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红门兰逆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门兰仔细打量了一番,妩媚的笑了起來:“个头还挺大的嘛,不错,形状我也很喜欢……就是颜色黑了点,”

反正苍浩脸皮也够厚,索性耸动了几下腰部,更加凸显自己:“你这是要劫色吗,”

“你说呢,”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哦,”红门兰嬉笑着问道:“说说看,我是什么人,”

“你是一个好人,好女人……”

“你这话听着有点怪,”

“怪嘛,”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对男人來说,你确实是一个好女人,可以满足男人各种性|幻想的好女人,”

红门兰哈哈大笑起來:“我要是沒说错,你这一定是从兰组那听來的……哦,对了,舞兰那个小**一定说了我不少坏话,”

“看來她们是在造谣了,”

“不,”红门兰摇了摇头:“她们沒造谣,说的是事实,”

“看來你真的是劫色了,”

“人生苦短呀……”红门兰长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在苍浩的身上缓缓抚摸着:“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获得各种享受吗, 性,更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享受,”

“沒错,”苍浩点了点头:“而且,这种享受,女人比男人有天然优势,”

“哦,”红门兰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在性这个过程中,女人一直都在享受,但男人就只有临门一脚前的那几秒钟才最享受,”耸耸肩膀,苍浩很无奈的道:“男人这一辈子,全部加起來也不过就是十五分钟,要是想好好享受一下子,用十五分钟把这一辈子的全都发射出來就行了,然后人也就挂了,”

“说的太对了,”红门兰嘉许的点了点头:“所以嘛,作为女人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完全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身体,获得更多的快乐,”

“显然兰组的其他人想的跟你不一样,”苍浩又耸了耸肩膀:“而我想的跟你也不太一样,你在我这恐怕要失望了……”

“可你是男人,男人应该对所有美女感兴趣才对,这是本能,”红门兰把头发一甩:“难道我不够漂亮,”

“虽然我很好色,不过我不是什么人都上的,”苍浩很认真的道:“我怕得病,”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红门兰的语气变得阴鸷起來:“好吧,苍浩,咱们先别说我了,说说你吧……”

“我有什么好说的,”

“你,血狮,一代雇佣兵之王,”红门兰讥讽一笑:“竟然这么轻易的被我给俘虏了,”

“我还真沒想到会被你逆袭,”苍浩很无奈的道:“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

“在宋双上校这个战场上,你已经输了,”红门兰说着话,用手握住了苍浩的横竖二分之一处:“在我这个战场上你也不会赢,”

“我到底能不能赢,那要看看咱俩之间的战场是什么地方……”

“别忘了你已经被我俘虏了,”红门兰重又变得妩媚起來:“不过,如果是床上呢,你会赢吗,”

“你……可以试试看,”

“你不怕得病了,”

“我相信你是非常注意身体健康的,”

“我必须告诉你……”红门兰说着,起身來到床上,骑在了苍浩身上:“我用來迷晕你的药物含有强效催|情成分,会让你一直保持最佳状态,不管发射多少次都是,”

苍浩一愣:“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红门兰很认真的道:“你刚才不是说吗,男人这一辈子加起來,也就才十五分钟,我可以让你提前把这十五分钟全部享受,甚至超出极限,只要你的心肺系统能挺住就行,千万不要猝死,”

“你够狠……”

“床就是战场,”红门兰说着,身体在苍浩的身上开始來回摩擦:“现在咱们两个就开战,看看到底是你先让我满足,还是我先吸干了你,”

此时苍浩觉得,舞兰还真沒冤枉红门兰,这个红门兰确实是床上的尤|物,

红门兰非常善于勾引男人,她清楚的知道男人身上有哪些敏感点,能把男人的欲|火挑逗到最大化,却偏偏又让男人吃不到,

苍浩努力忘记红门兰有多么性感,让自己冷静下來,偏偏小弟弟不听话,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苍浩问了问一句:“如果是我输了,自然我也就死了,如果你输了呢,”

红门兰反问:“你说呢,”

“你会让我干掉你吗,”

“当然不会,”红门兰笑了:“如果你输了,你就是死路一条,不是我要杀你的,你自然就会完蛋,如果我输了,我会放你一条生路……还是那句话,就看你能不能满足我了,”

“好吧,”苍浩叹了一口气:“只要我赢了,就算我不杀你,宋双上校也不会放过你,”

红门兰怔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你现在是给宋双上校做事,”苍浩很认真的提醒道:“宋双上校这个人,可沒那么多情面可讲,绝对不允许手下做事出错,”

“是吗,”

“宋双上校最想杀掉的人就是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把我绑架过來,也是服从宋双上校的命令,如果你把我给放走了,宋双上校一定会严加惩治,”

红门兰立即就道:“我跟宋双上校是合作关系,我才不是他的手下……”

“只怕宋双上校不是这样认为的 ,”苍浩打断了红门兰:“宋双上校花了许多钱,雇佣了这么多人给他办事,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奴才,他才不会用平等的目光看待你,你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他的盟友,他未必认为你有这样的资格,”

“不管我跟宋双上校是什么关系吧,你还真沒说错,我确实是在给宋双上校办事,”红门兰说着,从苍浩身上站起身:“本來我还想在你身上好好享受一下,不过被你说的已经沒什么性趣了,不如就直接送你上路吧,”

“别呀,”苍浩急了:“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你继续,就像刚才那样,千万别停下來,”

红门兰还真沒什么性|趣了,从床上下來,整理了一下睡衣,來到了房门前,

苍浩讷讷的问:“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红门兰把手放到门的把手上,随时都会把门打开:“也许,宋双上校现在就等在门外,准备随时进來结果你的性命,”

听到红门兰这句话,苍浩真是万念俱灰,

作为军人,早就有血洒沙场的觉悟,能够战斗而死也是一种荣耀,

但这种“战斗”,必是浑身伤痕,倒在血泊之中,绝对不是赤果果的在床上挂了,

如果宋双上校这会儿真的进來,看到自己浑身光着被绑在床上,只怕要笑掉大牙,

苍浩经常对人说,不怕敌人骂,就怕敌人笑,

临死之前还要被宋双上校嘲笑一番,苍浩这面子实在是丢大发了,如果传到了地下世界,一代兵王血狮的名誉也就毁了,

苍浩倒宁愿让宋双上校直接把自己杀掉,哪怕用非常残忍的手段也行,

然而,苍浩转念一想,又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劲,

宋双上校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沒什么情趣,更沒有幽默细胞,

如果真的是宋双上校俘虏了自己,无外乎两种下场,要么是自己直接被宋双上校干掉,要么是宋双上校等自己醒了之后拷问情报,

换言之,宋双上校绝对不会把自己光溜溜的绑在床上,

有那么一度,苍浩倒也有点怀疑,宋双上校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不过,当年宋双上校枪毙了发妻后就一直单身,甚至可以说是守身如玉,

庞劲东曾经说过,宋双上校从來不乱搞男女关系,比世界各地那些同类强多了,

就比如东边有个死胖子,肚子大的撒尿都看不见JJ,却给自己营建了庞大的后宫,还美其名曰“欢乐组”,

宋双上校跟那个死胖子可以算作志同道合,但在私德上两相比较起來,宋双上校简直就是圣人,

既然宋双上校连女人都不喜欢,更不可能喜欢男人,于是苍浩放心了,

红门兰见苍浩面色平静,自己反倒有点不平静了:“你不害怕,”

苍浩很坦然的道:“开门吧,”

“宋双上校进來,你就会死,”

“我已经做好就义的准备了,”苍浩深吸了一口气,正气凛然的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喊点什么口号,”

红门兰轻哼了一声:“或许你应该喊红色高棉万岁,”

“不,”苍浩果断的道:“只有彻底击碎红色高棉,真正的理想年代才会降临,”

红门兰的黛眉 跳动了几下,沒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 “让宋双上校进來吧,”

红门兰犹豫了一下,缓缓把门打开了,

门外是一件非常普通的客厅,空无一人,哪里有宋双上校的影子,

“宋双上校在哪呢,”苍浩嘿嘿一笑:“难道已经做鬼了,”

“苍浩你别得意,”红门兰有点晕怒的道:“我随时可以把宋双上校叫來,”

“既然宋双上校沒來,说明根本不知道我被你抓了,”苍浩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你根本就是擅自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