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兰组大聚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舞兰已经挥起拳头,听到高雪轩这句话,无奈的又放了下來,

面对红门兰这样一个姐妹,高雪轩更加无奈:“你也发现了,兰组已经重建,欢迎你归來……”

舞兰打断了高雪轩的话:“兰组不缺她这号人,”

舞兰一直很尊敬高雪轩,放到往常,绝对不会打断高雪轩说话,这一次她显然是真的火了,

高雪轩苦笑几声:“大家毕竟是姐妹……”

“沒错,我们是姐妹,高姐,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的,”红门兰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雪轩外面退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苍浩往前走了几步:“等一下……”

红门兰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苍浩:“你有事,”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不,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真事,”顿了一下,苍浩缓缓说道:“在红色高棉的统治区,一个JPZ农民从河里捞上來一条鱼,兴冲冲的回家告诉他媳妇;‘晚上炸鱼吃,’他媳妇摇摇头:‘沒有油,’农民又提出:‘那就炖了吃,’媳妇又摇摇头:‘沒有锅,’农民非常失望:‘那就烤着吃,’他媳妇又摇摇头:‘沒柴火’,这个农民非常生气,回到河边把鱼给放生了,这条鱼在河里游了一圈之后,跳出水面高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万岁’,”

舞兰和晶兰亲历了红色高棉的统治,知道这个笑话意味着什么,脸色阴沉下來,

倒是蝶兰轻笑几声:“太讽刺了,”

“沒错,确实很讽刺……”苍浩点了点头:“鱼,当然是不会说话的,但这个故事真实反映出红色高棉统治下的现状,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來说,这个故事又不够真实,因为这个农民捞到鱼之后竟然沒上交,要知道,别说是鱼,就连河里的一根水草都是红色高棉的财产,如果这个农民的邻居去红色高棉那里告密,这个农民完全可能会被枪毙,”

红门兰怔了一下:“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从來沒有这样认真过,”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宋双上校是谁,他不只是一个恐怖分子,更是红色高棉最忠实的党徒,某种程度上我很佩服他,因为他自己也过着这个农民一样赤贫的生活,虽然他席卷了钻石联盟百年來的财富,却始终仍然以身作则,沒有去追求个人享受,但是,他自己想要过这样的生活是他自己的权利,他想要拉着所有人跟他一起穷,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更不能让我接受的是,他剥夺了人类与生俱來的一项权力,那就是言论自由,只因为别人随便发几句牢骚,他就把人家抓起來坐牢甚至枪毙,这是对人性尊严最野蛮无耻的践踏,”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红门兰的表情有些尴尬:“别忘了,我是杀手,我杀过太多的人,宋双上校做的那些对我來说根本不是事儿……”

“问題就在这,”苍浩深深的一笑:“你作为杀手,你杀人是为了钱,而宋双上校跟你绝对不一样,他杀人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钱在其中可能还是最不重要的动因,所以你千万不要把宋双上校因为同道中人,”

红门兰怔了一下:“这个吗……”

“你知道吗,为了钱而杀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杀人不是为了钱,这样的人往往就是变|态,你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他做事也不存在任何底线,”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呼了出來:“不管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事都应该有一个底线,你和宋双上校这样的人在一起沒有好下场,”

“谢谢你的直言相告,”红门兰轻哼了一声:“你说的这些,我回去之后会好好考虑的……”

“最好这样,”苍浩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你可以把我说的这些话向宋双上校原样转述,”

“好,”红门兰又往后退了几步:“回见,”

舞兰马上就要追过去:“站住,”

“让她走吧,”高雪轩拦住了舞兰:“人家不想留下來,何必非要强留呢,”

“说得对,”红门兰微微一笑,转身向外面跑去,一转眼就不见了影子,不知道怎么离开的,

苍浩本來想找机会靠上前去,在红门兰身上装个跟踪器,

估计红门兰可能无法找到宋双上校,但宋双上校只要主动來找红门兰,苍浩就可以发动突袭,

只不过,红门兰始终保持着警惕,苍浩根本沒机会靠近,

到了这会儿,既然高雪轩不让众人去追,苍浩自然也沒有办法跟上去,

苍浩无奈,只能领找机会,在心里安慰自己,这追踪器只怕贴上也沒什么用,宋双上校出现之前肯定要检测一下红门兰身上是否有异常通讯信号,

红门兰走后,雪轩陷入了沉默,兰组众人都沒说话,

也沒人想起吃饭,饭菜徒劳的散发着香气,却被大家忘在了一旁,

过了许久,落叶打破了沉默:“不管怎么说,咱们兰组重建了,这就是好事,”

“确实是好事,”高雪轩微笑着点了点头:“欢迎你们回归,”

“还有就是最大的问題也解决了,”落叶一摊双手:“宋双上校派其他杀手來对付我们,按照规矩,雇佣关系自动解除,我们是不是杀苍浩跟他沒关系,也不需要对他作出任何交代,雇佣的费用更无须退还了,”

莎叶气呼呼的说道:“反正他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一点,”

苍浩插了一句:“不过我还是沒想到,宋双上校派來对付你的杀手,竟然也是兰组的人,”

听到苍浩这话,雪轩再度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舞兰走过去,跟莎叶和落叶分别拥抱了一下,笑嘻嘻的道:“好久不见,还真挺想你们的,”

蝶兰和晶兰也走上前來,跟落叶和莎叶打招呼,看得出來,这帮人倒是姐妹情深,真不知道高雪轩当年怎么舍得让这帮美女各自天涯,

趁着这个功夫,苍浩问了高雪轩一句:“那个红门兰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高雪轩苦笑几声:“你还沒听出來吗,是我们兰组的人,”

“我当然听出來了,不过这个红门兰好像跟其他人不一样,跟季兰和蕙兰那两个叛徒也不一样,”

“她是兰组的另类存在……”高雪轩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两个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但我相信以你的智慧能看出來,红门兰这个人做事任意妄为,可以说,她做事完全是由着性子來,不被任何规矩所束缚,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跟宋双上校投脾气……”

“这个能看出來,”

“说起來,红门兰算是兰组的老人了,从兰组刚组建开始就加入……”高雪轩的话语中透着对红门兰其人无奈:“当年我做组长的时候,她全力支持我,这一点我很感激,可也正是她,煽动了季兰和蕙兰的叛变……”

“啊,”苍浩有点意外:“这又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我在兰组内部加强管理,红门兰散漫惯了,不太接受……”顿了一下,高雪轩给苍浩讲起了往事:“对我当组长这件事,季兰和蕙兰一直都不太服膺,红门兰非常清楚这一点,”

“然后呢,”

“红门兰想要破坏兰组的纪律,就在季兰和蕙兰面前大力挑拨,说了我一大堆坏话,甚至直接说出季兰比我更有资格统领兰组,”苦笑几声,高雪轩告诉苍浩:“蕙兰和季兰已有反心,毫无疑问,红门兰的这些话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于是反叛最后发生了,”

“你收拾了蕙兰和季兰,就放过了红门兰,”

“问題就在这……”高雪轩的语气更加无奈了:“等到反叛真正发生,红门兰却是站在了我这一边……”

“我听明白了,整了半天,季兰和蕙兰根本就是当了炮灰,”苍浩呵呵一笑:“这个红门兰还真挺会做人,想要破坏兰组的纪律,自己不直接出面,煽动别人造反,”

“她就是这样的人,”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接着说道:“也就是季兰和蕙兰的反叛之后,兰组确实变得涣散了,更沒人能管住红门兰,说起來,她跟季兰和蕙兰确实不一样,一直都沒从事危害兰组的事情,她只是在外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希望有人管……”

苍浩打断了高雪轩:“直到这一次,”

“沒错,直到这一次,”高雪轩点了一下头:“她接受别人的雇佣,來伤害自己的姐妹,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不过,她好像又不是真的要对姐妹下手,从头到尾只是在玩儿而已,”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高雪轩看了一眼落叶和莎叶,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红门兰认真出手,她们姐妹两个根本不是对手,”

高雪轩的这些话,印证了苍浩的推测,红门兰这个人的性格可以说很怪异,

季兰和蕙兰是叛徒,可以直接出手歼灭,红门兰的很多做法跟叛徒差不多,实际上却又不是叛徒,

更重要的是,她还一直支持高雪轩领导兰组,以至于让高雪轩对她无可奈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