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蛇鼠非一窝/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双上校好整以暇的反问了一句:“对又怎么样,”

“你知道苍浩跟兰组关系很好,所以才雇佣落叶莎叶去杀苍浩,也正因为兰组可能出现,所以你预料到落叶莎叶会叛变,雇佣了我去歼灭……”轻哼了一声,红门兰缓缓说道:“从头到尾,都是你看着兰组在自相残杀,沒想到你还挺变|态的吗,”

“我做事从來都是这样,”宋双上校很坦然的告诉红门兰:“充分利用敌对阵营的内部矛盾,让他们互相残杀,可以有效减轻自身的压力,这一招百试不爽,你以为我在世界各国通缉之下,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也就是说你把兰组看作敌对势力,”

“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宋双上校毫不犹豫的道:“我一直都知道苍浩与兰组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我必须毁掉兰组,防止苍浩进一步扩充实力,”

“好啊,你够狠……”红门兰冷冷一笑:“可惜你的如意算盘失灵了,”

“确实,”宋双上校有点无奈的道:“我沒能看到兰组内部大开杀戒,还是挺失望的,希望以后能再有机会,”

“你在我面前说这些,难道就不怕我修理你,”

“你不会的,”宋双上校很坦然的道:“我之所以选择你去监视落叶和莎叶,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很适合完成这个任务……”

“你给我听着,”红门兰打断了宋双上校的话:“我可以教训落叶和莎叶,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沒打算杀了她们两个,因为我是兰组的成员,就算我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我对这个组织还是很忠诚的,”

“哦,”宋双上校一挑眉头:“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就骗了我,对吗,”

“可以这么说,”红门兰点了点头:“我向你保证过,可以对付兰组的人,仅只是因为我觉得好玩儿,不过,很抱歉,我还真沒打算大开杀戒,”

“好吧,”宋双上校无奈的笑了笑:“看來我还是选错了,挑动兰组的内斗,你不是合适人选,”

红门兰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本來你应该去找季兰和蕙兰,”

“我不认识那两个人,也沒什么兴趣……”

“你不会对我有兴趣吧,”红门兰咯咯笑了起來:“那可不行,你太老了,我喜欢小鲜肉,”

“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我对你的兴趣是这个人的性格,而不是你的身体,”宋双上校摇了摇头,又道:“你一直不遵守兰组的规矩,甚至渴望推翻旧世界的秩序,这个跟我不谋而合,虽然我让你对付兰组可能让你感到不高兴,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什么,”

“兰组的人看不起你,”宋双上校表情阴冷的道:“你可以忠于兰组这块招牌,但如果你忠于兰组这帮人,那就太愚蠢了,”

红门兰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知道你红门兰的生活作风是什么样,也知道兰组其他女孩又是什么样,”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只是从这一点上來说,兰组的其他人对你就有足够的鄙夷,在她们看來你太过放|浪了,”

红门兰听到这话,不怒反笑:“你这是在挖苦我吗,”

“当然不是,因为我对别人的私生活,实在沒什么兴趣,”宋双上校一自一顿的强调道:“你也知道兰组已经重建,如果你想要回归,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反正我是从來不会跟看不起自己的人打交道,难道你有所不同,”

红门兰的表情阴晴不定,沒再说话,

“既然你不愿对兰组开战,这也无所谓,你可以有新的任务,那就是跟我一起推翻旧世界的秩序,”宋双上校一摊双手:“我非常欢迎你,”

此时此刻,红门兰打量着宋双上校,对这个人还真产生了几分兴趣,

宋双上校阴谋挑动兰组内斗,被戳穿之后竟然毫不尴尬,他眼下的意思干脆就是要让红门兰加入自己的团队,

这让红门兰有几分犹豫,因为宋双上校的说法很诱人,一个毫无秩序的混乱世界,不正是红门兰多年來一直都想要的嘛,

红门兰冷冷一笑:“你大概还想让我帮你干掉苍浩吧,”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当然最好,”宋双上校很不在乎的道:“如果你不愿意,也无所谓,我另有安排,”

“说到苍浩,我从他那里听到了一个笑话……”红门兰把苍浩讲过农民捞鱼的那个段子复述了一遍,然后很好奇的问:“红色高棉统治之下的JPZ真的是这样吗,”

“这是谣言,谎言,一派胡言,”宋双上校听到这个笑话,勃然大怒,失去了往日的冷静:“红色高棉统治期间,我们的国家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有一些人饿死了,但这不是我们的错误政策造成的,而是西方帝国主义无耻封锁造成的,我们已经做了最大努力阻止饥荒的蔓延,以M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阵营,如果稍微还有一点人性,都应该为JPZ饥荒负责,”

红门兰摇了摇头:“我不这么想,”

“为什么,”

“我不懂政治,也不关心政治,我就是觉得吧,你们的国家有着丰厚的物产,根本就不应该闹饥荒,”顿了顿,红门兰接着说道:“你说西方帝国主义封锁,这个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但再怎么封锁也不应该封锁到田间地头吧,地里不长粮食了,不是种子出毛病了就是耕作有问題,跟M国人又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不懂了,”宋双上校语重心长的道:“帝国主义封锁我们的方法之一,是收买了大量的内奸从事破坏活动,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我们的种子和农具都出了问題,那么为什么有问題,还不是因为内奸的破坏,”

“你……确定,”

“当然,”宋双上校点了点头:“我当年负责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锄奸……内件实在太多了,我用尽了各种办法,仍然不能有效的清除,否则,我们的革命也不会失败,红色高棉一定会带领JPZ人民走上繁荣富强之路,”

“锄奸是吗,”红门兰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听你这话的意思,如果你认为谁是内奸,就可以直接枪毙,”

宋双上校颇为自信的道:“我是不会错的,”

“就算你是对的,谁又敢肯定,你在这个过程中不会以权谋私,”红门兰讥讽的道:“跟你有仇的人、你看着不顺眼的人,都可以借口他们是内奸然后干掉,”

宋双上校直接就道:“很抱歉,我非常爱我的妻子,我既沒有想过要杀掉她,与她更沒有任何摩擦或者矛盾,”

红门兰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枪毙了我的妻子,”宋双上校说到这,苦笑了几声,一瞬间,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我的妻子十六岁就嫁给我了,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平凡的农民,她跟我一起在田间劳动,日子过得很清苦,有的时候我会想,可能一生就会这样度过,像家乡无数普普通通的农民一样,直到革命來了,在波尔布特同志的教导下,我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生活这样贫困,于是我参加了革命,我要推翻万恶的旧社会,为自己和无数像我这样的农民谋取幸福……后來,有人举报我的妻子是美帝国主义的内奸,我非常痛苦,为什么自己最亲爱的人会破坏革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亲手送她上路,”

红门兰非常惊讶:“你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发妻,”

“沒错,”宋双上校点了点头:“我真的不希望她成为叛徒,可既然她已经做了叛徒,那也沒有办法了……”

“你开枪的时候,你的妻子说了什么,”

“她不断重复四个字:沒有、不是,”摇了摇头,宋双上校很无奈的道:“可能是因为她知道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背叛革命,所以说不出其他的话了吧……”

“我倒觉得,她应该是想说,自己不是内奸,沒有背叛你,”红门兰摇了摇头:“听你说这些,我觉得你的妻子应该沒什么文化,她沒有足够的表达能力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出來,也可以说她当时完全就是被吓坏了,所以,她只有不断重复着四个字,希望你能明白……”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双上校一瞪眼睛:“你是说我错了,我是不会错的,”

红门兰不想再谈论这件事,摇了摇头:“你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就是对的,”

红门兰接下这个任务,既是为了赚钱,也是觉得好玩,对宋双上校其人沒有直观的认识,

直到听到了这些,红门兰发现宋双上校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从宋双上校如何对待自己的妻子就能看出,宋双上校并不是拿着理想去忽悠别人,自己也真的相信这一套,

红门兰沉默不语,宋双上校问了一句:“我们之间的事呢,”

“好吧,”红门兰点了点头:“短时间内,我们可以合作,我很有兴趣看着你接下來搞些什么,”

“这就对了,”宋双上校满意的点了一下头:“苍浩大概会恨死我们吧,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我们是,,蛇鼠一窝,”

在外人看來,宋双上校的这个比喻很恰当,不过对宋双上校自己而言,实在不应该引用这么一个成语,

红门兰倒是不在意,很认真的纠正道:“蛇鼠还真就不是一窝,我要知道,蛇是吃老鼠的,”

“那倒是,”

“不过这个比喻倒也沒错,”红门兰阴阴的一笑:“如果你让我感觉不爽的话,我随时会成为蛇,吃掉你这只老鼠,”

宋双上校也笑了:“很难说我们之间到底谁才是蛇,而谁又只能做老鼠,”

再说苍浩这一边,

早晨起床后吃过早饭,苍浩就去了公司,刚进办公室的门,奥多打來电话:“你今天上午有时间吗,”

“上我倒是沒什么工作,”苍浩问了一句:“你有事,”

奥多沒有正面回答:“我在你们公司楼下,麻烦你下來一趟,”

苍浩跟刘亚南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就下楼了,奥多坐在一辆灰色宝马里,苍浩打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你到底有什么事,”

苍浩本來以为,奥多可能是要跟自己谈互联网金融的细节,沒想到奥多却说了另外一件事:“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

苍浩略有点不满:“是什么人,你都不肯告诉我,还让我去见,”

“你不会是不敢吧,”奥多呵呵笑了起來:“大名鼎鼎的雇佣兵之王,血狮苍浩,难道你会对一个陌生人胆怯,”

“激将法是吗,”苍浩同样笑了起來:“我还真就吃这一套,那就走吧,让我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应该这样……”

“我还有‘但是’沒说呢,”苍浩打断了奥多的话:“如果你让我见的人,让我感觉不爽,我就会宰了他……还有你,”

奥多怔了一下,沒跟苍浩再说什么,只是吩咐司机:“走吧,”

奥多带苍浩去的地方,还真不算太远,是公司附近的一家凯宾斯基,

进了凯宾斯基,奥多引领苍浩來到了总统套房,一路上沒说一句话,

总统套房里金碧辉煌,虽然苍浩也算是一方土豪了,倒是第一次來这种地方,

只是苍浩沒兴趣关注这里有多奢华,只是等着奥多引荐那位神秘的客人,

刚一进门,苍浩就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又细心感受了一下,确定这里不像是有埋伏,

奥多沒打算对苍浩不利,事实上,他也沒有这样做的动机,不过苍浩觉得还是要防范一些,

因此,苍浩解开了外套的纽扣,这样可以迅速掏出黄金手枪,

“你先坐,”奥多指了指套房客厅里的沙发,又道:“我现在去请他出來,”

“看來,要是不见到他本人,你是不会说他是谁了,”苍浩笑了笑:“沒关系,我等着,”

奥多离开了,进了套房的卧室,过了足足半个小时还沒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