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罪恶731/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雅克布一字一顿的道:“我这一次來就是要给你提供相关信息,”

苍浩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雅克布点了一下头:“因为731部队是从事专业研究,所以组成人员都是医学精英,其中有一个叫冈本耕造的,曾经是731部队的核心人物,他不仅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更参与细菌武器的研究和试验,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你也说了,东瀛投降之后,731部队长石井四郎用医学资料换取了自身安全,冈本耕造也一样,”

苍浩的面色变得阴冷起來:“继续说,”

“战后,冈本耕造在东京大学医学部任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如果你稍微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就会知道,东京大学医学部堪称亚洲医学界的龙头……”雅克布说着,拿出手机摆弄了几下,然后递交给了苍浩:“这是他的公开履历,”

雅克布用手机上网,调出了一个类似于百度百科的页面,全部是英文,正是冈本耕造的个人信息,

上面显示,冈本耕造已于十多年前逝世,倒是提到了他曾服役于东瀛陆军,却沒说他干过的那些罪恶勾当,

苍浩耸耸肩膀:“你给我看一个死人干什么,”

“冈本耕造从东京大学退休之后移民去了M国,很偶然的,他的往事被人挖了出來……”撇了撇嘴,雅克布讥讽道:“731部队在西方原本沒多少人知道,说起來也是冈本耕造倒霉,当时有一个生活在M国的华人张纯如女士,通过详细的走访调查写了一本书《被遗忘的大屠杀》,在西方社会引起了轰动,结果就是东瀛侵华史成了当时的社会热点,连同731部队一并被人提起,M国人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他在生活当地遇到了巨大的社会压力,很多人指责他是恶魔刽子手,沒有人愿意跟他來往,”

苍浩猛然间明白了:“于是他伪造了自己的死亡假象,”

“他认为自己的过去是个沉重的包袱,为了彻底摆脱这个包袱,就必须伪造新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

雅克布说的这些,让苍浩有些激动,因为自己有机会可以为自己的民族复仇,

可另一方面,苍浩又有些犹疑:“二战结束已经七十年了,我抓到埃尔德里奇的时候,他已经是耄耋老人,当年,他进入纳粹集中营工作的时候还是个小伙子,才能活到今天……至于冈本耕造,进入731部队的时候是医学精英,说明已经有些岁数了,根据这份履历上显示,如果他今天还活着,也得一百多岁了,”

“我一再向你强调731部队的医学成果,”雅克布一字一顿的道:“他们进行的那些反人道试验,不仅可以用來杀人,也可以用來救人,冈本耕造害死太多的人,所以也就知道怎么才能活得更加长久,这就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

“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可能掌握某些技术,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以延长生命,”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雅克布点了点头:“我特意來华夏,就是告诉你冈本耕造的事情,我们两个苦难的民族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复仇,”

“还有其他信息吗,”

“抱歉,暂时沒有了……”雅克布缓缓摇了摇头:“我还是非常偶然得到这个消息的,我想提供更多帮助,可惜实在是有心无力,”

苍浩嘿嘿一笑:“你不会是担心埃尔德里奇或者其他纳粹余孽也用类似的办法活下來吧,”

“确实有这个顾虑,”雅克布又点了一下头:“如果有一天,我发现埃尔德里奇偷偷活了下來,或者其他纳粹余孽的动向,也希望你能再次帮助我们伸张正义,”

这个时候,奥多对雅克布说了一句:“祖父,你说话时间太长了,是不是应该休息一下了,今天晚上还要坐飞机呢,”

“确实有点累了,”咳嗽了几声,雅克布非常无奈的道:“人老了,精力不济了,偏偏又很忙,跟你见过面之后,我马上还要去华盛顿,有一堆家族事务要处理,”

苍浩起身告辞了:“你注意保重身体,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奥多把苍浩一直送到套房门前,提醒了一句:“除了历史恩怨,当下我们还有生意要做,互联网众筹平台马上要上线运营,希望你好好准备一下,”

苍浩点点头:“沒问題,”

(楚辞按:冈本耕造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原为731部队细菌研究部冈本班班长,二战结束后任东京大学病理学教授,为了不忘那段历史,我在这里引用了真实的姓名和真实的人物历史背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一下,小说讲的是故事,接下來的情节当然是虚构的,为了保持点神秘感,我在这里就不剧透了,)

离开雅克布的总统套房之后,苍浩觉得这次谈话有些怪异,

如果说,雅克布要对自己当面表示感谢,这个倒是正常,可为什么早不來晚不來,非得这个时候來,

又如果说,雅克布此行目的也是为了宋双上校,这个同样很正常,偏偏这次谈话沒提到宋双上校太多,一直都围绕着历史,

再如果说,雅克布是为了提供冈本耕造的消息,这个就更加怪异了,因为雅克布完全可以通过奥多把信息传递过來,完全沒有必要亲自不远万里的飞过來,何况雅克布又有什么理由肯定苍浩会有兴趣把冈本耕造绳之以法,

虽然苍浩足够了解东瀛侵华史,过去却根本不知道冈本耕造这个人,

当年逍遥法外的东瀛战犯实在不少,如果苍浩决定替历史主持公道,也未必会从冈本耕造身上开刀,

回想起雅克布那张苍老的面容,苍浩猛然之间明白了,这个老犹太人有自己的算盘,

人老了,都会怕死,尤其是掌握着足够权力或财富的人,

反倒是年轻人,或者一无所有的人,往往才不惜命,

如果这个冈本耕造确实掌握着某种可以延长生命的技术,毫无疑问是雅克布所急需的,

雅克布撺掇苍浩追捕冈本耕造,真正原因正在于此,他想要获得这种技术,

犹太人终归是犹太人,简直把生意做到极致,他们不只是赚钱,还要赚命,

不过,苍浩对这种生意并不反感,因为这也算是互利互惠,

这个雅克布如果与人无害,就算活到二百岁又能怎样,

反倒是他提供的信息,倘使真的能够抓获冈本耕造, 对苍浩本人乃至整个华夏民族來说都是好事,

冈本耕造曾经做过很多罪恶的人体试验,苍浩非常有兴趣在冈本耕造自己身上重复一遍这些试验,

只是,眼下宋双上校的战斗还沒有结束,而且又冒出來了神秘的东瀛赤军,苍浩实在沒有精力去追捕东瀛战犯,

要说赤军,苍浩记得他们倒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反对东瀛的对外侵略,

真不知道丸冈秀男那帮人,如果碰见了冈本耕造这样的战犯,会作何反应,

苍浩满脑子想着事情,刚走出沒多远,前面横住两个高大的黑人,

这两个黑人全都穿着笔挺的西装,挡住了苍浩的去路,其中一个很客气的问:“您是苍浩先生,”

苍浩警惕的打量着对方:“哪位,”

一个黑人马上向旁边的一扇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K先生有情,”

“K先生來了,”苍浩嘿嘿一笑,径自打开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这里同样是套房,档次比雅克布的要低许多,远沒有那么奢华,

K先生果然坐在客厅里,看到苍浩进來,马上起身伸出手:“你好,”

“你好,”苍浩跟K先生握了一下手,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今天拜访自己的客人实在太多了,而且还离得这么近,

雅克布的套房距离K先生这里,总共二十米不到,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约好了,

K先生观察着苍浩的神色,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应该刚跟雅克布.罗斯柴尔德见过面吧,”

“你怎么知道,”苍浩嘿嘿笑了:“你们两个不会是一起來的吧,”

“当然不是,只是偶然碰到了,我原本也不知道他來了华夏,”

“那么你又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呢,”

“别忘了我是中央情报局,沒有我不知道的事,” K先生非常自得的笑了笑,又道:“不过,你可以放心,真的只是偶然碰到,他是商人,我是政治家,彼此之间沒什么交集,”

“你不想知道雅克布找我有什么事,”

“你曾经抓捕过纳粹恶魔,他有足够的理由对你表示感谢,” K先生一摊双手,很无所谓的道:“你无须向我复述他的感激之词,”

“那么你來华夏又有什么事,”

“沒什么事,”K先生看了一下时间,说道:“你还是可以放心,我这一次來华夏沒有任务,绝不是针对你本人或者华夏这个国家,其实,我只是转机去中亚,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刚好知道你也在,就想跟你聊一下,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苍浩将信将疑:“真的,”

“当然,”K先生说到这里,又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上飞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