不应该有太多情感,”叹了一口气,红门兰又道:“我们杀了那么多人,难道每一个都该死吗,其中也有很多无辜者,宋双上校所做的事情,跟我们相比也只是一个量上的区别,沒有质上的不同,”

高雪轩一时无语:“这……”

“你不是不知道,我当年之所以成为杀手,就是不想被任何规矩所束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摊双手,红门兰理直气壮的道:“而宋双上校所做的这一切或许正是我所想要的,”

高雪轩不住的摇头:“这么多年的姐妹,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衷心奉劝你一句,,宋双上校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墨兰柏朗是后加入的,对红门兰这些早期成员不太熟,所一直沒说话,这个时候她却也开口说了一句:“你不要做出错误选择把自己也赔进去,”

红门兰满不在乎的道:“如果我觉得他对我很危险,会直接干掉他 的,”

苍浩讥讽的问道:“你觉得自己是宋双上校的对手,”

红门兰歪头看着苍浩:“怎么就不是,”

“在你來这里之前,我刚刚科普过宋双上校的历史……”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但我不会再科普一遍,一则是我不喜欢重复说话,二则是你也根本不会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必须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就是这样一种人,”

红门兰听到这话,表情变得更加妩媚:“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看起來你好像很了解我,”

舞兰望了一眼苍浩,轻哼一声,问红门兰:“你这是发|骚了吗,”

“就算是有怎么样,”红门兰看着舞兰咯咯笑了起來:“你呢,他上过你吗,”

红门兰说话的风格非常豪放,舞兰无法接受:“你给我闭嘴,”

说着话,舞兰就要对红门兰出手,高雪轩适时的喊了一声:“舞兰你冷静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