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731战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K先生的样子不像说谎,苍浩多少有点放心了:“看你们一个个这么忙,让我这个闲人有些自惭,”

“苍先生可不是闲人,” K先生笑着摇了摇头:“能否把宋双上校绳之以法,最后还要看苍先生你的,”

“这货最近有消息了吗,”

“沒有,”K先生非常无奈:“对红色高棉,还有赤军,我们一直竭尽所能,可惜始终找不到新的线索,”

“你刚才不还说中央情报局无所不知吗,”

“那只是一种自夸的说法……” K先生很坦诚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就不是中央情报局,而是上帝了,”

“这么说你这一次來是把我当成陪聊了,”苍浩嘿嘿一笑:“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就这样占用我的时间,是不是应该付出点什么,”

“我知道你又想要钱了,”K先生叹了一口气:“我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題,在对付宋双上校这个问題上,中央情报局可以提供一定的经费,问題的关键是,如果被贵国知道了这件事,只怕你会很有麻烦,”

既然自己已经不再跟孟阳龙合作,就算从中央情报局这里弄点钱,苍浩觉得倒也沒什么,

但苍浩此时决定展现一下自己的民族气节:“你实在是把我看扁了,”

K先生略有点惊讶:“难道你不是要钱,”

“我要一个信息,”

“什么,”

“这件事情要从头说起……”苍浩打量着K先生的神色,缓缓说道:“二战期间,东瀛军队精锐是被M国歼灭的,但M国为了获取部分情报资料,却也袒护了不少战犯,比如731部队的那帮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K先生非常无奈的耸耸肩膀:“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确实在道义上欠妥,但我们还得承认政治有的时候是无情的,对M国來说,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发挥更重要的价值,那么放过一些个体战犯并非不能接受,”

“那么你们考虑过华夏人的感受吗,”苍浩的笑容变得阴冷起來:“我们才是受害者,东瀛人用我们做试验获得的资料,被你们那去发展医学技术,这公平吗,”

“当然不公平,”K先生的态度倒是很诚恳:“如果让我來决定这件事,或许仍然会放过这些战犯,但会与贵方共享这些资料,”

“可惜不是每个M国政客都像你这么想,”

“听着,我了解这段历史,我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摇了摇头,K先生又道:“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和我都还沒有出生,我理解你作为华夏人对这件事有一定程度的愤怒,但我个人对此无法负责,”

“你这是摆脱责任吗,”

“当然不是,”K先生急忙又摇了摇头:“可我说的事实,当年的决定不是我做出的,我当然沒有责任,甚至于,M国政府也不该为此承担责任,因为真正做决定的那些人大多数都已经见上帝了,仍然在世的少数人也都躺在医院靠着氧气管维持生命……”

“这是狡辩,”苍浩打断了K先生的话:“沒错,今天组成M国的这些人,与当年的那件事情毫无关系,但当年犯了这个错误的人,却毕竟代表着M国,所以这个责任你无法撇清,”

“你想怎么样,” K先生一摊双手:“杀了我泄愤嘛,”

K先生话音刚落,那两个黑人往前走了一步,虎视眈眈的看着苍浩,

他们沒有把手伸向腰间,说明身上沒带武器,进一步也说明K先生说的话是事实,

他们确实只是在广厦中转,等飞机的时间太短,所以不可能准备武器,

苍浩看了一眼那两个黑人,笑了笑:“如果你们对我有足够了解,就会知道我身上从來是有武器的,”

“沒错,”K先生点了一下头:“一支黄金手枪,还有一柄甩棍,”

“对我來说,只要有这两样武器,威力会比你们扛着火箭筒更大,”顿了一下,苍浩略带威胁的说了一句:“你最好别逼我把你们留在这永垂不朽,”

K先生犹豫了一下,随后冲着那两个黑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黑人马上后退了一步,

K先生叹了一口气,问苍浩:“你到底想怎么样,”

“现在有一个让你弥补过错的机会,”

“我再次重申,我承认当年犯了一个错误,但我个人与这个错误沒有任何关系……”

“那就帮助你的国家数罪,”苍浩打断了K先生的话:“我只需要让你帮我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有一个731部队原成员叫冈本耕造,公开资料显示十几年前已经死了,最后身份是东京大学医学部部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但他是装死,”

“你要让我帮你找到这个人,”

“你刚才不是说吗,中央情报局无所不知,让你们帮忙找一个战犯应该不难,”说到这里,苍浩语带讥讽:“更何况,这个战犯跟宋双上校可不一样,当年跟你们的关系可是非常密切,”

K先生有些犹豫:“这个吗……”

“沒有这个那个,”苍浩断然说道:“你最好搞清楚,冈本耕造就算还活着,对你们來说也沒有任何利用价值,把他交给我,有助于促进我们双方的关系,这从政治角度來说也是划算的,”

K先生还是有些犹豫,过了一会,才无奈的点了一下头:“我试试看……”

随后,K先生起身,到房间角落里打了一个电话,

沒用一分钟,K先生就把电话挂断了,然后转回身坐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K先生沒说话,只是看着苍浩,而苍浩也沒再出声,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这让苍浩有点担心,在这么看下去会让K先生对自己产生感情,

最后,K先生打破了沉默,看了一下表,告诉苍浩:“我要上飞机了……”

话还沒说完,K先生的手机响了起來,K先生又去角落把电话接起來,听了一会之后挂断走了回來,

苍浩冷冷的问:“应该有消息了吧,”

“你说得对,731部队原來确实有一个医学专家叫冈本耕造,这个人做过的事……不得不承认是罪大恶极,”摇了摇头,K先生又道:“冈本耕造从东京大学退休之后移民M国,境遇似乎不太好,可能是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跟你说的完全一样,他伪造了自己的死亡,”

“然后呢,”

“他有了新的名字,新的身份,本來他是移民,新的身份却成了土生土长的美籍日裔,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K先生说到这里,表情变得有点怪异:“真正重要的是,你这个电话來得非常及时,就在不久前,冈本耕造來了广厦,”

“來干什么,”苍浩的目光充满了杀气:“看一下他曾经施虐过的地方,追悼一下自己的死鬼战友,”

“这我不知道,” K先生尴尬的道:“我说过中央情报局不是上帝,我们只能确定这个人伪造死亡,但他改换身份之后都发生了什么,我们就一无所知了,刚才,还是通过出入境管理系统,我们查询到他來了华夏,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同样不掌握,”

“这就够了,”苍浩满意的点了点头,真沒想到自己还挺幸运,猎物主动撞到枪口上了,

既然冈本耕造來了华夏,自己倒是省了不少功夫,既不用去M国也不用去东瀛,对付宋双上校的同时就能把这老家伙给收拾了,

K先生非常困惑的说了一句:“话说有一件事很奇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