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病毒生产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雪轩不明白:“红门兰怎么了,”

苍浩把红门兰要求合作的事说了一遍,当然沒提自己被扒光了绑在床上,然后问:“你觉得可信吗,”

高雪轩若有所思的道:“她应该不会是很平静的跟你谈的这些吧,”

苍浩一本正经:“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高雪轩拖着长音说道:“她要是不搞出点什么名堂,直接就跟你谈正事,不符合她的做事风格,”

苍浩板着脸道:“她在我面前能搞出什么名堂,”

“这可不好说,”高雪轩似笑非笑的道:“我发现她对你好像挺有兴趣的,”

“哪方面的兴趣,”

“你说呢,”高雪轩看着苍浩,过了一会,终于笑了出來:“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

苍浩依然板着一张脸:“真的什么事都沒有,人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是说说红门兰的这个提议吧……”高雪轩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说道:“红门兰虽然疯疯癫癫,但还沒疯到跟宋双上校沆瀣一气,所以我认为是可信的,”

“这样最好,”苍浩点了一下头:“在宋双上校身边多了一个自己人,自然也就多了一分胜算,可惜的是,红门兰自己根本对付不了宋双上校,如果让她把宋双上校所在位置发送给我们,又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

“至少她可以提供一些情报,”

“那倒是,”苍浩叹了一口气,又问了一句:“还有其他事吗,”

“你有事,”

“有点累,想回去睡一觉,”

高雪轩点了点头:“那我不送你了,”

苍浩刚刚离开,从里间走出一个人來,坐到了苍浩刚才的位子上,

这个人正是孟阳龙,

高雪轩苦笑两声:“你听到刚才苍浩的话了,”

“听到了,”孟阳龙笑着点了点头:“沒想到啊,这小子表面跟我闹僵了,原來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我就说过,苍浩做事不会分不清轻重的……”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也不枉我们都这么欣赏他,”

“是啊,”孟阳龙也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转变局面,宋双上校不落网,迟早还要闹出來大乱子……”

“我倒觉得真出了乱子也是好事,沒准真能让某些人清醒一下……”高雪轩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要是真出了乱子,这损失就太大了,”

高雪轩一点都沒说错,广厦如今正面临一场重大危及,很可能会远远超过当初的圣安东尼之火,

红门兰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小憩,宋双上校突然來了:“你跟我出來一趟,”

“干嘛,”

“你不是愿意加入我们红色高棉吗,”宋双上校笑了笑:“那么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

“好啊,”红门兰心中一动,急忙道:“我现在就跟你去,”

宋双上校带着红门兰,來到近郊的一处烂尾楼,

近两天房地产行业不景气,原本圈块地就能等着赚钱,如今不一样了,结果在城乡结合部出现越來越多的烂尾楼,

这些地方往往成为流浪汉的栖身之所,可这座城市也沒有太多的流浪汉,所以就只能废弃在那,

被宋双上校带进去之后,红门兰觉得这地方简直就像落过原子弹,不用布景直接就能拍摄各种灾难片或者末日片,

宋双上校从一楼下到地下停车场,來到一个角落,

这里的墙壁有一个很大的窟窿,而类似的窟窿在这栋楼里到处都是,

其实,这是施工时,工人为了方便往來运送材料而专门留的,等到楼体封顶之后,这些通道就会被封死,

宋双上校來的这个通道不太一样,里面隐隐传來轻微的“嗡嗡”声,

宋双上校弓腰钻进去,红门兰跟在后面,发现有一条很窄的隧道,一直通到地下,

隧道里面沒有灯光,而且还有很多拐弯,两个人摸索着走出了一百多米,眼前突然豁然开朗,

隧道的尽头被挖成了一个大厅,面积有几百平方米的大厅,灯火通明,

到处都是立柱,而立柱顶端则是框架结构,防止这里坍塌下來,

这里准备有发电机,“嗡嗡”声正是发电机的噪音,

大厅各处都有很多设备,正在紧锣密鼓的生产着什么,

一些身穿白色防化服的人,正在设备前忙碌着,

他们全都带着防毒面具,看不清相貌,也就不知道是哪国人,

红门兰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看清楚,却被宋双上校拦住了:“虽然这地方还算安全,但我仍然建议你不要靠太近,免得被感染,”

红门兰怔了一下:“感染,”

“你应该看新闻了吧,东南亚出现神秘病毒,”

红门兰很小心的问道:“难道是你干的,”

“清除多余人口,再沒有比化学和生物方法效率更高的了,”宋双上校沒有正面回答, 但已经承认了:“超级黑死病,迅速传播,无声无息,简直就是最完美的武器,”

红门兰又仔细看了一下那些设备,马上就明白了,宋双上校在这里培养黑死病病毒,然后干燥,制成武器,

红门兰注意到,那些穿白色防化服的人,把一些白色粉末灌入试管,然后迅速封装起來,

那些白色粉末应该就是干燥后的病毒,而这些试管自然成为生物武器,只要往水源里面一扔,就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人受害,

红门兰颇有些惊讶:“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技术,”

“本來沒有,”宋双上校摇了摇头,又道:“但我联系到了一位生化专家,给了他足够的钻石之后,他把这项技术转让给了我,我在这里生产病毒,然后他配合我撒播到东南亚,”

“什么样的生化专家,”红门兰试探着道:“我真不知道深层网络上还有这样的人才,”

“深层网络上的人才很多,只看是不是有机会去发现,”顿了一下,宋双上校告诉红门兰:“这个专家叫冈本耕造,”

“东瀛人,”红门兰冷冷一笑:“他们摆弄这种东西最有经验了,”

“沒错,”宋双上校很坦率的说道:“这个人暂时对我有用,我必须保证他的安全,等到他不再有用,我会追究他的犯罪行径,”

红门兰越來越觉得宋双上校还真是奇葩,

冈本耕造虽然发明了病毒,却沒拿出來用,真正造成瘟疫的是宋双上校,

可宋双上校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反而坚持认为冈本耕造是战犯,

见红门兰沒说话,宋双上校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知道这些吗,”

“因为你不是要让我加入红色高棉吗,”

“不只因为这个,”宋双上校摇了摇头:“红色高棉内部也是有等级制度的,每个等级的人掌握的信息并不相同,多数红色高棉并不知道我在这里有一个生产基地,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我认为你很可靠,”

红门兰嘿嘿一笑:“你根据什么说我可靠,”

“我每次去见你之前,都会检测你身边是不是有可疑的信号,结果沒有,”摇了摇头,宋双上校很欣慰的道:“我必须防备周围有人,利用跟踪器或者窃听器出卖我所在的位置,而你并沒这么做,很多时候,你连手机都不开,说明你做事也非常谨慎,”

红门兰听到这些,心中就是一动,因为被苍浩完全说对了,

宋双上校做事如此谨慎,如果按照红门兰先前的想法,只怕早就已经暴露了,

不过,红门兰在表面上,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出卖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一定沒好处吗,”宋双上校耐人寻味的笑了:“你毕竟是杀手,很抱歉,我对杀手一直都沒什么信心,只要有人给你足够的钱,你就算是出卖了我,也很正常,”

“既然你说的这么坦诚,那么我也坦诚点……”微微一笑,红门兰缓缓说道:“对我來说,除了钱之外,还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我所期望的理想世界,”

“说得太好了,”深吸了一口气,宋双上校很感慨的道:“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如果能在有限的一生中,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个理想年代,这一生也就算沒有白过,”

“也不能说很有限吧,”红门兰嘿嘿一笑:“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到这个水平了,人们想要延长自己的生命也是很容易的,前提是足够有钱,我听说,有些富人在地下黑市买年轻健康的人体器官,换到自己的身上,多活了不少年,”

“冈本耕造就是这样,”宋双上校怔了一下,随后若有所思的道:“而且,他显然还有更先进的技术,可以改造自己的身体,已经一百一十岁的人,看起來就像五六十岁,”

“是吗,”红门兰讥讽道:“东瀛人吗,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很正常,”

“我倒觉得可敬,”宋双上校很认真的道:“一个科学家,最崇高的境界,就是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科学,冈本耕造害过许多人,这是事实,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但另一方面,他敢于在自己身上做实验,这倒也值得敬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