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红门兰往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可以说,红门兰不只是性格怪异,更善于利用人际关系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游走于各个阵营之间,从來不表明自己的立场,只是暗中设法让别人帮助实现自己的目的,

这样的人不只是怪异,更可以说是狡诈,她跟宋双上校的最大共同点就是试图破坏现有秩序,

可以说,任何一个团队中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都会很头疼,不能说这样的人不忠诚于团队,可他们往往会破坏团队的规矩,

沒有规矩不成方圆,团队的规矩如果不能得到贯彻执行,战斗力就很成问題,

如今苍浩倒是更加理解了,为什么高雪轩在兰组鼎盛时期依然决定解散,实在也是有点无法继续领导了,

这个时候,舞兰走了过來,冷笑着道:“红门兰还有一点跟我们不太一样,”

苍浩饶有兴趣的问:“什么,”

高雪轩叹了一口气:“能不能不再说她了,这个话題到此为止,”

“别啊,”苍浩急忙道:“眼下这个红门兰非敌非友,还是应该加深一下了解,”

其实,苍浩打听这么多,是本着一种很八卦的心理,

而舞兰则满足了苍浩的八卦心:“红门兰很|骚的,”

苍浩怔了一下:“骚,”

“对,”舞兰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在整个兰组,她的作风最放浪了……”

高雪轩打断了舞兰的话:“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别啊,接着说……”苍浩两眼放光:“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她,”

很显然,高雪轩是家丑不想外扬,但舞兰却不管这么多:“历史上有一个什么皇后來着,经常到街上搜寻帅哥,抓回到宫里玩几天之后杀掉……”

“贾南风,”苍浩告诉舞兰:“晋惠帝司马衷的老婆,司马衷是历史上有名的白痴皇帝,历史记载,有一次晚上在后院溜达,听见青蛙叫的正欢,一时高兴,就给青蛙封了官,有一次发生饥荒,大臣们汇报上來,他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何不食肉糜,’,也就是说,沒有粮食吃了,但是可以吃肉吗,也正因为他白痴,估计可能是那方面不太行,所以贾南风就经常出去偷人,”

“红门兰就是这样,”舞兰气呼呼的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她那方面特别亢奋,过去,经常绑架个帅哥,回來玩上一段时间之后就宰了,也不知道现在有沒有学好,估计可能是还那样……”

浪|女不一定都是美女,史书所载,贾南风相貌极其难看,是“丑而短黑”,

当然,也不能排除后世故意丑化这个人,无论如何,把贾南风和红门兰放到一起说事还是不公平的,毕竟红门兰太漂亮了,

红门兰从刚一出现,苍浩就注意到她身上的气质格外风|骚,听到舞兰说的这一番话,才明白这种气势是怎么來的,

说起來,舞兰给人的感觉也挺|骚,但苍浩接触时间长了发觉,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舞兰的生活作风很严谨,

红门兰则不一样,她的那种骚是渗入骨髓里的,是过去这种生活经历所积累下來的,可以在极大程度上刺激男人最原始的yuwang,

苍浩看了一眼高雪轩,发现表情有些尴尬,可见高雪轩对红门兰的这些事情也是知道的,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高雪轩长叹了一口气:“对她的这些事情,我一直装作看不见,其实这是害了她,我早该教她好好做人……”

舞兰问苍浩:“你知道在植物学上什么是红门兰吗,”

苍浩摇摇头:“不知道,”

“红门兰是一种真正的兰花,兰科兰属植物,在历史上还有一个名字叫‘男童草’,”

苍浩沒听明白:“什么意思,”

“红门兰的根茎有点像男人的那个地方,所以被称作是‘男童草’,也正因为有这个特质,一度是色|情|狂的营养品,被认为有特殊的催欲作用,”顿了一下,舞兰接着说道:“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把这东西当做春|药來用,当然了,其实这只是一种类似于中医以形补形的理论,现代科学并沒有发现这东西含有任何催|情的成分……”

通过舞兰这一番科普,苍浩算是听出來了,红门兰取了这么个名字还真是恰如其分,

正如同水晶兰是死亡之花,所以林冰华取了这么一个代号,而“红门兰”似乎已经脱离了杀手圈子,属于风月场所了,

跟高雪轩和舞兰又聊了几句,苍浩起身告辞了,直到会到翠峰村才想起,自己一点东西都沒吃,

本來高雪轩请苍浩去盛世荷园吃饭,结果被红门兰的出现搅扰了,直到苍浩离开,高雪轩都忘了自己准备了许多菜肴,

苍浩腹中有些饿,就去餐厅吃饭了,

翠峰村的餐厅是单独一栋建筑,同样是红魔集团当初留下來的别墅,

把这里设置为餐厅,原本很多人觉得浪费,因为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但随着翠峰村人口渐渐增多,餐厅的作用就凸显出來了,

血狮雇佣兵的生活都沒什么规律,再加上分别负责不同的工作,基本上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这里吃饭,

不过,苍浩进了餐厅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人,就是陈曦,

陈曦看到苍浩,急忙打了一个招呼:“过來坐,”

由于塔娜还在美国沒回來,今野晴只负责早中晚三餐,所以非用餐时间里谁要是想吃什么就只有自己去厨房弄,

陈曦给自己准备了清粥小菜,看着卖相倒是不错,

她亲自给苍浩盛了一碗粥,放到苍浩面前:“趁热赶紧吃吧,”

苍浩喝了一口之后,点了点头:“味道还不错,”

“是我亲自做的,”

“谢谢,”苍浩又喝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陈曦,发现目光有些闪烁,于是问了一句:“你有话要对我说,”

陈曦怔了一下:“沒啊……”

“让你说就快点说,我现在有心情听……”苍浩摇了摇头:“过一会儿可就不一定了,”

回想起先前陈平极力要把陈曦许配给自己,苍浩原本以为这一次可能也是陈平的主意,让陈曦主动投怀送抱,

沒想到陈曦说出的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我听说你是雇佣兵,”

很显然,这事是罗霸道告诉了陈平,陈平又告诉了陈曦,苍浩索性承认了:“沒错,”

陈曦眼睛一亮:“能不能让我加入,”

“加入干嘛,你也渴望一种刺激的生活,”

“那倒不是,”陈曦急忙道:“我就是觉得这样自己就可以获得保护,”

“你现在也是被我们保护着,”

“那不一样,”陈曦摇了摇头:“我毕竟不是你们的成员,你们提供的任何保护都只是临时的,我想要获得长久的安全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加入你们……”

说到这里,陈曦就打住了,苍浩嘿嘿一笑:“你不是说有两个办法吗,另一个办法呢,”

“那就是嫁给你……”陈曦用非常地的声音说出这句话,随后急忙道:“咱们两个的事情先放下不说,我加入血狮雇佣兵,至少可以增强你们的力量,”

“我看未必,”苍浩摇了摇头:“雇佣兵这个组织不同于其他队伍,我们不能养活任何一个闲人,坦率的说,你在我们这里派不上任何用场,”

“谁说我排不上用场的,” 陈曦急忙道:“我……可以打仗的,”

“我亲眼看见你打死了两个痞子,”苍浩笑了笑,说道:“但这也只是证明了你会开枪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