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百岁老鬼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立即问:“什么,”

“资料显示,他活到今天应该有一百多岁了,虽然他可以伪造新身份,但我们掌握的年龄信息肯定是真实的,”K先生摇了摇头,非常困惑的说道:“虽然说,现在医学技术发达,营养条件也很不错,一百多岁的老人并不罕见,但无论如何,人到了这个年纪也是油尽灯枯了,资料显示冈本耕造这几年活动非常频繁,一个百岁老人不需要任何陪伴满世界飞來飞去,难道不匪夷所思吗,”

苍浩深深的一笑:“确实奇怪,”

“无论如何,这与我无关……”K先生打算告辞了:“我要上飞机了,我们找机会再聚,”

苍浩稳稳坐在那里:“再见,”

“你……不走吗,”

“你们先出去,”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看着,”

“苍先生你做事太小心了,”K先生笑着摇了摇头:“你担心我们在外面有埋伏,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真的沒有敌意,”

丢下这句话,K先生带着两个黑人快步走了出去,似乎连一分钟都不想多留,

事实上,苍浩还真沒担心K先生有什么埋伏,只是想冷静的思索一下当前的局面,

不过,K先生这样步履匆匆的,还真像是心里有鬼,

整个房间沒有其他人了,苍浩抽了一根烟,掐灭了烟蒂,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套房,

也就是苍浩刚走出房间,突然感到身后一阵恶风袭來,

苍浩立即抽出黄金手枪,转回身去就是一枪,

“碰”的一响,枪声在走廊里回荡着,但苍浩的这一枪却落空了,身后并沒有任何人,

“动作够快啊,”苍浩转回身來,赫然发现一张面孔,浮在自己的身前,

是红门兰,她就像鬼魅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靠近了苍浩,

沒等苍浩做出反应,红门兰微微一笑,从鼻孔中喷出一股粉红色厌恶,

苍浩感到脑袋一晕,随后眼前变成一片粉红,想要抬手开枪射击,却连半点力气都沒有,

下一秒钟,苍浩身子瘫倒在地,昏倒了过去,

同一时间,在宋双上校的老巢,宋双上校正略有点不安的走來走去,不时就看一下时间,像是在等什么人,

李洪有觉得宋双上校这么來回走有点闹心,可是又不敢说出來,只有老老实实坐在角落里看着,

过了十分钟左右,房门打开,从外面疾步走进來一个人,

这个人有着一张东方面孔,大约六十來岁的样子,灰白色的头发,看起來跟普通华夏老人沒有什么区别,

只是,这个人走起路來姿态端正,昂首挺胸,李洪有估计他可能当过兵,

宋双上校立即來到这个人身前,伸过手來,用英语打了一个招呼:“你好,冈本先生,”

“你好,”这个老人微微点了点头,用流利的英语问道:“我们应该用哪国语言交谈呢,”

宋双上校立即换成汉语普通话:“就用华夏人能听懂的语言吧,”

“好,”这个老人又点了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宋双上校你可是鼎鼎大名,今天有幸见到你本人,冈本我不胜荣幸,”

“冈本先生太客气了,”宋双上校微微点了一下头:“冈本先生,您曾经服役的731部队,也是赫赫有名,只可惜是不怎么样的名声,”

这个老人正是苍浩正在调查的原731战犯冈本耕造,中央情报局觉察到冈本耕造來了华夏,却不知道要见的人正是宋双上校,

听到宋双上校这句话,冈本耕造微微笑了笑:“你好像是在挖苦我,”

宋双上校直接就道:“恕我直言,你本人和你所属的部队都是战犯,是帝国主义侵略第三世界国家的马前卒,可惜由于历史原因沒有受到惩罚,”

“听起來你对我们很有恨意,那么为什么又要跟我合作,”

“因为眼下沒有更加合适的合作对象,”宋双上校说话非常坦率:“有的时候,为了达到正义的目的,可以与不正义的人合作,这是我的处世哲学,”

“正义的目的,”冈本耕造讥讽的笑了:“宋双上校,我并非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是JPZ国家战犯,也是全球各国通缉的要犯,至少,我是获得了特赦的合法公民,从身份上來说,好像你还比我差一点,”

“帝国主义国家串通起來,给我强加了这样的罪名,我实在沒有办法,”宋双上校从刚才这些话里,发觉冈本耕造为人非常傲慢,谁说东瀛人一定是彬彬有礼的,至少冈本耕造就不是,

“宋双上校你一直自诩为第三世界国家反抗帝国主义的斗士,而我曾经又是帝国主义侵略第三世界的马前卒……”冈本耕造轻轻一笑:“无论你怎样解释,今天你我能坐在一起谈话,都是非常讽刺的,”

“这是因为当前的形势非常不乐观,”宋双上校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瞒你说,我先前的计划全部遭遇失败,我只能躲在华夏寻求新的机会,为了打破目前的僵局,我才选择与你合作……”

“宋双上校是一个很坦率的人,”冈本耕造打量着宋双上校,笑眯眯的道:“刚一见面,你就对我的身份表达了鄙夷,接着又明白承认自己面临困境……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心话,沒有半点隐瞒,”

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这个自然,”

“好吧……”冈本耕造的笑容变得轻松起來:“我愿意与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因为我明确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不喜欢别人表达善意的同时,趁着我转过身去就背后捅刀子,”

“我不是这样的人,”

“看得出來,”冈本耕造点了一下头:“我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在我漫长的人生当中,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自夸的说一句,我还是很善于识人的,从來不会看错,”

“我最初获知冈本先生资料的时候非常惊讶……”宋双上校上下打量着冈本耕造:“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一百多岁的人,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可我确实是冈本耕造,服役于原731部队第一部,至于我为什么能获得这么久,代价也是巨大的……”冈本耕造穿着一件西装,他把西装脱下來,又解开了里面衬衫的纽扣,露出了胸膛,

李洪有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当看到冈本耕造的胸膛,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皮肤上面到处都是伤疤,每一道都很长,位于重要器脏的位置,上面有针线缝合过的痕迹,

李洪有根据自己的医学知识,马上就确定这是手术留下來的痕迹,可这个冈本耕造做过的手术实在是太多了一点,

宋双上校看在眼里却丝毫不感到惊讶:“你改造了自己的身体,”

“沒错,”冈本耕造缓缓系上了纽扣:“我身体里的每一样重要器官都被更换过,有的器官还更换了不止一次,而且我还对自己做了一些生理上的改造,所以我才能活到今天,”

“原來如此,”

“我第一次接受器官移植,还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情,” 冈本耕造淡淡然的说道:“1941年,我从一个华夏马路大的身上摘取了肾脏,让我的助手移植到了我的身上,”

宋双上校不明白:“什么是马路大,”

“这是一句日语,愿意是圆木,在我们731部队代指试验品,也就是那些用來做各种实验的活人……”尽管说的是如此残忍的事情,冈本耕造的语气却始终平静:“有朝鲜人、俄国人……当然最多的还是华夏人,那是一个黄金时期呀,因为华夏人实在太多了,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给我们各种原材料,你要知道,在当下这个时代,器官移植是非常难的,首先要有捐赠者,然后还要跟你配型成功,你想要获得新的器官必须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很多人还沒等到器官就已经死了……在731部队时代,我们需要什么器官,直接到监狱里的马路大身上挑选就行了,”

宋双上校冷冷一笑:“刚好你当时需要肾脏……”

“不,”冈本耕造打断了宋双上校:“我自己的肾脏是健康的,其实沒必要进行移植,”

宋双上校不明白:“那么你为什么要进行移植,”

“为了科学,”冈本耕造很认真的说道:“全世界第一例肾脏移植手术,是在1933年,一个二十六岁的乌克兰妇女在局部麻醉之下,接受了一个六十岁男性死者的肾脏,这个肾脏是在原主人死后六小时摘下來的,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器官移植,不过不能算成功,这个乌克兰妇女在手术后只活了四十八个小时,真正获得成功的,是1954年M国波士顿的一家医院,在一对双胞胎之间换取了肾脏,可当时又有谁知道,十三年前,我在华夏寒冷的东北,就已经成功的进行了这样的手术……只可惜,731部队本來就是高度保密的存在,所以我的医学成果从未被外界获悉,”

“也就是说,你仅仅是为了进行研究,给自己换了一个肾,”

“沒错,”

“你说过你们有很多马路大,为什么你不在他们身上做实验,”宋双上校还是很不理解:“你有沒有想过手术如果失败了你就会死,”

“我当然想过,”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道:“但对科学來说,最重要的是严谨,如果我在马路大身上试验,获得的一切资料都是间接的,只有在我自己身上试验,我才能清楚的体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出现排异反应怎么办、术后如何康复……所有这些,我有了最直观的感受,详细记录下來之后就是最宝贵的医学资料,”

“虽然你是代表着帝国主义,但你这种为科学献身的态度,值得我学习,”宋双上校由衷的道:“可惜我不喝酒,否则一定敬你一杯,”

“很多科学家都做过类似的事情,例如奥古斯特-比尔,曾在自己身上试验麻醉,我毕竟是一个科学家,只是效仿这些前辈,”冈本耕造非常感慨的说道:“我听说,宋双上校凡事都是以身作则的,这一点我很敬佩你,”

宋双上校笑着点了一下头:“谢谢,”

“到如今,全世界总共进行了四十余万肾脏移植手术,只可惜我的医学成果却沒有人知道……” 冈本耕造非常惋惜的道:“在731部队那些年,我进行了很多宝贵的实验,其中很多成果远远领先世界水平几十年,战后,我很幸运的依然从事相关研究,仍然保持着领先地位,我能活这么久就是拜这些成果所赐,”

“你沒有把这些成果公开,”

“是的,”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道:“我的研究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伟业,让我大和民族能开辟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很遗憾,战争失败了,今天的东瀛已经彻底变了,青年一代沉迷于电子游戏、漫画和明星,忘记了我们这个民族负有的天然使命,我不想把我的成果拿出來,正是因为这样的国家配不上我的成果,除非有合适的机会……”

宋双上校试探着问:“如果我让你拿出來呢,”

冈本耕造反问:“你认为呢,”

宋双上校打量着冈本耕造,良久之后, 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放心,冈本先生,我请你來不是为了救人,而是杀人,”

“哦,”冈本耕造眼睛一亮:“杀谁,”

“所有该杀的人,”宋双上校缓缓说道:“一个理想年代根本不需要太多人,我本來试图通过丧尸剂实现人口清洗,沒想到的是各国已经找到控制丧尸剂的方法,所以,我想到了细菌和病毒,或许作用更好,”

冈本耕造冷冷一笑:“所以你才找我,”

“你是著名的细菌和病毒专家,我相信你一定有足够的办法,制造一场超级瘟疫,”

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然有办法,”

“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宋双上校急忙道:“能不能说一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