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超级黑死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冈本耕造反问:“宋双上校是很博学的人,应该知道黑死病吧,”

“当然,”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之一,在十四世纪爆发,造成全世界七千五百万人死亡,其中欧洲死了五千万左右,”

“黑死病让欧洲人当时平均寿命从四十岁降到了二十岁,造成的人口损失用了一百五十年才得以恢复,可见这种传染病的可怕,”冈本耕造阴冷的一笑:“那么黑死病到底是什么,”

沒等宋双上校回答,冈本耕造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普遍认为,黑死病是腺鼠疫,事实上这是错误观点,黑死病虽然高度接近于鼠疫,实际上是另外一种病毒,它跟鼠疫类似之处就在于,往往通过寄生在啮齿类动物身上的跳蚤传播,但杀伤力要更大,”

宋双上校非常感兴趣:“继续说,”

“在人类历史上,黑死病是突然之间消逝的,至于到底是怎么沒的,科学家们众说纷纭,同样是普遍观点认为,把感染者隔离和肥皂的发明普及,使得黑死病的传染几率大幅降低……”撇了撇嘴,冈本耕造略有点不屑的道:“我一致认为,大众观点往往包含着集体性谬误,不过这种观点倒也有一定道理,卫生条件的改善,确实是黑死病消失的因素之一,不过更主要的是这种病毒的自体缺陷……”

提起本专业的事情來,冈本耕造滔滔不绝,不过宋双上校沒有兴趣接受科普:“直接说重点,”

“我加入731部队之前,对欧洲进行过学术访问,还参观了伦敦的一个万人坑,那里掩埋的都是当年的黑死病死者,”顿了一下,冈本耕造继续说道:“我从万人坑偷了几块骸骨,带回东瀛之后研究,发现黑死病是一种已经灭绝的病毒,就像我刚才说过的一样,这种病毒自体存在缺陷,可以在突然之间爆发,但也会突然之间消失,后來加入731部队,我开始尝试改良这种病毒,让它获得更强大的杀伤力,”

宋双上校急忙问:“然后呢,”

“然后就是直到东瀛投降,我也沒有获得突破性进展,如果我早一些获得进展的话,或许可以用这种病毒改变战争的结局……”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冈本耕造告诉宋双上校:“也就是东瀛投降,我以为自己一定会被处以死刑,我决定毁掉所有的研究资料和病毒样本,沒想到的是,M国人找到了我,表示只要我交出自己的研究资料,就可以对我进行特赦,不再追究战争责任……”

宋双上校若有所思的笑了:“你沒有全部交出,”

“我把大量资料交给了M国人,以此换得了自己的自由,但保留了黑死病样本,” 冈本耕造不无得意的一笑:“731部队的存在本來就是高度机密,当年投降之后撤离,我们毁掉了大多数的资料和档案,所以无论M国还是前苏联都不知道在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我自称交出的资料是全部,M国人就相信了,沒再追究我,”

“然后你继续研究,”

“非常幸运,我加入东京大学,仍然承担我最热爱的病毒和细菌研究,” 冈本耕造叹了一口气,语气变得略有些轻松:“最终,我获得了决定性突破,制造出了超级黑死病,这种病毒可以快速传播,死亡率接近百分之百,而且沒有特效药,”

“病毒现在哪里,”

“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 冈本耕造沒有正面回答:“你知道我为什么伪造自己死亡的假象吗,一则是我的身份暴露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我过去干过什么;二则也是为了以后做打算,如果超级黑死病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怀疑与我冈本耕造有关,”

“很好,”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这个正是我需要的武器,”

“用來清除大多数人口,” 冈本耕造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宋双上校:“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題,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为了钱,”宋双上校直接就告诉冈本耕造:“我邀请你來华夏之前进行过调查,结果发现你的财务状况很不乐观,可能是多年來的秘密研究耗尽了你的全部积蓄,很幸运,钱这东西,我有的是,一直可以给你到满意为止,”

冈本耕造果然很感兴趣:“说个数字我听听,”

“我不太喜欢开价,然后讨价还价,”宋双上校说着,打了一个响指:“我还是直接把东西给你看一下吧,”

听到这声响指,李洪有立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箱子,放到了冈本耕造的面前,

箱子打开,里面全都是钻石,冈本耕造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这些钻石的价值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过了良久,冈本耕造才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些……都是我的,”

“沒错,”宋双上校点了点头:“你可以放心,这是真正的钻石,不是玻璃,你可以找个专家來鉴定一下,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不必了,”冈本耕造断然说道:“我知道你有的是钻石,沒必要用玻璃來冒充,”

“沒错,”宋双上校笑了笑:“那么你可以把病毒交给我了吗,”

“多年來,我的研究花掉太多的钱,搞得我的日常生活经常捉襟见肘,一些极右翼组织私下赞助我,但这种研究实在是太费钱了,他们也承担不起……” 冈本耕造哈哈大笑:“现在你的这些钻石可以解决我的全部问題,”

“回答我的问題,,可以把病毒交给我了吗,”

“当然,”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道:“而且,我可以跟你进行更深度的合作,你需要我把病毒散播到什么地方,我帮你去做,”

冈本耕造的这个提议非常及时,红色高棉虽然可以制造丧尸剂,但过去沒有接触过生物武器,所以宋双上校沒有相关技术人员可以操作,

于是宋双上校立即点了一下头:“那就太好了,”

“说吧,你想用病毒摧毁哪里,”

“我的祖国JPZ、T国、MD……整个东南亚,”

“你的决定有点让我失望……” 冈本耕造不住的摇头:“为什么你不从华夏着手,”

“或许你非常希望毁灭华夏,不过我有自己的打算……”宋双上校告诉冈本耕造:“我是JPZ人,建立一个理想年代,必须从我的祖国开始,然后辐射到整个东南亚,华夏太大,国情又太复杂,我沒办法先从华夏动手,”

“有道理,”冈本耕造点了一下头:“如果要对某个国家实行改造,还是先从小国开始比较好,毕竟华夏的人口实在太多了,而且,小国的事情不太容易引人注意,如果华夏这里发生了什么,会第一时间波及到全世界,”

“沒错,”宋双上校又告诉冈本耕造:“更何况,华夏暂时是我的大本营,我不能毁掉自己的大本营,”

宋双上校的计划已经非常明显了,他是打算躲在华夏这里,看着瘟疫在东南亚爆发,最后赶回去收拾残局,

正相反,如果瘟疫先在华夏爆发,意味着他需要回到JPZ躲避瘟疫,也意味着要跟高棉王家军和M国的军事承包商陷入旷日持久的游击战,

宋双上校打了一辈子游击战,已经受够了,他要速战速决,

宋双上校进一步分析道:“华夏与东南亚陆路接壤,等到病毒全面扩散开,肯定会通过陆地边界扩散到华夏西南边陲,进而向内地延伸,结果就是跟直接在华夏撒播病毒一样,更重要的是,小规模的疫情还可以牵制华夏的精力,不要去干涉东南亚那边的事,”

“这几年华夏很爱多管闲事,” 冈本耕造有点不屑的道:“这一次JPZ的内战,竟然看到了华夏的影子,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现在就开始吧,”顿了一下,宋双上校非常关切的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題,,这种病毒有疫苗吗,”

冈本耕造反问:“你不是想要杀死所有人,”

“一个理想年代毕竟需要有人來建设,”宋双上校意味深长的道:“只有少数经过挑选的精英,才有资格生存下來,那就是红色高棉,”

“放心好了,” 冈本耕造哈哈一笑:“我才不想被自己的研究成果害死,当然是准备了疫苗的,我保证你在这场瘟疫之中会生存下來,而东南亚则会变成死地,不管谁去了都要死,除了你们红色高棉,”

“谢谢,”

“我现在就去忙了,” 冈本耕造拎着箱子站起,准备离开了:“保持联系,”

“再见,”宋双上校亲自把冈本耕造送走,等到回來的时候,显得非常轻松:“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李洪有很小心的问道:“你是怎么联系到这个人的,”

“我有我的信息渠道,”宋双上校沒有做过多解释:“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觉得这个人有用,邀请他过來合作,而他也就來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李洪有咽了一口唾沫:“我觉得……这个人是个疯子,”

“你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宋双上校打量着李洪有的神色,突然笑了起來:“我知道,你毕竟是华夏人,而冈本耕造则是东瀛战犯,你对这个人肯定是有抵触的,”

“他是什么人,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自己是不是能活下來,”

“你选择为我做事是正确的,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叹了一口气,宋双上校有点感慨的道:“你可能真的不在乎冈本耕造是什么人,不过我很在乎,跟这样一个帝国主义战犯合作,让我感觉非常恶心,”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李洪有急忙道:“虽然我们暂时跟他合作,但大家的根本目的完全不同,谁知道这个冈本耕造打的什么算盘,如果突然对我们出手又该怎么办,”

“你加入红色高棉时间太晚,所有一些事情不知道,我现在不妨告诉你……”宋双上校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已经埋下了伏笔,”

“什么伏笔,”

“在JPZ的时候,我拿出一大笔钱赞助东瀛赤军,数额是冈本耕造的十倍,”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继续说道:“东瀛赤军属于极左翼战士,冈本耕造则是极右翼战犯,虽然都是东瀛人,但他们两者可是死对头……”

李洪有很是惊讶:“你……还认识东瀛赤军,”

“东瀛赤军多年來一个努力方向,就是阻止东瀛发动新的侵略战争,我相信他们非常有兴趣惩办旧时代的战犯,”又是哈哈一笑,宋双上校满不在乎的道:“赤军才是我真正的同志,冈本耕造则是我利用的对象,如果冈本耕造真的敢反过來咬我一口,赤军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李洪有松了一口气:“原來是这样,”

“听着,外界以为冈本耕造已经死了,同样也以为赤军已经解散了……”宋双上校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沒有人知道赤军已经重建,更沒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件事情是高度保密的,我把你当做亲信才告诉你,希望你能严守秘密,泄密的代价可是很大的,”

李洪有立即点了点头:“我明白,”

再说苍浩这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悠然醒过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浑身被剥得一丝|不挂,

苍浩整个人呈“大”字形躺在床上,四肢被分开,固定在床脚,

这是一张欧式大床,非常的舒服,只是这个姿势让苍浩实在太尴尬了,

“哎呦,这么快就醒了,身体很不错嘛,”随着娇媚的话语声,红门兰走了过來,

她她穿着一件白色滚边缎子短睡衣,胸前沒系好,左边露着小半个胸脯,下面是两截白嫩的小腿,脚上却穿着一双黑色高跟拖鞋,

看着她的娇俏模样,苍浩很想扑上去狠狠惩罚一下,奈何自己却是一动不能动,

红门兰仔细打量了一番苍浩赤果果的身体,点了一下头,重复了一遍:“身体果然不错,”

苍浩马上就明白了,为什么红门兰一再说这句话,自己身体的横竖二分之一处,正英姿勃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