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那个恶魔医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有其他事的话,也确实有……”雅克布的面容变得深邃起來:“那个恶魔医生……”

“埃尔德里奇,”

“不,另一个,同样是恶魔医生,”

苍浩叹了一口气:“纳粹余孽还真多,”

“这一次不是纳粹,”雅克布非常郑重的说道:“而是东瀛,”

“东瀛,”苍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说是731部队吧,”

“对,”雅克布点了点头:“我对华夏人很有好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华夏人与犹太人有着相同的历史遭遇,二战结束后的这几十年來,纳粹的恶行宣传的已经足够多了,但对东瀛人的侵华史却少有宣传,西方社会痛恨于埃尔德里奇这样的恶魔医生,却不知道埃尔德里奇跟东瀛人比起來,真的不算什么,”

“沒错,”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纳粹曾经做过很多罪恶的人体试验,但相对來说属于分散性的,不够系统和全面,东瀛人不同,1932年起,东瀛人在哈尔滨设立了东乡部队,后來演变成了731部队,专门从事细菌战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所不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25年,世界各国签署了《日内瓦议定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毒气和细菌武器,东瀛是该议定书签字国,换句话说,东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秘密研制和使用细菌武器是违反国际公约的,更违反了自身的承诺,更重要的是,为了研制细菌武器,他们进行了各种惨无人道的医学实验,包括活体解剖等等……东瀛人自己也知道羞耻,所以这支部队从成立开始,一直处于高度保密状态,”

雅克布又点了一下头:“感谢你的科普,”

“1945年,苏联红军出兵东北,他们打着反侵略的旗号在我的祖国烧杀抢掠,跟侵略者沒有任何区别,不过他们倒也做了一些好事,其中就包括发现了731部队的真相……”停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四年之后,苏联红军在伯力对原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关东军参谋长梶冢隆二、关东军医务处处长川岛清等战犯进行审判,这次审判基本揭示了731部队的基本情况,”

“我在來华夏之前,特意调研了相关历史,沒想到是多余的……”雅克布嘉许的道:“因为你就是活的百科全书,如果我需要知道什么,直接问你就好了,”

苍浩笑了笑:“我是军人,至少对军事史这方面的东西,还是有一定认知的,”

“好得很,”雅克布脸色突然变得有点阴沉:“但在伯力审判之后,731部队的真相仍然被掩盖着,还是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被前苏联揭露出來,”

“大国在其中都有自己的算盘,”苍浩说到这里,略有些愤怒:“前苏联惩办的731战犯只是一部分,对该部队了解最详细的其实是M国人,731部队长石井四郎撤回本国之后向M国提出,愿意用731部队获得的医学成果换取自己的人身安全,结果,M国人拿到这些医学成果之后,果然袒护了石井四郎,这个恶魔沒有被追究,同样的,前苏联为什么拖到七十年代才公布这件事,同样也是因为得到了731部队的好处,苏美两国还有东瀛本国,医学之所以发达,一定程度上正是仰赖于731部队的医学成果,”

雅克布叹了一口气:“我能理解你的情绪,”

“你知道吗,M国在JPZ抓了很多丧尸,我从來沒有问过他们要干什么,甚至我觉得这个完全是预料之中……”顿了一下,苍浩非常无奈的道:“当一个民族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就必然会被人宰割,世间有沒有公道,当然有,但公道还是需要通过人來执行的,而人都有私心,”

“说得对,”雅克布又点了点头:“尤其是你说到了点子上,不管纳粹还是731部队,这些恶魔医生固然丧尽天良,但从科学角度來说,他们的研究却又很有意义,要知道,医学发展离不开人体实验,尤其是活人试验,问題偏偏在于很多实验是违背伦理道德的,所以科学家们不能这么做,纳粹和731部队这么做了,他们所获得的数据和资料,当然有很大的用处……”

“你跟我提731部队干什么,”苍浩试探着问:“难道你让我再做一次猎手,去向那些东瀛恶魔复仇,”

“你愿意这么做吗,”

“我当然愿意,”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如果我有得选的话,我当然要追捕东瀛恶魔,纳粹余孽反倒要放到次要位置,很抱歉,你可能听到这话会很失望,但我这么做对自己的民族更有意义,”

雅克布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你为什么追捕纳粹余孽,而不是东瀛恶魔,”

“大环境使然,”苍浩非常无奈的道:“抓到埃尔德里奇之后,我明确知道应该把这个人交给谁,更知道以色列一定会判处他死刑,本身他就是个通缉犯,但731部队的那些人不是通缉犯,而是东瀛的合法公民,我抓到他之后能交给谁,又有谁能对他进行审判,把罪恶公诸于世,我的祖国都已经放弃追究,我去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我听说,东瀛投降之后,归国对东瀛战犯优渥有加,好吃好喝的养活了几年之后全部礼送回国了,”雅克布的语气有点怪异:“想來就算你抓到他们也沒什么用处,”

“沒错,”苍浩更加无奈的点了一下头:“当然,我可以直接干掉他们,但这就意味着我自己会变成通缉犯,因为我杀了别国的合法公民,我离开雇佣兵就是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如果我想要亡命天涯的话,又为什么不继续做雇佣兵,”

苍浩当初回归之后不久,就被廖家珺查出了曾经做过纳粹猎手,

说起來,不是沒有人质疑过,为什么苍浩舍近求远去帮助犹太人,却沒帮助自己的民族复仇,

苍浩从來沒解释过,直到今天,才在雅克布面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而苍浩的这份无奈证明了一件事,作为侵略者的东瀛人确实可恨,但华夏人也确实应该反省,

就像苍浩说过的一样,公布731部队的是苏联人,获得了731部队医学成果的是M国人,

华夏自己作为受害者,不但什么都沒得到,甚至从头到尾茫然无知,

其实,这不能说是别人的责任,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原因,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咱们先谈这个731部队,

到目前为止做出系统性研究的是东瀛人,作家森村诚一经过细致的调查之后,写了数十万字的纪实《恶魔的饱食》,对东瀛人自己揭露了同胞曾经的罪恶,

华夏方面的研究严重滞后,甚至往往要到森村诚一的书里去找证据,

再比如南京大屠杀,否定这场屠杀的自然是东瀛人,可做出系统性研究的还是东瀛人自己,

第一手资料,有当事人回忆录,如《东史郎日记》,

又有女教师松冈环,用了二十三年的时间,排除各种困难,亲自搜集了102位侵华日军的证词,写成了《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

同时,松冈环多次來华,亲自搜集了120位幸存受害者的证言,写成了《南京战,,被割裂的受害者之魂》,

这是华夏人自己可以做的工作,偏偏华夏人沒做到,东瀛人做到了,

松冈环不是自己在战斗,洞富雄、本多胜一等学者也做了大量工作,揭露了真相,

再从宏观层面上说,对整个东瀛侵华战争,局面都是一样,

东瀛人为什么要侵略我们,又是怎么侵略我们的……东瀛人是一个怎么样的民族,七十年前的东瀛人是什么样,今天的东瀛人又是什么样,战争结束前后他们发生了哪些变化,

很多华夏人提起那段历史來,只是徒然的愤怒,却沒多少人能说清楚这几个最基本的问題,

对东瀛人民族性格进行最深入剖析的是M国人,代表作是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

对东瀛军队的发展、壮大到毁灭,做出最细致研究的还是M国人,代表作比如爱德华?德瑞的《日本陆军兴亡史》,

什么是国耻,

不是你被人侵略了,而是你被侵略之后,竟然不知道这场侵略是怎么发生的,竟然需要侵略者自己逐字逐句的帮助你回忆,

当然了,华夏也不是什么都沒做,在横店拍了大量神剧,女演员裤裆藏雷,男演员手撕鬼子,

现实中做不到的事就到电视剧里YY一下,那么现实中到底出生了什么事,就只有是鬼子才知道,

如今,这些神剧流传到东瀛了,东瀛人看过之后哈哈大笑,留下了各种幽默评论,

不怕敌人骂,就怕敌人笑,敌人笑了,说明根本沒把你放眼里,

苍浩有时会很无奈的设想,如果战争再次爆发,到底靠什么战胜东瀛,

“我理解你的无奈,”雅克布有点像是感同身受:“于是你放弃了东瀛余孽,抓捕纳粹战犯,成了我们犹太民族的恩人,”

“不过,我已经恢复雇佣兵生活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苍浩嘿嘿一笑,努力让自己显得轻松一点:“只是眼下实在太忙,沒倒出时间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